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全能相師 » 正文_第一百三十三章 黃雀在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全能相師 - 正文_第一百三十三章 黃雀在後字體大小: A+
     

    許乾忙就地一滾,就感覺一隻大物自身前飛過,“刺啦”一聲,許乾的衣服被那鼠妖抓破。好在他躲閃的夠快,沒有傷到皮肉。

    原來那鼠妖竟是從他身後的牆壁中破牆而出,在許乾身後襲來。一擊不中後,見張雨薇託着紅蓮葫蘆趕下來,忙撞在牆壁上,居然又進洞了。

    金光禪師也走下來,手拿禪杖,一臉戒備之色,道:“這些鼠妖天生擅長打洞,那鼠王不會不防它們,所以這個地下室應該有禁制,那些鼠妖恐怕無法從牆上打洞出去。咱們把牆壁上的洞口都打破,不信找不到鼠妖的藏身之地。”金光禪師說罷,用禪杖在牆上敲了敲,聽到有空心的聲音,便一杖擊去。

    只聽“譁”的一聲,泥土散落,露出一個洞口來。許乾也有樣學樣,拿着桃木杖在牆壁上敲打,聽到空響時,便一腳踹過去。張雨薇手中沒有長傢伙,拿着紅蓮葫蘆站在地下室中間。

    剛開始洞口被打破時,裡面什麼都沒有,等地下室大半牆壁上的洞口被打開時,藏身洞內的鼠妖終於無處匿形,開始在幾個洞之間亂竄。

    許乾用桃木杖,金光禪師用禪杖,不斷地對牆洞內的鼠妖阻擊,打的它“吱吱”亂叫,終於逃了出來。

    張雨薇看準時機,將紅蓮葫蘆託在手心,一拍葫蘆底道:“着!”

    只見那葫蘆嘴中噴出一股火來,嫣紅妖豔,沾到鼠妖身上後火勢猛增。鼠妖被燒的吱吱亂叫,在地上打滾翻騰,將一箱箱的金條碰灑出來。

    張雨薇又拍了拍葫蘆底,發現再也沒有火噴出來,而那鼠妖身上的火勢,竟然漸漸變小了。

    “糟糕,葫蘆裡沒火了!”張雨薇瞄了一眼葫蘆嘴,有些遺憾地說道。

    那鼠妖身上的火已經熄滅了,大半身子被燒焦,有的地方還露出白色的骨頭,兩顆大牙依舊十分鋒利,如黃豆大小的眼睛中,滿是怒火。

    就聽一聲十分淒厲吱吱叫聲,那鼠妖在地上爪子按了一按,猛地向張雨薇身上越去,張開嘴巴向張雨薇脖子處咬去。

    許乾見狀不好,忙雙手握住桃木杖,向鼠妖身上擊去,一杖正中腦袋,打的它碩大的身形竟在空中倒飛出去,跌落在臺階上。

    不等許乾上前,那鼠妖猛地跳起,向洞口處猛竄出,居然一頭撞在一個人身上。等許乾等人反應過來時,那鼠妖居然已經不再消失不見了,只有一個人自臺階上滾落。用手電照了照,居然是陳奕璋。

    金光禪師走上前,看了看陳奕璋的傷勢,倒沒什麼大礙,只是冷不防被撞的閉過氣去,又從臺階上滾落,樣子看着有些慘而已。

    許乾在旁拿手電照了照,心中暗道:“果然是初出江湖,沒什麼經驗啊!他要是不死的話,以後倒也有些前途!”

    金光禪師幫他一陣推拿之後,陳奕璋才醒過來,一臉羞赧道:“我剛纔是被什麼給撞了?”

    張雨薇道:“是一隻漏網的鼠妖!”

    許乾上前一步道:“陳奕璋,你怎麼沒跟我們聯繫,自己過來了啊,該不會是想自己過來找寶藏吧?”

    陳奕璋初入江湖,臉皮還比較薄,沒練到許乾那種境界,低聲道:“我尋思這裡面這麼多山洞入口,不如我過來找找,找到了再通知你們!”說道最後聲音卻是越來越低,應該是自己也不相信這說辭了。

    金光禪師道:“你不用去找了,那些鼠妖的寶藏,就在這地下室裡!”說罷用手電一照,就見這一百多平的地下室中,擺了約上百個箱子。更有一些箱子在剛纔的打鬥中被鼠妖撞碎,金子散落了一地。

    那陳奕璋看了愣愣地看了半晌,才說道:“原來你們已經找到寶藏了,好事啊,好事,你們分就是了,不用帶我,不用帶我的!”自古以來因爲分賬不均而火拼的團伙不計其數,而他們四個連團伙都算不上。陳奕璋此時的情形,自然不敢提分寶藏的事情,還得趕忙撇清自己,生怕被殺人滅口。

    金光禪師能從他的神情中看出他的憂慮,道:“你若不想分,那就不帶你的了!”

    陳奕璋心中暗道:“誰不想分啊,我是怕我提出分一份的話,你會一杖打碎我腦袋,若是死在這裡,只怕連個收屍的人都沒有啊!”

