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全能相師 » 正文_第一百三十六章 回京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全能相師 - 正文_第一百三十六章 回京字體大小: A+
     

    薛文秀聽到外面警車聲響,不由得臉色一變,她自然不怕潯陽當地警方,但要是打上交道,多少有些麻煩。

    許乾走過來,對薛文秀說道:“現在怎麼辦?”

    薛文秀道:“我去把外面的警察打發了,你趕緊把這的事情了結掉!”薛文秀說罷,帶着四名持槍的士兵向糧庫大門走去。

    待薛文秀走出好遠,張雨薇才走過來,拍了拍胸脯心有餘悸道:“她真是你妹妹嗎?氣場太強大了,我都不敢上前!”

    許乾道:“是啊,這有什麼假。她出身好,見識廣,久居上位,手中又有極大的能量資源,氣場自然非常人可比啊!”

    許乾說罷,又來到於萬壽身邊,也不答話,直接在他的身上搜尋。那於萬壽怒不可遏,掙扎道:“許乾,你別欺人太甚?”

    許乾擡腳踢在他的肩頭,將其踢了一個大跟頭,弄得灰頭土臉,才說道:“剛纔你們佔上風的時候,就沒覺得自己欺人太甚嗎?這不過是一報還一報而已!”

    於萬壽被說的啞口無言,不敢再頂嘴,說多了也是自取其辱。可當許乾自他衣服內兜中搜出一本小冊子時,他終於忍不住了。“許乾,你要跟我們清風觀不死不休嗎?”

    許乾嘿嘿一笑道:“真要是把我惹急了,信不信我帶一隊士兵拆了你們的道觀?”於萬壽被說的啞口無言。

    許乾將小冊子翻開,見裡面寫的果然是一些關於紅蓮葫蘆使用、保養之法小說明。這是於萬壽當初從觀內領這件法器的時候,一併拿的。他萬沒想到會有葫蘆丟失的一天,更沒想到自己會被人抓住,是以並沒有將其毀去。

    許乾將小冊子翻了翻,心下大喜,將其和葫蘆一併交給了張雨薇。望着這四個人,心下卻有些猶豫。

    金光禪師瞧得出許乾的猶豫,走過來說道:“許道友,如今這世道不同過去,玄門中人也不能真正脫離世俗。若是妖類打殺也就罷了,至於他們,還是放了吧!”

    許乾望着捆着的四個人,上官逸飛是上官寧的兒子,居然還跟文秀相過親,自然不能把人做掉。剩下那三人中,一個被打暈扔在地上,李萬成受了槍傷,腿上還在流血,臉色變的十分蒼白,若再不救治,估計一會自己就掛了。於萬壽人倒是還清醒,只是怒火攻心,看起來臉色也不怎麼好。

    許乾幾步走到上官逸飛跟前,將其身上的繩子解開,道:“上官兄,文秀就是那脾氣,你別介意。

    上官逸飛此刻衣着髒亂,看着有些狼狽,臉上的氣色倒是不錯,忙笑道:“沒事,沒事,文秀這個脾氣,我心裡還是很清楚的。”

    許乾又說道:“你先去幫他止血吧,等我們走了,再將他們放了!”

    上官逸飛道:“好的,我就按你說的做!”不按許乾說的也不行啊,一幫大兵拿着步槍指着他們,上官逸飛看的出這些都是見過血殺過人的主,他們膽敢有異動。人家直接就開槍打過來了,估計連符籙都用不出。

    許乾這邊事情了了,轉身向門口走去,張雨薇遲疑一下,也跟了過去。就見糧庫門口,薛文秀帶着四名士兵正在跟汪瀚海副局長帶的警方對峙。

    許乾越衆而出,道:“汪局長,這麼巧,是你帶隊啊?”

    汪瀚海見許乾出來愣了一下,看了眼薛文秀道:“你們認識?”

    許乾道:“她是我妹妹!”

    “啊!”汪瀚海嚇了一跳,對面這個強勢的女軍官是高幹子弟無疑,從她的年齡、職務以及身上的氣勢就可以看的出。但許乾居然是她的哥哥,這事情越發的不同尋常了。

    “汪局長,我已經說過了,軍方辦事,你還是不要插手的好!要不然起了衝突,大家臉上都不好看!”薛文秀冷冷道。

    汪瀚海也不想插手,放在什麼時候,軍警衝突都是很麻煩的一件事,而且吃虧的往往是警方。只是局裡接到報案,糧庫那邊有車輛出入,又剛剛發生過失蹤事件,怎麼可能置之不理。何況現在還當着這麼多人的面,他如何能退縮。

    “薛少校,這裡剛剛發生過人口失蹤案,所以你們過來執行什麼任務,是不是知會我們一聲,這邊也好配合一下?”汪瀚海說道。

    薛文秀的面容十分冰冷,道:“軍事機密,無可奉告!馬上帶着你們的人離開,要是再往前一步,我可叫人開槍了!”

