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平衡點 » 第八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平衡點 - 第八章字體大小: A+
     

    劍面反射着陽光,長劍被握着靈活地揮舞,持劍的人嘴角上掛着遊刃有餘的笑容。

    被追趕的少年慌亂地在空中胡亂畫着什麼,空中憑空出現發光的魔法陣,長劍和魔法陣相交,發出響亮的碰擊聲。

    “大地的精靈,請把你的力量借給我!”

    少年手指指向地面,迅速畫好了魔法陣,地面震動了一下,持劍人動作靈活地跳開,等他跳到了安全的位置,他原本站立的位置多出了幾跟長長的尖刺。

    見對方輕易避開了自己的攻擊,少年冒着冷汗繼續往地上畫着魔法陣,從他的手法可以看出他對這個魔法陣的不熟悉,而且這個魔法陣相當的複雜。

    披着長長的斗篷,臉上戴着樸素的半遮面面具的男子自然不會給少年完成魔法的機會,以極快的速度接近了少年打斷他的動作,趁着他呆滯的一瞬間空隙,舉起手中的長劍向着少年一揮——

    錯了,是還沒揮下去,少年已經嚇得雙眼一翻昏倒在地上。

    這也太沒用了吧……我和紅牡丹轉頭看向對方,確定對方的臉上都是囧字形的後,才從草叢中走出來。

    晨練完畢,我和紅牡丹正在往教學樓走去,卻在中途看到了這樣一出好戲,爲免被殃及忙拉着紅牡丹縮進草叢,現在打鬥結束了,應該已經安全了吧。

    看到我們出來,披着斗篷的男人轉過身來,靜靜地看着我們。

    ——總覺得有點可怕。

    預感實現,斗篷男突然拿着長劍往這邊衝了過來,紅牡丹急忙變大擋在我身前,卻被男子一腳踢到一邊去,男子的接近讓我反射性閉上了眼睛,本以爲會被襲擊,腰間傳來了被人觸碰的感覺,身體就這樣被人拉到一邊去。

    這時候纔想起自己根本不應該閉上眼睛,張開雙眼時看到的是我和紅牡丹原本所站立的地方多出了六根光柱一樣的東西,不遠處一個身材魁梧的人見情況不好,嘖了聲只看了倒地的少年一眼就轉身跑走。

    披着斗篷的男子看着那個人逃跑,卻沒有追過去,反而轉過身來問:

    “遠阪,沒事吧?”

    “……嗯,”我盯着那個很像禮服蒙面俠的面具好一會兒,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沒事,並回頭詢問,“紅牡丹,你沒事吧?”

    從地上爬起來的紅牡丹看到冒出來的光柱,也明白了斗篷男的用意,如果剛纔不是他馬上救了我們,我們就可能被抓住利用了吧,“是的,我沒事……”

    “那個,不用去追那個人嗎?ACE老師。”

    我淡定地指出這個斗篷男的身份,雖然在這個世界是第一次見到,但穿越前我可是堂堂正正的時計塔組腦殘粉,對於ACE的這個打扮可算是印象深刻,只是我完全不明白他爲什麼會是這種打扮。

    在這個大家的心臟都是正常器官的世界裡,ACE不需要像我所熟知的那樣收集時鐘,也就根本不需要打扮成這樣,而且看他剛纔的動作,不像是要收集什麼的樣子。

    “呃呃?爲什麼遠阪會認出我……我沒記錯的話你是第一次見到我這個打扮吧。”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把劍收入劍鞘,ACE把臉上的半遮面面具摘了下來。

    挑了下眉,我伸出手指指向ACE還摟着我的腰的手,“因爲這種性騷擾的動作只有你做得出來,所以……你還想摟到什麼時候?”

    完全沒有放開手的意思,ACE摸着下巴沉吟了一下,“嗯……遠阪你的身材還挺好的。”

    “……”

    我還是放棄跟這個人講道理吧,跟他說常理根本說不通。

    “主人,剛纔那個人,不用追過去嗎?”紅牡丹看着ACE一臉悠閒,忍不住問道。

    “啊啊,不用啦~那個是卡提斯的獵物,如果我隨便插手他可是會鬧脾氣的,爲什麼我的同事們都這樣任性呢……”揮了揮手錶示不用在意,ACE狀似無奈地嘆了口氣,直接把自己的同事們的人格貶低。

    而我覺得這個人根本沒有資格說這種話,“老師你不會是以爲自己不任□?”

    “不,我挺任性的。”青年把斗篷上的帽子拉下來,爽朗又坦率地承認。

    既然你這麼坦率這麼誠實地承認自己的任性的話,就稍微改一下你性格吧……不,你還是別改了,按照小丑國的情況,雖然騎士先生是變成熟了,但也更【嗶——】了。

    “話說回來,老師你幹嘛打扮成這樣?難道你有……那種興趣?”皺起眉,比起他任性與否,我對他這身讓我印象深刻的打扮更加不能釋然。

    眨了眨眼睛,ACE爽朗地哈哈笑着,“不不,這是規則啦規則。遠阪你應該知道這個學校、不,應該是這個城市裡能力者不能傷害普通人的規則吧?”

