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全能相師 » 正文_第一百七十九章 可行風流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全能相師 - 正文_第一百七十九章 可行風流字體大小: A+
     

    許乾見這幫人囂張至極,當下也不留手,後退一步將放在牀頭的桃木杖抄在手中,如打高爾夫球一般,一杆揮出正中領頭小子的下巴。那人被抽的倒飛而起,撞到牆上掉了下來。

    其他人都看楞了,穿着酒店制服的小子轉身想跑,被許乾一棍抽在膝蓋上,撲到在地。許乾恨他身爲酒店員工,卻幫着這幫混混對付客人,擡腳朝這人腦袋就踹。他纔不需要那不疼不癢的道歉呢!也懶的去投訴,直接就暴打。

    其他幾個人才反應過來,雖然對許乾的戰鬥力感覺害怕,卻相信雙拳難敵四手,好虎架不住羣狼。一個個挺身上前,揮拳便打。

    許乾對付這個混混卻是連道術都不用,直接一人一棍,抽的他們東倒西歪。

    “回去告訴那個什麼劉千盛,我叫許乾,有什麼事衝我來!”許乾站在地上傲然道。

    “嗯,是是,我們回去一定轉達!”這幾個人互相扶着站起來想跑。

    許乾卻探知其中一人心中想的是,“媽的,老三去把那司機打的不行,偏偏我們碰上一個練家子,真他媽晦氣!”

    “等等,你們把跟我吃飯的那小子弄到哪去了?”許乾厲聲道。

    爲首的那人道:“我,我也不知道!”

    許乾伸手抓住那人頭髮,笑道:“不知道就打電話問,你不打電話,我就打你!”

    那人心中屈辱,卻也只能掏出手機,“老三,你那邊怎麼樣了?”

    許乾聽電話中傳出聲音道:“正打着呢,他說不是他罵的,是兩個不認是的搭車人,我尋思再打一會,問問盛哥,你那邊怎麼樣?”

    這人說道:“我這邊碰上硬茬了,那人挺厲害,我們沒打過,你們人在哪了,我去找你!”

    電話中傳出聲音道:“你該不會是讓人逮住了吧?”

    “沒有沒有,怎麼可能!”這人訕訕道。

    “那你問我在哪幹嘛?不如你說個地,我們去找你!”

    爲首那人拿着手機,慘兮兮地看過來。許乾一把奪過手機,將那人踹倒在地,道:“老三是吧,今晚的話不是他說的,別爲難那位小兄弟,有什麼事,衝我許乾來!”

    那老三在電話中說:“好,霸氣,我們這就去找你!”

    許乾笑了聲道:“我等着你們!”

    掛了電話後,許乾將手機扔到爲首那人身上,喊了聲“滾!”這夥人忙連滾帶爬的出了房間。

    謝小瑜就老老實實地呆在牀上,只是那幫人看不見。“許大哥,高幡這次是受我們連累,咱們還是幫幫他吧!”

    許乾笑道:“放心吧,乘人之車者載人之患,衣人之衣者懷人之憂,食人之食者死人之事。我們坐了他的車,就要跟他共患難。他不是家庭條件一般嗎?這次怎麼也要讓他多拿些賠償,以後生活沒那麼多負擔。”

    謝小瑜說道:“從前關於劉氏兄弟的事,我聽得不多,沒想到他們這麼囂張,孫大哥那邊,不會有事吧?”

    許乾想想孫可行的去玩女人的樣子,卻忍不住笑了起來,道:“我猜他那裡,應該會很有意思!”

    孫可行拿了許乾給的銀行卡,心裡美的如開了花一般,先找了個取款機取了兩萬塊,站在那裡查了三四遍。他是個窮慣了的人,如今有大把錢可以揮霍,歡喜的簡直無法用語言來形容。

    出了門打了個車,對司機道:“你們晉南哪個娛樂場所最好,姑娘最年輕漂亮啊!”

    司機愣了一下,笑道:“小孩,你這是跟誰學的啊,家住哪,我送你回去!”

    孫可行最恨別人拿他當小孩,怒吼一聲道:“老子今年四十二了,別廢話,趕緊送我去那地方,少不了你的小費!”

    司機仔細一聽,還真是大人的聲音,忙說道:“好嘞,只要你錢帶的夠,那裡什麼樣的女人都有!”說罷將車發動,直接開了出去。

    轉悠好半天,終於在一家名爲夜巴黎的夜總會前停下,孫可行自口袋裡抽出一百快,往司機身上一扔,道:“不用找了!”

    “玩好啊,你!”待孫可行走遠,才低聲道:“媽的,長得還沒三塊豆腐高呢,還他媽的玩女人,給他一條腿就夠他玩一宿的!”

    孫可行不知司機在背後說他什麼,邁着四方步趾高氣揚地走進夜巴黎。

    “哎,你是誰家的小孩啊,大人呢?”一個保安模樣的人走過來,向孫可行身後望了望。

    孫可行氣得要死,每次都要跟別人解釋實在是太費勁了,伸手進衣服兜裡,把那兩萬塊掏出來,說道:“老子只是個子矮,可不是小孩,去把你們這最漂亮的姑娘給我叫出來!”

