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全能相師 » 正文_第一百三十二章 再探地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全能相師 - 正文_第一百三十二章 再探地穴字體大小: A+
     

    汪瀚海的水準顯然不是那些底層的辦事員可比,對於玄門、妖類、術法、靈異事件有着深刻的認識。雖然二十多人失蹤,被媒體知道就是了不得的大案、要案。但沒了苦主的話,也能遮掩過去。

    雖然最大的嫌疑人就在眼前,但他也沒有將許乾關押起來好好審審的想法。他要做的就是儘可能最大限度的瞭解所發生的一切,然後弄出一個無限接近真相的調查報告,然後蓋上絕密級別的印章,封存起來。

    許乾是絕對不會親口承認自己做過什麼,但也能最大限度的配合汪瀚海,金光禪師也跟着說一些細節,弄了一下午,總算可以走出警局了。

    回到車上,許乾對坐在後面的金光禪師道:“這會沒什麼麻煩了吧?”

    金光禪師道:“麻煩還是有一些的,潯陽這一年多的時間裡共發生了六起金庫失竊案,局裡的壓力很大,汪副局長覺得鼠妖最有可能,所以他們也想找到鼠妖的那批寶藏。”

    許乾聽了,心中一驚,暗道:“不好,這批寶藏只怕沒那麼容易弄到手啊!也不知道文秀到哪了!”

    張雨薇道:“六起,損失很嚴重嗎?”

    金光禪師道:“加起來大概一個多億吧!”

    許乾笑道:“鼠妖的寶藏肯定不止一個億,若是能找到,一定能把損失彌補回來的!”

    金光禪師嘆道:“哎,都是民脂民膏,這些鼠妖要是能弄來十億八億,造成的損失就遠遠不止這些了!”他一副悲天憫人的姿態,卻沒注意到張雨薇的臉色,若是此刻用出他心通來,定能知道寶藏的位置。

    許乾望着張雨薇,微微的搖了搖頭,示意她不要亂想。張雨薇對於他心通這門神通也很反感的,畢竟如果有誰能輕易的知道你的心思,並不是件讓人愉快的事情,她現在但凡碰到跟金光禪師相處的時候,都控制自己不去亂想,就怕被感知到內心。

    一時間車內無語,許乾緩緩將車啓動,開出了警局,又說道:“對了,禪師,那何開濟約我今晚再賭一場,你要不要跟我一起過去瞧瞧!”

    金光禪師道:“左右也無事,就陪你去一趟!”

    許乾聞聽,心下高興。雖然他不怕何開濟動武,但多一個幫手,總好過他和張雨薇兩個人。

    金光禪師又道:“對了,那個陳奕璋也不錯,可以叫他一起過去!”

    許乾心中暗道:“我跟他將來肯定是敵非友,還是不叫他比較好啊!”說道:“那陳奕璋今天到現在都沒跟咱們聯繫,只怕有他自己的打算啊!”說道這裡,許乾忽然叫了一聲,不好!

    張雨薇奇怪道:“怎麼了,你想起什麼了?”

    許乾一拍方向盤道:“他道這個時候都沒跟咱們聯繫過,只怕自己去鼠妖的老巢尋寶去了!”許乾昨天就看出他的浮財並不止那一箱金子,都說夜長夢多,只怕他一大早就去了!

    金光禪師的面色也嚴肅起來

    ,嘆道:“清酒紅人面,財帛動人心啊!”

    許乾透過後視鏡,看了眼金光禪師,嘴角抽動算是一個笑。他是比較看重錢的,也知道錢的好處。若是取了這一筆財寶,回到寧安便可衣錦還鄉,到時是開公司還是建道觀,都在他的一念之間!

    許乾將車子挑頭,向着糧庫的方向開去,張雨薇和金光禪師知道他心中所想,都沒有說話。無奈此時是下班時間,潯陽城內還是比較堵的,耗了一個多小時纔出城。

    趕到的時候天色已晚,潯陽糧庫也被警方封了。六名執夜班的同事一夜之間消失的無影無蹤,讓糧庫系統內的員工人心惶惶。雖然被嚴令不得亂傳謠言,卻又哪裡止的住,根本沒人敢上夜班。

    許乾趕到後,將車子停在糧庫遠離大門的一處圍牆,還不等下車呢,手機卻響了,拿起一看,卻是何開濟打來的電話!”

    “許乾,你人到哪了?”何開濟問道。

    許乾道:“我今晚有要緊的事情,改天再跟你賭!”

    “王八蛋,老子準備了一下午,你居然放我鴿子?”何開濟簡直要氣瘋了。

    許乾嘿嘿一笑道:“傻叉,老子說改天,又沒說不賭了!你是白癡啊!”說罷直接掛斷電話,也不管何開濟是否會氣急敗壞。

    現在殘存的那隻鼠妖、陳奕璋都有可能來搬走這批財寶,警方也隨時有可能過來搜查,留給許乾的時間真心不多。這個時候若是還信守承諾去跟何開濟對賭,那豈不是傻嘛!

