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平衡點 » 第五十三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平衡點 - 第五十三章字體大小: A+
     

    直接從社團活動室衝了出來,往時鐘塔跑去,一想起布萊德剛纔告訴我的消息,就忍不住在心裡用XXXXX的髒話來噴Joker,如果說夏日祭的時候他只是讓我不愉快,現在就是讓我想要把他踩在地上當成抹布□□。

    開學第一天,明明應該是心情愉快的爽朗日子。秋高氣爽,緋紅學園後山裡的果樹大部分也成熟了,從一大早就期待着之前愛麗絲告訴過我的秋季採摘活動通知,事實上通知是出來的,但到了社團活動時間就被布萊德的消息氣得我奔了出來。

    ——真知在教學參觀的時候不小心傷到了路人,被Joker帶到了反省室。

    判斷真知應不應該進反省室的人應該是時計屋的尤利烏斯,所以去問清楚爲什麼判定真知進監獄才行,如果只是普通的打傷,就算是作爲黑手黨的真知,也不一定會受到進反省室的懲罰纔對。

    想起那天晚上Joker那笑得讓我惡寒的臉,我就忍不住厭惡地皺起眉。

    “尤利烏斯!關於昨天傍晚被Joker帶回反省室的人……啊,抱歉,我打擾你們了。”

    推開時鐘塔工作室的門,我不由分說地大聲說話,卻看到已經有人站在工作桌前,我馬上反應過來,道了歉關上門。

    咦,不對……剛纔那個人好像有點眼熟……

    “哦呀哦呀,真是意外的客人。”本來在工作室裡的人走過來開門,石田彰特有的嗓音更是跟某個天殺的我現在很想揍他臉的人一樣,不如說……連說話的語調還有那沒有誠意的敬語腔都差不多,“歡迎你的到來小姐,我們是不是在什麼地方見過呢?”

    “這種搭訕的藉口,現在已經不流行了……”我呆滯了一下,面無表情地迴應。

    站在門口的這個人,是卡提斯·尼爾。雖然我不想讚美他,不過依舊一身斗篷的他看起來就跟七年前一·模·一·樣,ACE和十年後的ACE這種就算了反正他是粗獷型的不容易看出變化,但卡提斯你這個小身板嫩臉蛋到底是怎麼保養的我真的非常想知道。

    如果我請教他保養皮膚的方法,會被他揍的吧會的,這傢伙根本不知道少女是應該愛護這個道理,看看可愛的女僕小姐雪拉被他折騰成什麼樣子。

    “呵呵……小姐找尤利烏斯有事嗎?請進吧,我的事情已經結束了。”

    紅色短髮的男子溫和純良地笑了笑,把斗篷上的帽子戴上,越過我走下樓梯,如同七年前那個悠然自若旁若無人的暗殺者。

    “……尤利烏斯教授,你這兒怪人真多。”哆囔一下,我走進工作室,隨手關上門。

    “你是說現在在工作室的你自己嗎?”

    尤利烏斯哼了聲,語氣惡劣地說道。之前夏日祭我和ACE還是跑上了時鐘塔塔頂看煙花,而且大聲喧譁妨礙早早回去埋頭工作的尤利烏斯先生,到了現在纔出現在他面前,他會不爽也是理所當然的。

    “先不提這個,尤利烏斯教授,你是負責判定違反規則的人是不是要進反省室的對吧,那昨晚Joker帶進反省室的人你是怎麼判定的?”

    “?昨晚……”不明白我在緊張什麼,尤利烏斯從桌子上一疊文件裡翻出一疊出來翻找,“昨晚有好幾個人被抓進反省室,你說誰?”

    “叫做海野真知的。”

    尤利烏斯皺起眉,翻到一頁紙上,雖然我很想伸出頭去看看那到底是什麼,但這種工作私密我也沒那個膽子去看,“……我當時剛收到報告,還沒做判定就收到Joker把人帶進反省室的報告。”

    “喂啊,這樣也太敷衍了吧!你們還沒正式下判定就可以把人關進去的嗎?”

    “這個城市裡違反規則的人這麼多,執行者看到有人違反規則是可以使用當場逮捕權的,ACE就經常這樣。”

    “呃……可是真知這個顯然不是當場逮捕啊!”

    “雖然規矩有點不對,不過按照提交上來的報告,海野真知確實在和NEDE的打鬥裡打傷了路人,有兩個人剛做完手術脫離危險期。”仔細確認了報告內容,尤利烏斯擡起頭跟我說道,猶豫了一下才加上最後一句,“如果這個女生是遠阪你的朋友,我再告訴你一點,Joker有申請延長刑期。”

    挑了挑眉,我問道:“你批准?”

    “帽子屋先生正在做手腳,只要受害人不對此事追究,可以減少反省期哦~”

    突然伸出來的雙手抱住我的腰部,我反射性用手肘往後撞去,但來人輕輕鬆鬆就接住了我的攻擊,毫無廉恥地咬了我的耳朵一下,在我耳邊哈哈哈爽朗地笑着。

    推開ACE靠得太近的臉,我有點無奈地嘆氣,“ACE老師,我現在有正經事要問尤利烏斯教授,拜託你不要打岔。”

    完全沒有放開手的打算,ACE騰出一隻手摸了摸我的腦袋,執起我一縷頭髮把玩,“我也是很認真的哦,跟尤利烏斯比起來我更有正當理由去反省室逛悠,到時候可以幫你看看海野的情況不是嗎?”

