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平衡點 » 第六十七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平衡點 - 第六十七章字體大小: A+
     

    在這個世界,撲克牌遊戲相當流行。

    從普通的神經衰弱、21點、比大小、拖拉機到其他奇怪的撲克牌遊戲可算是應有盡有,而在緋紅學園裡比較流行的,則是Clover&Heart,說到底其實也是一種比大小的遊戲。

    “啊啊……輸了,所以我才說要玩神經衰弱的嘛!”

    坐在我對面的騎士先生沮喪地把手中的撲克牌放下,孩子氣地嘟嘴抱怨。

    而身上只穿着單薄的白襯衫的我則頭上冒出青筋,低下頭開始整理紙牌,懶得多說一句話。

    在提出這個遊戲的時候ACE就爽朗地提議,如果贏的人沒有問題要問輸的一方,輸方就必須脫掉一件衣服,而我深知ACE糟糕的撲克牌技術,又被可以看到他身材這種誘惑引誘了,纔會一時衝動答應他的提議。

    一開始玩的就是剛纔ACE口中所說的“神經衰弱”,一種考驗記憶力的遊戲,把紙牌整齊地背放在桌子上,以最快的速度找出一對相同數字的紙牌,如果錯了一次,就輪到另一個人繼續遊戲,最後哪個人找出的對子最多就是勝利者。

    原本我對這個遊戲也相當有自信,沒想到ACE玩這個遊戲就如同開了外掛一樣,輕易地把所有對子找到,而且除了一開始兩三次,基本上都沒有失手,連續兩次輸掉了遊戲,我被迫把身上的外套和背心脫了下來。

    在秋日的下午,沒有開暖氣的房間裡還是有點清涼。

    所以爲了我身上僅剩下的衣物着想,我果斷要求把遊戲換成Clover&Heart,然後擺脫了輸牌的杯具命運。

    “……ACE你……真的喜歡我嗎?”

    猶豫了一下,明知道這個問題很浪費很無聊,我還是問出口。

    “這個問題遠阪問過很多次呢,當然是喜歡啊。”

    就是因爲你說得太爽朗根本不可信才問你這麼多次的好不好……答案果然還是跟之前一樣,我嘆了口氣撇開頭開始分發撲克牌。

    “……我可不會和不喜歡的女生接吻哦。”笑眯眯地,ACE補充道。

    ……不要以爲一句甜言蜜語就可以打動女孩,反正男人的節□□是絕對不會相信的!

    馬上分發好撲克,我把其中一張牌推上前,等ACE也把牌推上來後,翻開了撲克,紅A對13,根據逆反規則,是我贏了。

    “那,喜歡我哪一點?”

    “我說全部……你是不會接受的呢,”見我一臉不滿,ACE只是聳聳肩推出另一張牌,“明明擁有比其他人優秀的能力卻刻意表現得自己很平凡,而且偶爾會出乎意料地自卑……這點吧?”

    “我沒有刻意表現得自己平凡吧,我一直認爲自己的情商和智商都算好,尤其是情商。”撇撇嘴哼了聲,這傢伙一臉‘果然如此’是什麼意思,像我這樣聰明又漂亮的少女喜歡他是他的福分——就算喜歡他的人到處都是。

    並沒有刻意隱藏自己的意思,我只是不認爲自己有特別突出的才能,對於一些知識的深刻了解也是多虧我從以前開始就很好的記憶力,要跟緋紅學園真正有才能的各種XXXXX相比就顯得很不足。

    況且要在社會上平凡生活下去,需要的並不是什麼才能,而是毫不起眼的特質。要怎麼樣才能平安度過每一天是我從以前就養成的習慣,走樓梯的時候會先考慮如果不小心摔倒會怎樣,坐公交車時預先想好會有車禍的情況,搬動重物時如果自己力氣不夠會造成什麼後果……

    最重要的是,要怎麼讓自己看起來既愚蠢又不是完全一無是處。

    社會是殘酷的世界,要在裡面生存又不想趨權附勢,自己又搞好社交關係,那辦法只有一個,就是讓自己的存在感降低,默默做好自己的事情不出錯也不突出,等到將來老了也默默退休就可以了。

    “是是……這次是我贏了哦~”

    哈哈笑着亮出手中的女王,我撇了撇嘴,把黑桃10放到一邊去,抱着雙臂看他這次是打算幹什麼,如果他再沒有問題,我就只能用最後一招了……

    從上而下慢慢打量着我,看得我都懷疑他是在透視什麼,棕發的騎士先生才微微笑着開口:“爲什麼遠阪覺得我不喜歡你呢?”

    “……嗯,我覺得自己不是你喜歡的類型。”

    是因爲我剛纔問他的問題嗎?這傢伙居然會問這種問題,從某個意義來說還真讓我意外。或者正如他不能給我安定感那樣,我的自以爲是也很有問題。

    “我並不是認爲自己沒有優點,只是跟愛麗絲他們相比,我的優點或者正是你不喜歡的缺點吧。其實想想吧,跟你一樣直率過頭就算走過路也會走下去的女人,而且不是頭腦派哦!要說ACE喜歡的類型,果然還是尤利烏斯或者愛麗絲這種類型的吧。”

    “噗……哈哈哈哈……”

    再一次的,我看到了某人捂住肚子捶地的樣子,而且你用平子的爽朗聲這樣笑我根本就沒辦法生氣,不過還是很不爽,我明明是很認真的,這傢伙卻在爆笑。

    總覺得之前也發生過這樣的事……

    “遠阪……哈哈哈哈……遠阪你每次說這種話都讓我忍不住爆笑呢,我當然喜歡尤利烏斯他們,不過我也很喜歡Joker那種類型哦,所以我喜歡遠阪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吧?”

