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全能相師 » 正文_第一百三十八章 張真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全能相師 - 正文_第一百三十八章 張真人字體大小: A+
     

    二人邁步進了山門,這山門爲石砌的三券拱門,三個門洞象徵着“三界”,跨進山門就意味着跳出“三界”,進入神仙洞府。

    天長觀坐北朝南,過了山門是靈官殿,再往後便是玉皇殿,坐落於高大的“凸”字形臺基之上,殿內供玉皇大帝神像。

    許乾和張雨薇都是道家的人,對這些習以爲常,並不貪看觀內的建築。快步穿過這些極具古典韻味的建築,來到玉皇殿內。

    只見這玉皇殿當中的神壇之上,供着玉皇大帝,一人多高的木像,身着九章法服,頭戴十二行珠冠冕旒,手捧玉笏,端坐龍椅。

    神龕前及兩邊垂掛着許多幡條,上面繡有許多顏色各異的篆體“壽”字,一共是一百個,故稱爲“百壽幡”,爲慈禧太后御賜。

    再向大殿當中的人看去,密密麻麻的約有好幾十號,都穿着各式道袍,三五成羣的聚在一起說話。許乾略一辨認,就看的出這些人中那些是全真派,那些是正一派。

    張雨薇不等許乾瞧出什麼名堂,便飛撲到一箇中年道人身上,笑道:“老爸,沒想道我也會來京城吧!”

    許乾向那人望去,見他頭戴五嶽冠,身穿藍色道袍,手拿一柄木製拂塵。生的面容俊朗,鼻直口方。

    他正觀察之際,見張雨薇向其招手道:“哎,許乾,過來啊!”

    許乾走了過去,手施一禮道:“貧道乾元子,見過張真人!”

    華夏道教分正一和全真兩派,張雨薇的父親叫張盛舉,是正一派的掌教,也是華夏道教協會的副會長。無論出於什麼,許乾見了對方,都不能失禮。

    張盛舉還了一禮,才幽幽說道:“你就是那滅了衛山虎的許乾?”

    張雨薇嚇了一跳,道:“爸,我們當時是不得已的!”

    張盛舉擡起一隻手,示意張雨薇不要說話,道:“你別講,讓他說!”

    張雨薇噤若寒蟬,只是望着許乾,不再說話。

    許乾感受到對方身上的強大的氣場,卻毫不示弱道:“不錯,衛山虎是我滅掉的,只是他作惡多端,人人得而誅之,我只恨自己遇見的太晚。”

    張雨薇在旁答話道:“對啊,對啊,他做了很多壞事,好多都是我親自調查的呢!”

    張盛舉呵呵一笑道:“你這冠冕堂皇的話,只能騙騙我們家的傻丫頭!卻騙不了我!你小子可沒那麼大的覺悟啊!”

    許乾面色尷尬,表情訕訕。他的性格是典型的無利不起早,要是有好處拿,捎帶手再幹點行俠仗義的事,那他能做。但要他沒有好處,僅僅是爲了什麼虛無縹緲的俠義,他可做不出來。

    張雨薇搖着張盛舉的手道:“爸,你別這麼說許乾,我們一路南下,幹了好多除暴安良的事呢,哪天我一一講給你聽!”

    張盛舉在女兒的鼻子上颳了一下,道:“你個小傻丫頭!”

    站在旁邊原本跟張盛舉一起說話

    的兩個道士,望着許乾,一臉崇敬道:“乾元子道友,請了,我們想問你的是,你跟衛山虎的那一戰,真的是引來的天雷?不是後期特效製作?”

    許乾道:“當然是真的啊!”心中卻道:“那天有本事躲在我身後拍視頻的人,道法自然在我之上,該不會是張盛舉這老傢伙不放心女兒,悄悄跟着吧?又或者是正一派的哪位前輩?雨薇這丫頭,讓她一個人在江湖上漂着,換誰也不放心啊!”

    “哦,那你用的可是五雷正法?”一個白鬍子老道一臉希冀地問道。

    另一位道士年紀也不小了,一邊手捋鬍子,一邊搖頭晃腦,道:《道法宗旨圖衍義》:“希賢曰:五氣朝元,一塵不染,能清能淨,是曰無漏,肝爲東魂之木,……寂然不動爲道之體,感而遂通爲道之用,斯五雷之妙也”

    許乾有些目瞪口呆地望着已經陷入自嗨中的兩位,半晌才道:“那個,不是!”

    “啊,不是,咱們道家之中,除了這個,還有別的引雷術了嗎?”那老道士吹鬍子瞪眼道。

    張盛舉忽然間唸了一聲無量壽佛,道:“兩位道友,我這邊有些話要跟女兒說,就先失陪了!”兩位道士忙客氣的施禮。

    張盛舉帶着張雨薇出來,許乾也就自然地跟了出來。三人在道觀內慢慢走,便聽張雨薇說道:“老爸,你這時候怎麼來京城了嗎?我記得理事會換屆選舉不在這時候吧?”

