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近身全職高手 » 第五十八章 鄭家的支持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近身全職高手 - 第五十八章 鄭家的支持字體大小: A+
     

    看鄭姍姍那胸有成竹的樣子,難道是她知道了什麼?

    李曉東心有慼慼然的坐在鄭姍姍的對面,一雙賊眼肆意的在那女神的身上掃描着,鄭姍姍出奇的也不生氣,笑眯眯的。

    “鄭姍姍,你搞什麼鬼?不是還要幾天時間麼?這麼急?”

    “換成是你你能不急麼?”鄭姍姍狠狠的鄙視了李曉東一眼,白眼直翻,“說吧,我知道你調查清楚了。”

    李曉東更加迷糊了,這尼瑪的,鄭姍姍也太敏感了吧?譚廣文剛死沒多久,她就猜出來了?既然是猜測,憑什麼這麼有信心?

    “你怎麼知道的?”

    李曉東心底直打鼓,鄭姍姍是被石青梅陷害的,李曉東那廝又把罪責陷害到了譚廣文的身上,雖然說主事者已經走了,但李曉東還是不敢造次,鄭姍姍要是連那些隱秘都知道的話,也太神了點,她的潛在勢力,很驚人啊!

    “譚廣文死在小區門口,警方正在全力調查那個案子,儘管沒有什麼進展,但小區監控裡顯示,你去過那個小區。”

    一番話驚醒夢中人,李曉東瞬間語塞,百密一疏啊!要是被警察調查到了他的頭上來,免不了又要耗費一番功夫。

    鄭姍姍似笑非笑的看着李曉東,嘴角一彎,笑道:“你別緊張,我會幫你保密的。”

    “你保密起什麼用?”

    李曉東也放鬆了心情,隨意的笑了笑,事已至此,他也想開了,就算警察來查,能查到什麼?就算查到了,憑着楚雪菲在南林市的地位,要保他,也就一句話的事兒。很多時候,特權就是這樣,無法言說。但只要是不用特權來做壞事,就沒什麼大不了的。

    鄭姍姍歪着腦袋在李曉東的臉上打量了一陣,好一陣子,才嘆息了一聲,道:“譚廣文那邊的事兒,我已經幫你解決了,警察不會來找你的麻煩,這點小能力我還是有的。雖然你很厲害,但也怕麻煩不是嗎?我幫你解決一些小麻煩,不用感謝我。”

    說吧,鄭姍姍話鋒一轉,“但是,你是不是應該把你的調查結果告訴我了?”

    李曉東微微點頭,“稍等片刻。”

    很快,李曉東就拿來了一些資料和錄音材料,譚廣文說的話,還有那個汪敏輝說的話,都在錄音筆裡。事情已經很明瞭,在譚廣文的主使下,汪敏輝做出了那一切。鄭姍姍能逃脫,巧合之下遇到了李曉東,真是不幸中的萬幸。

    鄭姍姍最開始還能淡定,但聽了錄音筆裡那些內容,不由得臉色鐵青。這一幕正好被下樓的孫麗看到,美少婦心下微動,難道說,李曉東跟那個女人,真的沒什麼?

    孫麗免不了的有些小開心了,她跟鄭姍姍相比,身材相貌都差不多,但就是名氣問題,還有家世,怎麼可能比得上鄭姍姍?一直以來,李曉東跟鄭姍姍的接觸,都是孫麗最深惡痛絕的,無他,很嫉妒罷了。換成是其他女人,能夠被孫麗比下去的女人,她就不會那麼不淡定了。

    女人心啊,真是一種很神妙的東西!

    “鄭小姐,請喝茶。”

    孫麗給鄭姍姍泡了一杯茶,別搞錯,那不是友好客氣,而是在宣誓自己的主權。鄭姍姍點頭致謝後,孫麗徑直坐到了李曉東的身邊,依偎在李曉東的肩上,怎麼看怎麼都是小鳥依人的,跟孫麗平時的風格很不一樣。

    鄭姍姍笑眯眯的看着這一幕,沒什麼表示,甚至還祝福了幾句,但是那種祝福,到底有幾分真實性,就很值得商榷了。

    甚至,很出奇的,鄭姍姍心底竟然有一種酸酸的感覺,眼神都有些不對勁了。原本因爲錄音筆裡的內容而臉色鐵青的鄭姍姍,在孫麗跟李曉東秀恩愛的那一刻開始,就忘記了那件事……

    或者說,是孫麗當方面的秀恩愛,李曉東沒多少表示,那廝倒是有幾分尷尬存在的。對鄭姍姍這樣的一個美女,一點想法都沒有的話,是不可能的。李曉東那廝本身就是一個色狼胚子,江夢婷那邊的感情基本結束了,新生活已經開始,那種潛藏的胚胎,就逐漸的爆發了出來。現在雖然還沒有到一發不可收拾的地方,但是趨勢已經很不良了……

    “你們真般配,郎才女貌。”

    “謝謝你,我一直都在看你的節目,主持的很好呢。”

    “沒什麼,一份工作罷了,你即將成爲盛世地產的掌舵人,我才羨慕你呢。”

    “哪裡哪裡,我什麼都不會做的,都要靠李曉東幫忙的。”

    兩個女人互相吹捧,但很顯然,佔據着李曉東的優勢,孫麗更有底氣,說的也更自信,臉色更美,氣質更好……這一番較量,她把鄭姍姍比下去了。

    “說來你那去世的老公也真夠慘的,盛世地產剛剛走上正軌沒多久,就死了,真可惜。”

    鄭姍姍輸了一局,這一句話,戳中了孫麗的痛腳,不管怎麼說,孫麗都是結過婚的,並且,鄭姍姍的話裡帶話,就好像是孫麗設計陷害死了她老公一樣……

    很難聽,孫麗頓時臉色不善了,看向鄭姍姍的目光中充滿了討厭。

    李曉東坐在一邊蛋疼至極,兩個女人之間的對話,他是無論如何都插不上話的,只能規規矩矩的聽着,有點坐立不安的感覺。他不會知道的是,孫麗對鄭姍姍的態度,因爲鄭姍姍今天的這一句話,就變成了徹底的厭惡,在之後的很長的一段時間裡,孫麗都沒有原諒鄭姍姍,兩個女人一直在爭鬥,李曉東也因爲兩個女人的爭鬥,吃盡了苦頭。

    “鄭小姐,我們還有點事要做,你看這?”

