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全能相師 » 正文_第一百四十七章 暈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全能相師 - 正文_第一百四十七章 暈倒字體大小: A+
     

    那女孩猛然見好友的房間裡冒出一個男的不說,還拿着瓶子要方便,更糟糕是正對着她看了個精光。已經空牀個把月的女孩,見這刺激的場景,不由的心中一蕩,暗道:“這文靜也真是的,從哪弄來這麼一帥哥,本錢倒是蠻雄厚的嘛,要是能把他睡了,該多爽啊!”

    人是視覺動物,都喜歡漂亮的。許乾小夥長得帥,這女人也不覺許乾的行爲猥瑣。如果換成一個顏值不高的,情形也許就大不相同了。

    女孩驚叫只是出於本能,見許乾長得帥,叫兩聲也就停了。反倒倚着門框,饒有興致地看着許乾。

    方文靜轉過頭,看到這場景都要驚呆了,她伸手指着女孩道:“洋洋,你身上什麼都沒穿,什麼都沒穿啊!”

    這個叫洋洋的女孩大概是平時在家裡裸慣了,經過方文靜的指點,纔想起自己還光着身子的事,忙用雙手捂着胸部。方文靜拿起一個毯子衝過來給她圍上,轉頭向許乾說道:“你還不趕緊轉過去?”

    眼神卻下意識地瞄了許乾下身一眼,暗道:“該死的洋洋,可千萬不要把我的好事給壞了,老孃還有荷爾蒙需要他平衡呢!”

    許乾卻扔掉瓶子,將褲子提上,邁步出了方文靜的臥室,道:“不行,我的趕緊去下洗手間!”隨即快速鑽進洗手間,解決之後長了的出了口氣。

    許乾沒有立即出來,而是望着鏡子中的自己,思緒萬千。他的靈魂來自南贍部洲,原本的那個許乾留下的記憶雖清楚,但感情卻已經不存在了。是以許乾對方文靜,還達不到舊情人的感覺。

    “要不要把這文靜收了,我跟小微都沒做過呢!這樣豈不是太對不起小微?不過文靜這室友也不錯啊!我還是見機行事吧,如果她要推我,大不了我不反抗就是,嘿嘿!”

    許乾打定主意後出了洗手間,卻見洋洋倒在客廳的地上,毯子已經散亂開,雪白的胴體展露無遺。方文靜正蹲在地上,輕輕地推着,道:“洋洋,你,你怎麼了,你可別嚇我啊?”

    見許乾出來,帶着哭腔道:“許乾,她這是怎麼了?我剛剛送她出客廳,她忽然就暈倒了,怎麼都叫不醒!咱們還是打電話叫救護車吧!”

    許乾揮手示意方文靜起身,道:“你先躲開,我覺得她這情形,跟孟曉萌說的嬰靈索命有關!”

    方文靜一聽,嚇得如兔子一般跳開,牙齒直抖道:“嬰靈索命,不,不是吧?”

    許乾正色道:“依我看十有八九!你先讓開一點,女子天性屬陰,本來就容易招惹這些東西,你跟洋洋靠的太近,小心嬰靈沾到你身上。”

    方文靜嚇得恨不能躲到自己房間裡,只是見閨蜜幾乎是全裸一般躺在地上,把她扔在那裡,又有些不好。

    許乾道:“你好好呆在那裡,等下無論看到什麼,都不要太過驚訝!”

    方文靜點了點頭,望着躺在地上的洋洋和站在一旁的許乾,心中暗道:“他不會狂性大發,把洋洋給那個了吧?”

    想到這裡,

    方文靜忽然間覺得,自己對許乾這幾年的經歷都不瞭解,現在的許乾跟當年比,簡直就是兩個人。如果他要是把洋洋給辦了,再來找我,我還能跟他嗎?

    方文靜胡思亂想不提,許乾口中默唸道訣,閉上眼睛後,右手食指拇指併攏在眼前一劃,再睜開眼睛向洋洋身上看去,果然看到兩個小嬰靈伏在洋洋的身上,一左一右如普通嬰兒吮吸母親的乳汁一般來吸取她的陽氣。

    許乾大聲呵斥道:“大膽妖孽,本真人在此,還不退去!”也就是方文靜在場,許乾故意裝腔作勢,纔會喊這一句,換做他平時那先下手爲強的性格,肯定是二話不說,直接動手了。

    這嬰靈大概是秉承着嬰兒行動遲緩的特性,好半天才擡起眼皮看了許乾一眼,然後又閉上眼睛,拼命吮吸起來。

    方文靜見許乾似乎對空氣喊,因爲根本就什麼都看不到。心中暗暗嘀咕:“他該不會是在裝神弄鬼吧,可洋洋忽然暈倒是怎麼回事啊?”