    張盛舉嘆道:“嗨,這不是要過年了,玄學理事會那邊通知的,要求各派、各門、各寺的掌教、主持齊聚京城,商討京城的安保工作。”

    張雨薇奇怪道:“京城有什麼不對嗎?這裡是天子腳下,難道還能有什麼邪祟、妖物作怪?”

    張盛舉白了女兒一樣道:“這有什麼可奇怪的,別說京城天子腳下,就是紫禁城內,也不知有多少冤魂。過年的時候人間闔家團圓,陰間也有紙錢可收。唯有那些冤死的孤魂野鬼,沒人祭奠、送錢,不得超生,只能在陽間遊蕩,越是到過年的時候怨氣越盛,一個不留神就跑出來害人了。”

    許乾聞聽,有些不以爲意。在他以往的認知中,這世間是有怨氣、煞氣存在的,但要說鬼的話,別說是他,就是他在南贍部洲的師父師兄們,也沒有一個見過所謂的鬼。

    許乾不以爲意的表情被張盛舉瞧的分明,他立住腳步,問道:“怎麼,你的我的說法不苟同嗎?”

    許乾忙說道:“沒有沒有!”

    張盛舉心下不喜,卻沒表露出來,繼續說道:“不過今年京城這邊確實有些不對勁,煞氣比往常多了幾倍!”

    張雨薇點點頭道:“嗯,我也感覺出來了!不知爲什麼,一來到京城,就特別想跟別人爭點什麼!”說罷還瞪了許乾一眼。

    許乾忙眼觀鼻鼻觀口口觀心,他也不知道薛文秀爲什麼一定也要那顆鑽戒,不過這種情形下,東西還是自己先收着比較好。

    張盛舉對這兩位的小動作盡收眼

    底,許乾的來歷自然瞞不過他,薛家的嫡系子弟,配上正一派的小公主自然是門當戶對的,唯一遺憾的是許乾的身份還有些尷尬。再有一點就是他覺得許乾太精明世故了,女兒若是跟了他,將來跟會不會吃虧。這些問題在他的腦海中就是那麼一過,又說道:“但願不會出什麼大事吧!”

    張盛舉是來參加會議的,剛纔是大家在大殿內自由討論,卻也有時間限制。陪着女兒溜達一陣,一看手錶,說道:“行了,我不陪你溜達了,我們這個會開到很晚的!你們先回去休息吧!”

    眼見張盛舉往大殿的方向走,許乾則拉着張雨薇出山門回家,開車到別墅時,已經是夜裡九點多了。

    兩人洗漱一番後各自休息,第二天一早,薛文秀名下珠寶公司的工作人員上門,來盤點許乾這次帶回的財寶的具體價值。能直接出售的便直接出售,不能的回爐重做。比如那些金條,便準備將其融掉重鑄,以去掉之前的標識!

    薛文秀一共調了三十名員工過來,只用了大半天的時間,就把這些東西全部典清了。

    許乾則一直在客廳內坐着,看着他們忙碌着。倒不是說怕這些工作人員手腳不乾淨,而是他很喜歡這種感覺,等待着自己的財富總價值被算出來的一刻。

    “乾少!”一個帶着黑色塑框眼鏡,扎着馬尾辮的美女站在許乾面前,望着手中的本子說道:“經過我們仔細的盤查評估,您共有黃金!”

    許乾忽然間把手一擡,那女子一愣,道:“怎麼有什麼不對嗎?”

    許乾嘿嘿笑道:“你還是不要叫我乾少的好,萬一被你叫了幾次,我的錢真的少了怎麼辦?”

    那女人楞了一下,臉頰微紅,自然聽的出許乾口中的調侃之意。張雨薇回樓上睡午覺去了,許乾見這女人一本正經,忍不住出言挑逗。

    只是這女的竟十分羞澀,推了推眼鏡道:“那個很抱歉,許先生,我們經過仔細的盤查估算,您名下的黃金!”

    又把手擡了起來,道:“行了,你就告訴我個整數就行,單子我自己看!”

    那女人只好說道:“您這批財寶的總價值初步估價十一億兩千萬!不過您這裡有很多東西都是可以拿到拍賣行去賣的,賣完之後價值可能會更高一些!”

    許乾點點頭道:“嗯,行,我知道了,辛苦你們了,單子留給我,你們先回去休息吧!”

    那女子有些不情願地把單子遞給許乾,再想說什麼,卻發現許乾的心思似乎已經不在她身上了,不由暗恨自己剛纔的矜持。豪門公子,億萬財富,年紀輕輕,又這麼帥氣,就算不能嫁,平時得一點好處也夠自己吃用好一陣了。

    許乾自然洞悉這女人的想法,卻只是嘿嘿一笑,並不答話。而是拿着單子一項項地看下去。十一億啊!有了這些錢,他想怎麼快活就怎麼快活!

    “富貴不還鄉,如錦衣夜行,我的找個機會回趟寧安啊!”許乾在心中默默唸到。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星級獵人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
    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