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全能相師 » 正文_第一百五十一章 衝突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全能相師 - 正文_第一百五十一章 衝突字體大小: A+
     

    許乾忙告饒道:“錯了錯了,老婆大人,我錯了還不成嗎?”

    孟曉萌十分享受此刻演戲帶給她的快感,掐着腰道:“你以爲認句錯就成了啊?”

    許乾有點發愣地看着她,心中暗道:“我靠,不是吧,她還演上癮了!”可眼前這情形,卻不能不裝下去,只好耷拉腦袋道:“那我認打認罰!”

    孟曉萌伸手在許乾腋下,狠狠地掐了一下,道:“我叫你以後再沒良心!”

    許乾疼的直吸氣,心中暗道:“這丫頭絕對是故意報復,絕對的!”

    電梯到了許乾家所在的樓層,其他四人率先出去,那短髮男子則停在電梯口,一臉狐疑地望着許乾和孟曉萌。

    許乾心中暗道:“糟糕,剛纔應該按下別的樓層,那樣也好偷襲的!”現在只怕要不好!”

    孟曉萌也察覺出不對,推了許乾一把道:“你走不走啊!”意思是說,咱倆出不出去!”

    許乾心道:“媽的,拼了,只要在樓道中打起來,家裡一定能聽到。小萌手中有槍,不用怕他們!”

    他攬着孟曉萌的腰,笑道:“走,媳婦,咱們回家!”從電梯出來後,見那四個人在自家門前鬼鬼祟祟地站着。

    許乾則摟着孟曉萌向相反的方向走,在她耳邊低聲道:“等下你把槍拿出來,對着那短髮男子,只要他有什麼異動,就立刻開槍!”

    孟曉萌小聲道:“這不合規矩的,萬一咱們判斷錯誤!”

    許乾咬牙道:“沒有萬一,百分之百,你信我的話就是!”

    “哎,兩位停一下,跟你打聽個事!”那短髮男子忽然間叫住二人。

    許乾轉過身,笑道:“什麼事啊?”

    那人道:“我聽說這裡住個人叫許清寧,是住這個房間嗎?”

    許乾心中暗道,果然如此。卻搖頭道:“我也不知,這年頭住樓的,鄰居之間都沒什麼來往!”

    他身後一男子說道:“問什麼啊,要我說咱們直接敲門,心裡沒鬼的就會問找誰,要是沒人應答,估計就是了!”

    另一個男子說道:“她家要是有人,換一個人來說話也很正常啊!”

    幾個人正在討論之際,短髮男子忽然道:“咦,你到底哪屋的?怎麼還不開門啊?”

    孟曉萌忽然間掏出槍指着衆人道:“警察,都把手舉起來,靠牆站着!”

    衆人都愣住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後目光全都落在短髮男子頭上。他卻不慌不忙,笑道:“警察,好了不起啊,我們犯什麼罪了,你要抓我們?”

    “對啊,無憑無據的,你憑什麼抓我們啊?警察就牛逼了,警察就能隨便抓人了?”一個男子說道。

    另一人道:“就是,我要用手機把你錄下來,發到網上去,看網民怎麼討伐你!”那人說話間伸手就要從衣服裡拿東西!

    許乾大喊一聲道:“開槍!”

    孟曉萌只是猶豫了一下,便一槍打在那人的大腿上。他哎呀一聲跌

    倒在地,手一抖,從羽絨服中掉出一把砍刀來。

    孟曉萌見狀,自然不再猶豫,擡手就要向其他人射去,那短髮男子卻是反應極快,在孟曉萌要開槍的時候,就已經竄到樓道里了。

    要論殺人於千里之外,或是殺人於無形之中,還是術法厲害。但狹路相逢,短兵相接的時候,手槍更勝一籌。這短髮男子也是個高人,可面對孟曉萌的時候,卻也不得不奪路而逃。

    其他三人就沒那麼好的運氣了,被孟曉萌一人一槍打在腿上,一個個趴在地上哀嚎不已。

    許清寧在屋內,自然聽得到槍聲,出門看這一地慘狀,驚訝道:“這什麼情況!”

    許乾說道:“他們四個是跟着一個短髮男子一起過來的!”

    許清寧一聽這話,也就明白是怎麼回事了。看着趴在地上不斷哀嚎,血不停往外地滲透的四人,嘆道:“大過年的,真是罪孽啊!”

    的確如此,這四聲槍響,把對面人家的都快嚇懵逼了。躲在貓眼後卻不敢出門,哆哆嗦嗦地打電話報警。其他人家還沒往槍擊案這麼惡劣的地方上想,多半隻是埋怨一句,哪家孩子這麼缺德,在樓道里放炮。

    孟曉萌是見過大場面的,很淡定地打電話給警局,叫人過來支援,又打電話叫了救護車,要不然這四個人失血過多,死掉就麻煩了。

    許乾走到近前,向一個趴在地上的人問道:“剛纔逃掉的那個短髮的人,究竟是誰?”

