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全能相師 » 正文_第一百六十章 特別的審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全能相師 - 正文_第一百六十章 特別的審訊字體大小: A+
     

    孟曉萌一聽,杏眼圓睜,道:“你說什麼嗎?”

    那女警被孟曉萌的氣場所攝,嚇得退後一步,小聲道:“網監大隊那邊打電話說,現在國內各大論壇都在轉載一個帖子,說寧安發生嬰靈索命事件,已經出了三條人命。有法師主動超度亡魂,卻被警方以宣揚封建迷信的罪名抓起來,現在很多網友都在網上要求我們放人,要求我們公佈事情真相!”

    孟曉萌倒退一步,好半天才平復自己內心的震驚,說道:“好了,這事我已經知道了,你先回去吧!”

    女警面露爲難之色,道:“可是,局長那邊要開會,商量出一個統一的口徑來!”

    孟曉萌道:“嗯,我知道了,一會我就過去!”說罷快步向審訊室走去,白蓮自然跟在她身後,那兩名刑警對視一眼,也跟了上去。

    審訊室內,許乾端坐在椅子上,望着對面的劉福泉,說道:“你不用在那胡思亂想,小心神經錯亂!”

    劉福泉睡眼惺忪,哼道:“想從我腦子裡得到信息,沒門!”

    許乾笑道:“好啊,那咱倆就這麼耗着,看誰抗的住!”

    劉福泉聽了眼神一暗,實際上他真的要扛不住了!腦袋不住地點頭,從被抓到現在,始終被強光燈照着,也沒睡覺,擱誰也扛不住。

    許乾站起身走到近前,笑道:“你只要實話實說,就能回家睡覺了!”

    劉福泉嗤笑一聲,道:“你當我傻啊,就憑你,想從佛爺嘴裡套出話,門都沒有!不怕告訴你,我可不是一個人在戰鬥,我背後的組織你根本惹不起!”

    許乾卻不是嚇大的,揹着手笑道:“哦,可我偏偏惹了,又能怎麼樣呢!”

    劉福泉面露得色,“你惹了我們,下場只會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就算是死,也是永世不得超生。”

    許乾走到劉福泉背後,哼了一聲道:“下去!”猛然間伸手按在他的後腦,手上稍一用力,一把將其按翻在地。

    劉福泉臉部着地,頓時磕的頭破血流,他費勁地揚着腦袋,氣急敗壞道:“好,好,好小子!算你狠!”

    許乾哼了一聲道:“更狠的你還沒見過呢!”說罷擡起腳來,踩在他的腦袋上,笑道:“你不是跟我說你的組織很牛逼,很厲害嗎?現在我把你踩在腳下,他們人在哪啊?啊?”

    劉福泉雙手被拷,還跟椅子連在一起,蜷縮在地上,腦袋被許乾踩着,那真是要多屈辱有多屈辱,要多狼狽有多狼狽,對許乾簡直要狠瘋了!

    “小子,有種你就弄死老子,要不然老子非弄死你不可!”劉福泉奮力掙扎,奈何許乾一隻大腳踩的死死的,讓他根本掙扎不起來。

    許乾笑道:“你將來能不能弄死我,我不知道,但現在老子能玩死你!”說罷腳下發力,踩的劉福泉哇哇直叫。

    這時審訊室的門忽然被打開,孟曉萌推門看到這一幕,忙喊道:“住手,住手!”見許乾將腳放開,猛然轉身跑開。

    許乾知道她這是去

    監控室刪錄像,雖然目前國內一些案件有關鍵錄像丟失的現象,但孟曉萌能在第一時間想到這一切,還是令許乾蠻感動的,也不枉他爲孟曉萌出了這麼多力。

    另外兩名刑警則一臉瞧不起的樣子,心中暗暗嘀咕,原來他也不會審訊啊,只會胡亂打人,還不如我們,起碼我們打了驗不出傷,這還的害的孟隊去刪監控視頻。

    這二人心中腹誹嘴上卻不說,只是走過來將劉福泉扶了起來,讓他重新坐在椅子上。不過此時的劉福泉卻是形容狼狽,鼻子也塌了,臉上青一塊紫一塊,還有許乾鞋上的泥跟雪水,在加上鼻子裡出的血,那真是慘不忍睹。

    孟曉萌動作很快,不多時便回來了,將許乾拉到一邊恨鐵不成鋼道:“你,你怎麼能在這裡打人啊!”

    許乾拍了拍孟曉萌的手,笑道:“放心吧,我自有主張!”

    那邊劉福泉大聲咆哮,“我要告你們,我要向上級部門投訴反映,你們刑訊逼供,我一定要把他的警服扒了!”

    許乾在旁聽樂了,笑道:“那你告去好了,老子壓根就不是警察!”

    劉福泉聞聽,楞了一下,半晌才反應過來,大聲吼道:“什麼,不是警察,你,你們怎麼能讓一名不是警察的人來審我?你們是怎麼辦的案!啊,我要告你們去!”

    許乾微微一笑,面不改色,道:“那你告我去好了,我無所謂的!”

