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全能相師 » 正文_第一百四十二章 桃木釘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全能相師 - 正文_第一百四十二章 桃木釘字體大小: A+
     

    這祖墳裡埋着許乾高祖的父親、高祖、曾祖父三代人。許乾的爺爺依舊活着,是薛家的主心骨。

    許乾在祖墳旁仔細地地打量,想要看那術士到底用的是什麼法子。雖然天色已暗,但許乾還是能感受到兩股煞氣,就在祖墳的兩側。

    許乾先到祖墳的左側,在一處停下,拿出手機仔細照着地下。此時已經是隆冬時節,地上有一層薄薄的雪。許乾將雪用手掃開之後,見下面的土果然跟旁邊的不一樣,一看就是被人挖開後又填上的。

    薛文秀湊上前,道:“怎麼樣?”

    許乾道:“那人應該是在祖墳的兩側埋了東西,我需要將它們起出來!”

    薛文秀道:“天寒地凍的可不好弄啊!祖墳上動土不會有什麼影響吧?”

    許乾笑道:“放心吧,我也是薛家的人,不會在自家祖墳上動手腳的!”

    薛文秀被許乾說的臉色一紅,轉身道:“我去幫你找工具!”

    許乾一擺手,道:“不用,我身上有傢伙!”說罷自腰間拿出一把匕首來,正是之前給張雨薇用的那把。許乾將手機遞給薛文秀,道:“你拿手機,幫我照一下!”

    薛文秀接過手機,就見許乾用匕首輕輕地刮下面的土,原本被凍的很硬的土,在匕首的輕刮下,竟然很容易就被挖開了。

    許乾輕輕地挖着,感覺手感有異常,將土撣了撣,發下面埋着一塊木質的東西。許乾讓開木頭所在的位置,在它的周邊挖。不多時,取出一塊約半尺長的土塊。將裹在外面的土弄掉後,露出的居然一根用桃木雕刻的釘子。

    許乾道:“眼中釘,肉中刺,好手段!”

    薛文秀接過許乾手中的桃木釘,仔細看了一番,道:“就這麼一個東西,就能讓一個遠在幾百裡之外的女孩雙目失明?”

    許乾笑道:“很神奇吧?”

    薛文秀點了點頭道:“術法殺人,果然是不見血啊!哎,這桃木釘上有字啊?”

    許乾道:“是高小瑜三個字吧?”

    薛文秀用手機照了照,道:“哎,還真是高小瑜這三個字啊?”

    許乾道:“那右邊的那個桃木釘,寫的就應該是她的生辰八字了!走,我們去把那個也取出來!”

    許乾幾步走到祖墳右側,這次他沒有費很大勁去找,而是以祖墳的中軸線爲中間的點,走到對稱的位置上,很輕易就找到了另一個埋藏點。

    依舊是用剛纔的方法,許乾很輕易就將祖墳右側的桃木釘取出。用手機上的手電軟件一照,上面果然寫着一個生辰八字。

    薛文秀將兩根桃木釘拿在手中,道:“現在怎麼辦,直接將其毀掉嗎?”

    許乾道:“當然不是,這桃木釘中蘊含着煞氣,若是直接毀去,高小瑜的眼睛就真的瞎了,我要想將其中的煞氣吸收了才行!”

    “在這裡嗎?”薛文秀問道。

    許乾道:“不,下山!在祖墳旁邊做法

    太危險,容易驚擾祖先,也容易影響薛家的氣運!”

    薛文秀聞言大怒,道:“那這兩根桃木釘入祖墳左右兩側的時候,需要做法吧?”

    許乾點點頭道:“嗯,對薛家的小輩或多或少有那麼點影響,不多影響最大的還是高小瑜!”

    薛文秀撅着嘴,氣鼓鼓道:“不行,回去我一定要跟二叔好好說一說,我倒要問問,到底是哪個術士膽子這麼大,敢在薛家的祖墳上動手腳!”

    許乾點點頭道:“是得好好問問,幸虧做法的人道行不高,也沒敢起什麼歪心,我估計他主要是想巴結二叔。所以這兩個東西,對薛家的氣運影響不是很大!”

    “小也不行,我這一個月來,生意上總是小麻煩不斷,要我說十有八九被拐帶了!”薛文秀恨恨道。

    許乾忙應着薛文秀的口風,說那名術士不能輕饒。兩人邊說邊往山下走,許乾回到自己的車上,略施手段便將其中蘊含的那點煞氣消滅殆盡。隨即用匕首,將那兩根桃木釘斬爲四段。

    京城大學的女生宿舍樓前,一輛奧迪A6自遠處駛來。車子停下後,坐在後排的中年男人正是薛廣華,他緩緩地睜開眼睛,道:“小賈,你不是跟我說你的法子萬無一失嗎?她怎麼還敢拒絕我!”

