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平衡點 » 第五十六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平衡點 - 第五十六章字體大小: A+
     

    “爲什麼我要這麼辛苦!?明明當初只是想獲得幸福,現在卻變成爲了養活孩子連爲自己做一點事都不行,不是本末倒置了嗎?!”

    “……對不起,如果我再能幹一點的話……”

    “不要管我,我怎麼樣也不用你管!”

    “我什麼都聽你的,你冷靜點。”

    大晚上睡不着,正想下樓喝杯水,卻聽到了客廳裡傳來的聲音。

    我頓住腳,即使不用看也知道是怎麼回事,平常在我們面前努力堅強的母親在我們不知道的地方,低着頭痛哭着,而父親只能站在一旁默默安慰……而我們,能做的只有裝作不知道,明天看到的又是精神吆喝着我們該起牀上學工作的母親。

    轉過頭,對站在我身後的兩個孩子比了比噤聲的手勢,我拉着他們回到房間裡。

    早上起來只覺得腦袋發暈,像被什麼撞擊了頭部似的。

    夢到了不想想起的東西……

    揉了揉額頭,我覺得心情相當不好。很久沒有夢到跟過去有關的事情了,居然一下子夢到最不想見到的東西,人類的記憶到底是怎麼構成的呢?

    差不多是‘我’最辛苦的那年吧,剛畢業後找到的工作都不怎麼滿意,懶惰的本性讓我做了幾份工作都不怎麼順利,自己也認爲自己不可能適合那些坐在辦公室看起來舒適,實際上壓力超級大的工作。

    當時弟妹們都上了初中,而我不單沒有給父母減輕負擔,還要他們爲了我的工作問題傷神,母親工作方面家務方面也非常辛苦,各種各樣的壓力讓她經常崩潰似的半夜裡哭着責罵平庸沒有大成就的父親。

    當時我就在想,爲什麼呢?明明當初決定生下我們的人是父母,我甚至反對過要生下弟妹,但弟妹出生的時候,他們不是非常高興嗎?辛辛苦苦把他們拉大,在那些半夜還要哄着兩個孩子睡覺的日子裡都沒有覺得辛苦,爲什麼到了現在才說後悔。

    大人真是讓人難以理解。

    所以我一直……

    “由宇,你怎麼了?身體不舒服?”

    準備下樓的時候剛好跟露琪亞碰上,她看到我的臉色,很是擔心地詢問。

    跟自己只是表親關係的少女,即使我平時一點沒有表姐的樣子,也很少親近她,她卻在爲我擔心。

    “……嗯,是有點頭暈,不過沒關係。”

    搖了搖頭,我表示自己沒什麼大礙,卻一腳睬空,身體往前倒去。

    順勢蹬一下腳,順着倒下的方向整個人轉了一圈,左手沒忘記要扶住欄杆,最後一屁股坐到了樓梯口,正對着似乎準備上樓的千本櫻。

    “啊哈哈哈,千本櫻,早上好啊……”

    戴着怪異面具的青年的表情,我當然是看不到的,不過大概最近跟ACE混多了,這種面癱型的傢伙看的還是氣場而不是表情,所以——

    面對散發出黑色氣場的千本櫻,我還是逃吧。

    剛轉身想跑回自己房間,後衣領就被抓住——平時明明可以跑掉的說,露琪亞趁機伸出手探向我額頭,又用手跟自己的額頭對比了一下,一臉果然如此的表情。

    “由宇你發燒了,今天還是請假休息比較好。”

    “……啊,原來是發燒啊。”難怪會想起奇怪的東西,是發燒的原因……

    放開我任由我坐到地上,千本櫻語氣冷淡地說道:“我去告訴白哉,然後打電話給ACE請假。”

    “啊,直接打電話給大蛇同學吧,打給ACE老師也沒有用他能去到教室就不錯了。”把手機遞給千本櫻,我撐起身爬回樓上,搖搖晃晃地往自己房間走去。

    “……對了,”想起了什麼,我轉過頭去看千本櫻,“反正我也要休息,如果白哉有空的話,我想跟他談談進路調查的事情,千本櫻你幫忙問問他什麼時候有時間吧。”

    點了點頭,千本櫻這次難得沒有吐槽我,沉默着轉身離開。

    “唉……果然是你搞的鬼啊,Joker。”

    周圍一片黑暗,我卻能看清楚自己的身體,身下不是地面,所以有種自己在漂浮着的錯覺……嘛,也不算錯覺,確實是漂浮着吧,只要自己這樣相信着,就不會掉下去,這裡就是這樣的地方。

    ——夢境——

    穿着灰色的馬戲團小丑裝束,頭上戴着滑稽的小丑帽子,左眼處戴着面具的紅髮男子漂浮在我面前,臉上掛着略帶興味的溫良微笑,我卻從他的微笑中看到了隱藏得很深的鄙夷。

    我不清楚這個人出現在我的夢境裡是爲了什麼,而我也不認爲自己的記憶有什麼讓他感興趣的,明明都已經把真知關到了反省室,我本以爲他不會再出現在我面前的,畢竟我跟真知不同,並不是他會感興趣的類型……大概。

    “本以爲看到那樣的景象能夠讓你動搖,不過不愧是遠阪小姐呢,居然這麼冷靜真是讓我沒有成就感。”攤了攤手,一臉輕鬆地直接承認我之前夢到的東西就是他搞的鬼,Joker溫文爾雅地笑着。

    我考慮開口吐槽他很無聊,最後還是決定不說話,反正他又不能讀心,我想怎麼鄙視他也沒關係。雖然不想這樣說,Joker先生你真是比某條毛毛蟲還讓人覺得無語,爲了看我動搖,這是什麼理由啊!