    “嗯,知道啊。聽說違反了會被懲罰,不過我還沒見過實際場面。”

    “就是這個,那邊那個男生昨晚因爲和別人吵架不小心用魔法傷到了路過的人,剛纔尤尼烏斯通知我來把他帶去Joker那邊。”點了點頭,ACE半撇頭指了指那邊倒地的沒路用少年,簡單地解釋。

    “我問的是這種事爲什麼要老師你去做,不是問你要抓這個少年的前因後果!還有你的手快點放開啦!!”

    被ACE摟住腰部讓我非常不自在,他又不肯放開手,我只能僵直着身體儘量離他遠一點,不過這樣實在是很費勁很耗費我體力,如果不是考慮到他教師的身份,我還真想一腳踩向他的腳趾。

    “是是,我知道了,遠阪真是個過分的女生啊~”ACE放開手,煞有其事地嘆氣。

    被這個人說我過分,他居然來說我過分……我咬牙切齒地瞪着他,但明顯ACE是完全不會去在意的。

    “我呢,是負責做執行人員之類的工作,接到有人傷害普通人的通知的話,就會按照指示去把違反規則的人帶走,送到Joker負責看管的反省室。雖然人手也不算少,不過有時候還真是忙不過來,我又經常迷路……”

    ACE有點困擾地撓着頭髮,最後聳了聳肩,有點孩子氣的動作,配上他的話卻是很適合,不過連困擾的時候看起來都這麼爽朗的他真是可疑啊。

    “可是,所謂傷害普通人的標準是什麼?”顯然爽朗騎士的話並沒有讓紅茶王子理解,對於標準啊規則啊這種東西很在意的紅牡丹會糾結這個問題也是理所當然的,“普通人傷害普通人就沒有問題嗎?普通人傷害有能力的人就沒問題?還是有能力的人就應該被壓迫……呃,抱歉,我說得太多了……”

    ACE噗地笑了下,揮了揮手錶示不在意,“會這樣想也很正常啊,畢竟像我這種的普通人也是有的,所以判斷所謂的傷人者有沒有違反規則就是尤尼烏斯的工作。發生了事件後資料會送去尤尼烏斯那兒,由他來判斷算不算是違反規則,決定後就是通知執行者們去把違反規則的人送去反省室。

    至於判斷的標準呢……哈哈哈,有能力沒能力這種不靠譜的東西根本沒辦法做判斷,要說的話應該是絕對的優勢和絕對的弱勢吧。”

    我覺得我有點理解,只是看有沒有能力這種東西來判斷的話確實很不靠譜,說到底還有ACE這種強得根本不是人的武鬥外掛,也有明明會魔法但不用擊就自己倒的笨蛋,如果靠傷人者有沒有非常人能力來判斷,根本就不夠公平。

    “如果是ACE老師傷了我,那算什麼?”我舉起手,提出問題。

    “那我就違反規則了啊,不過嘛……關於關禁閉的問題,有個特殊的規則,就是下指令後一週內沒辦法把人送進反省室那指令就自動取消,所以只要執行者的人沒辦法抓到我,我就能逃過一劫了哦~”

    整理一下ACE的話,我得出了結論。也就是說,如果以絕對優勢打傷了某個人的話,就很有可能要被人抓進反省室,但如果一週內沒有被抓到,就等於不用進反省室,就算進去了也能逃出來吧。

    要說的話這個所謂特別規則也真是亂來,如果真的有人逃過一劫那不就起不到警戒別人的作用嗎?

    “有過……沒有被抓到的人嗎?”我小心翼翼的詢問,如果被當成爲了以後違反規則考慮那不好了,不過以我的程度,恐怕不會發生這種事吧。

    “哈哈哈……完全沒有。”

    紅衣的青年爽朗得過分地回答,我感受到的不是如同天空的爽朗感覺,而是一種絕對逃脫不了的沉重感……雖然我並沒有違反規則。

    叮噹叮噹——

    “預備鈴!”

    一聽到響徹全校園的鈴聲,我整個臉都黑了,我是白癡纔會在這兒一直陪着他們聊天。雖然這個話題我確實很好奇,但因此遲到那就太丟臉了。

    “老師,下午社團活動時間去一下喝茶同好會吧,我有事找你……不對,下午社團活動的時候我給你打電話,請記得把手機帶在身上。”

    快速把話說完,我提着書包跑走。

    我想盡快帶紅牡丹一起去杏梨家的紅茶店,或者這只是我個人的願望,阿薩姆並不想見到忘記自己的重要的友人,我也不確定帶紅牡丹過去是不是一件好事,但果然……如果不帶他過去,我會覺得很遺憾。也可以txt全集下載到本地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
    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