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近身全職高手 » 第一百二十三章 哭泣的江夢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近身全職高手 - 第一百二十三章 哭泣的江夢婷字體大小: A+
     

    李曉東心情煩躁的離開了安吉琳娜和克里斯蒂娜強行買下來的別墅,遇到這種事情,一般男人估計都會幸福死的,只想留下給安吉琳娜和克里斯蒂娜舔腳丫子的,但是李曉東見識過了不少美女,對那兩個女人,越來越不感冒,只有煩躁罷了。

    所謂的視頻,他倒是沒怎麼放在心上,那樣做的話,等於是徹底跟李曉東撕破臉皮了,她們還不敢的。

    時間已經是夜晚了,月明星稀,一輪圓月高高掛,投射下來的月光照耀大地,照在了李曉東的身上,本該是多麼詩情畫意的感覺,李曉東卻莫名其妙的覺得有些發冷,他的心臟突突突的猛跳了幾下,一種很不妙的預感出現在了他的心頭!

    果然,說什麼來什麼,他的電話響了起來,掏出來一看,李曉東滿臉冷笑的癟了癟嘴,狠狠的掐斷了電話。但是沒過幾秒鐘,電話再次響了起來,還是那個號碼,沒有存名字,但是來自大京都的電話號碼,早已經深深的印在他的腦海裡的,即便他忘記了自己的電話號碼,都不可能忘記那個電話號碼的。

    終究,在對方撥打了八遍之多的時候,李曉東終於沒有繼續按掉電話,而是接了起來,冷聲道:“已經說好的再也不聯繫,你打我的電話做什麼?”

    李曉東的語氣很冷,冷的對方的人都不敢怎麼說話了。似乎那股冷意,透過了電話的無線電波,傳輸到了對方的身上一樣!

    “我現在在南林市,還是上次的南林賓館,你能來陪我嗎?”

    “呵呵,陪你?陪你做什麼?少跟我來這套,你要做什麼就直說,我可沒有兩年前的好脾氣了。”

    李曉東還是冷,冷中帶着滿滿的譏諷,電話那頭的女人,聽到李曉東那麼冷的話,已經帶着幾分哭腔了。

    “我只是想來看看你,想你陪我說說話,沒有什麼大事,不做什麼。李曉東,你難道真的那麼絕情嗎?不管怎麼說,我曾經也是你最愛的女人啊!”

    最愛的女人,曾經最愛的女人,除了江夢婷,那個幾乎毀掉了李曉東把他逼上了地下世界的女人,還能是誰呢?

    李曉東沉寂了下去,他的臉色很難看,在他最煩躁的時候,是切記不能有人打擾到他的,不然他總會發飆。江夢婷早不來電話晚不來電話,偏偏這個時候來,李曉東哪裡有什麼好心情?

    換成是另外的時間來的話,也許他還能和顏悅色的說上幾句,但是現在嘛,真心的,不行!

    “我沒空,你別跟我瞎BB了,我們現在什麼都不是,你不要拿着當年的恩情來要挾我,我最討厭那個!在電話裡直說吧,你來南林市做什麼,我就不信,以你的信子,會是來找我聊天的?”

    李曉東對江夢婷的熟悉,不是一般人能夠體會的,那個女人的性子他很清楚了,上次說的那麼清楚,已經成了路人甲乙丙丁的關係,一般情況下,是斷然不會再聯繫的。看現在這種樣子,那女人來南林市,必然有事!

    李曉東那廝的預感很不好,江夢婷不但是有事,而且那件事,還是關於他,對他沒有好處的那種!

    既然那樣,何必去?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尊嚴,在兩年前,李曉東的尊嚴就被江夢婷糟蹋的差不多了,之前的一次見面,已經把一切都說的很清楚,這個時候江夢婷來糾纏,只會讓李曉東那廝看不起罷了,沒其它任何好處。

    江夢婷徹底的在電話那頭放聲大哭起來,李曉東強忍着捏碎電話的衝動,站在安吉琳娜和克里斯蒂娜的別墅外面,足足聽那個女人在電話裡哭了十多分鐘,就在他快要忍不住罵孃的時候,江夢婷才止住了哭聲,斷斷續續的低聲道:“東……東哥,我知道……我知道你恨我,但我這次來南林市,是有大事要告訴你的,無論如何,請你來南林賓館跟我見一面,我在1326號房,我一個人,沒有帶保鏢。”

    “我等你一個小時,要是你不來,這輩子,我們都不可能再見面了。”

    “呵呵,一個小時?一輩子不再見面?江夢婷,你秀逗了吧?上次說的很清楚了,這輩子都不再見面,這次你腆着臉來南林市,還好意思跟我說這種話?”

    李曉東肆意的譏笑着,他纔不管那個女人的感受,瘋女人,何必理會?

    “我這裡是十三樓,一個小時的時間,看不到你,我就跳下去。”

    江夢婷看了看時間,十點整,她走到牀邊打開了窗戶,狠聲道:“你要是不來,十一點整我就跳下去!”

    說罷,她掐斷了電話,把李曉東弄的進退都不是,那種話都已經說了,他是表明了不想去的,一點都不想去,但是看現在這種樣子,不去不行啊?

    “麻痹的瘋婆子,發什麼神經!”

    李曉東雖然在罵娘,但就算只是一個普通的認識的人,要見他一面,不然就自殺,他都會去的,更何況是舊情人?