    我擡手摸了摸下巴,ACE說的不失爲一個辦法,如果可以的話我當然是希望自己去看真知棒……不,直接把她從反省室拖出來比較有用,但這可不是什麼簡單問題。其中涉及到關於這個城市的規則問題,破壞規矩所造成的影響絕對不是好的,最好的方法還是等反省期過去,布萊德身爲真知的Boss自然會做工作,這點不用我擔心。

    讓我覺得疑惑的是Joker爲什麼親自去把真知帶走。

    “遠阪很關心海野呢,真讓人嫉妒……”

    “是是,慢慢嫉妒吧,我還很嫉妒你和尤利烏斯教授的感情呢。”

    語氣沒有任何起伏,我面無表情地把ACE又湊過來的臉推開。

    “大吉嶺,抱歉啊,你的事要再緩緩。”

    往高等部的醫務室走去,我一邊走一邊向漂浮在身邊的紅茶王子道歉。

    最近光顧着我自己的事,明明約好了旅遊回來要去杏梨家的咖啡店去的,卻一直沒有時間,都幾歲了還沉溺於少女的戀愛中的大媽,果然是有罪的……

    “不,主人只要先考慮自己的事情就好,我們紅茶王子是爲了實現主人的願望纔來到這個世界的,讓主人爲我們擔心就本末倒置了。”大吉嶺搖了搖頭,依然是那樣溫和地笑着,“況且,主人不是讓我跟重要的東西再次相遇嗎?真的非常感謝。”

    “……可是,不想起來的話,是不可能幸福的。”

    “?”

    “不過呢,也有一些東西不是想起來就好的。”

    我笑了笑,不再說什麼,動作迅速地拉開醫務室的門,並大喊:

    “久神老師,該隱有沒有回來上課?”

    醫務室裡一個穿着便服的金髮青年背對着我,聽到開門聲後半轉身,一紫一青的雙眼看起來詭異得很,確定來人是我後放下警戒露出輕佻不認真的笑容。

    “什麼嘛,原來是由宇啊~”

    “不是雙葉真是不好意思。”

    我翻了個白眼,看着他把隱形眼鏡戴好。裝備完成的該隱可說是半綺裡除了司狼外的超級花心男,不過不得不說他擁有可以迷倒大部分女性的外表。

    他原本的銀髮青瞳先不提,經過染髮和隱形眼鏡僞裝後的該隱確實超級帥的,加上甜蜜的話語和親密的體貼話語,要俘虜一個女人簡直就是輕而易舉,在我記憶中,像真知那樣明明覺得他的劇情十分狗血卻執着迷戀他的人可是不少……

    可惜他不是我的菜。

    雖然浪川大輔的聲音我也很喜歡,但比起看起來有點消瘦(當然我知道他實際上很結實)的該隱,還是鳳長太郎比較能引起我興趣,主要是身高問題真是個讓所有女人都想要哭泣的關乎一生的杯具。

    “那找我到底有什麼事~?”把頭髮扎到腦後,該隱露出他在學校裡迷惑少女的盪漾表情,操着那半西不日的奇怪腔調問道。

    “……拜託用普通的語調跟我說話,還有不要用英文,我又不是那些迷戀你的女生。”嘆了口氣,我也沒在這個地方糾結什麼,只希望他不要用那種怪腔怪調來摧殘我可憐的耳朵。

    聳了聳肩,該隱倒是不在意,“我個人是覺得可以讓由宇迷戀我的話,成就感會很高……不過我也不想被ACE遷怒,所以還是算了。”

    真知,這就是你暗戀了好幾年的人,我可以問問你的糟糕品位到底是怎麼回事嗎?

    “我想問你記不記得前兩天教學參觀時你們出動時見到的銀髮小姑娘?”

    “嗯?當然記得啊,帽子屋的新成員,沒有經歷過基層考覈直接上升到幹部位置的海野真知。”該隱點了點頭,作爲NEDE的幹部成員肆無忌憚地跟我說出應該不可以隨便說出來的黑手黨內部信息,“畢竟帽子屋是NEDE的死對頭,這種程度的新成員當然是把她的背景都翻過了,布里塔尼亞的優等生,頭腦很好,槍法也相當不錯,可惜情商似乎不怎麼高呢~”

    哈哈哈,真是太好了真知棒,你的暗戀對象對你相當有印象——雖然不是什麼好的評價。

    “而且……還拿亞伯來威脅我呢。”

    陰風吹過,我打了個冷戰,懷疑保健室的冷氣出了問題,“對了,奈特梅亞老師還叫我向你求情不要報復他。”

    “呵呵呵,老師他說什麼呢,不論是男的還是女的,老的還是嫩的,我都會一視同仁……我啊,可是公平主義者。”

    也就是說,無論是真知還是奈特梅亞,都逃不過被報復的命運了麼……我也確實有想要幫他們求情的意思,不過我和該隱並不是大家想象中的熟稔,像現在這樣隨意聊聊天他又不介意給我泄露機密的原因,不過是因爲確定我不會成爲他的敵人而已。

    轉移話題算了……

    “不要扯談,我想知道你有沒有印象她開槍傷到路人了。”

    “由宇你忘了我的話了嗎?她的槍法很不錯。”

    “……?!”

    作者有話要說:默唸一下,半更不是罪……

    我纔不承認我刻意只放一句ACE出來破廉恥呢!

    這章其實是拆解真知被關進反省室的事情,如果有人沒看來時路【雖然我認爲大多都看過】,就直接理解成加入了黑手黨了魷魚的親友真知棒被白Joker拐進反省室裡XXXXX吧→ →

    沒有誤!【嚴肅

    下半章大概會放該隱=w=

    ——————————————————————

    補完

    該隱大爺跟魷魚關係很好有木有,發現魷魚很容易跟口花男成爲損友,果然是同類麼……【不對

    於是該隱最後的話,大家懂什麼意思麼?=w=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
    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