    似乎儘量想要裝得正經一點,不過一擡頭看我,ACE又忍不住扭頭哈哈哈大笑,明明說着讓人高興的話,他的這種反應還真失禮。

    “你就算你把我跟Joker相比,我也不會高興啊……”

    我當然知道他說的不是那個表面正直內芯扭曲得相當有問題的Joker先生,不過就算把我和那個嘴巴惡毒一直爆粗的Joker相比,我也不會有任何優越感的。

    “而且我剛纔說了啊,遠阪有時候意外地自卑,身爲騎士自然要幫助自卑的孩子……對吧?”非常乾脆地把手中的撲克牌扔開,ACE湊過來問道。

    默默盯了ACE一眼,我揚起笑容,“不好意思,我不需要同情心,有也留給你自己吧。”

    生氣了,我覺得自己真的生氣了,什麼要幫助自卑的孩子,自己又不是什麼可靠傢伙,就算是騎士也是失格騎士,自己都搞不定還想關心別人,到最後只是讓別人更擔心他(的腦袋)而已。簡直就是愚蠢,難怪尤利烏斯一直說這傢伙沒救,當然我本來也明白他的人格很崩壞,不過壞到這種程度還真是讓我見識到了。

    “呃?遠阪生氣了?”眨了眨眼睛,ACE皺起眉,似乎很疑惑的樣子。

    “不,我怎麼會生氣,我對你可是很寬容呢……所以我現在要去找鷹士大哥。”

    臉上維持着燦爛的笑容,我把背心和外套穿上,站起身準備走人。

    反正我要問的事情基本問完了,再說下去也是浪費時間,我是不指望ACE能夠正常點的,所以還是等我冷靜下來再說,現在再說下去我肯定暴走。

    “遠阪生氣的樣子,跟我有點像呢……”

    “原來你還有自覺啊!”

    忍無可忍,我轉過身擡腳踩向他的臉,雖然被輕易擋住了,不過阻止不了我爆發,“自己沒自覺崩壞就算了,亂說話不看氣氛根本不覺得自己有說錯什麼也算了,迷路什麼的反正大家都習慣了,但·是!”

    “每次都用開玩笑的態度敷衍人,每次每次都不能讓人覺得安心,就算我再怎麼喜歡你也沒有用啊,我不是心理醫生,就算喜歡你也沒辦法治癒你的!”

    “……我根本連自己的事情都搞不定啊……”

    無力地嘆氣,不是因爲ACE,而是爲了我自己。即使明確地確定自己喜歡ACE,喜歡大家,喜歡這個世界,我還是很不安。

    真知是不可能回到原來的世界的,經過昨天的事情我清楚知道這點,也等於我不用再無意義地去尋找回到原來世界的方法,即使一直都沒積極尋找過回去的方法,詢問阿薩姆的混賬老爸也沒有成果,我還是很害怕……

    我害怕會回到原來的世界。

    跟真知的死亡穿越不一樣,我清楚知道自己是張開眼睛就變成了嬰兒,沒有任何記憶缺失,當然以我的生存方式也幾乎不可能發生意外,也就是說——

    我隨時都有可能會回到那個世界。

    以前的話我當然是沒有所謂的,但好不容易纔開始對這個世界有歸屬感,這種時候回去根本沒有意義,我根本不想回去……不想再見到他們了!

    有沒有辦法是可以讓我一直留在這個世界呢?最近我一直在想這個問題,但練琴、社團活動和鍛鍊幾乎佔據了我所有空餘時間,就連最後的樂土都被ACE強行霸佔,我根本找不到時間去找資料。

    我覺得這件事應該會比穿越空間要容易,還是去拜託一下霍蘭魯吧……雖然真的不想跟那個奇怪的魔法使扯上關係。

    “遠阪……”

    ACE叫喚了我一下,我纔剛回神,腳腕就被他用力一扯,我整個人失去重心倒在地板上,而且正中紅心,屁股……好痛……T_T

    “你幹嘛啊!”

    “哈哈,我發現呢……由宇總是喜歡想着想着事情就去想別的事呢。”

    整個人俯身上來,雙手撐在我腦袋兩邊,膝蓋準確地跪在我雙腳分開的空隙,再加上可以感覺到呼吸氣息的距離,我緊緊盯着ACE穿着近身T恤的胸膛,總覺得……

    真是各種意義上的大危機!

    作者有話要說:魷魚姑娘迎來了最大的危機!究竟是XXXXX還是XXXXX還是XXXXX……這個我也不知道【喂!

    有時候實在是不知道在作者廢話裡說什麼,說到底我還是個不怎麼會嘮叨製造氣氛的人,所以有時候說的話可能會讓人覺得無趣吧。

    不過如果大家能夠和我多聊聊劇情的問題,我會非常高興~【鞠躬

    這個照片各種經典……三葉草之國愛麗絲裡愛麗絲被推圖,魷魚現在的姿勢也……差不了多少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
    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