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平衡點 » 第七十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平衡點 - 第七十章字體大小: A+
     

    “這個女生……不覺得跟由宇很像嗎?”

    該隱不知道什麼時候湊了過來,明目張膽地把腦袋擺在窗口正中,伸手甩了甩額頭的頭髮隨口評價。

    我瞬間被雷到,隨即想起爲什麼自己覺得這個女生眼熟。雖然年紀和打扮的關係讓她跟七年前看起來大相徑庭,但當時的狀況有點特殊所以我印象深刻,她是當年邀請ACE一起去聖誕舞會的女生。

    跟當年看到的栗色短髮清純小姑娘不同,現在的她看起來就是個成熟美麗的姐姐,看着ACE的時候倒是露出了少女的表情,不過平時應該是更加成熟穩重的性格吧,畢竟打扮和性格相差太遠會讓人覺得詭異的。

    “這位小姐……是朽木家旗下的服裝設計公司的新人設計師吧。”司狼想了想,很快把女生的資料從大腦中找出來,讓站在他身邊的我不得不佩服他對於女性的興趣,他該不會把這個城市裡所有女性的資料都記住了吧……

    “記得是姓遠藤,因爲才能和性格都非常棒所以很多人追,不過聽說她已經心有所屬,原來是ACE啊,她看男人的眼光出乎意料的差啊。”

    “司狼,你是想我現在就掐死你呢,還是掐死你呢?”我笑容滿臉地問道,同時用手捏住他手臂的肉,表達自己的不滿。

    他這句話根本就是地圖炮把我也打中了,即使我不得不同意某人確實很……呃,但還是有優點的,不如說是很多……雖然很多不過一對上他那崩壞的性格就完全沒有意義……

    “噓,你們兩個閉嘴快繼續看戲,雖然保健室的玻璃和隔音已經調整過,但ACE會發現也只是時間問題,你們還說話。”

    毫不留情地甩了我和司狼的腦袋兩下,該隱繼續從被換成單面玻璃的窗口往外看。

    我和司狼用嘴型抱怨了一下該隱這樣子走出去絕對讓女生們心碎後,也分別從窗戶兩邊看過去,似乎期待這位遠藤小姐會給咱們帶來什麼樂趣。

    ——哎喲,我也成了喜歡幸災樂禍的女人了嗎?

    ‘ACE,這次的聖誕舞會如果你沒有伴,我可以邀請你嗎?’

    ‘啊……遠藤,每年的聖誕節你都要來一次呢,你知道就算答應了你的邀請我也只是去喝酒而已,還是算了吧。’

    隔音設備做得太好,就算我們三個都趴在門口也聽不到外面的聲音,似乎這個保健室就是特意設置成連半綺都不能偷聽的樣子,幸好該隱會讀脣,小聲把他們的對話翻譯出來。

    ‘我不介意這點,只要能和你一起進會場就夠了。’

    哇哦……我和司狼一起吐了吐舌頭,還真是開始對這位女性泛起敬意了。不是要和ACE交往,也沒有期待他和自己跳舞,但只需要讓ACE和他一起進聖誕舞會會場,就可以做到示衆的效果,簡直就是在宣佈‘這個男人是我的’。

    非常聰明而且簡單的方法,女人們嘛,基本都是輕易就會被外面看到的事情所欺騙。就算要我承認自己很膚淺也沒關係,如果在聖誕舞會看到ACE和這個女人一起出現,我絕對絕對……就算不誤會ACE和那個女人的關係,那傢伙不好好解釋我也絕對不會理會他的。

    ACE搞曖昧的對象除了他的基友們和愛麗絲,真的不需要再多一個了。

    ‘哈哈哈,不可以哦……因爲這次我在等可愛的孩子來邀請我。’

    把ACE的話翻譯出來,該隱不屑地小小哼了聲,看向我的眼神就像在看沒救的孩子。

    我抽了抽嘴角,這時候也不知道該做什麼表情好,明明他說的又不一定是我,想要邀請ACE的人多着去了,該隱你就別一副肯定他在說我的樣子好不好。

    “……喂,該隱,如果ACE答應的話,我們去揍他吧?”某女權主義者舉了舉拳頭,難得地向自己的敵對提出援助要求。

    “算了吧,他不會答應的。”

    該隱不在意地掃了窗外一眼,肯定地說道。

    我倒不是很在意ACE會不會答應,更讓我在意的是這位遠藤小姐,看着她以及剛纔從該隱口中聽到的她說的話語,總讓我有種熟悉感,猶豫了一下我還是開口:

    “兩位帥哥,這個女生……跟我像嗎?”

    “比你漂亮。”

    某兩人完全沒有考慮迅速地回答,讓我想把保健室的板凳拍到他們臉上。

    好吧我明白,門外的這位小姐不論是樣貌身材都比我要好,特別是胸部真是讓我自愧不如,再加上得體又時尚的服裝搭配,被他們說我比不上遠藤小姐也是情理之中。

    “不過確實……給人的感覺跟遠阪很像呢。”

    “……‘我認爲只有我適合做你的舞伴’啊,還真像由宇的風格,這真的不是你失散多年的姐姐麼?”還在看窗口的該隱聳了聳肩,調笑着問我。

    “做夢就會是。”

    如果我這種惡劣的人還有第二個,對世界絕對不是什麼好事,真知棒、愛麗絲或者雙葉這類型再多幾個倒是沒問題。

    從窗口去看那個正在跟ACE談話的女性,率直地直視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人,即使心情雀躍着也表現得相當冷靜……不得不說配合着她的髮型,我就有種看到自己在跟ACE說話的代入感,我看着ACE的時候也是這樣的嗎?

