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平衡點 » 第四十五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平衡點 - 第四十五章字體大小: A+
     

    去食堂吃過午飯,逛悠着逛悠着就跑到了時鐘塔,但推開時鐘塔尤利烏斯的工作室門我就被一快速衝過來的影子撲倒在地。

    “汪汪!”

    棕色的巨大犬科動物壓在我身上,啊嗚啊嗚地蹭向我,舌頭伸出來舔了我的臉好幾下,刺刺癢癢的感覺讓我忍不住笑出聲。

    “尤利烏斯你什麼時候養了只寵物啊,真不符合你個性。”

    坐起來半抱住大狗的脖子,撫摸着他略顯蓬鬆的短毛,我只覺得這隻狗可愛得過分,雖然體型稍微龐大了一點,不過對於本來就比較喜歡大型犬的我來說,這樣完全沒有壓力。

    ……嗯,如果它不會突然撲過來就更好了。

    “誰有空養寵物啊!是它自己闖進來的!”

    尤利烏斯先生馬上炸毛,不過我可以肯定,他絕對是被撒嬌的大狗蹭來蹭去又狠不下心把它趕出去,前兩天這裡還變成了松鼠們的聚集地,他還不是嘴上抱怨着卻不反抗任由松鼠們窩在他身邊嘛。

    “那肯定是因爲它感覺到尤利烏斯嘴硬心軟的傲嬌心理,看出尤利烏斯善良悶騷的內心,還有那宅得已經有問題的陰沉性格,所以纔過來給你一些生氣的吧~”刻意用詠歎調似的語氣,我哼哼笑着調侃尤利烏斯,順便拍了拍棕毛大狗,讓它從我身上下去。

    “你其實是在挫我吧……”尤利烏斯默默扶住額頭。

    站起來拍了拍身體,任由狗狗在我身邊蹭來蹭去,我理所當然地點頭,“我有說我在稱讚你嗎?”

    “滾!”

    “說起來,ACE那傢伙哪裡去了?我明明覺得他就在附近來着……”

    “不要問我。”

    看着他懶得理我低下頭繼續修理時鐘的悶貨樣,我無聊地撇了撇嘴,走到一邊茶几上開始煮咖啡,順便還抱怨一下,“尤利烏斯你就不能買點茶葉回來的嗎?你這裡真的只有咖啡豆和咖啡豆和咖啡豆啊,對於茶派的人來說,你就是個邪惡的存在。”

    “沒有人讓你喝!”

    “放心吧,我只做我自己的份。”

    我若無其事地繼續看着咖啡壺,並和雙爪爬上我大腿的大型犬玩耍着,仔細看的話這隻狗居然是紅色眼睛的,似乎不是有病或者被人硬戴上隱形眼鏡的效果,圓圓的眼珠像紅色的玻璃珠一樣,非常好看。

    莫非是這個世界特有的變異品種?

    “嗚嗚……”棕毛的狗狗搖擺着尾巴看我。

    算了,可愛就好。

    “既然ACE不在,你可以認真回答我的問題了,遠阪。”

    難得的,這次是尤利烏斯主動開始了話題。我轉過頭去,藍色長髮的青年並沒有擡起頭,依然專注地修理時鐘,我想起他似乎還要判定這個城市違反規則的事項處理結果這件事,一直打擾他其實並不好。

    “我覺得就算ACE在,你也可以問我問題啊。”

    我個人屬於有話就說的類型,以前進社會時儘量收斂過秉性,不過在這個世界完全沒有這個必要,想想除了穿越外也沒有需要隱瞞別人的事情。

    “你到底是誰?”

    “遠阪由宇。”

    “如果是賈斯汀的表妹遠阪由宇,今年應該是10歲吧。”

    不意外尤利烏斯查到了我的資料,畢竟也是隱藏在這個城市裡主宰很多人命運的大Boss啊,如果連遠阪由宇今年幾歲這種小事都不知道,那就太沒用了。

    我比較意外的是他現在纔跟我說這事。

    “我是遠阪由宇,17歲的遠阪由宇,這樣說你懂嗎?”

    我覺得就算不用多解釋,以尤利烏斯的頭腦也會懂,這個男人可是連白Joker那個扭曲的傢伙都認同讚賞的聰明人,怎麼可能被這種事情搞得糾結。

    “穿越時空……啊,我明白了,所以你必須離開。”

    “如果不離開,根據奈特梅亞的話是遠阪由宇這個人會完全消失,他沒說我是不是會消失,不過遠阪由宇會消失的話,我就沒辦法留在這個世界了吧……”

    我很確定自己不會消失,沒有根據地確信。或者在遠阪由宇壽終正寢後,另一個我就可以輕鬆張開雙眼,感嘆自己做了一個美妙的夢。

    突然很想知道,有沒有辦法可以讓我能夠一直留在這個世界呢?即使沒辦法再回到那個現實世界,讓這裡成爲我的現實,那就足夠了。

    “所以啊,尤利烏斯你幫我跟ACE說一下嘛,他可是掐我脖子哦!如果真的被他掐死了怎麼辦!?”

