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平衡點 » 第二十九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平衡點 - 第二十九章字體大小: A+
     

    艾斯·拉塞佛德是個擁有銀白色中長髮,湛藍色雙眼的美少年,因爲長年都呆在室內彈鋼琴的緣故,皮膚白皙得過分,看起來精緻得跟個娃娃似的……可惜對於喜歡健康爽朗運動系男生的我來說,他的魅力實在是不那麼大。

    這個少年雖然跟當初我瞭解的一樣成長爲面癱又沉默寡言的酷哥,幸好這個世界的神奇拯救了他,他並不是那什麼水城刃利用人工受孕搞出來的‘詛咒之子’,胸部的肋骨也沒少一塊,父親早逝卻不是什麼神秘人士,總之童年過得相當正常。

    身爲見證他成長的青梅竹馬,看着他從一個粉嫩嫩的正太變成沉默寡言的少年,成就感真是不一般的大,比起變成某對雙胞胎那樣呱噪的小鬼,我寧願世界上多一個面癱——就算是個兄控的面癱也沒所謂。

    其實艾斯找我過去也不是什麼大事,只是替伯母給我送來了伯母下次演奏會的邀請函和門票,那位美麗的女性到現在還是希望我能夠繼續把鋼琴彈下去。

    我的天分並不高,對鋼琴也不感興趣,每天練琴也覺得相當麻煩,艾斯更是很不爽我這種不認真的態度,不過偶爾去聽聽演奏會這種事還是可以的。

    所以我理所當然地接過了艾斯遞來的信封。

    ——即使某人態度冷淡而且懶得跟我說幾句話,最後還輕蔑地哼了聲叫我滾蛋。

    “看到遠阪和別的男生這麼親密,我有點嫉妒了。”

    “……哦。”

    走出了會場,走在夏日夜晚的行人道上,晚風吹過雖沒有帶來涼爽的感覺,起碼也帶走了白天悶熱的暑氣,這個時候若和自己喜歡的人吃過晚飯後出來散步,確實別有一番味道。

    只是瀰漫在我和某個衣冠禽獸的傢伙之間的氛圍,老實說一點也不浪漫,也不用指望有浪漫的可能。

    “老師你和千本櫻也很親密啊,青梅竹馬不都是那樣嘛。”

    雖然我不覺得自己跟艾斯的感情很好,但始終是一起長大的,只是站在一起的感覺就和別人不一樣,即使沒辦法傾訴心事,但對方絕對是自己遇到困難時想要找的友方成員,記得當年自己不想彈鋼琴了,我也是首先找他的。

    只是,艾斯從來沒有給我介紹過卡諾恩這位在他看來如同兄長般的人物,即使曾經幾次在他演奏會會場看到過那個少年,艾斯也沒有給我介紹過,原因到底是爲什麼實在不得而知,也難怪卡諾恩見到我時完全不知道我是誰。

    說得也是呢,對鋼琴根本沒有興趣的他會去演奏會,爲的就是艾斯,他那種人除了貓和艾斯根本就不會特別在意無關要緊的人。

    “嗯……總覺得有點不同吧,我也不太明白。”歪頭想了想,ACE最終也沒能想出個所以然。

    當然沒有所以然,ACE和千本櫻之間的是心靈上的感應,是平子和平子之間靈魂的共振!【不對!】

    呃,好吧,反正我覺得感覺不一樣是很正常的。

    “總之,我嫉妒了!”

    突然冒出這句話,ACE就一把抱住我把我半舉起來,非常甜蜜的話和非常親密的動作,但到了他身上就怎麼都顯得很詭異,不過還挺適合他今天的打扮來着,果然變成了斯文敗類的騎士先生很適合裝成白馬王子嗎?

    被半舉起來,要推開ACE就顯得有點困難,重心問題我還要擔心自己會倒下去必須伸手按住他雙肩穩住重心。

    “吶,就不可以對我溫柔一點嗎?明明……”一瞬間路燈眨了眨,讓我看不真切他的表情,但重新低下頭去看,青年依然是那張爽朗得過分的笑臉,“不是像帽子屋先生那樣情商低的人。”

    “我覺得吧,被你這樣說的布萊德老師真是個可憐的傢伙。”雖然我承認他是個只會調戲妹子卻沒有情商的白癡紅茶控,但好歹是我們的社團顧問,這樣被說實在是太悲慘了。

    好歹把我放了下來,卻沒放開手依舊抱着我,蹭了蹭我的脖子在我肩膀上找了個舒服的位置擱着他的下巴,“現在是約會中吧,對我溫柔點吧……吶?”

    輕輕推開ACE,半擡頭看着他誠實正直的臉蛋,我微笑一下,踮起腳湊近他在他臉上輕碰一下,並第一次主動抱住他。

    “……呃?!”

