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全能相師 » 正文_第一百八十三章 還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全能相師 - 正文_第一百八十三章 還陽字體大小: A+
     

    謝小瑜的魂魄進入油紙傘下,許乾將其收了起來,才夾着傘和桃木杖帶着孫可行出了酒店。劉萬成的手下就在大廳裡等着,見二人出來後帶着兩人出去坐車。

    不多時車子到了晉南市西郊的一處小山包,許乾望着車窗外的風景,道:“這就是劉家的祖墳所在?”

    那司機嗯了一聲道:“這整個山都是我們老闆的!”

    孫可行哼了一聲道:“那有什麼了不起,整個大地還都是我的呢!”

    這位司機大概是從劉千盛那裡聽說了這小個子的神奇之處,倒也沒反駁。車子沿着山路往上開,在半山腰處停住。

    許乾走下車,見旁邊一輛奔馳門打開,下來一位約四十出頭的中年人,個子中等,體型略胖。他走到許乾面前,伸手道:“你就是許先生是吧,幸會幸會!”

    許乾跟他客氣地握了下手,說道:“劉總是吧,煩勞您了!”

    劉萬成笑道:“哎,看到人死而復生這樣神奇的事,這些都是值得的!”他說罷一指不遠處的一個土臺以及上面的供桌,道:“都按你的吩咐弄好了,大公雞在旁邊那輛麪包車中,挖土開棺的工人也在裡面。”

    許乾看了一下表,道:“告訴工人,先把墳挖開,棺材擡上來!”

    劉萬成面帶疑色道:“許先生,就不需要祭告一下我的叔公嗎?就這麼直接挖他在下面不會怪罪?”

    許乾笑道:“謝小瑜死而復生,那是下面定好的,他能怪罪誰?敢怪罪誰!”心中卻道:“你那叔公都快被我打的魂飛魄散了,他敢怪罪我?至於怪不怪罪你,我纔不管呢!”

    劉萬成心中有疑慮,但聽許乾這麼說,也只能叫工人們出來,去刨自家叔公的墳。

    這時,旁邊的幾輛車裡的人紛紛走出來,他們都是劉家的親屬,要來看看這所謂的人死復生。

    一輛速騰車中,做的正是謝小亮一家人。謝母望着外面人羣,道:“走,咱們也下車去瞧瞧吧!”謝父早就在車裡呆不住了,忙下車點了顆煙,向人羣處圍了過去。

    謝小亮對副駕駛上的女孩說道:“媳婦,咱也下車啊?”

    女孩撇着嘴道:“我纔不下車呢,外面死冷的,有什麼可看的!”謝小亮也沒覺得有什麼好瞧的,就心安理得地呆在車裡。

    許乾在安排好工人開棺之後,就回車上坐着了。將桃木杖交給孫可行拿着後,將手中的油紙傘在車中展開一半。

    “小瑜,等下你要聽我的吩咐,聽道我喊速速歸位,你就附到自己的身上,知道嗎?”

    油紙傘中傳出聲響道:“嗯,我知道,許大哥,一定按你的吩咐。”

    許乾將油紙傘重新收好,又從口袋中取出一棵還陽草放在手中,只等午時三刻。

    卻說外面那些工人,可着實費了好大勁,寒冬臘月地在山上挖坑實在是太費勁了。等時間堪堪剩下十多分鐘的時候,這些工人才把墳挖開。

    到這時他們就不太懂了,因爲裡面放着兩具棺槨,中間有一個木板

    搭着,上面還蓋着一個紅布帶。劉萬成過來叫許乾下車,問他後面的怎麼弄。許乾笑道:“因爲倆人年紀懸殊,結的又是冥婚,不能舉案齊眉,所以雖然同穴卻不同棺。中間搭上木板是過橋的意思,表示倆人在下面能手牽着手。擺上紅布帶是象徵兩人永結同心。不過既然謝小瑜要還陽,那這紅布帶和木板卻要給斷開了。”

    許乾叫人把準備好的公雞拿過來,在棺槨前手起刀落將雞頭斬下,殷紅的鮮血灑在那紅布帶上。許乾又將那紅布帶剪斷木板打碎,然後讓人把右面的棺槨起出來。

    “乾哥,你怎麼就確定是右邊那個啊?”孫可行在旁看的好奇,忍不住問道。

    許乾道:“這種同穴不同棺的葬法,男人的棺槨稱爲乾棺,尺寸稍大。女人的棺槨稱爲坤棺,尺寸稍小。不過就算看不出這差別也沒關係,因爲都是按照男左女右的方位擺的。

    棺槨被擡上來後,擺在土臺的供桌之前。許乾看了下時間,距離午時三刻只有不到五分鐘了,忙讓工人把棺材打開。

    待棺材啓開之後,劉萬成伸頭就要往裡看,許乾卻道:“劉先生,想看的話也不急於這一會,錯過了時辰,可就麻煩了!還請各位離高臺遠一點。”

    劉萬成忙叫衆人都下了土臺,許乾在供桌的香爐上燃起三柱香,自口袋中掏出一張符籙,口中唸唸有詞,其實完全就是瞎嘀咕。接着向空中一拋,那燃到一半的符籙嘭的一聲爆開,嚇得衆人一大跳,開始竊竊私語,覺得許乾好像有些本事。

    許乾剛纔弄那些,其實完全就是做樣子。他繞過供桌,走到那棺材前向裡一看,才瞧見謝小瑜的屍身。穿的並不是那輕薄的紅紗,而是類似於古代的結婚吉服,鳳冠霞帔,頭上還蓋着紅色蓋頭。

    “奇怪,爲什麼在下面看就變成紅紗了呢!難道冥婚也流行換好幾身服裝嗎?”

