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全能相師 » 正文_第一百五十九章 聖女疑雲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全能相師 - 正文_第一百五十九章 聖女疑雲字體大小: A+
     

    許乾用滅殺咒將暴雪陣生生打滅,自己也受到了反噬,一時間虛弱無比,身子一軟便要倒下。孟曉萌忙一把拉住許乾,急道:“你怎麼樣?”

    許乾苦笑一聲,“冬天用這滅殺咒還真是費勁啊,比夏天不知要難多少倍!”他的道法比起剛剛穿越來的時候,已經有了長足的長進,若是夏天施展肯定會遊刃有餘。無奈冬天打雷有違天時,害的他受了不小的反噬。

    “現在怎麼辦?”孟曉萌問道。

    許乾道:“那施法佈陣的人,不會比我現在的樣子好太多,而且他不可能離我們太遠!你叫人仔細搜查一下,也許就在這附近的哪輛車,哪座屋內!”

    孟曉萌吩咐一聲,其他警員忙四散開來搜查。許乾則自己勉力爬上一輛空警車,見四下無人,將桃木杖夾在兩腿間,從懷中拿出那鉢盂來。

    只見那鉢盂外表金色中又略含紫色,不由暗道:“這該不會是紫金鉢盂吧,瞧這樣子,絕非凡品,總算對的起我今晚的付出!”

    許乾細細把玩一番,又把鉢盂收到懷中。又過了好一陣,孟曉萌走了過來,說道:“果然被你說中了,剛剛有輛麪包車在我們的人查過去的時候忽然發動,差點撞傷我們的人,現在已經派人開車追上去了!”

    許乾道:“哦,果然如此,只是那人更有手段,怕是很難抓住!”

    孟曉萌道:“我已經上報局裡,請求支援了,可惜現在好多人都在家過年,能快速出動的並不多。”

    許乾對他們的行動並不看好,說道:“現在把那僧人抓住就好,回去細細審問,總能找出一些端倪的!”

    孟曉萌面帶憂慮道:“你覺得他不是嫌疑人?”

    許乾點點頭,道:“他跟這件事肯定是有關係的,但犯罪嫌疑人的可能,實在不高!他沒必要殺了人後第二天再來超度!”

    孟曉萌認同許乾的說道,皺眉道:“也只能如此了,希望能問道有用的線索吧!”

    過了一會,隊員過來報告,說那輛麪包車離奇的跟丟了。孟曉萌知道哪些奇人異士不是那麼好抓,也沒有過多苛責,叫衆人開車直奔警局了。

    許乾過來只是爲了幫忙,具體審訊的事情也懶得參與,到了警局之後便開着自己的車回家了,一覺睡到日上三竿。

    醒來時已經是中午,許清寧和白蓮坐在客廳裡等他一起吃飯,許乾坐到桌上剛剛動筷子,便聽許清寧問道:“昨天情況怎麼樣?”

    許乾邊吃邊說道:“哦,後半夜的時候,抓到一個和尚,不過不是那天來咱家的,具體什麼情況,還要審訊後才知道!”

    白蓮好奇道:“和尚,他爲什麼要過去啊!”

    許乾搖搖頭道:“他說是要去超度死者,不過這事怎麼看都透着詭異。特別是李文文的死因,實在是太奇怪了!”

    白蓮低聲道:“那一會你帶我一起過去吧,我挺好奇的!”

    許乾望了白蓮一眼,心說這丫頭膽子變大了啊!

    說道:“好啊,等會吃過飯,我帶你一起過去!你要一起去嗎?”這句話卻是對許清寧說的。

    許清寧拿着筷子,輕輕地擺擺手道:“既然你現在在管這事,我這上了年紀的人就不參與了,還是由你來處理吧!”

    許乾點點頭,不再說話。吃過飯後,許乾帶着白蓮開車一起前往警局。進門的時候,孟曉萌正在翻看口供,見許乾帶着白蓮過來,起身道:“你來的正好,我正要打電話叫你呢!”

    許乾毫不客氣地坐到沙發上,問道:“怎麼樣,都問出什麼了?”

    孟曉萌皺眉道:“我們覈查了這人的身份,他本名劉福泉,原先是濱城福寧寺的和尚,據說是犯了戒律,被收回度牒除名了。現在是無業遊民,沒有案底。平日裡以做法事爲生,居無定所。”

    許乾撓着下巴,皺着眉頭道:“我怎麼想起元末的朱和尚跟彭和尚呢?”

    許乾說的這兩個人,一個是明太祖朱元璋,另一個是紅巾軍的領導者彭瑩玉,都是和尚出身。

    孟曉萌的歷史知識並不差,知道許乾的意思,道:“你懷疑他有反政府的傾向?

    許乾搖頭道:“不,我懷疑他是邪教組織成員,邪教未必要反政府,有的是爲了圖財,有的是爲了騙色!”

    孟曉萌嘆道:“可那人的意志力似乎很強,我們這邊的審訊專家已經問了快十二小時了,他依舊沒說出什麼有用的內容。問他爲什麼要去媚夜酒吧,他就說他這人慈悲爲懷,見不得人枉死成爲孤魂野鬼,纔去超度的。”

    許乾眉頭微皺,想着跟這人交戰時的一些細節,道:“或許我能從他口中問出咱們想要的!”

