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全能相師 » 正文_第一百三十章 冤家路窄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全能相師 - 正文_第一百三十章 冤家路窄字體大小: A+
     

    兩人在包間落座之後,張雨薇見許乾神情有異,問道:“怎麼,有什麼不對嗎?”

    許乾沉聲道:“就在我們隔壁,坐着於萬壽!”

    張雨薇臉色一變道:“他,怎麼會這麼巧?”

    許乾面色肅然道:“只怕沒那麼巧,我看他十有八九是追咱們來的!”

    “他丟了法器,自然不會善罷甘休,要不咱們還給他?”張雨薇怯生生問道。

    許乾卻道:“天地重寶,能者居之,怎麼能輕易還給他!”

    張雨薇道:“可是他這次應該是有備而來把,只怕幫手不少,就咱們兩個人?”

    許乾微微一笑道:“別擔心,咱們也不是沒有人!”

    張雨薇奇道:“你還叫了幫手,禪師嗎?”

    許乾搖搖頭道:“不是,是我妹妹薛文秀,她會帶人過來,只是需要點時間!”

    張雨薇自然知道許乾的身世,也知道他這妹妹的存在,聽說她要過來,高興道:“好啊,咱們認識這麼久,我都沒見過你家人呢!”

    許乾心中暗道:“咱倆四處亂逛去哪見啊!我也沒見過你的啊!”卻道:“嗯,她也早想見見你呢!”

    張雨薇臉色一紅,頭微微低着說道:“她不會嫌我沒見識吧?”

    許乾笑道:“怎麼會,我早把你的照片發給她看過,她也喜歡的不得了!”

    張雨薇面露欣喜道:“是嗎?那她什麼時候能過來啊?”

    許乾道:“大概明天吧?”他相信憑藉薛文秀的能力,應該能很快組織起人手。只是從京城到潯陽,畢竟有很長一段路程,就算坐飛機也要幾個小時,最快也得晚上!

    兩人隨意說了幾句,酒菜已經上來了。麻辣魚沒有網上說的那麼好吃,但味道也不錯。許乾從一介屌絲到身家過千萬,還不足半年的時光,吃東西還沒那麼挑剔。

    兩人吃的正香,就見房門一開,進來的不是服務員,卻是一個外表陰柔目光陰鷙的人,正是何開濟何大少。在他身後,只跟着兩個人。

    許乾自然不會怯場,身子仰靠在座位上,笑道:“何大少,好本事,這都能找得到我,過來吃兩口?”

    何開濟把許乾都要恨瘋了,此刻卻也露出一絲笑臉,道:“許乾,你既然上了賭桌,就該知道賭桌的規矩,斷然沒有贏了錢就走的道理吧?”

    許乾點點頭道:“贏了就跑當然不好,怎麼,你想跟我接着賭?”

    何開濟道:“當然,就在今晚,還是老地方,我請高手跟你賭一局,敢不敢來?”

    許乾哈哈笑道:“沒問題,就怕你賭本不夠,不夠我贏啊!”

    何開濟瞳孔微縮,隨即展顏笑道:“我出兩千萬,就怕你沒那麼大本事贏走呢!”

    許乾笑道:“我是韓信點兵,多多益善,那咱們就老地方見!”

    “好,不見不散!”何開濟說罷,帶着兩個人出去了。許乾端坐在椅子上,面容陰鬱。

    “怎麼,你擔心他不懷好意,今晚是鴻門宴?”張雨薇問道。

    許乾搖搖頭道:“不是,那於萬壽就在隔壁,他只怕!”

    “哈哈,只怕我會過來是吧?”門口傳來一陣笑聲,轉過一個面色發黃,濃眉大眼穿着黑色中山裝的青年人,正是許久不見的於萬壽。他身後還跟着兩個同樣打扮的年輕人,以及一個丰神俊朗、儀表堂堂的年輕人,將門口堵的嚴嚴實實的。

    許乾見於萬壽身後兩人面容略顯青澀,估計他們十有八九是他的師弟。笑道:“我怎麼會怕你!真是人生何處不相逢啊,能在這碰到,也挺巧的啊!”

    於萬壽森然冷笑,“巧,這叫冤家路窄,我集合了兩位師弟和一位朋友,到潯陽第一頓飯就遇到你,你說不是冤家路窄是什麼?”說到這裡,他瞄了眼張雨薇身旁椅子上的小書包,眼神中已經流露出躍躍欲試的神情。

    許乾一把將小書包拿在手裡,道:“這麼說倒也不錯,你們四個把門堵着,到底怎麼打算,要是還沒想好,不妨坐下來先歇一會!”

    一個面容俊秀的青年自於萬壽身後走出,道:“姓許的,你要是識相點,就自己把東西交出來,免得受皮肉之苦,要不然別怪我們人多欺負你人少!”

    “就是,要不然我們四個打你一個,別人說我們清風觀勝之不武!”另一個人說道。

    張雨薇眼睛一蹬,說道:“你們這是什麼意思?當我不存在嗎?”

    那面容俊秀的青年面帶微笑,施禮道:“在下清風觀二弟子李萬成,不知道姑娘是?”