    許乾伸手將謝小瑜臉上的蓋頭解開,見她膚色居然如常人一般,只是眉頭微蹙,顯然是去的時候,有那麼一點點痛苦。

    許乾見午時三刻已到,懶得再裝神弄鬼,把謝小瑜的嘴巴捏開,把手中的還陽草攥出汁液來,滴到謝小瑜的嘴裡。然後撐開油紙傘,大喝一聲道:“謝小瑜,還不速速歸位!”

    圍觀的衆人就覺得一陣北風吹來,颳起地上的雪,吹的臉直疼。一個個心中暗道:“不是吧,剛纔那股風難道是有鬼?”

    這時謝小亮一家都圍在高臺旁,準備女兒一醒過來,就衝上前去。可等風停了,上面依舊沒有任何動靜。

    許乾又大喊一聲道:“謝小瑜,速速歸位!”

    衆人又沒了聲音,伸長了脖子等着看結果,可惜過了半晌,依舊沒有動靜。

    這時,站在臺下的劉萬成,臉色已經變的十分鐵青了。他可是晉南市有頭有臉的人物,如今聽信別人的話,把自家叔公的墳刨開,卻最後卻沒能還陽,那肯定是被人笑的。

    到時他的對手少不得要損他幾句,比如說我能讓你老媽還陽,你去把你媽挖出來。要是聽到這種

    話,他還怎麼在晉南市面上混啊!

    “怎麼辦,老闆?”一個工人拿着鐵鎬,看着許乾的背影,眼光兇惡。

    劉萬成冷眼道:“等下你們眼睛亮一點,一旦這小子有逃跑的跡象,給我立馬逮住。居然忽悠到我劉萬成的頭上,我看他是活膩了,等下你們給他挖個坑!”

    “好嘞!”這些人並不是普通的民工,而是劉萬成手下的打手。叫這些人來就是因爲劉萬成不想把事情弄的太大,在場的這些人不是他的親戚,就是他的手下。如果非要說有什麼外人的話,也就是許乾和謝小亮一家。

    謝小亮家那邊,謝父謝母見女兒並沒有從棺槨中站起來,心中既失落又釋然。謝小亮和他對象則是喜悅多過失落。

    “哎,這叫什麼事啊,上面那人是誰啊,託夢這種事不會是他搞出來吧?”謝小亮的女友嘀咕道。

    謝小亮道:“不能吧,能同時給我、我爸我媽託夢,得多大的本事啊!”

    “切,我看這人啊,不過是在瞎忽悠,等會劉總可饒不了他!”謝小亮的女友幸災樂禍道。

    孫可行也在高臺上供桌旁,見謝小瑜遲遲沒有起身,也焦急道:“乾哥,怎麼樣啊?上次我們給你用,你一會就緩過來了,她這個怎麼這麼久啊!不會是還陽草在你那裡放蔫吧了吧?”

    許乾道:“上次我是剛死你們就用上了還陽草,說句不好聽的,我魂還沒離體呢就給用上了。她這畢竟死了三天,又埋在冰冷的地下,不是那麼容易融合的!”

    就在劉萬成覺得自己的耐心要耗盡的時候,聽許乾又大聲喊了一句,“謝小瑜,適逢吉時好還陽,高臺望處是故鄉,休念黃泉無盡路,速速歸位莫迷茫!魂兮歸來!”

    許乾這一聲喊,可謂中氣十足,悠揚綿長,半山之中都回蕩這許乾的這一聲喊。

    高臺下的這幫人也對許乾最後這下充滿期待,一個個伸着脖子翹首以望。可惜等了能有五分鐘,臺上還是沒有任何動靜,就像許乾從未喊過一般。

    “上去,我倒要看看這人搞的什麼鬼!”劉萬成一張臉冷的跟寒冬臘月裡的冰塊,邁步就往高臺上走,身後的小弟們打着鐵鍬鎬頭跟在後面。

    謝小亮一家看着即將爆發出劇烈衝突的場面,忙要躲回車裡。至於女兒的屍身棺槨卻是管不了太多了,畢竟從劉家拿回那四十萬之後,關於女兒屍身的問題,他們就說不了什麼話了。

    就在劉萬成即將邁上高臺這一刻的時候,卻見許乾將手中的油紙傘扔掉,伸手向棺槨裡抓去。

    “難道真的復活了?”劉萬成已經不太敢相信了,他更多是覺得這人會不會耍什麼花招。如果是他在這個外置上,將女孩的屍體拋向人羣,擾亂局面還是比較容易逃跑的。

    可就在這時,卻見一個穿着大紅新娘吉服的女孩在許乾的攙扶下邁步出了棺槨,她的面容精緻俊秀,眼神盈盈如水,劉萬成一下就看呆了。

    “媽的,老子說什麼也要把她娶回家來!”劉萬成心中暗暗說道。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
    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