    金光禪師站起身道:“咱們怎麼分回去再說,先想法子把東西弄出去吧!”

    許乾心中暗自叫苦,道:“這禪師不是不愛財嗎,不會是不愛小財吧,要是分他一份,我得少得多少啊!”心中雖然有些不悅,但還沒到跟金光禪師決裂的地步。有道法神通的人,如果一心作惡的話,想弄錢還是很容易的,爲了幾億跟金光禪師決裂,進而打死打活,還沒有必要。

    許乾想到這裡,道:“好,那咱們就先把這些箱子弄出去!”

    話音剛落,就聽“砰”的一聲,一個重物被人自上扔下來,砸在地上。許乾用手電一照,發現豁然是剛剛逃走的鼠妖。不過此時已經被摔的腦漿迸裂,鮮血滿地,更有很多血染在金條上,畫面顯得很詭異。

    “誰在上面?藏頭露尾的可不是什麼好漢!”許乾激將道。

    “哈哈哈,許乾,想不到我剛到潯陽,你就給我送這一份大禮物。這些財寶,雖然不值太多錢,但也能夠我們揮霍一陣的,哈哈!”上面傳來一陣十分暢快的笑聲,許乾聽着十分耳熟,想了一下道:“李天成,你們跟蹤我!”

    “哈哈,不止是我,我們四個都來了!”話音剛落,上面的強光手電照過來,許乾被晃了一下,忙四處閃躲,無奈上面四把手電的光都聚集在他的身上,讓他無所遁形。

    許乾用左手擋在眼前,右手握着桃木杖,道:“你們想怎麼樣?”

    那李天成慢慢走下臺階,哼了一聲道:“不怎麼樣,我就是想告訴你,這裡面的寶藏,統統歸我們了,而且你要給我下跪磕頭道歉!”

    許乾哼了一聲道:“就憑你?”

    李天成傲

    然道:“不錯,就憑我!”

    許乾忽然間感到心砰砰直跳,就見那李天成手握一把仿54手槍,一下頂在他的腦門上。

    “我就憑這個,怎麼樣,你不是很囂張嗎,你信不信我一槍崩了你?”李天成說到這裡,用槍在許乾的腦門狠狠的頂了一下!”

    許乾有些不太好的預感,卻嘴硬道:“我不信!”

    “我廢了你!”李天成做勢要拉開槍栓,上官逸飛終於無法淡定了,忙伸手扯着李天成的胳膊,道:“天成你冷靜一些,你冷靜一些!”

    於萬壽也上前勸道:“行了,天成,消消氣,消消氣!”其實他也恨不得能一槍打死許乾,只是地下室中三人身份太特別,讓他很難下殺人滅口的決心。

    許乾是薛家的嫡系血脈自不必說,就連那張雨薇也是正一派的小公主,若是殺了她,豈不是要跟正一派結下生死大仇。

    而金光禪師在大雪山金頂寺身份也是極高的,如若是將這三人都被滅了口,只怕會在玄門之中產生地震一般的效果。是以於萬壽雖然心中極恨許乾,也不敢讓李天成一槍崩了他!

    李天成的脾氣暴躁,被衆人攔住後,呼哧呼哧直喘粗氣,半晌才道:“姓許的,今天有人求情,我就給他們個面子,饒你一條狗命!”

    許乾見他的槍口始終不離自己的腦門,也不敢拿自己的命開玩笑,就算這小子沒膽子,真開槍殺自己,可萬一走火怎麼辦啊!要知道國內對槍支管制十分嚴格,在世面上流行的,多半是土作坊自制的仿54。這種槍打不了太多下,打多了很可能就手槍變手雷了。

    李天成覺得許乾被自己嚇住了,心中越發得意,拿着槍在許乾額頭上不停地點着,“小逼,你現在趕緊下跪、磕頭道歉。要不然,有你的苦頭吃!”

    許乾冷着臉,不去說話,那李天成越發猖狂,嘿嘿一笑,用另一隻手在許乾臉上輕輕拍了一拍,道:“不想道歉求饒是吧,行,那我就來教教你怎麼做人!”說罷反手一個巴掌,抽在許乾的臉上。

    “王八蛋,你?”許乾摸了下嘴角的血跡,恨恨道。

    李天成嘿嘿一笑道:“怎麼樣啊,氣瘋了吧,恨不得弄死我們是吧!你道法高強又怎麼樣啊,你會引雷之術又怎麼樣啊,現在能救你嗎?老子只需要一槍,就能送你歸西。”

    金光禪師低聲喊了一句:“阿彌陀佛!”

    李天成笑道:“你看,你要是現在死的話,還有現成的大師爲你超度,有現成山洞埋你,你真的是賺大了!”

    許乾閉着眼睛半晌之後,終於睜開眼睛說:“哦,那你倒是開槍啊!”

    李天成像是不認識許乾一般,奇怪道:“你說什麼?”

    許乾嘿嘿一笑道:“我說有種你開槍啊!”

    李天成情緒一瞬間就被點燃了,手中的槍再次向許乾額頭頂了頂,罵道:“媽的,老子管不了以後的事,現在就封了!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重生似水青春
    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星級獵人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