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全能相師 » 正文_第一百五十六章 命案現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全能相師 - 正文_第一百五十六章 命案現場字體大小: A+
     

    許乾原是想逗逗白蓮,卻不想她上前一步,在許乾嘴脣上輕輕親了一下,歪着頭道:“這下可以了吧,許乾哥?”

    許乾點點頭道:“嗯,這下夠了!走,哥哥帶你破案去!”

    兩人出了門開車,沒多久的功夫就到了位於酒吧一條街的媚夜酒吧。當初齊雲子案的時候,這邊就出過事。想不到短短几個月的功夫,居然又出了一件命案。

    酒吧已經被封鎖,四周也拉上了警戒線。好在東北數九寒天,在四周圍觀的人並不多,許乾下車後帶着白蓮來到現場。有警員攔住二人,問他們來意,許乾說了是孟曉萌請來的,馬上就被放行了。

    媚夜酒吧的女洗手間,孟曉萌穿着一身警用的大衣,正指揮着現場。許乾過來掃了一眼,道:“現在情況怎麼樣?”

    孟曉萌瞄了眼跟在許乾身後的白蓮,說道:“已經通知死者家屬了,估計一會就到了吧!”

    許乾道:“我能再看她一眼嗎?”

    孟曉萌點了點頭,“當然,你們是同學,我聽說她還喜歡過你?”

    許乾眯着眼睛,道:“你的消息很靈通啊,這都知道?”

    孟曉萌道:“當然,我已經叫人問過你的幾名同學了,他們有些人似乎對你有些不滿啊,雖然沒有明說,話裡話外卻有誘導警方往你身上想的意思!”

    許乾雙眼圓睜,怒道:“嘿,這是哪個孫子在背後算計老子?”

    “是我?”一個高大雄壯的身影自遠處走過啦,一張大臉胖的都快走形了。

    許乾轉過頭,見趙呈自遠處走來。許乾嗤笑一聲道:“這年頭還有人上杆子給人當孫子的,還真是稀奇啊!”

    趙呈臉色微紅,他剛纔沒聽太清,但知道許乾的大概意思是什麼,才應了那麼一句,多走幾步纔回味出許乾剛纔是在那罵街呢。

    “許乾,咱們同學就這麼沒了,你還有心情在這裡說笑,一點舊情都不念,真是狼心狗肺啊!”趙呈一臉憤恨道。

    許乾卻知道他心中真正憤恨的是什麼,冷哼一聲道:“咱們同學都沒了,你尋思幫着警方破案,卻跑到這裡跟我鬥氣,我看你纔是狼心狗肺,冷血無情!”

    趙呈道:“昨天是你負責送李文文回家的,現在她出了事,你說怎麼辦?還說不是你的責任嗎?”

    許乾道:“昨天我送她回家,一直把她送到樓上,看着她進的屋,還能怎麼樣?我總不能進屋在她家一直守着吧?”

    趙呈歪着脖子,哼哼道:“反正人是你送的,事情也出了,責任不在你嗎?說不定就是你害了她!”

    許乾白了趙呈一眼,道:“哎,東西可以亂吃,但話不能亂講,你說我害了她,要拿證據出來,沒有就是誣陷,你信不信我告到你坐牢?”

    趙呈這幾年混的還不錯,自覺到哪都有面子,偏偏碰上許乾這打臉的,心中憤恨可想而知。“我不信!”

    孟曉萌打斷二人的對話,道:“夠了,趙先生,我們

    辦案是講程序,講證據的,你要是沒有的話,請不要亂講!”轉身小聲對許乾道:“你們倆什麼仇,什麼怨?”

    許乾漫不經心道:“沒什麼,年輕的時候搶過女人,打過一架而已。”

    孟曉萌瞪大了眼睛,“就這麼點事?”

    許乾正色道:“殺父之仇,奪妻之恨,不共戴天。我把他喜歡的女人搶了,當然要跟我拼命了!”

    其實對於現在的趙呈而言,憑藉他的身份地位,想找比方文靜更年輕漂亮的女孩太容易了。只是好些人會覺得得不到的纔是最好的,難以走出當年的那份情結。

    趙呈在旁聽了許乾的話,氣的差點吐血。暗道:“什麼意思,你是說你弄死我爹,搶了我媳婦?”正要說話,一聲淒厲的哭喊聲忽然響起,轉頭一看,一個約五十歲的婦女走了過來,後面跟着一個老頭。

    那婦女踉踉蹌蹌走到近前,將停屍上的白布掀起,看到一張扭曲猙獰的臉,嚇得差點背過氣去。好半天才緩過來,嚎啕大哭,“女兒啊,我這可憐的女兒啊,你怎麼就沒了啊!”跟在後面的老頭也是落淚不止,卻一句話都不說。

    許乾對那李文文,半點感情也沒有。雖然隔了不過幾個小時再見,已是陰陽相隔,卻仍沒什麼感觸。但看到她父母哭的這麼傷心,許乾也有些自責了。暗道:“若是我昨晚對她熱情一些,她會不會安心呆在住處呢!”正想到這,感覺身邊多了個人,轉頭一看正是方文靜,許乾示意他不要說話,看着事態的發展。

    那婦女哭了老半天才擡頭,一雙眼睛哭的通紅,一副隨時跟人拼命的架勢。“警官,我女兒好端端地怎麼就沒了?是誰害死她的?”

