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近身全職高手 » 第九十五章 不堪的過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近身全職高手 - 第九十五章 不堪的過去字體大小: A+
     

    “你跟他交過手嗎?”

    “交過,我不是他的一招之敵。”

    金三胖如實相告,對他那樣一個心高氣傲的人來說,不是別人的一招之敵,是極大的侮辱,可他還是說了,君子坦蕩蕩小人長慼慼,金三胖是一個君子。

    李曉東點點頭,按照金三胖這麼說,那個金衛一,的確是強悍的離譜了些。他自以爲自己的實力已經很強很強了,金三胖的話給他提了一個醒,讓他有些急於求成的焦躁的心安穩了不少。

    “金三胖,能不能跟我說說,你跟周旭明和金衛一的恩怨,到底是怎麼來的。”

    李曉東拿出煙,點燃了一根,又給金三胖遞了一根,金三胖一般不抽菸的,但是在這種時候,李曉東覺得,他需要一根菸。

    金三胖也點燃了香菸,兩人坐在院子的一角,神情都有些凝重,自然沒有人過來打攪他們,就連最活躍的金瑞姬,都沒那麼活躍了。氣氛會傳染,這句話一點都沒錯,小院子裡的每一個人,都安靜了很多。

    “其實我不想說的,但事到如今,也沒什麼不可以說的了。”

    金三胖慘烈的笑了笑,那種表情,簡直比千刀萬剮還要慘一點。

    到底是爲什麼,李曉東非常好奇,打起了精神,聚精會神的聽着。

    金三胖沉吟了好一陣,看了看四周,確保沒有人能夠偷聽的到,才道:“東哥,我信任你,這件事事關我的尊嚴,我希望你能爲我保密。”

    “我不是多嘴的人,放心,我有分寸。”

    李曉東拍拍金三胖的肩膀以表示安慰,金三胖說的這麼嚴肅,就算是打死他,他都不會胡亂傳播的。都說到事關尊嚴上了,還能怎麼?

    “東哥,還記得我最開始宣誓對你效忠的時候嗎?”

    “記得。”

    “那個時候,我就說過,我希望有一天你能幫我殺了金衛一。”

    “嗯,我一直都記得。”

    李曉東點點頭,那是金三胖效忠他的條件,在那個時候,他就隱隱約約的感覺了出來,金衛一的實力,很不簡單。

    只是沒想到,會有這麼厲害,金三胖在金衛一的面前,完全是菜鳥級別的。

    金三胖苦笑了一聲,道:“在那個時候,我感覺你是我見過的唯一能殺金衛一的人,金衛一的強大,超出了我的認知。到了現在,我反而不希望你跟金衛一直接面對面的較量了。”

    “爲什麼?”李曉東猜到了一些,金三胖是在擔心自己的安全吧?

    猜什麼中什麼,果然,金三胖道:“我現在把你當兄弟,我不希望你出事,我們這羣兄弟都是跟着你的,要是你出了什麼問題,我們也許還能挺過去,但是你的那些女人,她們該怎麼辦?”

    “東哥,最應該注意自己安全的人,是你。所有人都可以出事,只有你不能,因爲你是領袖,是元帥。我們都是你手下的將軍,將軍可以死,元帥不可以。”

    金三胖字字真情,他已經在心底,把李曉東當成是真正的老大了。李曉東笑了笑,對金三胖的說法不做評論,爲了兄弟,爲了自己的女人,該上的時候,他絕對會衝在第一個。元帥難道就只能躲在幕後玩陰謀詭計嗎?不,李曉東不喜歡那樣,從根本上說,他不算是元帥,只能算是善於用計的將軍。

    “你繼續說,我聽着。”

    見金三胖陷入了沉思,李曉東提醒了一句,金三胖才繼續道:“我想告訴你的是,暫時不要跟金衛一對上,沒有絕對的把握,就不要冒險。雙拳難敵四手,在南林市,我們有的是機會幹掉他。”

    “我知道。”

    李曉東點頭,他不是莽撞的人,要是連對方的真正底細都沒有摸清楚的話,他從來都不會往前衝。不打沒有把握的仗,起碼要百分之五十的勝率,才值得搏一搏。

    “周家的三個金衛,我是實力最差的一個,金衛二的實力比我強一點點,而金衛一,卻比我們和金衛二都厲害。我跟他的恩怨,說起來很丟人,其實那根本不算是恩怨,是赤裸裸的羞辱。”

    說到這裡,金三胖的表情變得非常難看,眼睛也紅紅的,殺機顯露無疑,只是,沒有實力,他的殺機裡,帶着濃濃的憋屈。那種憋屈感困擾了他很多年,導致他的實力一直提升緩慢。心魔作祟,提升實力變得很困難。

    “給我一支菸。”

    主動伸手要煙,金三胖這還是第一次,他的長髮還是那麼的飄逸,抽菸的樣子有些像女人,臉龐也是白皙俊秀,有幾分藝術家的氣息,還有幾分小白臉的感覺。李曉東給他點燃了一支菸,金三胖狠狠的猛吸一口,嗆的咳嗽,嗆的流出了眼淚。

    那眼淚,到底是回憶過去的淒涼流下的英雄淚,還是因爲煙燻出來的,李曉東不得而知,也沒有心思去追究,金三胖說了這麼多,真正的原因卻還是沒有說出來,可見對他的打擊,是多麼的大!