    想起七年前那個略顯羞怯的少女,我嘆了口氣。

    砰——

    不顧司狼的阻止,我猛地推開保健室的門,門口原本正在聊天的一男一女轉過頭來,ACE不怎麼意外地揚着那爽朗的笑容,而遠藤小姐就顯得相當驚訝……尤其是看清楚我的臉蛋後。

    “……司狼,該隱,你們說的事情我會留意的,今天麻煩你們了。”

    向ACE和遠藤小姐鞠躬表示打招呼後,我轉過頭去跟保健室內的司狼和該隱道別,只見司狼深深地捂住面,而該隱則是不怕死地給我甩了個飛吻,如果是平時,我也會甩一個回去然後去跟真知棒炫耀的。

    “下午好,ACE老師,還有這位……是學姐嗎?”

    關上保健室的門後,我眯眼笑了笑,向兩人打招呼。

    “呃……遠阪學姐……?!”遠藤小姐幾乎是驚呼出聲,但她還是明白‘學姐’不可能還穿着校服,所以馬上掩住嘴。

    我正準備說什麼,ACE已經一把抱住我,旁若無人地在我臉上親了親,“遠阪,聖誕舞會你會邀請我的對吧?”

    “不,我沒打算邀請任何人。”我推開他的腦袋,很直接地回答。

    “呃~爲什麼?”

    完全不理會迷戀着自己的遠藤小姐就在面前,ACE動作親密地蹭了蹭我,再配合臺詞,不管怎麼看都是在做給遠藤小姐看吧……雖然他平時也沒比現在好多少。

    “你會跳舞嗎?不對,在跳舞之前的問題就是……反正你舞會時也只是在喝酒,有沒有伴也一樣吧。給我一邊去,我找這位學姐有事啦。”

    兩下拍開ACE的爪子,我完全不理會他刻意撒嬌的樣子,比起這個爽朗爽朗只有爽朗的混蛋,現在我比較在意遠藤小姐的事。

    “……我叫遠藤,不用敬語了,找我有什麼事嗎?”

    閉上眼睛好一會兒,遠藤再張開眼時已經相當冷靜,還露出了溫柔的笑容,剛纔看到我時的動搖被很好地掩飾起來。以年齡來說應該是我比較小(至少身體上是),但七年前的印象很強烈,我依然覺得眼前的是個可愛的軟妹。

    “例如不要在模仿遠阪之類的?”

    “……ACE,你可以閉嘴嗎?”

    我還沒出聲,ACE已經率先開口,語氣爽朗直率讓人感覺不到惡意,但同時也更顯出他的冷淡和不在意,看着遠藤煞白着臉還裝得不在意的樣子,我實在覺得她很可憐。

    “不……沒關係……”

    遠藤死死盯着我的臉,似乎有點恍惚。

    我摸了摸自己的臉,應該沒有什麼髒東西,莫非是情敵相見分外眼紅?原本自己要邀請的對象對一個突然冒出來的女生表示親密……這根本就是七年前遠藤去邀請ACE時的戲碼吧,而且眼前的女生跟七年前那位學姐長得那麼像,該不會是讓她觸景傷情了吧……

    只要不突然發飆想掐死我就好。

    實際上現在這個地點並不是什麼說話的好地方,保健室裡的該隱和司狼肯定還在偷看,周圍也不時有其他同學經過,看到這種組合,大多都會好奇地多看幾眼。

    ——當然這也保證瞭如果有什麼事發生會馬上有人來幫助我。

    不過ACE似乎不想我和遠藤多說什麼,從他插話的架勢可以看出來。

    我倒是不覺得跟遠藤說一下話有什麼問題,不如說我對這個女生相當有好感,爲了得到喜歡的人的注意而努力改變自己,這可是需要很大勇氣和毅力去做的事,不過這樣勉強自己是不是好事我就不予置評了。

    糟了,被ACE打斷了一下忘了原本要說什麼,“其實……其實我想說,遠藤學姐你不是很適合這個髮型,這種一點也不時髦的髮型還是……”

    “遠阪學姐她回來了嗎?!”

    出乎我意料地,遠藤突然抓住我的手,眼中閃着什麼讓我覺得很閃瞎眼的光芒,問了個讓我摸不着頭腦的問題。

    總、總覺得有什麼不對?

    作者有話要說:真的是情敵相見分外眼紅,我沒有標題黨哦。

    不過情敵是誰就……→ →

    本來我確實想寫魷魚和情敵相親相愛的故事的【?

    可是寫着寫着一股百合的氣息撲面而來,等我發現的時候已經一發不可收拾……

    總之、總之就這樣吧【這樣好麼喂!

    劇透提示

    完結前會有舞會跳舞,定情信物(?),親吻告白(雖然之前也有過)等等各種砂糖,請自動準備所需要的工具,總之把扳手板凳平底鍋等一切可能會傷人的東西遠離作者,以上【跑走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
    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