    “那是你自找的吧。”斜視我一下,尤利烏斯一點也不同情我。

    “……我覺得自己沒有讓ACE喜歡的特質,我想不出來他喜歡我的理由。”

    鼓起腮,半蹲身去撫摸狗狗的毛,狗狗的毛髮不但蓬鬆,而且身體又溫暖,抱住它簡直就是冬天的救星——最難得的是他身上還沒有很重的味道,估計剛洗完澡不久。

    “不覺得自己想太多了嗎,怎麼想是他的事吧。”

    尤利烏斯似乎瞥了狗狗一眼,就低下頭繼續修理時鐘,回答我的語氣相當的敷衍。

    “哎喲,尤利烏斯你太不明白少女的心了,沒自信的少女當然會想要知道自己被喜歡的理由。我不會像你那樣一直呆在同一個地方,也不可能會和他一起去迷路,除了可以輕鬆找到他以外根本沒有任何會讓他覺得有趣的地方吧。”

    其實一直就不認爲ACE會喜歡我,況且七年後的那個XXXXX男的態度真的讓人無法相信,當然也不是說我就相信小黑洞會喜歡我這種不可信的話,即使我再不要臉也是有自覺自己並不是那種容易讓人迷上的女人的。

    起碼我喜歡ACE好歹也是經過好幾個階段啊,ACE少年說喜歡我……對不起,黑洞的人品值是沒有的。

    不過能夠讓ACE執着地希望我留在他身邊,不管是什麼理由,我多少還是有點高興吧,莫非戀愛中的少女智商都會下降?那倒是沒關係,不要妨礙我判斷重要的事情那就可以了。

    “嗷唔……”

    棕毛的大狗撲了上來,攀着我的肩膀蹭來蹭去,我沉默一下,伸手捏向它的腹部。

    “嗚嗚……”

    看着倒地打滾的狗狗,只覺得心情輕鬆多了。

    “尤利烏斯,這隻狗這麼可愛,你乾脆就養了吧……你捂面幹嘛?”轉過頭打算勸說尤利烏斯,卻見長髮青年捂着臉抽動身體,一點也不符合他平時的悶騷形象。

    “……不,沒什麼。”

    最後也沒得到有意義的啓示,尤利烏斯只是叫我不用在意,只要不想死就不要被殺死什麼的,我當場就舉起沸騰的咖啡壺想要砸過去了——對象是那個武鬥外掛,什麼不要被殺死啊,我只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17歲少女!

    不過那種影響形象的時候我最終還是沒做,至少不能傷害尤利烏斯……否則ACE會有什麼報復行動根本不可知,那傢伙自己是沒自覺,不過他把尤利烏斯的性命看得比自己的性命要重多了。

    不過真的好奇怪,明明平子雷達有發揮作用,爲什麼沒辦法找到ACE呢?

    再一次看到了不是預想中的人物,遠遠看着入江直樹和他家同居人在體育館後面吵架,我默默後退離開了那兒,並深深嘆了口氣。

    “嗷嗚?”

    棕色毛髮的狗狗在我身邊半蹲着身,似乎有點疑惑地歪頭。

    我伸手拍了拍它的頭,示意它出發去下一個地方。

    這隻狗似乎挺喜歡我的,剛纔從時鐘塔準備離開的時候怎麼叫都不肯離開,我就乾脆跟尤利烏斯說帶着它出去散步,尤利烏斯則只是強調狗狗並不是他養的寵物。

    尤利烏斯你沒看到他看到你都在搖尾巴嗎?動物可是很誠實的……

    呃……好吧,ACE看到尤利烏斯的反應也非常誠實。→ →

    “不過真奇怪,平時明明都能輕易找到ACE來着……”我低聲哆囔着,順便向身旁的大型犬抱怨,“你說啊,到底要怎麼樣的方向感才能一直在學校裡迷路?”

    “汪汪!”

    “算了,反正已經習慣了。”

    我並沒有沮喪,更沒有不耐煩,反正在尋找過程中看看其他平子也是一大樂趣,所以我一直不討厭尋找ACE的過程,不過平時都會很快找到,像今天這種找來找去都找不到的狀況還真是少見。

    “由宇。”

    “啊,賈斯汀大人~”

    一聽到召喚,我馬上閃亮着雙眼轉身往那邊撲過去,從聽到聲音到掛在賈斯汀身上纔不到3秒鐘,可見我功力又進步了。

    “嗷嗷!”

    “…………!?狗……!!!”

