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平衡點 » 第九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平衡點 - 第九章字體大小: A+
     

    帶紅牡丹過去,真的是好事嗎?

    站在QALITYEAN的店門前,我猶豫着要不要進去。看着站在身邊的紅牡丹,我簡直就像見家長前擔心父親不滿意自己女朋友的小男生一樣,明知道都已經來到門前了,還是剋制不住自己躊躇。

    順便說,丈母孃是站在我另一邊的紅T恤青年,他把手肘搭在我肩膀上,有點好奇地打量着眼前的紅茶店,實際上卻是沒太大的興趣。

    “紅牡丹,會不會覺得很懷念?”像是爲了拖延時間那樣,我轉頭去詢問看着店門發呆的長髮中國王子。

    溫柔地微笑着,紅牡丹點了點頭,“是啊,確實很懷念……即使我覺得沒多久之前纔來過這裡,但實際上已經過了很久了呢。”

    是啊,時間已經過了很久,很多事情都不一樣了……

    “哈哈哈,怎麼了?遠阪特意翻了半個學校把我找出來,現在不想進去嗎?”笑眯眯地看着我,ACE爽朗地問道。

    爲啥這句話明明沒什麼問題我聽着卻這麼刺耳?他應該沒有生氣吧……我不滿地撇了撇嘴,不再猶豫,推開了面前的門。

    叮呤叮呤的響聲伴隨着我開門的動作響起,我走進紅茶店,面帶笑容地向正在泡紅茶的店主打招呼:“打擾了,阿瑟先生~”

    “哦哦,是由宇啊,歡迎光臨……啊,你帶了朋友來……”

    黑色捲髮黑皮膚的中年男子轉過頭來,看到我身邊的人後愣了愣,露出懷念似的笑容。

    紅牡丹看到店主,與其說是錯愕,倒不如說驚訝,而我剛好聽到了他的喃喃自語——

    “哥帕爾達拉陛下……?”

    捂住嘴忍笑,這位用優雅姿勢泡着茶的男性,確實比起跟我記憶中的紅茶王子,更像那位人品超越下限的無品國王,不得不說遺傳是神奇的,中年的阿薩姆先生跟他父親長得真是一模一樣。

    顯然聽到了紅牡丹的話,阿瑟先生(雖然我更習慣阿薩姆這個名字)嘴角的笑容有一瞬間的崩潰,但馬上就若無其事地招呼我們:

    “哈哈哈,由宇,快和你的朋友坐過來,奈子剛入了新的茶葉,我正想找人試試。”

    “好的,這次是什麼茶?上次喝的汀布拉奶茶非常棒呢,我跟布萊德老師炫耀過後他一副想要把我殺了的嫉妒樣。”坐到吧檯前面的位置,並招手叫紅牡丹和ACE找個位置坐下。

    看了下紅牡丹,阿瑟先生笑了笑,有點不懷好意那樣,我看到了紅牡丹瞬間炸毛了,不是針對阿瑟先生,是針對跟他長得很相似的那個人,從某個意義來說,哥帕爾達拉大叔你非常偉大,我認真的。

    大概知道紅牡丹的反應是爲何,阿瑟先生嘆了口氣,拿出了茶葉開始泡茶,“是難得進回來的英德紅茶,雖然不是高級貨。”

    我哦哦地點頭,老實說確實不是什麼非常聞名的名茶,跟大吉嶺的二號茶相比可差得遠了,不過在日本確實比較難喝到就是了。

    “老師你應該喜歡喝紅茶吧?”轉頭去看ACE,雖然根據我的瞭解他是不討厭紅茶的,但我沒有問過他這種問題,理所當然應該‘不知道’。

    “嘛,要說我是紅茶派還是咖啡派的話,我應該是紅茶派吧……雖然沒有帽子屋先生那樣喜歡就是了。”有點興味地看着阿瑟先生泡茶,ACE撐着下巴,像是很認真地回答了我的詢問。

    “不不,喜歡到布萊德老師那種程度就不正常了……”

    雖然他好歹這是自己社團的顧問,也是國語老師,但布萊德的性格真是讓人各種無語。整天戴着裝飾有玫瑰花的帽子就算了,只看興趣偶爾纔來上課就算了,白天總是一副快死的樣子就算了,最大的問題果然還是……紅茶。

    只要一說起紅茶,他可以花費一節課的時間給我們普及紅茶的知識,如果愛麗絲在的話還有人來打斷他叫他別這麼白癡,但某對雙子偶爾會從國中部奔來高中部把愛麗絲帶走翹課,那時候就是我們的地獄。

    其實布萊德這個人呢,如果沒有了那個帽子,那個性格和紅茶的話,還是挺吸引人的一大衆情人來着……爲啥總有種這樣一說就把他的存在直接否定的感覺?

    我在和ACE聊天,而紅牡丹則和阿瑟先生聊着天,對於紅牡丹來說阿瑟先生是個陌生的人,但看着兩人聊天卻會覺得他們是認識了很久的朋友的感覺——事實上也是這樣。

    把茶杯中的茶喝光後,我偷偷拉了下ACE的衣服使了使眼色,然後笑着跟阿瑟先生說道:“阿瑟先生,有些東西要買,等下回來。紅牡丹你坐着吧,ACE老師陪我就好了。”

    “啊,可是……”

    “老師,麻煩你陪我一起來可以嗎?”

