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全能相師 » 正文_第一百二十六章 追蹤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全能相師 - 正文_第一百二十六章 追蹤字體大小: A+
     

    陳奕璋轉過頭來,向許乾二人笑了笑,施禮道:“我看你手中的桃木杖不是凡品,二位也是身具道法的人吧,在下麻衣一脈陳奕璋!”

    許乾聞言心中咯噔一下,暗道:“麻衣一脈,我當初在京城郊外跟麻衣一脈所謂二師兄爭鬥,殺了他不說,還奪了他的匕首。這小子不會是來尋仇的吧,卻不知他的身份地位!”

    張雨薇忙施禮道:“在下正一派靈微子,見過道兄!”

    許乾也手施一禮道:“在下乾元子,見過道友!”

    那小女孩拿着剩下的兩瓶紅茶,愣愣地看着眼前的一切,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怯生生道:“你們都是道士?”

    那陳奕璋脾氣不錯,笑着說道:“對啊,我們都是道士!”

    那小女孩左右打量,望着陳奕璋說道:“可是你們怎麼都沒穿道袍啊,看着跟普通人沒有差別嘛!”

    陳奕璋嘆了口氣,略帶感慨道:“現在這社會,大家對佛道兩教都不怎麼認同了,要是有和尚或是道士打扮的人出現,大家都是一副看怪物的表情。爲了行走方便,當然要做普通人打扮了!”

    這話說的,深得張雨薇的心思,“是啊,在過去道士還是很受人尊敬的,如今大家看見穿道袍的人,似乎都在看騙子一樣!”

    許乾道:“過去識字率低啊,道士幾乎都識字,好多又會醫術,自然受人尊敬。現在!”話雖沒繼續往下說,意思卻不言而喻。

    三個人正感慨的時候,老闆拿着一張單子走過來,一臉惶恐道:“先生,我算了一下店內的損失,主要是桌子和酒水,加起來約六千多!”

    許乾也不看他的單子,掏出錢包道:“你們店裡有POS機吧,直接給我刷一萬吧!剩下的算小孩的精神損失費,剛纔嚇壞了吧!”

    老闆高興不已,忙去拿POS機。那小女孩也知道誰更有用處,忙走過來把兩瓶紅茶遞上,道:“大哥哥,你人真好!”

    許乾微微一笑,沒說什麼。瞥了倒在地上的矮胖子一眼,見他不知什麼時候由躺變趴,身子微微在動。

    許乾猛然間一腳踩在他的背上,疼的他哇哇大叫,看他的樣子也是一個大老爺們,叫聲卻很細。

    “怎麼了?”張雨薇一臉緊張道。陳奕璋看了看道:“你不覺他的身子好像陷到地裡了嗎?”

    張雨薇仔細一看,那矮胖子的身子果然陷入地中約幾公分深。這時那矮胖子叫聲越來越大,也越來越細。身子居然開始變大,撐的衣服越來越鼓了。

    “這,這是什麼情況?”張雨薇驚訝道。

    許乾臉色一變,道:“不好,他要顯出原形了!你們快躲開!”

    話音剛落,他腳下那矮胖子“吱”地一聲長叫,居然變成一隻約小豬大小的老鼠。在屋內亂竄兩圈後,向門口飛奔過去。

    小女孩被嚇得啊呀一聲,仰頭就倒。張雨薇手疾眼快,一把將女孩抱住,將其放在桌子上。

    那老闆望着地上已經被扒開約十釐米深的坑,驚訝的半晌說不出話來。那可是地板磚啊,下面還有水泥的!

    許乾對

    張雨薇說道:“你照顧一下他們父女,賠給他們損失,我去追那鼠妖!”陳奕璋道:“我跟你去!”

    兩人出了門,發現天色已經完全黑了,鼠妖也跑的沒了蹤影。許乾開着新買的保時捷卡宴,對坐在副駕駛位置上的陳奕璋說道:“你有找到鼠妖的法子嗎?”

    陳奕璋自懷中掏出一個羅盤道:“放心吧,這種事對我來說,是小菜一碟!”

    許乾開着車,在陳奕璋的指引下漸漸開到潯陽的城郊,見一片高聳的儲糧罐。陳奕璋道:“羅盤顯示,那鼠妖就藏在這裡!我看這裡妖氣很重,只怕鼠妖不少!”

    許乾哼了一聲道:“自然不少,也不知那高聳的罐子裡,還有多少糧食存在!”

    陳奕璋道:“我師父年輕的時候,滅殺過幾只鼠妖,他們不到一年的時間居然能吃掉上億斤的糧食!”

    許乾道:“你師父是?”

    陳奕璋一臉崇敬道:“我師父是麻衣一脈的當代門主陳善空!”

    “哦,失敬,失敬,原來是少門主!”許乾客氣道,心中卻說,那陳善空應該就是蘇婉清口中的大師兄了吧!

