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平衡點 » 第二十七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平衡點 - 第二十七章字體大小: A+
     

    “喂,母親,很久不見你過得還好嗎?你說我改姓朽木好不好?”

    「由宇你要拋棄爸爸嗎!?爸爸絕對不允許這種事!!!」

    從電話裡傳來屬於自家父親的怒吼,我翻了個白眼,忍不住惡劣地去想獨生子女的父母親是不是都是這樣……過分溺愛孩子過分重視孩子。

    過去的我作爲長女的價值似乎就只有照顧弟弟妹妹,雖然也有享受過作爲獨生女的幸福生活,也明白把自己看成劣質產品的想法是愚蠢的,但當弟妹出生,父母都把注意力集中到他們身上時,我總是在想父母是不是討厭我這種事情。

    我承認在中二時期多了分攤了我父母愛的弟弟妹妹是件會讓人性格扭曲的事情,如果當時我年紀再小一點,或者再大一點,就會開心地去祝賀喜得雙胞胎的父母吧。可惜叛逆期中的我,只是很惡劣地提醒了父母□□生育的關鍵性問題,就冷笑着離開了醫院。

    總之我會討厭小鬼除了我家弟妹成長得很扭曲外,關鍵還是當年中二的我覺得他們的出現很礙事吧。

    「親愛的,不要隨便搶走話筒。」

    從電話那邊傳來了巨大的撞擊聲,然後自家母親的聲音溫柔地響起:

    「即使是外姓,只要是朽木家的人,他們就會重視。」

    明明遠在加拿大,這位即使嫁人了也沒有改姓的強大女性彷彿早就發現我懦弱的想法,我對這個世界沒有歸屬感,她就讓我來朽木家,我不確定自己是不是可以留在這個家,她就給予我信心。

    世界上的母親都是偉大的吧,明明沒有跟她說過穿越的事情,她卻總是洞察出我心理的變化,適當地給予我輔導,我能夠淡定接受這個世界很多不合常理的設定,保住自己雖然很糟糕但不想有所改變的個性,也是多虧了她。

    “謝謝你,母親。”

    誠懇地向不在我身邊卻依然如此關心我的母親道謝,我知道自己一定給他們添了很多麻煩,別人總是說有個懂事的孩子在身邊父母就可以少費心,但這個理論在我們家看來並不適用,心理年齡已經是個大媽的我總是不及(心理上)應該比我還要年輕的母親灑脫,我總是被她拯救。

    「由宇由宇,如果爸爸媽媽要給你生個弟弟妹妹你會同意嗎?」

    話筒裡又傳來某人抽風的聲音,我頭上青筋一冒,覺得這個人真是喜歡隨便亂踩我的貓尾巴,“我們斷絕關係吧,遠阪先生。”

    掛了電話,把電話座機放回桌子上,擡頭正好就看到外出回來的白哉和千本櫻,我馬上把雙腳從沙發上挪下來,輕咳一下後禮貌地鞠躬。

    “表哥,歡迎回來。”

    “嗯。”

    白哉點了點頭,把西裝的外套交給傭人,然後走過來,把我的手機還給我。

    雙手遞出接過手機,我看着沒有任何異樣的手機。今天早上白哉問我要了我的手機,並沒有解釋什麼,但我基本上也想到,應該是跟星石的鑰匙有關係。

    只是這個平平無奇的普通手機,真的就是關乎着鉅額價值星石的保險櫃鑰匙嗎?

    “手機鏈。”

    察覺到我一直翻看手機的動作,白哉隨口了句,就轉身往書房方向走去,留下我和千本櫻大眼瞪面具。

    “對了,這個手機鏈是緋真嫂嫂送我的禮物。”

    這是我剛回國時從準備出去療養的緋紅手上得到的禮物,緋真嫂嫂當然是不可能有什麼歪心思的,所以……白哉大爺你莫非這麼早就預想到會發生這種事嗎?當然我不得不承認這是個好辦法,可是這樣糟蹋緋真嫂嫂心意的事情我覺得他是不會做的。

    “本來的手機鏈,還你。”

    千本櫻從口袋裡掏出一條跟我手機上的一模一樣的手機鏈給我,做了個打哈欠的手勢後,轉身離開客廳,留下我抽搐着嘴角瞪着兩條一模一樣的手機鏈。

    好吧,一切的罪魁禍首都是千本櫻,白哉是無辜的,就算是歪理也沒關係,反正我就是這樣認爲了。人嘛,總是會偏袒自己覺得重要的人的。

    砰——

    砰砰——

    “哇啊啊啊——————————————”

    在白哉把手機還給我後,千本櫻終於擺脫了需要保衛我的工作,馬上投奔回白哉身邊好好工作天天打架,我出去逛悠了幾圈也確實沒有遇到什麼危險事,所以今天就帶着大吉嶺出門打算去阿薩姆那兒喝個茶。

    但是……

    生命什麼的可坑爹了,出個門都能碰到槍戰的世界根本就是平民百姓們的噩夢,就算這邊並不是居民密集區,你們也不應該隨便抄着□□火箭炮亂射啊!

    一發子彈險險擦過我的面頰,我手腳強硬動都不敢動就怕被流彈打傷。

    ……對不起,是剛好經過這邊的我不對,拜託你們小心點啊!