    孟曉萌心中暗道:“我有所謂的好不好!”對那兩名刑警道:“你倆安撫一下他!”然後帶着許乾走出審訊室,回到她的辦公室,至於白蓮則依舊是個很好的跟班,全程跟隨,全程不說話。

    孟曉萌在自己的椅子上坐下,“其實剛纔我去刪視頻的時候就想過了,你這人總是謀定而後動,看起來有時會衝動暴戾,但其實都是有預謀的,對嗎?”

    許乾拉把椅子,在孟曉萌的對面坐下,笑道:“知我者,小萌也!”

    孟曉萌拿過桌上的一管簽字筆,在手上轉了轉,身子倚在椅背上,道:“說吧,到底是怎麼個打算!”

    許乾道:“白蓮的本事你知道吧?”

    孟曉萌瞥了眼老老實實坐在沙發上的白蓮,說道:“我知道,佛門秘法他心通嘛!”說到這個,孟曉萌還是挺厭惡的,畢竟誰都不願自己的心事被別人一眼看透。

    許乾微微一笑道:“不錯,這門本事,現在我也有!”

    “什麼?”孟曉萌驚訝之下,三根手指用力卻是把簽字筆都折斷了。許乾看的倒吸一口涼氣,心中暗道:“這丫頭什麼時候這麼猛了,就憑這份指力,堪比鷹爪功啊!”

    孟曉萌卻想到自己在許乾剛剛回來時候的那些小心思,一時間羞憤難當,起身道:“你先在這裡等我一下,我纔想起還局長叫我們去開會呢!”說罷推門匆匆而去。

    許乾自然知道她因爲什麼而離開,撓撓頭面色尷尬道:“這還挺急的哈!”白蓮自然也清楚,捂着嘴竊笑不已。

    許乾走過去,在白蓮的身邊坐

    下,摟着她說道:“你笑什麼,小丫頭!”

    白蓮放下手說道:“小萌姐那點心事早就被你看透,你卻裝作不知道,等她想明白,恐怕你就有的受了!”

    許乾想了想,還真是這麼回事,不禁冷汗直冒。在男女感情中,有些男人是真傻,不明白女孩的那些暗示。而有的男人是裝傻,只是因爲當時不想懂。這孟曉萌等下回過味來,就會明白許乾是裝傻,那就是態度的問題了。

    白蓮沒理會許乾的那些小心思,問道:“哎,許乾哥哥,你都探查出什麼了?”

    許乾嘿嘿笑道:“還是丫頭你懂我,我當時故意激怒劉福泉,就是要探知他盛怒時刻的心中所想。雖然他意志堅定,大多數的情況下只想着將來怎麼弄死我,沒有其他雜念。但他的腦海中還是閃現出一個人的形象!”

    白蓮被許乾的話勾起了好奇心,忙說道:“那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啊?”

    許乾將白蓮摟的更緊,道:“你親我一下,我就告訴你!”

    白蓮毫不猶豫地在許乾的嘴脣上輕輕親了一下,動作很輕盈,也很自然,說道:“那,這下可以說了吧!”

    許乾心中暗道:“這丫頭,還真是不一樣了!”才說道:“那是一個老和尚,他頭髮很短,已經全是白色,他的眉毛也全白了!”

    白蓮不由自主地撅着嘴,尋思道:“這種形象的人,別人若是看過一眼,都很難忘記啊!”

    許乾點點頭,道:“所以這樣的人,估計平時也很少露面!不過總算是有個思路,等會小萌回來,讓她找個畫師過來,把我腦海中的那個人的形象畫出來!”

    此時的孟曉萌正在局裡的會議上做着檢討,她是刑警支隊重案大隊的隊長,本來就對這幾起命案負責。眼看時間過去這麼久,案子沒破不說,線索又始終找不到太有用的。如今更被人在網上傳開,現在幾乎全國的網民都知道寧安的嬰靈索命事件了!

    “咱們寧安只是松江省一個小小的地級市,這下還出名了,舉國皆知啊!就在剛纔,我警校的老同學還打電話問我,說嬰靈索命的事情是不是真的!我怎麼跟他講,啊,小萌,你告訴我該怎麼講?”老局長坐在會議室的長桌前侃侃而談,卻把矛頭指向了孟曉萌。

    其他人看着這個年紀不大,剛剛上來沒多久的重案組長,幸災樂禍的有,暗暗擔心的也有。孟曉萌站在會議桌側面,將衆人的神態盡收眼底。如今聽老局長問話,忙說道:“沒有,局長,我的調查結果就是,沒有嬰靈索命!”

    “好,那你告訴我,那三起命案是怎麼回事?全國人民面前,該怎麼解釋?你到底什麼時候能把案子給我破了?”老局長加重語氣道。

    孟曉萌身子站的更直了,大聲道:“全國人民那邊,我去解釋,至於破案,希望局裡能多給我一點時間!”

    “多給你,現在誰能多給我時間啊!我只給你三天時間,必須把這個案子破了,好給全國人民一個交代,要不然你就調上街做交警吧!”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全服最強刺客吞噬星空東方夢工廠你是我的榮耀曖昧技師
    男神抽獎系統超級神基因魔天記首輔家的小嬌娘戰天龍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