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平衡點 » 第二十六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平衡點 - 第二十六章字體大小: A+
     

    “嗯……”

    “……嗯嗯……”

    “……嗯……”

    “你夠了沒有啊,ACE老師!”

    “當然沒有,我纔開始不是嗎?”

    我奮起一掌拍到桌子上,桌子上的刨冰彈跳了一下被坐在我對面的爽朗青年及時接住,避免了被糟蹋的命運,不過刨冰也因而被他光明正大地往嘴裡塞去。

    “老師,明明自己也有買刨冰,就不要搶的我份!還給我!!”

    “可是我也想吃草莓味嘛,藍莓味給你好了。”給自己塞了一口刨冰,ACE把身邊吃了一半的藍莓味刨冰遞給我。

    我一把搶過刨冰刻意坐得遠一邊,把刨冰塞進嘴裡後咬着匙羹死瞪他,“一開始就直接交換不就好了嗎?非要把頭湊過來跟自己學生搶東西吃什麼的,你是老師嗎是老師嗎是老師吧!?”

    “現在又不是在學校,就算是教師,下班後也只是個普通人啊,差別待遇可不好哦遠阪~”不甚在意地把吃完的刨冰杯子放到桌面上,ACE擺弄了一下匙羹後,隨手把它扔進杯子裡。

    無論什麼時候都無視正常倫理的老師還想別人怎麼不差別對待?鄙視他一番,我扭頭去看桌子上圍着一個刨冰努力奮鬥的兩個小小的紅茶王子,抱着跟身體比例不合的大匙羹努力盛出刨冰吃的紅茶王子們真的好可愛!

    “大吉嶺,紅牡丹,這樣吃會不會很辛苦,還是變大後再吃吧,多叫一份就可以了。”

    “請不用爲我們費心,公主。”

    中規中矩地低頭感謝,黑色長髮的王子認真地說道。

    金髮的王子溫和地微笑,拍了拍紅牡丹的肩膀後向我說道:“主人真的不用在意,雖然紅茶王子們都很喜歡吃甜的點心,但並不是必要的,我和紅牡丹都不是剋制不了自己的人。”

    明明沒有必要剋制的說……伸手戳了戳兩隻可愛的紅茶王子,太可愛了以至於我很想伸手捏他們的臉,但這樣做會破壞我雷厲風行的御姐形象(不管實際上有沒有這個東西),所以要忍住啊忍住。

    “這樣說來,我們去QUALITY SEASONS的時候總是碰不到奈子阿姨,過兩天再去一趟吧。”

    託着下巴回想,我自己最想的當然是連同紅牡丹一起帶去紅茶店,但實際上能遇到ACE的次數並沒有我感覺的那樣多,而且最近去的時候都沒遇到奈子阿姨,基本上不是阿薩姆就是杏梨在看店,實在是讓我相當困擾。

    “主人,其實沒必要顧忌我的……”

    “不不,”雖然很不禮貌,我還是打斷大吉嶺的話,“這是關於我第一個願望的問題,並不是刻意要讓你見到奈子阿姨哦。”

    “是這樣啊……”還是相當疑惑地看着我,見我不爲所動,大吉嶺也就不再多說什麼。

    就算現在告訴大吉嶺我第一個願望是什麼也沒什麼用,如果可以的話我更希望那位可以自己出現不要浪費我的願望,不過有時候還是不要抱着太不符合實際的妄想比較好,他肯放手讓大吉嶺被我召喚出來我就謝天謝地了。

    那位……阿薩姆的那位任性老爸……

    “嗯嗯……遠阪對紅牡丹和大吉嶺明明很溫柔,爲啥對我這麼冷淡呢?”很是沮喪地嘆了口氣,託着下巴的棕發青年表情似有幽怨地看着我和紅茶王子們互動。

    “我對你一點也不冷淡吧。”如果可以冷淡地無視他,那該多好。

    並沒有對我的回答感到滿意,ACE依然皺着眉,語氣卻相當爽朗,“但也不熱情不是嗎?雖然說一見到我就興奮的樣子也很噁心不適合遠阪,不過我認爲遠阪應該對我的態度進行迴應啊……我很喜歡你來着。”

    “謝謝。”

    反射性地回答,隨即才反應過來ACE在說什麼,但又覺得不是什麼讓人在意的話。這麼輕易隨便說出口的喜歡連考慮拒絕的需要也沒有,我並不認爲自己是個會輕易產生戀愛感覺的人——當然ACE也不是,既然雙方其實都沒有那個意思,爲此輕易煩惱只會給雙方帶來麻煩而已。

    “我也不討厭ACE老師。”

    作爲迴應,這句話就足夠了吧……?