    “我可以問問你想要我動搖什麼?我完全不覺得昨晚的夢能讓我怎樣。”

    “家人的羈絆對你來說也不是可有可無的東西,爲什麼你不想回到自己的世界呢?看着海野真知作無謂掙扎很有趣,我以爲你會稍微想要回去呢……”似有困惑地託着下巴,Joker一臉認真地詢問。

    “因爲我認爲不回去會比較幸福。”

    確定確鑿地下了定論,我隨即舉起手,笑着問道:

    “這種時候,是不是應該說——關門,放毛毛蟲?”

    “不應該!我可是很偉大的,這種聽起來就是在搞笑的稱呼一點也不襯我!!”

    不知道什麼時候就已經在的銀髮青年,身上穿着跟平時的正裝不同的悠閒服飾,手上拿着煙槍漂浮到我身前,下意識地把我和Joker隔離,而Joker卻一點也不在意他的出現,溫和地笑着打招呼。

    “Joker,之前我就已經警告過你,不要隨便入侵我的領域。”跟Joker說話時的奈特梅亞完全沒有平時的廢柴毛毛蟲形象,一本正經語氣嚴厲又有點裝模作樣,好歹是有點夢魔的形象了。

    看到這麼裝逼的奈特梅亞真是讓我各種不習慣,廢柴還是保持廢柴的樣子比較可愛。

    “遠阪,這種時候你稍微認真點我就非常感謝你了……”

    “你說什麼呢,面前的不過是一個做着無用功的男人而已,如果我還把他看重不是在侮辱我自己的眼光嗎?就算聲音再好聽,人品不好的男人我還是敬謝不敏。”

    聳了聳肩,我笑容燦爛地當着Joker的面,刻意說出討人厭的話,對於討厭自己而且自己也討厭的人,當然不需要什麼好臉色。

    “……”Joker眯起眼笑着看我,沉默了一會兒讓我覺得毛骨悚然後纔開口道:“既然遠阪小姐完全沒有有趣的地方,我自然會馬上離開,若再次被奈特梅亞搞得吐血那可是會被Joker嘲笑的。”

    ““我認爲你很適合吐血。””

    我和奈特梅亞異口同聲,我想這絕對不是讀心術的結果。

    緩緩張開眼睛,額頭處有冰涼的感覺,我想是傭人姐姐給我拿了冰袋,身體還是很熱,不過出了一身汗感覺已經好多了。

    身體原因導致精神方面出現空隙所以纔會讓Joker趁機在我夢境亂來,如果不是奈特梅亞來得及時,那個口中說着我不有趣又跑來刺激我的紅毛不知道還會說些什麼刺激我。

    真是個病態的傢伙,真知棒啊,你一定要堅強,就算被XXXXX了也沒關係,去找另一個Joker負責吧!

    “遠阪,醒來了?”

    聽到了意外的聲音,我一瞬間懷疑自己出現了幻聽,然後小心移動頭部,視線裡就出現了那個怎麼想也不覺得他應該出現在這兒的棕發青年,我看着他完全反應不過來。

    坐在地上一手撐着牀的邊緣托起腮,ACE笑眯眯地看着我,“哈哈,我出現在這兒嚇了你一跳吧?”

    “……嗯,相當吧。”

    聲音有點沙啞,我輕咳了一下,希望自己看起來並不是那麼虛弱。

    平時身體健康得很連感冒都很少有,可算是非常符合笨蛋是不會感冒這個設定,不過現在看來,我的智商大概還沒離我而去,至於情商這東西,大概早就被ACE吃掉了所以我不抱希望。

    伸手幫我調整了冰袋的位置,ACE笑得一臉輕鬆,“凌打電話告訴我你要請假,我聯絡了千本櫻詢問情況,然後打出租車過來的。”

    “原來你還知道出租車這種東西……”腦袋還有點昏昏沉沉,我反應也慢了幾拍。

    “好了,你好好睡一下,休息好的話明天就沒事了。”

    “……人家說,只要把燒傳染給別人自己就會很快好。”

    一定是燒昏了頭,否則我現在怎麼會說出這種沒有理論又羞恥的話,簡直就像在撒嬌希望ACE不要離開那樣,莫非發燒中連智商都比平時要糟糕了?

    “由宇希望我一直在這兒嗎?”

    閉上了眼睛,沒辦法看到ACE的臉,但他在我耳邊響起的聲音讓我覺得臉頰發熱,這肯定不是發燒的關係,要歸咎的話,果然還是ACE特意這麼溫柔地說話吧。

    “我希望,我可以一直留在這兒。”

    作者有話要說:日更什麼的根本就不在話下啊哈哈哈,就算是我也是可以日更的!【揍

    稍微透露一下魷魚穿越前的事情,雖然口中說着自己被父母忽略討厭弟弟妹妹,但家人還是沒辦法捨棄的重要的人,只是和他們一起不會得到幸福,那該怎樣做就要好好想清楚了。

    最近被人說我輕鬆中總是帶點陰暗,這一定是錯覺!人家明明是帶着純純乙女心的天然陽光少女!雖然我又宅又囧又不會交際就是了→ →

    話說看到阿羽要寫第二部,我也想開第二部來着【喂!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
    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