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全能相師 » 正文_第一百五十七章 酒吧交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全能相師 - 正文_第一百五十七章 酒吧交鋒字體大小: A+
     

    時間已經是夜裡一點多了,媚夜酒吧內關着燈,沒有一絲亮,好在屋裡暖氣是熱的。許乾身上蓋着一條毯子,手中攥着桃木杖,身子蜷在卡座椅子上打瞌睡。

    孟曉萌帶着一隊人馬,埋伏在酒吧附近的樓裡,通過望眼鏡隨時能查看到酒吧四周的情況,遺憾的是直到這個時候,也依然沒有動靜。

    許乾一會一覺,睡的很不舒服。他沒法放鬆神經,實際上只是閉着眼睛打瞌睡,周圍有一點響動,他都會隨時睜眼。

    “哎呀,我也真是,大過年的不在家裡睡覺,跑到這來跟警方一起守夜,真是腦子壞掉了!”許乾在心裡嘀咕道,他這人一向無利不起早,對於幫助警察叔叔一起消滅罪惡的事,他還真沒多大興致,要不是孟曉萌求到他頭上,他才懶得管呢!

    在他看來,要是那和尚能把嬰靈索命的故事宣揚開來,反倒是件好事,起碼能遏制一下不良的社會風氣。

    許乾正亂琢磨的時候,忽然聽到屋內傳來一聲輕響,他悄悄睜開眼睛,卻看不到任何人影,也不知這人是從哪竄進來的。想到這裡,許乾把眼睛閉上,總算感受到一團人形煞氣,就在身前不遠處。

    那人用手機閃光燈四下照了照,沒看到人,才走到女洗手間的位置,又把閃光燈關掉了。許乾有心要看這人究竟做什麼,沒敢動彈,只是呆在原地,閉着眼睛感受他的位置。

    過了有一陣,那人說道:“萬惡淫爲首,百善孝爲先。你不思盡孝父母,放蕩淫邪,墮胎殺生,毀我佛門高僧轉世之機,纔有今日之禍。貧僧念你枉死孤苦,今日就送你入輪迴,墮入畜生道,下輩子也別做人了!”

    “南無阿彌多婆夜哆他伽多夜,哆地夜他阿彌唎都婆毗,阿彌唎哆悉耽婆毗,阿彌唎哆毗迦蘭帝,阿彌唎哆毗迦蘭多,伽彌膩,伽伽那,枳多迦唎娑婆訶!”

    那人低聲念起《往生咒》,整個媚夜酒吧都響起梵音,許乾便覺腦袋一痛,感覺自己魂魄要離體一般。

    “啊,好痛,好痛!想不到這和尚竟有如此修爲,連生人都聽不得他的往生咒?要魂魄離體嗎?”許乾頭痛難耐,心中胡亂嘀咕,身子微動發出了聲響。

    那人停止唸咒,拿出手機,向許乾的方向照過來,道:“誰,出來?”

    許乾見事到如此,也不再躲藏,猛地從卡座上跳起,口袋中符籙向上一拋,手掐道訣,口中默唸法咒:“九幽惡鬼,遊蕩孤魂,聽吾號令,賜爾血食!急急如律令,引!”

    “臭和尚,你不是喜歡念《往生咒》嗎,我多叫幾個惡鬼來,讓你好好超度一番!”許乾大聲道,隨手一指,飄在半空中燃成一半的符籙,猛地向那人身前飄去,隨即爆炸開來。

    整個媚夜酒吧,原本還處在梵音哼唱的氛圍中,在符籙爆開之後,屋內的氣溫似乎驟然降了幾度,平地生起旋風來。許乾不用閉眼,也能感受道幾股煞氣直向那人身上撲去。

    那人哼了一聲,道:“雕蟲小

    技!”隨即許乾便看到一道金光驟然亮起,在半空中飛舞的煞氣,如同雪人遇烈日一般,瞬間被氣化了。

    許乾藉着金光,纔看到那人手中拿了一個類似於和尚用的鉢盂類的東西,倒也沒太在意。他剛纔用的惡鬼符,本就是幻術一類的東西,對大德高僧來說,效用不大。

    手中的桃木杖,纔是他的利器。無聲無息,觸發快威力大,簡直就是玄門法器中的衝鋒槍,比需要掐訣唸咒的符籙卻是快多了。

    他剛纔施展惡鬼符,不過是要降低那人的戒心,迷惑對方罷了。符籙出手之後,桃木杖已經握在手心,口中法咒再念,對着那人的腿部虛點過去,一道黑色的煞氣破空而出,直奔那人腿上打去,卻是比惡鬼符引來的煞氣不知要快多少倍。

    那人最初見許乾用惡鬼符攻擊他,以爲許乾只是一個連常識都欠缺的小人物,卻不想暗地裡還有桃木杖這樣的法器。等他感覺不對的時候,煞氣已經透體而入,打在他的小腿上了。

    那人哎呀一聲栽倒在地,口中念道:“唵嘛呢叭咪吽!”伸手將一張符籙貼在腿上,恨聲道:“好小子,敢暗算本佛爺!”

    許乾嘿嘿笑道:“你這賊和尚,殺了人還不算,還要把人打入畜生道,這心也太歹毒了吧!”