    李曉東已經不忍心聽下去了,站起身,道:“別說了,我突然間不想聽了。”

    “不!”

    金三胖低沉的咆哮了一聲,惹的院子裡的其他人紛紛投來好奇的目光,李曉東用做了不要過來的手勢,重新坐了下去,“兄弟,過去的都過去了,好好的面對未來,行麼?”

    “我知道,我一直在面對,只是那件事是我這輩子最大的欺辱,簡直比殺了我都難受!每次想起那個,我都無法睡覺,我需要說出來,解救我自己,釋放我自己!”

    金三胖狠狠的握了一下拳頭,狠聲道:“東哥,我告訴你,金衛一,是一個變態!他不僅摧殘女人,還摧殘男人!那個實話,我只有十六歲,金衛一已經二十三歲,他的實力比我強太多,我連反抗的力氣都沒有,就被他摧殘了!”

    血淚,自金三胖的眼角流出,他的指甲,甚至已經扣到了手掌的肉裡,鮮血直流仍不自知!

    那份刻骨銘心的恨意,那份恥辱,不但摧殘了金三胖的身體,更摧殘了他的心!

    “事情發生後,正好遇到了周旭明,我把他當成了救命稻草,以爲他會爲我主持公道,但他只說了一句弱者就該被欺負,還往我的身上吐了一口吐沫,自那之後,我就再也沒有聽過他的任何指示,在周家的三個金衛中,我是唯一一個敢不接受他的命令的人。”

    “周旭明也因此處處責難我,要不是我的實力還不錯,早就被他害死了。周旭明其實是一個小人,表面上裝出一副道貌岸然的樣子,內地裡卻壞事做盡。周家的人都是那副模樣,這也是我下定決心跟着你,再也不回去周家的原因。”

    李曉東安靜的聽着金三胖說完,他什麼都沒有問,讓金三胖自己去調節。在這種時候,任何的言語都顯得那麼的蒼白,金三胖現在要戰勝的,是他自己。一個十六歲少年,被男人強暴,那份屈辱,只有用血來償還!金三胖跟周旭明的恩怨倒還是其次的,只要殺了金衛一,金三胖就能徹底的振作起來!

    “東哥,我真的不明白,世界上爲什麼會有那種變態,竟然以摧殘男人爲樂!這些年周家找了很多少年來,供給他玩樂,那些人的一生,都會活在陰影中啊!該死的周家人,爲了留住金衛一,真的是什麼都不顧了!”

    金三胖說完,閉上了眼睛,全身一陣無力,靠在了牆上。鼓起勇氣第一次跟人說了這些,對金三胖來說,已經是莫大的救贖。

    很多壓在心底的話,其實說出來,會好很多。傾訴是解決煩惱的良方,哪怕對方什麼都不說,什麼都不做,一個眼神,也能讓人心神大慰。金三胖就是如此,說出了那段恥辱的往事,壓在他心頭上的大石頭頓時輕鬆了很多,儘管血淚滿臉,儘管手掌上也滿是血跡,但他的眉頭,已經舒展了開來,這就是一個好兆頭。

    好一陣子,金三胖才緩緩的睜開了眼睛,見李曉東還在盯着他,金三胖低聲道:“東哥,還有什麼疑問你儘管問吧,那件事我都說了出來,其餘的事情,沒有什麼不可以說的了。”

    “既然在周家過的不痛快,那你爲什麼不出來?天下之大,不管去哪裡,都有容身之處的。”

    “一年前,把我從垃圾推理刨出來的奶奶去世了,那之後,我就在醞釀離開周家。遇到你,是一個契機。在我奶奶還活着之前,我不敢離開。只要我一走,我奶奶就會被周家的人害死,這種事情在周家出現很多次了,很多有良知的護衛,漸漸的都不願意爲周家做事,但苦於親人被控制,無法走。”

    金三胖的眼中出現了幾分緬懷的神色,道:“其實我遇到過一個真正讓我動心的女人,但爲了保護她,我什麼都不敢說。那也是我唯一美好的回憶了,我跟她互相不認識,但只是那一眼,我就記住了她的樣子,清晰的刻畫在我的腦海裡。我對周家的厭恨,也有這方面的原因,是他們,讓我眼睜睜的看着我喜歡的女孩消失,卻什麼都不敢說。只要露出一點點蛛絲馬跡,周家的人就會把她控制起來。”

    李曉東早就知道週年的惡劣,但惡劣到了這種地步,也實在是太駭人聽聞了!

    “還有,東哥,周家的人,竟然暗中私通了島國人,把大量的華夏國軍事情報給了島國人,以換取島國那幾個世界級大企業的合作支持!周家能發展的這麼快,島國人的貢獻很大。”

    語不驚人死不休,竟然還有這等事?



    上一頁 ←    → 下一頁

    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
    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