    孫麗的語氣很冷,這已經是下了逐客令了。鄭姍姍並沒有起身告辭,而是看向了李曉東,“李曉東,那件事你做到了,按照約定,你會獲得一些東西。當着別人的面我不方便說,我最近也沒有時間,你看這?”

    鄭姍姍的話,也是要讓孫麗離開這裡跟李曉東單獨談的意思,難題最終丟給了李曉東,李曉東心底咯噔一聲,這尼瑪的,啥情況啊?好端端的,怎麼就牽扯到了他的頭上?

    但獲得鄭家的支持很重要,鄭姍姍的威脅之意很明顯,要麼就現在談好,要麼就不談了,你愛怎麼怎麼……

    “什麼事不能當着我的面談?”孫麗語氣愈發寒冷,李曉東感覺到了寒氣逼人。

    “男女之間的事,你說呢?”鄭姍姍卻笑了起來,很得意。

    好吧,李曉東徹底無語了。

    “那你們聊。”

    孫麗不相信鄭姍姍的話,但不代表她能接受那種當面的羞辱,狠狠的瞪視了李曉東一眼,孫麗上樓狠狠的摔上了門,似乎整棟別墅,都被她的大力摔的很響很響……

    就連在院子裡聊天的黑哥、小槍、黑玫瑰、猴子金三胖五人,都被震的一驚,悄悄的朝別墅內部看了一眼,均是無語的搖搖頭。李曉東什麼都好,對事認真,對兄弟講義氣,但就是太花心了一點。其實花心也沒什麼,但他不能處理好幾個女人之間的事兒,那就很坑爹了。

    “黑玫瑰,你跟東哥之間到底是什麼關係?”

    小槍賤笑嘻嘻的看着黑玫瑰,想挖掘出點什麼內幕來,可惜,黑玫瑰只是狠狠的白了他一眼,什麼話都沒說。捫心自問,她跟李曉東到底是什麼關係?恐怕,誰都說不清吧?

    曖昧?

    黑玫瑰的笑臉掩蓋了她苦澀的眼神,她已經有些後悔接受李曉東的委任了,來保護他的女人?想想就是坑爹蛋疼的事兒。

    別墅內,孫麗已經負氣而走,鄭姍姍得意的笑,笑的很開心。

    “李曉東,你那個女人可真夠容易吃醋的,還是好好管教一下的好,要不然的話,誰還敢跟你合作?”

    鄭姍姍得了便宜還賣乖,有夠無恥的。她乾脆懶洋洋的躺靠在沙發上,絲毫沒有做客的覺悟,就好像這裡是她的家一樣了。兩條修長白皙的美腿交叉着,儘管隔着裙子,但是李曉東的眼神還是止不住的往上面看,薄紗裙,若隱若現纔是最美好的不是麼?

    “是你主動挑釁的吧?戳別人的痛楚,你這做的不光彩。”

    李曉東終於爲孫麗說幾句話了,真不容易,那廝也有良心發現的時候。鄭姍姍哼了一聲,“我只是稱述事實罷了,沒冤枉人吧?”

    李曉東無語的聳了聳肩,無話可說。

    鄭姍姍見李曉東不跟她扯這個問題,也覺得無趣,轉移了話題,道:“你的調查速度真夠快的,但是我不明白,你爲什麼要把譚廣文殺了?”

    “我是一個善良的人。”李曉東掏出一根菸來抽,眼神撲朔迷離,有點裝叉的感覺。

    鄭姍姍皺眉,“什麼意思?”

    “要是不殺了他,讓他落在你的手裡,那真的還不如死了。”

    有理有據,李曉東總有他的理由和藉口。鄭姍姍也無從反駁,李曉東說的本身就是對的。

    “那現在來說說幫助你的事兒,你要我們鄭家做什麼,能夠做到的話,我會幫你的。但你也不要難爲我,太爲難的事兒,就恕難從命了。”

    在商言商,鄭姍姍此刻變成了一個精明的商人,不肯吃虧。李曉東早就知道了這一點,笑道:“放心,不會讓你們吃虧的,互相促進罷了。你們鄭家是整個江南地區的商界霸主,但是盛世地產在地產行業也是龍頭了,不算差,合作的話,不會拖你們的後腿。”

    “這可難說,現在的地產行業不景氣了,不像原來那麼賺錢。”

    “所以這就是我要你們鄭家幫忙的地方了,等我接手了盛世地產,將有一次較大的轉型,從地產業進軍影視行業,跟你們鄭家學學,你覺得怎麼樣?”

    李曉東商業頭腦也很強,在特別行動組的時候,他什麼都要學,哪怕離開了這麼久,他對特別行動組的感情,也不是說斷就能斷的,沒有特別行動組,就沒有現在的他。

    “哦?你對影視業有興趣?你不會是爲了泡女明星吧?”

    “咳咳……別把我想的那麼惡俗,我可是正人君子來着。”

    李曉東當即否認,他從來就沒有想過那個問題,可經過鄭姍姍這麼一提醒,貌似,很不錯的樣子啊!

    “我帶你去見我爺爺。”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
    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