    懶得吐槽這個不會看別人眼色的傢伙,我拖着他往門口走去。

    “由宇……”

    聽到阿瑟先生的叫喚,我回過頭,只見他露出感謝的笑容,看來是知道我這樣做的意思,不過我還是要說一句——

    “阿瑟先生,拜託你不要這樣笑,很像那誰的。”

    “……”=_,=|||

    我真的不是爲了打擊他才說這種話的,只是現在的阿薩姆真的很像他父親哥帕爾達拉,我實在是忍不住想要提醒他這個事實,從這點上奈子小姐還能這麼愛阿薩姆真的是偉大啊!

    “遠阪,紅牡丹跟那個阿瑟先生認識嗎?”

    “看紅牡丹的態度就覺得他們不認識吧。”

    跟ACE在商店街裡閒逛着,我並沒有什麼心思去看周圍店鋪裡的東西,我的目的很明確,就是要留紅牡丹在店裡跟阿薩姆聊天。我並不指望紅牡丹會恢復記憶,估計阿薩姆也沒有這樣想過,但青梅竹馬的他們之間,一定有更加強大的羈絆吧。

    爲了他們我都幾次出賣自己知道劇情的事了,就算這些劇情已經是十幾年前的事,如果他們還不給點力的話,就太對不起我這麼辛苦出力了。

    “他們,認識吧?”棕色短髮的青年爽朗地笑着,靠近我再次問道。

    默默後退一步,我很老實招供了,“他們是摯友啊,即使現在只有阿瑟先生記得紅牡丹……他們是互相扶持着互相憎恨着互相羨慕着互相嫉妒着一起長大的。”

    因爲父母的關係,小孩子總是被影響,連原本最重要的朋友也忍不住去嫉妒憎恨,這樣的人生是沒有意義的,就連和解後他們都沒有好好相處多少日子,阿薩姆就依然決定了要成爲人類,除了他自己大家都忘記了‘阿薩姆’的存在,留下來的只有阿瑟。

    沒有任何人認識的阿瑟。

    就如同沒有任何人認識‘我’一樣。

    當然我自己的情況跟阿薩姆的情況完全不同就是了,我只是單純覺得現在的遠阪由宇是我但也不是我,所有人就算再怎麼了解由宇這個人也不可能真的瞭解我。

    或者我這一生都必須揹負着遠阪由宇這個名字生活,但如果可以,我希望有一天可以告訴重要的人,我真正的名字。

    在這個所謂重要的人出現之前,還是先想辦法穿回去來得實際。

    果然還是下次月圓的時候試試召喚大吉嶺吧,不召喚那位強大的王子的話根本沒機會見到哥帕爾達拉,只是問紅茶王子有些問題是問不出來的。

    “遠阪,要吃東西嗎?”

    “……呃?”

    突然聽到ACE問我話,我有點反應不過來,不對……這個人突然這麼紳士讓我覺得很可疑,雖然他本來就是個可疑的爽朗男。

    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買好了甜薄餅,非常紳士的看起來很有騎士風度的青年把薄餅遞給我,自己低頭去啃自己的薄餅。

    “……老師你沒有發燒吧?”絕對是發燒了吧,不是發燒就是神經出了問題。

    “遠阪你說話真的很過分啊,明明對紅牡丹這麼溫柔,爲什麼就是喜歡吐槽我呢?我可是正直的騎士,因爲這點事被懷疑發燒可是對我人格的侮辱,不能無視哦!”

    正直的青年義正言辭地捍衛自己的名譽,表情也認真實誠,語氣相當嚴肅,如果我沒玩過遊戲的話,或者會真的覺得他是個誠實爽朗的好青年。

    啊,事實上他或者也確實是個誠實爽朗的青年,不過絕對不是好·青年。

    再說了,自己說自己好青年的都應該問問自己說出來的時候會不會覺得害羞……雖然我覺得既然他們都說得出口了,自然不會害羞。

    “因爲紅牡丹是個好人……不對,老師你什麼時候有了騎士這種偉大又完全不適合你的稱號的?”

    我剛點了點頭,就馬上回過神來,因爲這種看似很認真的臺詞算是這個紅衣男子的標準臺詞,所以我一時也沒反應過來,在這個世界裡他應該不是‘心之騎士’纔對,所以也不應該自稱騎士啊。

    “一直都有啊,學校裡的老師全部都有代號呢。”ACE說得理所當然,兩三口就把手中的甜薄餅吃完。

    只覺得口中的甜薄餅已經變得沒有味道,我面無表情地問道:“該不會是彼得老師是白兔,格雷先生是蜥蜴,瑪麗老師是侯爵之類的吧……”

    “沒錯哦,彼得先生和蜥蜴先生本來就是動物所以很容易猜對吧,沒想到遠阪你連葛蘭德先生的都猜中了呢。”ACE繼續打擊着我脆弱的心靈,看到我手中的甜薄餅還沒吃完,他笑了笑,“遠阪你不吃嗎?那我吃好了。”

    還沒來得及抗議,棕發的青年就把頭湊過來,一把叼走了我咬了幾口的甜薄餅。

    “老師,口水……”

    “沒問題啦,我不介意哦~☆”



    上一頁 ←    → 下一頁

    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
    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上門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