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平衡點 » 第七十四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平衡點 - 第七十四章字體大小: A+
     

    我實在是不敢相信。

    ACE大模大樣地說要跟我跳舞,現在居然……踩到我的腳了!

    “……”

    “啊,抱歉抱歉,很痛嗎?”

    “……你說呢?”

    強忍着痛扯出個笑容,我心裡罵死ACE的心都有了,雖然不至於跳得非常糟糕,但也絕對不是能讓人稱讚的地步,幸好看上去還挺有樣子,好歹不到丟臉的地步。

    “那要不要稍微休息一下?那邊有休息用的椅子。”

    ACE指的那個方向是會場角落,那兒安放了可以讓一直站着的人休息的舒適沙發和擺放着花瓶的茶几,也零星有幾個人坐在那兒悠閒地休息聊天——最重要的是,非常接近放着酒瓶的桌子。

    “……”

    見我一臉懷疑地看着他,騎士先生很是無辜,不忿地爲自己名譽抗議,“遠阪,我可是正直的騎士,體貼自己的戀人是理所當然的吧,你到底是怎麼看我的……”

    “以現在這個場合來看的話,酒缸酒桶之類的吧。”

    還是妄想把會場所有酒瓶清空的神奇酒桶,喝下去後都不用去洗手間。

    我承認這樣想是很失禮的事情,不過這是事實嘛,比起自己舞伴來還是酒更重要什麼的,如果對象是別人先生你這樣會被甩的——我不是說對象是我就沒問題……爲什麼我要覺得ACE喜歡我就不會被甩啊!

    拉着我往休息席走過去,甚至很紳士地給我拿了飲料,讓我極度懷疑騎士先生這是抽了呢還是被穿越了呢還是OOC了。我的意思並不是說ACE這麼紳士很神奇,跟千本櫻那個不知道紳士風度爲何物的面具男相比,他還是算不錯的,只是……

    這種背脊發涼的感覺是怎麼回事?

    “……ACE,你怎麼了?”拉了拉披在身上的白色披肩,我還是問道。

    棕發的青年有點不明所以,歪了歪頭笑着,“沒什麼啊,遠阪覺得我有什麼嗎?”

    有事,絕對有事。我肯定地點頭,沒事的話你身上那若隱若現的殺氣是怎麼回事,我不記得最近有做讓ACE生氣的事情,所以根本不明白他這是搞什麼。

    “真的什麼事也沒有啦,好~戴好了。”

    眯眼笑了笑,棕發的騎士先生一臉天下太平,並低頭在我手背上親吻。

    我疑惑地看着手上多出來的銀製手鐲,非常簡單的圓形結構,只是手鐲的表面有些很漂亮的花紋,雖然想要抱怨一下連顆石頭都沒有,不過做工非常精細,作爲收禮的人也沒有資格說什麼吧。

    “怎麼突然送禮物給我,聖誕夜是值得慶祝沒錯,但你是會在意節日問題的人嗎?”擺弄一下手上的鐲子,拉一拉發現根本摘不下來,剛纔ACE給我戴時明明不覺得緊的啊,莫非有什麼機關?

    ACE想了想要怎麼說明,最後只是露出一如既往爽朗的笑容,“因爲是狗圈嘛。”

    “……”我要不要犧牲自己的爪子把這東西摘下來呢……一瞬間我居然想要自殘,剋制着自己怒吼破壞形象的衝動,我硬是擠出些許笑意,“那還真是特別的狗圈啊。”

    “因爲如果不好好栓住,由宇又不知道會跑到哪裡去了……大概就是這樣吧?”

    哈哈哈笑着說完,ACE還一臉自豪當然也不覺得自己有什麼問題那樣直視着我,要我吐槽的話,就是說着這種糟糕透頂不明所以的話表情還能如此正直真是太……有問題了。

    不過也因爲這句話,我終於知道他爲啥狀態這麼不穩定了,七年前我離開的日子是聖誕舞會的第二天,而且消失前還甩了他一巴掌,他擔心會再發生什麼事也是無可厚非的,不過呢……

    “我說啊,就算要有什麼意外,相同的事情重複發生的機率能有多少,你就別在意這種無聊的事情了,況且我現在又不是跨越了時間要趕着回去……”

    “可是,跨越了世界呢。”

    ACE清清爽爽毫不猶豫地把我刻意忽略的事情說了出來,我一下子也想不到要說些什麼纔好。因爲我知道他說的沒錯,說不定什麼時候我就會回到原本的世界,連想辦法留下來的方法也找不到。

    “就算消失了,我也一定會回來的。”爲了離開那個可怕的現實。

    “……”

    【參加聖誕舞會的各位,現在請馬上撤離會場!半綺傳說中的星之光已經降落到這個城市,正從緋紅學園門口往這邊飛過來。所有有武骸的半綺馬上準備戰鬥,魔法班格鬥班的學生請主動協助,剛纔從NEDE的半綺那兒得到消息,星之光正無差別傷害路人,已經有10……不,15個普通人被牽連進來,普通班學生馬上有秩序撤離!!!】

    司狼跑上舞臺搶走麥克風大聲叫喊的聲音,就是我最後的意識裡感覺到的東西,還沒反應過來,我的世界就變成了一片白茫茫的……

    什麼也看不到。

    “老姐!老姐~老~姐!!早上了快起牀!!!”

    吵死了,哪個小鬼一大早在別人牀邊大喊!