    舊情已經不在,但李曉東怎麼可能下的了狠心不去?

    江夢婷那個人很頑固,說什麼做什麼,李曉東絲毫不懷疑,她真會那樣做!

    站在原地猶豫了一陣,他回到了孫麗的別墅小院裡,跟孫麗幾人打了一個招呼,開上了歐陽浩那裡搶來的蘭博基尼雷文頓,慢慢的駛向了南林賓館。他把時間掐算的很準,到了十一點五十九,才敲響了南林賓館1326號房的門。

    此時此刻,江夢婷已經準備爬窗臺跳樓了,聽到了敲門聲,她的面色瞬間一喜,看樣子,李曉東還是很在乎她的啊?

    “你來啦!”

    門開了,映入李曉東眼底的,是一張絕美的臉,但是在他看來,那張臉,即便再怎麼美,都不可能對他產生多少誘惑力了。

    “有話快說,我的時間很緊,待會兒還要回家。”

    李曉東進了房間,一屁股坐到了角落的沙發上,他看的很準,那張沙發是單人的,江夢婷即便是想糾纏她,也沒地可坐,總不至於直接坐在他的腿上吧?

    再怎麼下賤,也不能下賤成那個樣子,以他對江夢婷的瞭解,那女人不會那樣做。

    很安全的位置,李曉東很滿意。

    “就不能陪我一晚上麼?你的時間真那麼緊?”

    江夢婷的臉上的喜色消失了不少,一進門,李曉東就給了她當頭一棒,心情怎麼能好的了?

    “先不說我的時間確實很緊,就算是我很閒,也沒功夫跟你囉嗦什麼,人貴有自知之明,你還是消停一點的好,現在已經不是兩年半之前了,那個時候我會遷就你,現在我完全沒有興趣遷就你什麼。

    李曉東的話說的很不客氣,江夢婷徹底轉喜爲悲,獨自一人站在門口,注視着正在抽菸的李曉東,好一陣子,才低聲道:“東哥,我知道那次是我的錯,是我的態度不堅定,導致了後面的結果,要是我堅定一些,情況也許就不是那個樣子了。”

    “別說那些,我們的感情已經沒有了,上次已經說的很清楚,我們現在只是普通的認識的人,沒有什麼交集了,因爲你,我受的罪還少嗎?江夢婷,你醒醒吧,該嫁人嫁人,少來南林市。這是我們的最後一面,再也沒有下次。以後你就算是以自殺來要挾我,我也不會來的。你放心,我李曉東說到做到。”

    李曉東聲色淡淡,眼神也是淡然到了極點,雖然他的心頭在滴血,每一句對江夢婷的狠話,都像是刀子一般的割在他的心上,但他還是得說,糾纏不清算是怎麼回事,因爲江夢婷的關係,周家成了他的生死大敵,成了他在華夏國最大的阻礙,很自然的把責任轉嫁到江夢婷的頭上,那也是人之常情了吧。

    淡然到了極點的語氣,使得江夢婷瞬間心如死灰。她愣愣的注視了李曉東好一會讓,才走到了牀上坐下,低着頭不知道在想什麼。

    李曉東的時間再怎麼緊,也不在乎這幾分鐘的,是以並沒有催什麼,讓江夢婷自己想就是了。足足半個小時,江夢婷還是一句話都不說,在那裡默默的流着眼淚,李曉東看的蛋疼至極,這尼瑪的,叫老子來,就是要哭給老子看的?

    “江夢婷,我告訴你,最好是收起你的眼淚,你的眼淚對我沒有絲毫效果。不再是之前了,你一哭一鬧,我什麼都依你。”

    李曉東看不下去了,站起身就想走,江夢婷卻是突然發聲,冷冷道:“李曉東,周旭斌是你殺的吧?他是我的未婚夫,他死了,最大的嫌疑人就是你!別人不知道你的底細,我還不知道麼?周旭斌是死在亂槍裡的,那個時候場地裡有那麼多人,怎麼亂槍偏偏就打中了周旭斌?小槍一直跟在你身邊,周旭斌如果不是小槍殺的,那纔怪了!”

    “誣陷人之前,最好是先調查一下,找點證據,沒有證據的事情,不要亂說。”

    李曉東回頭淡淡的一笑,卻是冷笑,哼了一聲繼續道:“就連京都來的特派員都沒有查到我的頭上,你有資格隨便懷疑我?”

    “哪怕你千般掩飾,周旭斌就是你殺的,這一點毫無疑問。證據是沒有,但我相信我的直覺。”

    “你的直覺不起任何作用,你有本事,就找證據,讓我去坐牢,或者一命抵一命?”

    李曉東對江夢婷,徹底失去最後一點懷戀,那種女人,完全不值得!之前在京都特別行動組的時候,他跟江夢婷糾纏不休,簡直是這輩子最大的失誤!

    若是時光可以倒流,李曉東只會選擇楚雪菲,那纔是最該珍惜的女人,最值得去珍惜的女人!

    悔之晚矣,這個世界上什麼藥都有的賣,但就是沒有後悔藥!

    “你就真的一點都不念舊情嗎?”

    江夢婷撲倒在了牀上,放聲大哭起來,那一聲聲仍舊是對李曉東心臟的刀割!



    上一頁 ←    → 下一頁

    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
    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