    孟曉萌大喜道:“你有法子?”

    許乾點了點頭,道:“帶我過去吧!”

    白蓮也不吭聲,不聲不響地跟在兩人的身後。孟曉萌瞄了她一眼,想起齊雲子案件時白蓮也算出了很多力,纔沒說什麼。

    審訊室內,劉福泉帶着手銬坐在地當中的椅子上,兩邊是強光燈照着他的臉,晃的人簡直要睜不開眼睛。他對面的桌子後面坐了兩名刑警,饒有興致地跟劉福泉耗着,兩邊的人都不說話。

    孟曉萌走過來,在那兩人近前小聲說了幾句,那名刑警奇怪地看了看許乾,起身出去了。他們跟許乾也算打過幾次交道,知道許乾有異術在身,但審訊這種事還真是個技術活,對許乾總是有些信不過。

    孟曉萌走走來,說道:“他們出去了,你要怎麼審訊?”

    許乾道:“你帶着白蓮先出去吧!”

    那劉福泉本是坐在椅子上眯着眼睛,可在聽到白蓮這個名字之後,雙眼猛睜,精光四射,向白蓮身上望去。許乾察覺出有異常,轉頭望向劉福泉,他又眯着眼睛,保持原來的姿態了。

    孟曉萌帶着白蓮出去後,許乾不緊不慢地走到劉福泉的面前,在他身前細細打量,半晌才笑道:“怎麼,你認識我妹妹嗎?”

    劉福泉雙眼睜開,笑道:

    “妹妹,我看可不像!”

    許乾笑道:“情妹妹而已!”

    “你?”劉福泉雙眼圓睜怒目而視,許乾卻忽然伸手,將他脖子處的一根紅繩拿起,上面穿的是一顆紫檀木佛珠,許乾猛一用力,連珠帶繩一把扯了下來。

    許乾的腦海中瞬間傳來兩個字,“聖女!”

    “你憑什麼搶我的護身符?”劉福泉身子一動就要起身,卻把椅子也帶起來了。原來他身上的手銬不僅烤着他的雙手,還跟椅子連在一起。

    許乾嘿嘿笑道:“護身符,這是你們佛門秘製,用來防他心通的法器的吧?”

    劉福泉見許乾識破,轉過頭哼了聲道:“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許乾道:“我不信你心裡一直不想事情!”

    劉福泉嘿嘿乾笑兩聲,道:“我當然不能一直不想事,但我可以空想,可以瞎想!”

    許乾道:“你以爲我分不出嗎哪些是真,哪些是假的嗎?”

    劉福泉咧着嘴道:“那你就試試!”

    許乾也不說話,轉身回到長桌後面坐下,想着剛剛腦海中接受到的信息。心中暗道:“他剛纔明明在心裡說了聖女倆字,該不會是指白蓮吧,難道白蓮是他們的聖女?白蓮,白蓮教,這世上還有白蓮教嗎?白蓮不會真是他們的聖女吧!”

    許乾腦洞大開,胡思亂想。劉福泉則一會強迫自己什麼都不想,一會又強迫自己亂想。生怕一個不留神讓許乾鑽了空子,探知出內心真實的想法來。

    監控室內,孟曉萌帶着白蓮以及剛剛從審訊室出來的兩名刑警一直在盯着監控看。一名刑警道:“我說孟隊,這許乾什麼意思啊,就從嫌疑人身上拿了件東西,然後就什麼都不管了,這什麼意思啊!”

    另一名刑警道:“就是,那姓劉的一直跟我投訴,說許乾從他身上搶走一個紫金鉢盂,要求咱麼幫着要回來!”

    孟曉萌對許乾瞭解多一些,知道許乾肯拿那十有八九是好東西,才說道:“他們都是有術法的玄門衆人,其中的爭鬥不是我們好參與的!”

    “不是,孟隊,照你這麼說他們還不服天朝管了啊?”一個刑警憤憤不平道。

    孟曉萌轉過身,厲聲道:“現在許乾是我請過來幫着咱們破案的,凡是與破案無關的事情,我希望你們暫時都放一放!”

    見孟曉萌發飆,那兩人忙轉過頭,不再說話。監控畫面中,許乾依舊在在長桌後面坐着,不知在想些什麼,就連孟曉萌也有點搞不懂這許乾是什麼意思了。

    白蓮倒是明白的許乾的想法,拉了拉孟曉萌的衣角,低聲道:“小萌姐,許乾哥哥自有辦法,你還是在等等吧!”

    孟曉萌低聲嘆道:“就怕時間不等人啊!”

    這話剛說完,一名女警員慌慌張張跑進來,說道:“孟隊,不好了,網監大隊那邊打電話過來說,現在網上已經傳開了,寧安發生嬰靈索命的事件!現在全社會都等着我們出面解釋呢!”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深情不枉此生全服最強刺客吞噬星空東方夢工廠你是我的榮耀
    曖昧技師男神抽獎系統超級神基因魔天記首輔家的小嬌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