    我迷迷糊糊半睜開眼睛瞄向牀頭的電子鐘,早上7點,如果是平時的話這個時候起牀確實有點晚了,但日期顯示今天是週日,是休息日,所以正常起牀時間是中午12點,於是我再次把眼睛閉上,把耳邊的聲音努力遮屏。

    “小弟,老姐還不起來嗎?”另一把聲音出現在牀邊,從聲音判斷是年紀不大的小姑娘。

    “你自己不會看麼?明明就是她自己答應了我們今天帶我們去遊戲機中心的。”男孩不爽地哼聲,跟身邊的女孩商量道:“小妹,你說牆上的海報撕掉有沒有效果呢?”

    “沒用,她每張海報都有備份……啊啊,都多大的人了,房間裡卻都是動漫人物的海報,老姐你不覺得丟臉嗎?再不起來我就把剛纔快遞送來的那誰的迷你專輯給扔掉哦!”

    瞬間把雙眼睜開,我拖着身上的被子跳下牀徑自衝向房門,“平子的專輯到了!?痛————!!誰把滑板放到我房間前!”

    “當然是我……我真懷疑平時在隔壁大嬸那兒聽到的成熟美女到底是不是自己姐姐,明明就是這樣……女人啊,果然不能不化妝就出門。”

    黑色短髮的少年走到我身邊把地上的滑板拿起來,還算俊秀的臉蛋上帶着對我的不屑,雖然自己嫉妒自己弟弟很不好,不過這個年紀爲啥就沒有青春痘呢?

    長着長頭髮的可愛女孩是少年的雙胞胎姐姐,不過兩人對到底誰早出生沒興趣,基本是互相稱呼“小弟小妹”,長得也不怎麼相像,性格倒是挺合拍的——

    嗯,都一樣讓我覺得麻煩。

    “老姐,咋了?該不會是看到小弟的臉看呆了吧,他又不是你喜歡的類型。”

    “在此之前我也沒有戀童癖。”非常淡定地反駁了妹妹的話,清醒過來的我抓了抓腦袋,往洗手間走去,“我只是覺得很久沒見到你們的蠢臉而已。”

    與其說是很久沒見到,不如說是對他們的臉的印象變得很模糊,所以剛纔聽到他們的聲音時完全沒有感覺,簡直就像相隔數十年重遇的親人那樣奇怪的感覺,明明昨天才見過面,果然是睡糊塗了嗎?

    用毛巾清洗着自己的臉,看着鏡子裡頭髮亂翹的黑髮女性,即使是這樣的憔悴的臉,稍微化妝過後也能變成鄰居口中的美人……啊,當然是只有外表,這個年紀還沒結婚的美人再怎麼美也肯定有什麼問題吧,大嬸們的討論我可是知道的。

    真是不好意思,我就是有奇怪嗜好的剩女。

    “?”

    從鏡子上注意到奇怪的事情,我看了看自己左手的手臂,上面戴着個我從來沒有見過的銀製手鐲。做工精緻有很漂亮的花紋,但價格應該不會特別高,一眼看下去並不會覺得有什麼特別的鐲子。

    奇怪,我有買過這種東西嗎?

    稍微拉一下,鐲子看起來沒有那麼緊,卻出乎意料地難脫下,也沒有看到有接口那樣的東西,到底是怎麼構造的……

    “老姐,你行了沒有?不要以爲躲在洗手間就可以逃過帶我們去遊戲機中心的命運!”

    等在外面的那兩個小鬼真是吵死了,不就是一時順口答應了要帶他們去遊戲機中心嗎,那種地方拜託就自己去啊,反正根本不會有人去聽未成年不能進遊戲機中心這種話,居然要個大媽陪他們去那種充滿着煙味的地方,實在是太自大了!

    用平時就爲了方便放在洗手間的化妝品迅速給自己簡單花了妝,再整理一下頭髮才走出去,順手給了兩個小鬼一人一個爆慄。

    “早餐做好了沒有?家裡收拾好沒有?作業做完沒有?都搞定的話就一邊吃早餐一邊等我換衣服下來。”

    “是!”雙胞胎異口同聲地迴應了我。

    重新走進自己房間,我苦惱地抓了抓頭髮,擡頭去看天花板上並列拍着的兩個紅衣騎士的海報,像平時那樣花癡一下,我迅速在衣櫃裡選好今天要穿的衣服。

    ——不要逃——

    走出房間前,似乎聽到了什麼聲音,我回頭去檢查了一下房間裡的機器都沒有打開,也就權當是自己昨晚聽廣播劇睡覺聽出了幻聽。

    總覺得自己忘記了什麼重要的事情,不過既然是重要的事,總會想起來吧。

    【第一部完】

    作者有話要說:

    結局啦哈哈哈哈哈,其實這個ED不是BE也不是HE,只是normal end

    因爲有第二部嘛【你等等

    魷魚醒來回到了本來的世界後是完全失憶狀態無誤,至於黑洞那邊怎麼樣……我是不打算寫番外了

    畢竟第二部會好好解釋嘛【你就是等着繼續坑人

    最後大劇透!第二部第一卷爲Joker國的愛麗絲相關,這次會詳細寫寫愛麗絲各個人物的事件,有興趣的大家請一定要留意XDDDD

    遙仔給我畫的魷魚旗袍裝,最後放上來讓大家看看吧XDDDD

    重製版平衡點已開,如果大家有興趣的話,



    上一頁 ←  

    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
    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