    那人哎呦哎呦,半晌才道:“報告政府,我我真沒幹壞事啊,我剛出來,跟以前的朋友聚上了,這活是別人給找的!”

    許乾眉頭一皺,心道:“不好,那短髮男子夠狡猾的啊!”他有他心通神通,知道這人並沒有說謊,更知道這四個人中哪個纔是主事的。

    他走到一個臉上有巴疤痕的人面前,道:“究竟是怎麼回事,老老實實地說清楚?”

    那人梗着脖子道:“我們就是來找人的,剛纔走掉那人,說一個叫許清寧的人欠了他很多錢不還,如果我們能幫他要回來的話,給我們一人一萬塊!”

    許乾嘿嘿一笑道:“他明明給了你十萬,你卻只給他們一人一萬,自己獨吞七萬,真是夠朋友啊!”

    這話一出,刀疤臉嚇得臉色都變了。其他三人對他更是怒目而視,其中一人罵道:“王八蛋,我就說你這孫子會貪錢,他們還傻乎乎地不信!”另外兩人則向刀疤臉爬過去,揮拳就打!

    “嘭!”“哎呀!”“王八犢子!”“我幹你孃!”四個人不顧腿傷,在地上打成一團。

    孟曉萌拿槍想要阻止,許乾卻伸手攔住道:“別,他們這幫人,沒一個好東西,讓他們互相打,消耗下力氣也好!”孟曉萌聽了,只好退後一步,看着那四個人,並等着局裡的支援。

    四個人打了不到兩分鐘,就都沒力氣了。在地上躺成一團。孟曉萌拿着槍,守在一旁。

    不多時,警車和救護車先後到來,將四個人擡上救護車,先送往醫院。孟曉萌

    則對許乾說道:“不幸的是,你恐怕要去警局過除夕了!”

    許乾笑道:“沒問題,不是還有你陪着我呢嗎?對了,我有些話要跟白蓮和我媽說,你先等我一下!”

    孟曉萌彷彿纔想起她是爲什麼要上來的,一拍腦門的道:“你看我,還有事情要問阿姨呢!差點就忘了!”

    許乾道:“其實那四個人那裡,根本就問不出什麼線索了,他們只是被那短髮男子花錢僱來的!”

    孟曉萌覺得許乾的話說的在理,道:“既然如此,你也不用去警局了,我叫上一個同事做筆錄,咱們就在你家問吧?你們也能在家過年!”

    許乾笑道:“那再好不過啊!”

    孟曉萌白了他一眼道:“你剛纔還說願意跟我一起在警局過年呢,看來都是騙人的假話!”

    許乾拉着她的手說道:“其實我更願意你跟我一起,咱們在家過年!”

    孟曉萌羞的忙把手抽回來,環視一圈見沒人注意到,纔在許乾肩上打一下道:“要死啦你,要是被同事看到,我以後怎麼辦?”

    許乾嘿嘿笑道:“那有什麼,就說我是你男朋友唄!”

    孟曉萌嘴巴微張,猶豫一下,卻始終沒說出來。她很想問許乾這句話是不是真的,那張雨薇以後怎麼辦。卻又怕許乾最終選的不是她,終是沒敢問那句話。

    許乾拉着她的手道:“走吧,趕緊進屋!”孟曉萌忙到:“我還沒叫同事呢!”人卻已經被拖進屋去了。

    許清寧在警方來的時候就已經進屋了,見許乾拉着孟曉萌進來,自然知道他們的來意,道:“是要問那個短髮男子的事情吧?”

    許乾道:“嗯,剛纔是那短髮男子帶着這四個人一起過來的,他們身上都帶着砍刀。如果不是小萌手中有槍,恐怕就是一場惡戰!”

    白蓮從廚房走出來,在許清寧身邊坐下,道:“那他還會回來的吧?”

    許乾道:“我覺得應該會!”說罷望着許清寧,等着她說這一切的緣由。

    許清寧直接從她一時好奇,探查命案現場開始講起。“那天我到第一起命案現場,沒發現什麼特別的,從樓梯先去的時候。發現了那個短髮的男子,見他正在念往生咒,超度死去的女孩!一時好奇,就站在那等他念完。”

    孟曉萌道:“你跟他說過話?”

    許清寧道:“說過,最開始的時候,我對他印象還不錯。因爲這年代,不求回報去超度枉死者的人,真的不多了!”這話說的許乾略感慚愧,換做是他無緣無故是不會去做的。

    孟曉萌對許清寧處的線索十分緊張,道:“那你們都說什麼了,最後他爲什麼又要追殺你?”

    許清寧道:“我問他,看你的裝扮,應該是佛家的人吧?他說是,但具體哪座山,哪座廟,卻沒跟我透露!我又問他爲什麼要來超度一個不相干的人,憑你的法力,做場法事的話,怎麼也要一萬元起吧!”

    “他怎麼回答的啊?”孟曉萌迫不及待道。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
    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全服最強刺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