    許乾見這兩個嬰靈居然無視他,大爲惱怒,兩個最低端幾乎沒多少怨力的嬰靈竟敢這麼無視自己。憑他現在的實力,可以說一伸手就將他們捏死了。當然,那兩個小傢伙不理他,更可能是因爲沒反應過來。

    許乾默唸道訣,伸手衝一個小嬰靈捏了過去,那小傢伙幾乎是瞬間被許乾捏散,半晌纔在半空中重新凝聚,顏色卻比剛剛淡了很多。

    方文靜在旁,卻見許乾伸手如鷹爪,狠狠地抓在洋洋那高聳的左胸上。她驚訝的嘴巴大張,伸手捂着卻不敢說一句話,眼淚卻不由自主地流了出來。

    “真是男人有錢就變壞啊!”方文靜在心中暗道,她怎麼也沒辦法把當初那個在操場上結結巴巴地說喜歡她的男孩,跟眼前這個人聯繫起來。當初的許乾,目光清澈,臉龐稚嫩。如今這個卻鷹視狼顧,眼神銳利,頗有梟雄之姿。

    許乾趕走一個小嬰靈後,伸手又在洋洋的右胸上很抓過去,腦海中想的不是嬰靈的問題,而是他真該把張雨薇給辦了的念頭。“我素的也太久了,再這麼忍下去,會瘋掉的啊!”

    因爲心思不純,許乾的手沒有及時拿開。洋洋剛一睜眼,就覺得胸部的感覺不對,擡頭一看,見剛纔那個小帥哥正把手放在她胸上。

    “啊,色狼,非禮啊,非禮啊!”洋洋被眼前的場景嚇了一大跳,忙把許乾的手打開,翻身坐起,雙手護住胸部,怒氣衝衝地看着許乾。

    方文靜擦乾眼淚,走過來說道:“洋洋,別喊了,是許乾救了你!”

    洋洋轉過頭看着方文靜,不解道:“他明明是在非禮我,你怎麼說是他救了我?”

    方文靜道:“剛纔咱們兩個走到客廳的時候,你忽然暈倒了,我怎麼叫你都不醒,是許乾把你弄醒的!”

    聽方文靜用弄那個字眼,洋洋不禁臉色一紅,在看許乾那張乾淨帥氣的臉,幾乎是一瞬間就不生氣了。

    “我想起來了,剛纔走到客廳的時候,就覺得胸部一墜,腦袋一暈就什麼都不

    記得了!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啊!”洋洋向許乾問道。

    方文靜也是迷惑不解,從她剛纔看到的情形,更像是許乾在洋洋胸上抓了兩把,狠狠地佔了下便宜而已。至於洋洋醒來,倒真像是許乾下手太狠被弄醒的。難道這妮子還有這種隱藏屬性,是不是以後我再碰到她暈倒的時候,不用給她做人工呼吸,直接在她胸上捏兩把她就會醒?方文靜腦洞大開,胡思亂想。

    “對了,許乾是道士,這個事有點嚇人,你有些心理準備!”方文靜忽然拍了拍洋洋的後背,說道。

    “道士,這事很詭異嗎?”洋洋被方文靜的語氣嚇得心裡發毛。卻不知方文靜心中暗暗想道:“不行,現在不管真假,也要幫許乾把這事圓過去。洋洋可是能放的開的主,要是讓她認爲許乾是有意佔她的便宜,又知道許乾身家的話,這傢伙肯定倒貼過去,那時我怎麼辦啊,那該多尷尬啊!”

    許乾感受到方文靜心中所想,心中暗暗覺得好笑,心道:“女人啊,心思還真是複雜!”嘴上卻道:“有些話說出來,希望你不要介意,不過如今卻是不得不說,因爲這跟洋洋小姐的性命安危有關!”

    洋洋見許語氣鄭重,加上之前暈倒的事,被嚇的心裡發毛,雙手不由自主地落下來,連胸前再次走光都沒注意道。“你,你說吧,我能承受!”

    許乾在洋洋的身上掃了一眼,暗暗回味剛纔的感覺,卻道:“洋洋小姐曾經墮過兩次胎吧,你不用看文靜,她沒跟我講過,我們倆是老同學,多年不見。沒有老同學會在久別重逢之後,聊這種事的!”

    洋洋聽到許乾的話,第一反應就是文靜把她的事說出去了,不過聽了許乾的解釋,也就釋然了。許乾說的不錯,哪有老同學老情人久別重逢說這個的。方文靜聽了許乾的解釋,卻是感激地看了他一眼。

    洋洋咬着嘴脣,猶猶豫豫,半晌才說道:“當初年輕不懂事,又遇人不淑,是墮過兩次,嗚嗚,我怎麼這麼命苦啊!”

    見她開啓哀怨模式,許乾只是微笑着看她表演,也不說話。等過了好一陣,洋洋哭的差不多的時候。許乾才說道:“不知道你聽過嬰靈的說法嗎?”

    洋洋擦了擦眼淚,露出一雙漂亮的桃花眼,說道:“嬰靈是什麼啊?”

    許乾說道:“它就是被墮殺的胎兒變成的靈體,通常只能呆在它們死亡的地方。不過有些能通過血緣的磁場,找到它們的母親,從此糾纏一生。剛纔你暈倒之後,我通過秘法,看到你身上有兩隻嬰靈,就在你的胸部,就像普通的孩子在吃母乳一樣。我剛纔出手,只是將它們捏散了而已!”

    許乾這話一出,方文靜爲許乾的解釋拍手叫好,說的實在是太像真的了。她這個事情是半信半疑,不過許乾的解釋還真挺像回事的。

    那洋洋聞言,則嚇得臉色煞白,喃喃道:“怪不得,怪不得,我天天夢到兩個小孩在我身上吃奶,帥哥,不,大師,你可一定要救我,我不想死啊!”洋洋說罷,猛地撲到許乾身上。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
    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