    “局長,要不,咱們還是撤下來吧,跟軍方幹太吃虧了!咱們好多弟兄就是賺錢吃飯,養家餬口,那幫大兵可是真敢開槍往死裡打的啊!”一個警員勸道。

    汪瀚海猶豫一番獨自上前,雖然立刻有幾把槍指向他,卻依舊面不改色。來到薛文秀面前,道:“就算我們要走,也總要給個交代,讓我能跟領導彙報吧!”

    薛文秀想了想,在他耳邊小聲說了一句。那汪瀚海臉色一變,道:“好,我這就帶人走!”說罷匆匆忙忙帶人就走。

    許乾心中有些好奇,暗暗猜測薛文秀剛剛說的是部隊的番號。只怪自己剛纔沒有用出他心通,要不然就不用在這瞎想了。這他心通一定要主動感知,或者是對方心中所想跟你有關,纔會有所感知。

    薛文秀見許乾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道:“沒什麼,我就是把部隊的番號告訴他了,等回去這官司還有的打呢!”

    許乾忙說道:“爲了這點錢,給你惹出這麼多麻煩!”

    薛文秀忽然間展顏一笑,道:“只要東西到手了,那點麻煩不算什麼!行了,咱們現在是宜快不宜遲,趕緊走吧!”

    薛文秀帶着衆人返回,見於萬壽三人依舊被捆着扔在地上,上官逸飛給李萬成傷口止血後,立在一邊。

    薛文秀環視一眼,道:“撤!”衆士兵緊張有序地上了車。

    金光禪師、陳奕璋和張雨薇則跟許乾上了保時捷卡宴,跟在軍車後面一路向北開去。

    走了沒多遠,許乾說道:“這次是直接返回京城的!你們都要去嗎?”

    金光禪師道:“我還要留在江南地區,到下一個城市把我放下吧!”

    陳奕璋說道:“我也要先在江南地區待一段時間,然後再去京城,等會跟禪師一起下吧!”他是初出茅廬,還真是被許乾的背景嚇到了,下意識地想要遠離。

    許乾聞聽,也樂得跟他們分開,轉頭看了眼張雨薇,見她一臉的泱泱不快,只是此刻說話不便,也沒答話。

    大約到凌晨兩點多的時候,車子路過一座江南小城,車隊從城中穿過。許乾在經過一家快捷酒店的時候,將金光禪師和陳奕璋放下,纔開着車子繼續前進。

    轉頭再看張雨薇時,發現她靠在副駕駛的位置上,已經迷迷糊糊地快睡着了。又開了一陣,前面的車隊停下,許乾也忙停下車,搖下車窗問怎麼了?

    薛文秀道:“這一路上就不要停歇了,換人不停車,一路開回京城,我給你派兩個司機過去!”

    這時兩名空着手的士兵走了出來,示意許乾和張雨薇到後面坐着。許乾下了車,將副駕駛位置上的張雨薇抱起,聽她喃喃說道:“嗯,幹嘛啊,乾,我要睡覺!我真的好睏啊!”

    許乾想了想自他從離開京城之後,雖然也有悠閒自在的時候,但顛沛奔波,一整弄到後半夜的時候也不少,兩個人的心都累了,是該回去好好歇一段時間了。

    許乾道:“咱們這就回家,到時候就不用這麼累了!”低頭再看,發現張雨薇已經沉沉睡去。

    許乾將其抱到車後座位上,摟着她沉沉睡去,那兩名士兵則坐在前面換班開車。

    到了下午的時候,車子便已經駛入京城地界,已經睡醒的張雨薇還沒來過京城,顯得十分好奇。她原本是想回家的,只是睡一覺的功夫車子開出太遠,便只好跟許乾走了。

    京城的交通依舊很堵,萬幸不是高峰期,但也費了兩個多小時才把車子開到薛文秀的別墅院內。那些士兵把箱子卸到別墅客廳裡後,便開車離開了。

    許乾望着擺滿客廳的箱子,心中的激動溢於言表,這可是保守估計過十億的財富啊,對於普通人而言,十輩子也賺不到。

    許乾將這一百多個箱子一一打開,見有三十箱裝的是金條,一百克一根,每箱一百根,這些加起來差不多有一個億。其餘的箱子裝了很多現金,估算一下大概有兩億多。

    剩下的箱子裝的都是珠寶首飾,翡翠、鑽戒、玉石,很多都是出自名家之手,就那麼散亂地扔在箱子中。

    放珠寶首飾的箱子中,偶爾也會有些小的包裝盒,放在裡面的東西無一不是極品。估算到最後,幾個人對其他的都沒了興趣,都看那些小包裝盒裡的東西那個更有價值。

    張雨薇打開一個箱子,從珠寶堆了裡揀出一個樣子普通的包裝盒,才一打開,便忍不住驚呼道:“天啊,好漂亮啊!”

    許乾和薛文秀忙走過來,見張雨薇手中的盒子當中,擺着一顆粉鑽,在燈光的照耀下,耀眼奪目。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星級獵人
    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