    趙呈上前幾步,攙着那婦女,說道:“大娘,我是文文的同學趙呈,我們昨晚同學聚會後,是他送文文回住處的的。”

    那婦女聽了,果然怒目而視道:“你昨晚真的送我女兒回家了,那她怎麼會死在這裡?”

    許乾道:“我的確是把她送到家,看着她進屋的。至於她爲什麼會出現在這裡並遭遇不幸,我也不清楚!”

    那婦女怒極攻心,伸手捶打許乾道:“就是你,一定是你,看她喝多了,想佔她便宜,才害死了!”

    許乾一把握着那人的手腕,道:“我昨晚將她送到住處後,立刻就走了。跟本就沒再去找她!”

    那婦女頭搖的跟撥浪鼓一樣,哭嚎道:“我不信,肯定是你害了我女兒,我跟你拼了!”

    方文靜忽然插話道:“阿姨,我可以證明許乾沒再出去過,因爲他昨晚一直在我那!”

    這話一出,全場都愣了。趙呈怒氣沖天,道:“文靜,好,好,好!”說罷轉身就走,連頭都不肯回一下!

    孟曉萌看許乾的眼神就複雜多了,有失望,有釋然,白蓮則在一旁撅着嘴生悶氣。

    許乾瞪了方文靜一眼,又不是法庭辯論,用的着你在這裡提交證據嗎?不過他也知道方文靜爲什麼要有這麼一說,想擺脫趙

    呈的騷擾向許乾表決心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是向孟曉萌和白蓮宣示下主權。

    李文文的媽媽自然不知這些彎彎繞,一臉茫然地看着衆人,半晌才緩緩坐在地上,捂着臉哭道:“我這女兒,怎麼就沒了呢,怎麼就沒了呢!”

    孟曉萌上前一步說道:“阿姨你放心,案子我們一定會破的,肯定要抓住兇手,爲你女兒討回一個公道!”

    那婦人摸着眼淚說道:“謝謝你,警察同志,多謝你了!”

    孟曉萌拉着許乾,走遠幾步,道:“情形你也看到了,局裡現在的壓力超級大,而且是一級壓一級,壓到我這都快喘不過氣來,你一定要幫我!”

    許乾點點頭,道:“沒問題,從今天起,我就算你們專案組的一員了,直到幫你破掉這案子爲止!”

    孟曉萌伸手去握許乾的手,說道:“太謝謝你了!”

    這本是孟曉萌工作久了產生的一個習慣,許乾卻把它想多了,另一個手也握了上來,孟曉萌忙一把打掉許乾的手,嗔怒道:“色狼!”

    許乾在孟曉萌面前還是有所收斂的,只能尷尬一笑。岔開話題道:“你們這邊有什麼線索嗎?”

    孟曉萌皺着眉頭道:“我的人查了酒吧所有的監控,根本沒見其他男人進女洗手間,李文文當時也是自己進去的,實在太奇怪了!”

    許乾心道:“我靠,不會是人妖吧,那可太變態了!”問道:“就沒有哪個女人進出的時間異常嗎?比如說明顯比正常人多出很多?”

    孟曉萌咦了一聲,道:“倒是有這種可能,有人男扮女裝也說不定,我這就叫人去查!”說罷匆匆離去。

    許乾見沒人管他,在案發現場四處轉悠。方文靜的膽子終究要小一些,去外面坐着了,白蓮則一直跟在許乾身邊。

    發生了命案,酒吧關係再硬,也要停業幾天的。洗手間這邊更是沒什麼人,許乾來到案發的這一間,打量半天也沒看出跟旁的有什麼不同。

    “奇怪,總不能真是鬼上身吧!”許乾暗暗嘀咕道。

    這時孟曉萌走了回來,搖頭道:“同事們看了又看了一遍監控錄像,沒發現哪個人的時間不對勁!”

    許乾咦了一聲,暗道:“難道真是鬼魅作祟,還真是奇了!我就不信一點線索都沒!”想到這裡,他腦海中忽然有些思路。

    對孟曉萌說道:“你還記不記得我媽說的遭遇?”

    “你是說那個短髮的男子,在命案現場做法事的那個?”

    許乾道:“不錯,我覺得他有很大的可能性再來超度,咱們不妨守株待兔!”

    孟曉萌別無他法,只好說道:“好,目前也只能這樣了,希望他是個有始有終,堅持不收做法費用的的好和尚吧!”

    到了晚上,大部分的人都撤走了。李文文的屍體也被送到殯儀館,暫時存放在那裡。媚夜酒吧這邊,則是是孟曉萌帶了一隊警員,隱藏在外面。而許乾則獨自一人在酒吧卡座裡坐着。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全服最強刺客
    吞噬星空東方夢工廠你是我的榮耀曖昧技師男神抽獎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