    “斗篷先生,你怎麼可以避開,差點害我又傷到平民了~”

    臉上洋溢着親切開朗笑容的少年嘴上責備着攻擊自己的人,手中的□□卻沒有任何停留快速發射着子彈,整理得一絲不苟的卡其色齊肩短髮因爲快速跑動而有點凌亂,由於匆忙避開攻擊的關係,他身上的休閒服都沾上了灰塵。

    他的對手單手舉着形狀怪異的槍械,紅色的槍柄長型的黑色槍身,應該可能大概是□□(?)的槍械只是一射擊,少年附近的水泥地就砰地被轟出一個大大的坑,完全不是平常電影裡見到的槍械應有的攻擊力,不如說……那是火箭炮吧先生!?

    身上披着棕色長斗篷的青年沒有出聲,半遮面的面具遮住了他的表情,即使知道我在不遠處也只是繼續開槍攻擊。

    我想動身跑路,但一想到這樣亂跑反而可能成爲槍下亡魂,就動都不敢動,希望那位棕發的少年準頭好一點不要再亂射了。

    “我昨天可是有把誤傷的平民送到醫院的,應該沒有必要去見Joker纔對。”跳來跑去的棕發少年還能抽空哈哈哈開着玩笑。

    明明跟某人一樣笑容燦爛總是哈哈哈,但果然那種爽朗爽朗爽~朗到噁心的感覺只有某人才有,這位先生的笑總讓我有很隨便很沒所謂的感覺,一·點都不爽朗。

    不過看他的樣貌笑容以及槍法,我覺得自己應該知道他叫什麼,如果我沒猜錯的話……

    “卡諾恩·席爾貝魯特?”

    “啊咧,沒想到我這麼有名呢?可愛的小姐莫非不是普通人?”

    面對我脫口而出的喃喃自語,耳朵很靈光的少年馬上回過頭來,給了我一個燦爛又讓我有點心驚笑容,似乎只要我回答“不是”他就會隨手給我一槍。

    確認了對方身份,我自然是吃了定心丸一樣,淡定地嘆了口氣,我知道這位先生不是隨便傷害無辜人士的類型。

    “艾斯的巡迴演出還順利嗎?”對他回以微笑,我吃定他會對這個名字有反應。

    “!?”

    只是一個分心,那邊的斗篷青年已經向他衝過去,即使卡諾恩匆忙對他射擊,我也相信卡諾恩先生強悍的射擊水準,但面對如同知道子彈軌跡般輕鬆避開子彈的斗篷男,他的射擊起不到太大的作用。

    □□不知道什麼時候被長劍取代,靠近了卡諾恩的斗篷男以手中的利刃挑飛了棕發少年手中的小型□□,見他伸手想從口袋裡拿出什麼,直接以劍柄往他的後頸敲去。

    看到卡諾恩倒到地上,斗篷男動作迅速地把卡諾恩的雙手用繩子綁住,並從他身上搜出了兩把□□、幾個彈夾、兩個手榴彈和一些用途不明的工具。

    “呼~幫大忙了,遠阪,如果你沒有分散他的注意力,我不知道還得和他耗多少時間。”把臉上的面具摘下,露出臉蛋的青年鬆了口氣說道。

    “你不是很輕鬆嘛……”無論怎麼看都很輕鬆,卡諾恩身上明明都是灰塵和小傷痕,先生你身上的斗篷可是連灰塵都沒有哦?

    抓了抓頭髮,把身上的斗篷脫下來搭在手臂上,並拉住卡諾恩的衣領,棕發青年爽朗地笑道:“輕鬆不輕鬆是一回事啦,但卡諾恩很會逃跑,找不到抓住他的機會。”

    先生你在侮辱被稱爲天才神射手的少年哦喂。

    “這個少年看起來不是會違反規則的人,發生什麼事了嗎?”低頭去看暈倒後沒有任何表情的少年,我有點想在他臉上畫圖案,但想想還是沒有動手,等去到Joker那兒他肯定會生不如死,還是不要這麼壞心的好。

    “具體清楚,似乎是誤傷什麼的,不過是很輕的懲罰啦。這種程度很多人都會爲了避免被追自願進反省室,我也不清楚他幹嘛逃得這麼努力。”

    隨便找了道門用那把神奇的鑰匙打開,把人扔進去後ACE託着下巴想了想,但很快就直接放下,對於他來說,這是無關要緊的事情吧。

    “原因嘛……我知道。”

    “嗯?”

    “但是,我不打算告訴老師呢,反正你也沒有興趣。”

    “不會啊,遠阪告訴我的話,我會很有興趣~”

    青年爽朗笑着伸手扳住我的肩膀,不讓我離開,另一隻手伸手撥開我肩膀的頭髮,似乎確認着什麼。

    拍開他玩我頭髮的手,我轉過頭揚起燦爛的笑容,說道:

    “既然老師有興趣的話,那我就不客氣了。”

    作者有話要說:

    卡諾恩·席爾貝魯特,推理之絆裡的角色,根據原作的設定是個超一流的殺手,槍法有如神技,喜歡貓,平時的性格和藹可親親切有禮,如果不是弟控的話,就更好了。

    順便說,由宇口中的艾斯是艾斯·拉塞佛德,如同卡諾恩的弟弟一般的少年,天才鋼琴家。

    關於艾斯先生的□□,下面有圖↓

    有沒有覺得怎麼看結構怎麼神奇,而且這把東西的攻擊力跟火箭炮差不多,嚇死人有木有,果然二次元的東西都是神奇的【蕭瑟

    好吧,我決定在雪藏ACE之前先給點甜頭給你們。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
    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