    那人站起身來,哼了聲道:“這女人水性楊花,淫邪放蕩,若只是這樣也就算了。可她墮胎殺生,偏偏我佛門不幸,一位三世修行的居士,就是被她墮成了嬰靈!”

    許乾哦了一聲,道:“我們道家修今生,你們佛家修來世,只是你怎麼就確定她身上的嬰靈中,有你們佛門的居士?”許乾知道藏傳佛教中有靈童轉世認證的法子,可那僅是對活佛而言。可佛門中還有很多普通的信徒,他們轉世又是怎麼被找的呢!

    那人冷笑道:“你當我傻嘛,這是佛門的機密,我怎麼能告訴你!”

    許乾不以爲意,笑道:“說說嘛,其實我對你們的看法還是比較認同的,就是覺得做法過於偏激,未必非要敵對!”

    那人聽了,敵對的態勢有些緩和,實際上也是對許乾的實力有些看不透,不想貿然敵對,道:“你是個道士?”

    許乾道:“不錯,正一派,張天師門下!”

    那人冷哼道:“哦,還是名門正派啊!”

    許乾聽他這語氣,覺得有些不對,暗道:“難道這人是邪教一脈?”有心用他心通去感受他的想法,思緒在碰到這人身上的一瞬間,卻被彈回了。

    “你怎麼會我佛門的他心通?”那人大吃一驚。

    許乾也吃了一驚,暗道:“金光禪師說過,佛門會他心通的人並不多,怎麼他也會嗎!”卻道:“我跟佛門一位大德高僧是摯友,他傳給我的!”

    “不對,就算有功法,也有宿慧才行,難道你前世是我佛門中人?”那人急道。

    許乾搖搖頭,道:“我也不知,反正一學就會了!”

    那人連說了兩聲怪哉

    、怪哉,這時門口傳來一陣聲響,那人擡頭驚悟道:“你在拖延時間!”

    許乾嘿嘿一笑道:“就算是吧!”手握桃木杖,再次念動法咒,向那人身上點去。

    那人驚怒交加,大吼一聲道:“我要你的命!”手中的鉢盂揚在半空中,口中念動梵音,鉢盂在空中驟然爆發出如太陽一般的金光,晃的許乾忙用手遮住眼睛。

    桃木杖中釋放出的煞氣,在碰到金光的時候,發出連環的爆炸聲和耀眼的五色光芒,更讓許乾看不到酒吧內的情況。

    他忙閉上眼睛,感受屋內的煞氣,發現那人正急速向洗手間裡逃竄。許乾想到洗手間處。有玻璃窗,忙睜開眼睛跟了過去,卻是連跟警方打招呼的空閒都沒有了。

    那人速度很快,許乾衝進洗手間時,那人已經到了窗臺,向下蹦了出去。許乾快步趕到,頂着呼呼吹來的大風,剛把身子探出,便聽一陣嗤嗤的破空聲響。雖然夾雜在狂風中聲音不大,但許乾還是清晰的聽到。

    他忙一閃身,躲過那蓄力一擊,但見一個黑影自窗口飛入,打在洗手間的門板上,只聽轟的一聲,將門板打的稀碎。

    許乾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心中暗道:“這要是被打在腦袋上,豈不是被打的稀巴爛,這人有兩下子啊!”再次探頭的時候,黑夜中已經沒了那人的影子。

    遠處倒是傳來幾聲槍響,想必是他跟警員對戰,不過許乾覺得孟曉萌的手下能抓住他機率並不高。

    遲疑片刻,許乾還是跳出了窗外,來到雪地上。根據那人逃跑和槍聲傳來的方位追了出去。

    沒跑出多遠,卻見一名年輕的警察倒在地上,捂着腿大聲地呻吟。許乾走到近前,將其扶住,問道:“你怎麼樣?”

    那年輕警察一臉痛苦道:“他不知用什麼東西打在我腿上,我感覺腿都要斷了!”

    許乾知道那應該是念珠,不過想到洗手間門板被打的粉碎的樣子,心中暗道:“若只是腿斷的話,那人還是對你手下留情了呢!”

    想必是那人不欲與警方結下深仇,畢竟若是將警員打死的話,事情的嚴重程度就會陡然上升,達到不死不休的地步。

    實際上警方的破案率並不是特別高,總會有些懸案經年難破。時間久了,警力不足,線索中斷,一些案子也就被擱置了。

    許乾道:“你自己撐住,支援馬上就會到的,他往哪邊跑了!”

    那小警察忍着痛,向左手邊一指,道:“他在那個衚衕口往裡走了!”

    許乾將小警察緩緩放下,手執桃木杖,向左側衚衕口的方向猛追下去。

    跑了不多遠,果然看到一個人影就在前面,許乾精神大振,加快腳步向前猛追過去。

    前面那人腿上畢竟受了傷,雖然有六字大明符咒的鎮壓,卻也不是一時半刻能將腿中的煞氣驅除的。此刻劇烈運動,煞氣竟漸漸瀰漫到整條腿上。那人慌不折路,腳下一個不穩,向前栽倒在地。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全服最強刺客吞噬星空
    東方夢工廠你是我的榮耀曖昧技師男神抽獎系統超級神基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