    可以看出ACE現在真的相當驚訝,雖然嘴上叫我溫柔點,從他這個反應就可以看出來他根本沒考慮過我會有所迴應,真不明白這男人到底想什麼啊,不迴應就不滿回頭各種找機會欺負人,迴應他了又一臉反應不過來的樣子。

    伸手捏了他的臉頰一下,我鬆開手後退一步,“老師,你這個反應真是一點也不浪漫。”

    “那種反應,做不出來啊。”

    “嗯,也是呢。”

    點頭同意ACE的話,即使換了不同於平時的服裝,自己也不會變成另一個人,所謂的羅曼蒂克跟我、跟這個人實在很難扯上關係呢。

    “因爲這個暑假裡,大概是最後一次見到老師了,體貼老師的好學生當然要滿足您的願望。”哈哈笑了笑,把禮服的下襬拉起來轉了圈,我不否認自己現在有個好心情。

    “要去旅行嗎?”

    “嗯,去見緋真嫂嫂呢。”

    從明天開始,朽木家一行人會去伊豆緋真嫂嫂療養的別墅去,旅遊散心順便陪陪一直只能悶在那邊不能出門的緋真。白哉偶爾會抽空過去看她,我和露琪亞因爲要上學倒是沒有辦法經常過去,只能多打電話和她聊天。

    沒辦法一直和自己的丈夫一起,我想不論緋真有多堅強,也會寂寞的。因此這次暑假,我向白哉提出了要去陪緋真的想法,露琪亞也舉手舉腳贊成,跟白哉商量過後決定——這是個不邀請任何朋友,只有自家人在的旅行。

    我的話,反正杏梨要看店,愛麗絲要去給尤利烏斯幫忙,雙葉要在司狼黎明的雙重攻擊下補習,自己一個人去也不會很寂寞,反正有露琪亞陪着自己。

    倒是露琪亞卻是有點失落,我沒敢問她想邀請的人是一護還是戀次,因爲說出口絕對會被惱羞成怒的少女追打。

    很久沒見到緋真嫂嫂,希望她的身體已經好轉,想着每次見面時都會溫柔地笑着陪我一起喝茶的美麗女性,我總會很有感觸。

    這個世界的女性們總是非常堅強,讓身爲穿越者的我自愧不如,明明從心理年齡來說我應該比較成熟纔對,卻沒有一點用武之地,反而各種受到照顧。

    “也是呢,旅行很好哦,可以調整心情。”

    臉帶笑容地回話,ACE一如既往地爽朗笑着,這時候卻給我一種他在體貼我的錯覺。

    所以說錯覺這種東西真是……

    會讓人吃虧。

    感覺到自己的脖子被手上戴着手套的青年固定着位置,臉頰上有着柔軟溫暖的觸感,我就知道ACE這傢伙果然還是在生氣。

    並不是刻意要在出門旅遊前和他一起來演奏會然後道別,只是剛好碰上了,也剛好有這個演奏會的門票而已。

    原本我是打算和大吉嶺一起去阿薩姆家看看能不能遇到奈子阿姨的,如果可以趁機實現了第一個願望,於我於大吉嶺也是好事,即便我不着急也得考慮真知,她是那個最想回去的人,如果能找到回去的方法給她也很好。

    至於我到底要不要回去的問題,現在我不想考慮,糾結着迷茫或者也很好,但不符合我的性格,這種事情在找到回去的方法時再決定就好了。

    “回來的時候,會先聯絡我的吧?”

    耳邊傳來ACE溫柔得讓我很想冷戰的聲音,不過無論可怕不可怕,平子的聲音就是賞心悅耳,幾乎想要點頭答應他的要求。

    “反正到了開學就會見到,沒必要聯絡吧?”

    想來想去,我沒想出來必須跟他聯繫的必要性在哪裡,不如說……這個男人喜歡親近我對於我來說本來就是很驚奇的事情,一開始只覺得他是習慣性吃豆腐,慢慢的也習慣了懶得多吐槽他,但認真想想,這個人是這麼容易親近別人的類型嗎?

    而且按照愛麗絲的忠告,他應該是越親近的人越顯得不親密纔對……

    “不行哦,不跟我聯絡的話,我可是會傷心的~”

    “你還沒傷心吧,咬我的脖子幹嘛!”

    再次感覺到脖子上刺刺癢癢的感覺,我已經不知道怎麼說這個男人好了,到底是什麼心態才能讓他一而再再而三地對着同一個地方咬下去啊?要咬也咬其他地方啊,這個咬痕明明已經快消去了。

    “因爲遠阪總是見一個愛一個,所以我得做點預防措施,哈哈哈……”

    “從你口中說出來簡直就像我是什麼壞女人似的。”

    我明明就是個青春又純潔的普通女高中生啊,喜歡好男人是一個正常少女的普通興趣,纔不是什麼見一個愛一個,而且無論我專一不專一,都跟先生你沒什麼大關係纔對……

    欲哭無淚是什麼,我想大家都會懂的。

    我真的沒做什麼得罪你讓你抽風的事情啊先生!也可以txt全集下載到本地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
    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