    本來一直站在賈斯汀身邊的馬歇爾瞬間退到了很遠,慘綠着臉捂住嘴看向學着我攀住賈斯汀的狗狗,而賈斯汀看到自家保鏢這樣,只是輕輕搖了搖頭。

    說到賈斯汀的這個保鏢呢,強是很強而且以賈斯汀爲第一中心,不過有個大問題就是他很害怕狗,無論如何都無法習慣,到了七年後依然是那副死樣子,還曾經因爲一隻狗從草叢中跳出來丟臉地大喊。

    “叫表哥,還有把你這個習慣改掉。”

    一見到賈斯汀就撲的習慣?那可不要,看到平子的第一反應當然是撲倒調戲對吧~而且還是任我撲不會有意見的人啊,在這個世界只有一個了,當然不能聽他的。

    估計已經從我狡黠的笑容中明白我根本不會聽話的事實,賈斯汀也沒有太強硬,只是示意我現在放開手。

    “下午的課已經開始了吧,翹課?”看着站在他三步外的我,賈斯汀危險地半眯起眼。

    突然想起這個人是那種不會變通的固執類型,我偷偷吐了吐舌頭,若無其事地哈哈笑着,“嘛,不是說聖誕節快要到了嗎?大家都很積極準備聖誕節的事情,連上課都沒心情哦,所以翹一下課完全沒關係啦~”

    “如果找ACE的話,他不在學校。”

    “呃呃!?”我瞪大眼睛,意外地看着賈斯汀,然後又頓悟,賈斯汀是代理學園長,會知道ACE去了哪裡也不奇怪,何況還有平子之間的心靈感應呢。

    “騎士稱號,他去忙這件事。”

    我點了點頭,既然賈斯汀這樣說的話,就肯定是這麼回事吧,不過我到現在還是很難想象這些所謂稱號有什麼用處,在七年後ACE只是敷衍地告訴我這是外號,雖然我還沒有遲鈍到相信他的地步,但也不覺得有什麼意義。

    “會搞很久嗎?”

    “不,也有很快解決的例子,不過這不在我能夠了解的範疇。”

    “總覺得賈斯汀你在說什麼很深奧的事情,請你稍微體諒一下我這個沒有容量的大腦可以嗎?”我不希望太瞭解這些事情,我這個人比較膚淺,所以這個世界的深入架構一點也不想知道,我覺得知道它的不正常也就足夠了。

    “那我說一件你能夠理解的事情。”賈斯汀對於我的發散思維沒有任何一點指望,只是一臉嚴肅地開口。

    從小時候開始,每次趁他回到老家休息就去纏着他可說是我和父親最大的樂趣所在,認真的人欺負起來真的很好玩~

    “你真的喜歡ACE?”

    歪頭想了想,自己喜歡ACE的事情有這麼明顯嗎?無論是七年後還是七年前,似乎都很多人跟我提這件事,不過大部分人都是叫我不要接近ACE,我也不是不明白這點,不過有句話叫什麼來着……‘愛情是難以預料的’。

    “嗯……賈斯汀表哥你覺得,所謂的戀愛是什麼呢?”

    “……”

    呃,或者我這樣去問一個沒有談過戀愛的人是個錯誤。

    認真地擡起頭,面前這個人,是我不希望欺瞞也不願意忽悠的對象,跟白哉一樣,是我關心我的重要的親人。

    “你覺得,我喜歡ACE,是錯誤的嗎?”

    搖了搖頭,賈斯汀伸手撫摸我的腦袋一下,一如既往用他略顯嚴肅缺乏變化的聲音說話,但我能聽出安撫的意味——

    “喜歡誰都是你自己所決定的,只是對象是ACE的話,會很辛苦。”

    “……而且七年後的ACE未必在乎遠阪由宇這個人。”

    賈斯汀的理解我很高興,但讓我不得不在意的是這件事,對於消失了七年後出現的人他到底是保持着什麼樣的想法,一想到這點,我總覺得一股寒意在背脊劃過。

    “喜歡他是你的事吧,跟他有關係嗎?”

    “……沒吧。”

    “那爲什麼要在意他的想法?”

    “……賈斯汀大人,你就不要在這種時候提醒我這種事情嘛。”

    不管是戀愛中還是單戀中的人都是智商低能的人士,這個事實降臨到自己身上的時候,就讓我有種自己果然和其他人一樣的悲哀感覺。明明不久之前我還能堅定的抱持這個想法,但什麼時候就忘了這點。

    ——差點看不到其他的事情了。

    作者有話要說:啦啦啦,來賣萌了,大家懂的所以我就不解釋了哈哈哈~

    只更半章,明天補完。

    其實我也很喜歡狗狗……【鼻血

    ——————————————————————————————————

    補完!

    其實這章出血大奉送了,字數比平時多多了!【也就一千字你驕傲啥

    週末明天開始又要去幫忙幹活,估計不會上了,如果手機jj不抽的話也會回覆評論的

    有時間我看看用手機碼碼字。

    =3=於是下章放白菜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