    在前面開車的是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一雙眼睛不大,卻很靈動,轉了下道:“首長,要我說,她應該是虛張聲勢。我這法子是祖傳的,一旦用出大夫那邊根本查不出來什麼情況,她要是想要女兒復明,肯定會向妥協的!”

    薛廣華望着窗外,看着從宿舍樓裡走出的周淑英。不禁有些感懷,當年那個明眸皓齒的小美人,如今已經成了黃臉婆。

    當初他跟周淑英戀愛沒多久,家中就催他結婚,爲他找了一個門當戶對的女人。薛廣華遠比一般人更現實,一個是年輕貌美但家境貧寒的周美人,對他的事業毫無幫助不說,孃家的破事還要分他的心神。

    另一邊是門當戶對,能在事業上助他一臂之力但相貌普通的女人,薛廣華幾乎沒有半分猶豫就放棄了周淑英。對他來說大丈夫何患無妻,事業有成,還愁沒有漂亮女人嗎!

    薛廣華回憶過去的功夫,周淑英已經走到車前了,她打開車門坐了進來,神色複雜地看着薛廣華,半晌才說道:“你就非得用這種手段嗎?就不說兩句軟話嗎?”

    薛廣華望着年老色衰的周淑英,心中半點漣漪都沒有,那種嫩的能掐出水的女孩經歷的多了,所謂的老情人真沒什麼可想的。

    薛廣華哼了一聲道:“你總說小瑜不是我的,我不過是想證明給你看罷了。對了,你旁邊的那份文件,是一份親子鑑定,纔出的報告,我就是小瑜的父親!”

    周淑英自然知道孩子是不是薛廣華的,將文件拿起,扔回到薛廣華的身上,道:“我不要看這些,我也不去管這些,總之小瑜是我的女兒,我也只有她這麼一個孩子,你別想從我身邊搶走。”

    薛廣華怒道:“你就可別逼我?”

    小賈在駕駛的位置上,回過頭道:“阿姨,你還是答應了,若是時間拖得久了,高小瑜的眼睛就不能恢復了!”

    周淑英也不太放心許乾,她一臉驚疑地看着薛廣華,道:“你就這麼狠的心嗎?”

    薛廣華哼了一聲道:“我的心性如何,你是知道的?”

    周淑英點點頭,苦笑一聲道:“對,我當然知道,呵,指望你心軟,那是白日做夢!”她正說話的時候,坐在前排的小賈忽然哎呦一聲,捂着眼睛在那亂動。

    薛廣華道:“小賈,你怎麼了?”

    小賈依舊捂着眼睛,大聲道:“疼,好疼啊,眼睛像針扎的那樣疼,有人破了我的法術,有人破了我的法術!”

    薛廣華一把抓住周淑英的衣服,大聲道:“你居然能請到人?”在他的印象裡,周淑英只是一個曾經有點姿色的鄉下女人罷了!會術法的人他認識的都不多,周淑英怎麼可能請到。可現在周淑英請到的人,破了小賈的術法,還害的他被反噬,實在是讓他惱羞成怒。

    周淑英則欣喜若狂,喃喃道:“小瑜沒事了,小瑜一定沒事了!”

    薛廣華扯着周淑英的衣領晃道:“你從哪裡找來的人,你從哪裡找來的?”

    周淑英依舊不說話,小賈則鬆開雙手,茫然地向薛廣華的方向看去,道:“首長,我什麼都看不到了,我好像什麼都看不到了!”

    薛廣華望着司機小賈的臉,則是悚然心驚。因爲小賈的雙眼流出兩道血痕,饒是他見多識廣,也看的心裡發慌。

    洹上村,許乾將那兩根桃木釘斬斷之後,在山下隨便找了一戶人家,將變成四截的桃木釘扔進爐子裡,徹底的燒成灰燼。

    弄好這一切後,許乾和薛文秀先回許乾的車上。薛文秀道:“那人會怎麼樣?”

    許乾道:“我破了他的術法,所以那人受到的反噬,比當初加在高小瑜身上的還要嚴重。最大的可能是他雙目失明,眼中流血。你可以去查一查二叔身邊的人,哪個突然之間瞎了,那就是當初做法的人!”

    薛文秀哼了聲道:“放心,肯定瞞不過我,我一定會把他找出來的。敢在我們薛家的祖墳上動手腳,想死都沒那麼容易!行了咱倆也別呆在這裡,一起回家吧!馬上就要過年了!”

    許乾卻搖搖頭道:“我不在京城過年!”

    薛文秀臉色一變,道:“不在京城,那你要去哪啊?”

    許乾道:“我是寧安人,當然是要回寧安啊!我在老家可是有房有車的,我自然要回去啊!”

    薛文秀道:“可是,你在那邊一個親戚都沒了,京城纔是你的家啊!”

    許乾卻道:“京城這邊,除了你,還有誰值得我留戀啊!況且我這邊剛剛得罪二叔,跟他見面不太合適。”

    薛文秀哼了一聲道:“你,你該不會是因爲被父親冷落,故意去得罪二叔的吧?”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
    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