    ACE一直是爽朗的,就連現在伸手揉亂我頭髮的樣子也爽朗親切得像個好大哥,“哈哈哈,遠阪其實比大家印象中溫柔呢。”

    “並沒,我纔不會爲了顧及對方的感受把討厭說成不討厭。”翻了個白眼,很遺憾ACE口中說的溫柔我纔沒有,我甚至不希望有人因此誤會而跟我親密。

    如果想要在這個世界圓滑地生存,大概學着真知那樣用雖然會吐槽對方,卻從不觸及對方底線的方法會比較好,既不會過於讓人喜歡卻也不會有人討厭,適當時候甚至會裝裝乖孩子得到長輩的喜愛。

    我覺得那樣挺好,畢竟尋找回去道路的方法並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找到的,連人際關係都維繫不好導致必要時候沒有人幫忙的人才是大白癡,就算是我也不會傻到隨便觸及別人的忍耐底線。

    但我也不想博取其他人的好感,像是刻意一般,把自己跟他們的分界線分清楚。

    “那你就乾脆說討厭這貨不就好了。”

    剛纔又不知道跑去哪裡的千本櫻再次出現,分明是他讓我們從游泳池裡出來,去小賣部的休息亭休息,而他自己卻是連影子都沒有到現在纔出現。

    “都說不討厭了,我說討厭他幹嘛?千本櫻你纔是,跑到哪裡去了……嗯,這次沒有動手的樣子。”

    把他從上而下打量了一下,穿着泳褲和防曬襯衫就跑去跟人打架並不是不行,但光想象就覺得可笑,千本櫻大概是能做出來,只是這次他身上沒有打鬥的痕跡。

    斜眼藐視了我一下,千本櫻才拉開椅子坐下,“只是去打個電話而已。”

    “白哉?”

    “嗯。”

    是要報告剛纔發生的事情吧,畢竟這樣被人誤會我帶着鑰匙,說是可以轉移一下視線讓其他人不會集中針對露琪亞,以實際角度來看卻不見得有任何好處,就是不知道白哉打算把他們一網打盡還是繼續利用這個錯誤情報誤導別人。

    “啊啊,真讓人嫉妒呢,千本櫻和遠阪的默契。”

    “……啊?”不明所以的我。

    “ACE,不要說這種噁心的話。”

    “啊哈哈哈,我說的是事實嘛,不要惱羞成怒~”

    我才羨慕你們之間的友情呢。看着又開始鬥嘴的兩個人,我低頭用吸管戳了戳飲料杯子的底部,沒有把這句話說出口。

    晚上回到朽木家,我被白哉叫到了和室,得到他示意後我把今天在遊樂場遇到的事情簡單敘述了一下,爾後安靜地坐着等待主位上的黑髮青年開口說話。

    千本櫻又戴上了他那個糟糕品味的面具,端正地坐在我身後,只要和白哉在一起,這個囧貨的囧氣場就像馬上被收斂了一樣,顯得非常嚴肅,即使臉上的面具囧人依舊,也不會讓人過於在意。

    如果白哉決定繼續利用這個錯誤情報來忽悠人,我會盡量去配合,畢竟我不想享受和平學校生活的露琪亞遭遇到什麼危險,還有正在療養的緋真嫂嫂,被人打擾到她恢復健康的話,就算白哉不生氣我也會找人報復。

    “鑰匙確實在你手中,這並不是錯誤的情報。”

    面無表情地說道,白哉舉起茶杯輕抿一口,絲毫不考慮一句話就足以讓我愕然。

    “……表哥,你說笑吧?”

    “有必要嗎?”

    當然有必要,如果我真的被人襲擊成功,鑰匙被人搶走了的話怎麼辦!?那些星石可是花了大價錢買回來的,先生你不要這麼隨便好不好!

    “反正你也不知道鑰匙是什麼。”

    呃……這也是事實。聽到白哉說這樣的話,我本來想出口問鑰匙到底是什麼的話就吞進了肚子裡,沒有什麼比無知更加讓人幸福的,不知道的話就算被抓住也不會透露出情報,即使鑰匙被毀壞也沒關係,只要請解鎖人員來開啓就可以了,只要對方不知道自己得到了鑰匙,那樣的話就算鑰匙落入對方手中也是安全的。

    “……總覺得被這樣信賴着,我相當受寵若驚啊。”

    在驚嚇之餘也有點開心,即使是被白哉利用,對於他來說我也是有用的人,而非單純的食客,即使留在這個家裡也是被允許的。

    “朽木家的人自然要承擔相對義務,這點即使是露琪亞也一樣。”

    “……”

    我表情微妙,半掩住嘴強忍着什麼向白哉提出自己要先離開。

    關上了和室的門看,我揉了揉自己的臉,但似乎無論怎麼揉,嘴角的弧度都是往上翹的,經過窗戶透過玻璃看到自己的倒影,我自己都被自己的表情嚇到。

    不就是被當成朽木家的人看待嘛,有必要這麼高興嗎?

    ……能夠被認同,當然會感到高興吧?

    就如同他願意給予我一個棲身的地方一般,若白哉這樣說是爲了收買人心,我承認自己被收買了,現在要我爲朽木家去死我大概也會願意。

    作者有話要說:說到由宇的話,不得不說她的上帝視覺開的太大所以一直對眼前的世界沒有真實感受,父母先不提,她周圍除了真知外都是知道背景的二次元人物,所以總是有種看着紙上人物的隔離感。

    而白哉對她作爲家人理所當然的認同讓由宇產生歸屬感,即使依然有上帝視覺的自覺,她眼中的事物也已經開始變化。

    人類往往是會因爲一句話就會改變一些東西的生物呢。

    JQ圖今天就不放了,因爲這章沒啥JQ,放了也不符合文章感覺=3=

    最後必須大喊一句,白哉我愛你!【喂

    作爲我死神裡的本命,這位先生除了沒有風度這點其他都很符合我審美觀,不過我一點也不想嫖他,總覺得緋真纔是他的歸屬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
    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