    那保安仔細一聽聲音,發現確實不是小孩,又望着他手中的鈔票,忙通過對講喊道:“花姐,花姐,請速到大廳來一趟!”

    不多時,一個風姿綽約看起來三十五六的女人走了出來,穿着一身素色旗袍,妙曼的身姿顯露無疑。

    “我說小方,急着叫花姐什麼事啊!”那女人拋着媚眼說道。

    方姓保安瞥了孫可行一眼,說道:“喏,花姐,這有一個拿着兩萬塊來玩的!”

    花姐上下打量了孫可行一番,吃驚道:“他,毛長齊了嗎?你想死啊,怎麼什麼人都往裡放!”

    孫可行怒道:“老子不是小孩,你們這裡到底接不接待,不接待老子換地方!”

    花姐仔細一聽,才知道眼前這人真不是小孩,笑道:“哎呀,誤會誤會,真不好意思,走,姐姐親自陪你還不成嗎!”

    這花姐伸手去拉孫可行的手,卻不想被掙脫出來。“不行,你年紀太大!”

    氣的花姐腳下不穩,差點沒絆倒在地。二人乘坐電梯到了樓上,花姐直接領他去了一個十分寬敞的包房,在對講機裡喊了幾聲,不多時就來了十二位姑娘,全都是長腿黑絲,在孫可行面前站成一排。

    “不是,花姐,誰這麼逗啊,來這種地方玩還帶兒子啊?”一個年紀較小,外表嬌憨的女孩說道。

    “噗嗤!”卻是其他幾個女孩都忍不住,笑了出來。

    花姐剛纔被孫可行嫌棄年紀太大,這會自然也沒什麼好話,嬌聲道:“哎呀,這要是誰兒子就好了,可惜不是,他今晚是客人!”

    “啥?那個花姐,這麼點,陪他不算犯罪吧?”還是剛纔說話女孩發言,卻再次惹的衆人大笑。

    孫可行卻仔細打量說話的這個女孩,看樣子年齡不大,面容略顯稚嫩,沒有那麼多的風塵之色。胸部飽滿,大腿修長,立刻點點頭道:“嗯,你不錯,就你了!”

    “啊,我,嗯,我不幹,我纔不陪小孩子呢!”那女孩想來是剛入行沒多久,說話有點不經過大腦。

    花姐卻厲聲道:“小惠,連規矩都忘了嗎?”

    那名叫小惠的女孩,一臉不情願地坐在牀邊,其他的人轉身要走,孫可行卻道:“哎,等會,你,還有你,都留下!”

    這些女孩楞住了,轉頭看向花姐,花姐忙說道:“先生,這樣不好吧!”

    孫可行瞪着眼睛,道:“這有什麼不好,老子花錢啊!”說罷將口袋裡的兩萬塊都掏出來,道:“這些還不夠嗎?不夠老子卡里還有!”

    花姐頓時眉開眼笑,道:“夠,夠!那你們好好陪這位客人!”說罷向外就這走!”其他的女人卻有些邁不動步了,不時地回頭看兩眼。

    花姐等人出來後,這幾個一直沉默的女人像是炸了過一樣。

    “我靠,小惠她們三個運氣也太好了吧,那人一看就是人傻錢多啊!”

    “我現在就懷疑那人到底行不行,別一會褲子一脫,發現其實就是個小孩!”

    幾個女人哈哈一陣大笑,過了半晌花姐說道:“他應該是成年人,聲音、眼神都能判斷,就怕這種人被人嘲諷多了,心裡扭曲。那兩萬塊啊,沒那麼好賺!”

    幾個人聽了連連點點頭,心裡總算沒那麼不平衡了。

    這時花姐見迎面走來幾個人,全都捂着臉,說道:“老五,你這是怎麼了?”

    那老五正是去許乾處行兇的人,羞愧道:“盛哥讓我去辦點事,辦砸了!他,人在樓上吧!”

    花姐向老五臉上看了看,滿臉的淤青,揪心道:“這是誰啊,下手這麼狠,走,姐陪你去見盛哥!”

    花姐帶着老五一行人去樓上一個包廂,推門進去見四個人正在那打麻將,花姐走到一個一臉桀驁之氣的年輕人身邊,低聲道:“老五回來了,事情沒辦好,你別太生氣!”

    那劉千盛將手中麻將往桌子上一摔,“媽的,這麼點小事都辦不好,還他麼能辦什麼?”

    起身轉頭見老五等人捂着臉站在門口,沒好氣道:“站那挺屍呢,過來給我瞧瞧,沒辦好到什麼程度!”

    老五帶着人走進來,將手放下。劉千盛看了看幾個人滿是淤青的臉,罵了句:“打人不打臉,這他麼誰這麼不懂規矩,下手夠狠的啊!事情查清了沒?”

    老五忙說道:“查清了,一共是三個人,一個叫高幡,是咱們本地人,家裡都是普通工人。還有個叫許乾,家是東北的,現在住在三晉酒店。但不過在飯店裡說你壞話的並不是這倆,而是一個小矮個子,也就七八歲孩子那麼大,人目前還沒找到!”

    花姐在旁聽着的真切,暗道:“七八歲的孩子,該不會是剛纔那位吧!”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六零小甜媳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
    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