    張雨薇自幼受到的管教頗爲嚴格,雖然雙方處於敵對立場。但對方施禮,她也不願失了禮數,道:“在下正一派靈微子!”

    那俊秀少年眼睛一亮,整個臉都變得容光煥發道:“哎呀,你就是號稱正一派小公主的張雨薇!”

    張雨薇白了他一眼,冷冷道:“小公主不過是別人捧場,可談不上!”

    那個儀表堂堂、丰神俊朗的年輕人上前一步,越衆而出,道:“在下上官逸飛,我父親是華夏玄學理事會的會長上官寧。他跟伯父是很好的朋友,之前還說要領我去見見張真人呢!”

    許乾心中暗道:“要真是很好的朋友,他跟張雨薇會到現在才認識,這傢伙不會是打什麼鬼主意吧!”

    張雨薇對上官逸飛的話也很是懷疑,笑道:“是嗎,我倒沒怎麼聽父親提起過!”

    上官逸飛又上前幾步,到圓桌前拉開一把椅子坐下,道:“相見即是有緣,不介意一起吃點吧!”

    許乾哈哈一笑:“你要是不嫌棄我這殘羹剩飯,我是不介意啊!”

    上官逸飛笑道:“哎,叫人重新上過就是了!”轉過頭道:“於兄,過來坐啊!”

    於萬壽心中有氣,在這上官逸飛面前,卻似乎不太敢發一樣,幾步上前坐下,氣鼓鼓地看着許乾。他那兩位師弟,一個上前坐下,一個去叫服務員,重新上一桌菜。

    那上官逸飛笑道:“我聽說許兄出自京城薛家,如今馬上過年了,怎麼還沒回去啊!”

    這話一出,於萬壽臉色一變,這麼久以來,他

    一直以爲許乾是個沒背景的野道士,最多能巴結巴結張雨薇而已,卻萬沒想到許乾竟是京城豪門薛家的人。

    在華夏數千年的歷史上,宗教的勢力跟政治勢力始終無法比,華夏也就沒有像西歐那樣存在宗教戰爭。

    華夏境內這下玄門宗派,無論佛道兩教,就算再清高獨立,對於政治勢力也不敢輕易得罪。更何況很多宗門天生就想着如何討好世家豪門,這許乾要真是薛家的人,事情還麻煩了。

    於萬壽一臉緊張的看着許乾,真希望他能說一句不是!遺憾的是,許乾道:“過年嘛,無非在兩個地方,要麼是自家,要麼是女朋友的家中。我這次卻是要跟着雨薇一起去正一派了!”

    上官逸飛聞言,臉色有些難看,半晌才道:“兩位珠聯璧合,倒是很般配!”

    許乾微微一笑道:“上官兄這次來潯陽,有何貴幹啊?”

    上官逸飛道:“說來巧了,我也是要上正一派,路過這裡遇見於大哥兄弟三個,就過來喝頓酒!”

    許乾心中暗道:“真是不巧,他不會要跟着我吧,那邊還有寶藏沒取出,金光禪師在旁已經不好弄了,再被他纏上可就麻煩了!”卻道:“哦,這樣啊!”

    上官逸飛又道:“我聽於大哥說,他的法器紅蓮葫蘆在你的手中?”

    許乾斂容道:“不錯,在我這裡!”

    上官逸飛道:“那紅蓮葫蘆是清風觀的法器,於大哥不幸將其失落,許道友拾到了,雖是機緣,但還不能就此據爲己有吧!”

    許乾道:“哦,以你的意思呢?”

    上官逸飛道:“自然是物歸原主,豈不皆大歡喜!”

    “哈哈!”許乾笑了兩聲,道:“你當我是三歲小孩嗎?”

    上官逸飛面不改色,笑道:“爲什麼這麼說?”

    許乾道:“那於萬壽趁我跟衛山虎爭鬥之際,漁翁得利。更是數次心懷不軌,試圖暗算於我。要是我的法器落在他的手裡,你覺得他會給我嗎?”

    於萬壽心道:“當然不會啊!”玄門之中法器並不充裕,更不可能做到人手一個,便是在清風觀,也不是說所有的弟子都有。於萬壽作爲大弟子,纔有機會拿着紅蓮葫蘆。可這葫蘆在他手上丟失,卻沒有替代品用,還要受宗門責罰。

    他望了眼上官逸飛,上官逸飛道:“許道友,將別人的法器據爲己有,總是不好吧?”

    許乾道:“天地重寶,能者居之。這法器可不是三塊五塊,撿到了交給警察叔叔!空口白牙就想從我這裡拿走它,那是想都別想!”

    李萬成一拍桌子,大聲道:“姓許的,你別敬酒不吃吃罰酒,好說好聽跟你商量你不幹,別逼我們動手,到時我們拿回去的,可就不止是紅蓮葫蘆了?”

    許乾哈哈一笑,傲然道:“好啊,那你們就動手啊,我倒要看看這清風觀的人到底有多大能耐!”

    於萬壽早就忍耐不住了,聽許乾把話說完,騰地一下站起身來。其他兩位師弟也忙站起身來,對許乾怒目而視,一場爭鬥一觸即發。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唐朝好地主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
    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