    想到這,許乾掏出手機撥打薛文秀的電話,裡面卻一直提示已經關機。許乾估計她是在坐飛機,只是不知道還有多少時間能到。想了想,等會到地下自己這邊未必會有信號,他便把自己的方位通過短信、微信兩種方式,分別給薛文秀髮過去。

    時間已經不再等了,許乾下車之後,將桃木杖插在腰間,道:“禪師、小微,咱們還是翻牆進去吧!”

    另外兩人自無異議,這兩米高的圍牆擋普通人都困難,何況是三個高手。越過圍牆之後,三人輕車熟路地來到昨晚出事的那間倉庫,見倉庫門雖然關着,但門上的封條已經斷了,想必是有人來過。

    將門打開後,三個人依次進入。許乾自張雨薇手中拿過手電走在前頭,其餘兩人則拿出手機,用手機中的手電筒軟件照亮。來到原本入口處,見那地洞入口果然開着。

    許乾心中暗道:“好你個陳奕璋,若是你只要拿千萬浮財也就罷了,若是膽敢覬覦剩下的財寶,可別怪我心狠手辣!”

    金光禪師感覺道許乾的一場,低聲道:“許道友,你可是起了殺心?”

    許乾猛然察覺,低聲道:“我就是覺得那小子揹着咱們到這裡,不太地道,心中氣氛罷了,還不至於起殺心!”

    金光禪師道:“錢財乃身外之物,許道友還是不要太過看重的好!”

    許乾道:“禪師可是自幼出家,在寺裡

    長大?”

    金光禪師奇道:“你怎麼知道?”對於自己的過往經歷,他並沒有說太多,卻奇怪許乾是如何知道的。

    許乾笑道:“也就像禪師這般自幼出家,衣食不缺未識人間疾苦的人,纔會把錢財當成身外之物!”

    金光禪師還想再說,許乾道:“禪師,這個話題咱們回去可以好好辯一辯,但現在還是下去要緊!”

    張雨薇也說道:“是啊,咱們早點下去,早點上來!”其實她還想說,早點回家吃飯!

    金光禪師道:“好吧!”

    三人下了臺階,沿着昨天的路前行,走出好幾里路,纔來到昨晚到達的地下廣場。依舊是昨晚的那個高臺,但是三人都注意道,高臺上椅子的朝向變了。金光禪師只是心中納悶,但許乾和張雨薇知道,有人打開了入口。

    許乾忙走上高臺,透過入口向下看,裡面卻一片漆黑。許乾心中納悶,暗道:“那麼多箱子,不是一個人能輕易運走的,難道陳奕璋運箱子去了別處!又或者,那殘存的鼠妖躲在這裡?”

    許乾三人是需要用手電照亮的,但對於鼠妖則不需要,裡面沒有光亮可不代表地下沒東西。

    許乾閉上眼睛,感受着地下的氣息,過了一陣果然感受到一股濃郁的煞氣,就在這入口下面。

    許乾心中暗道:“好妖孽,這是要等我下去偷襲我啊!”他向張雨薇招了招手,在她耳邊小聲說了幾句,張雨薇忙從揹包中將紅蓮葫蘆取出,拿在手中。

    許乾一手拿着手電,一手握着桃木杖,緩緩地走下臺階,眼睛看似望着腳下,實則時時注意暗中鼠妖的方向。

    眼看邁下最後一個臺階時,就聽“吱”的一聲,暗中一個白色的東西猛撲過來,許乾嚇了一跳,暗道:“糟糕,難道不是鼠妖?總不能是小白鼠成精了吧?”他記得地形,身子向旁邊一閃,揮起桃木杖,向那白色的影子打去。

    但聽“啪”的一聲脆響,許乾被震的手心發麻,心中暗道:“好大的力氣!”忙用手電照過去,卻見一隻約老母豬大小的巨型老鼠趴在那裡,張着大嘴,露出兩顆潔白的大牙!

    “靠,我還以爲是什麼鬼東西,原來是它的牙,這要是一下咬在人身上,只怕要將人咬碎了!”許乾心中暗道,手握桃木杖剛要有所動作,那大老鼠居然身子一轉,鑽進一個牆洞裡。

    許乾用手電照了照,才發現這地下室內不知何時多了一個牆洞。他心中難道:“既然有牆洞可走,那上面那洞口很有可能不是這鼠妖打開的,難道那陳奕璋已經找到這裡,只是被鼠妖打走了!”

    許乾走下來,用手電照了照了照那牆洞,裡面卻不是直的,不過兩三米的樣子就拐彎了,看不到更深處的情形。

    “小心!”張雨薇忽然驚呼!

    許乾看到這牆洞裡面是彎的心中就已經有猜測了,這牆洞只怕通不了外界,而是用來偷襲!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星級獵人絕世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