    陳奕璋忙擺手道:“我是師父的侄子,卻不是什麼少門主,我們麻衣一脈很鬆散的,更談不上少門主了!”說這話的時候,竟有些失落。不過話說回來,任誰都希望自己地位不錯,如果出入有一幫門人伺候,也是很愜意的啊!

    許乾看的出他臉上的失落,笑着說道:“如今雖是末法時代,卻也是最好的時代,若是麻衣一脈在你手上發揚光大,豈不是更好!”

    陳奕璋展顏笑道:“道兄說的不錯,這正是我該去做的!咱們這就進去滅了鼠妖嗎?”

    許乾卻道:“哎,再等等,我叫個幫手過來!”說罷拿出手機,撥通金光禪師的電話,道:“禪師,你在哪了?我在潯陽城郊的糧庫外面!”

    “哦,我也在這,我察覺到潯陽城內有鼠妖后,就第一時間來這觀察了!”金光禪師說道。

    許乾笑道:“英雄所見略同啊,我在倉庫正門處,開着一輛保時捷卡宴,你過來,咱們回合一下,我這還有個朋友!”

    掛了電話後,沒幾分鐘就聽車窗響,許乾搖下窗戶,見正是金光禪師。他打車門上了後座,道:“這位小兄弟很面生啊!”

    許乾介紹道:“這位是麻衣一脈的少門主,陳奕璋。這位是大雪山金頂寺的金光禪師!”

    陳奕璋面露驚訝之色道:“哎呀,是金光禪師,我早就聽師父說過你的大名,知道您一直出世修行,到處斬妖除魔,是我們玄門中人榜樣啊!”

    金光禪師施禮道:“阿彌陀佛,卻不知陳善空道友一向可好?”

    陳奕璋這纔想起自己剛剛都忘了施禮了,臉色微紅。好在現在是晚上,車裡燈光昏暗,根本看不清。忙施禮道:“家師一切都好,現在在香港定居,前段時間還唸到着很久沒見過老朋友了呢!”

    “哦,陳道友這次來內地所謂何事啊?”金光禪師道。

    陳奕璋道:“前些日子,家師忽然間心神不寧,算出二師叔出事了。雖然他們師兄弟有

    隔閡,多年不見,但畢竟是同門一場,同爲麻衣一脈。如今二師叔沒了,我們怎麼也要查個清楚!”

    金光禪師點點頭道:“正該如此,只是我前些年聽說他在北方,幫一豪門公子做事,你怎麼會在這裡?”

    陳奕璋臉色一喜道:“哦,還有這樣的事,我們跟二師叔的關係斷了很久,之前只知道他在贛南一代做事,所以纔會來這裡尋找!”

    許乾心中暗道:“你那二師叔正是死在我手上,好在老子現在也有他心通,不怕禪師感知。只是這小子又有什麼異術,竟讓我無法感知他的內心。對了,回頭得告訴雨薇一聲,那匕首是暫時不能用了,免得被這小子看出來!”

    許乾說道:“你二師叔的事情,真的很可惜,不過咱們現在聚集在這裡,還是先滅了這羣鼠妖要緊!”

    金光禪師望了許乾一眼,覺得有些奇怪。這許乾平日裡對斬妖除魔的事一向不大上心的,不過轉念一想,那些鼠妖貪婪無比,聚集的財富不少。這許乾道友也是個無利不起早的主,這次積極一些,倒也說的過去!遂道:“的確如此,咱們就先衝進這糧庫,一探究竟再說。”

    三人定計之後,下車來到倉庫圍牆處。見那牆有兩米多高,卻擋不住三個人,“噌噌蹭”,三人俱是乾脆利落地越過了圍牆。

    跳下之後,陳奕璋拿出羅盤,開始尋找那鼠妖的藏身之處。只見那羅盤上的指針不停的抖動之後,終於在停了下來。三人沿着羅盤所指的方向向前走,其中遇見幾個出來巡邏的人,好在三人藏的都很快,沒有被人看到。

    “大師,道兄!如果所料沒差的話,那鼠妖就在這間倉庫內”陳奕璋指着不遠處的一個倉庫說道。

    三人在暗中躲着,望着不遠處的倉庫,居然燈火通明,門口還有兩個人在站崗,那兩人個子都不高,身形矮胖。

    許乾仔細看了看,對二人說道:“門口站崗的兩個,也是鼠妖!”

    金光禪師低聲唸了一句佛號,道:“整座糧庫裡只怕一半的人,都是鼠妖啊!”

    陳奕璋驚訝道:“一半,不至於吧?”

    金光禪師道:“走,去看過就知道了!”

    金光禪師低着身子潛行,許乾和陳奕璋緊隨其後,卻不想沒走出多遠,聽前面有人喊道:“誰?”

    “不好,被發現了!”陳奕璋可惜道。

    金光禪師也暗叫可惜,他們三人都忘了一件事。那老鼠在夜裡的眼神,可比他們要好多了。他們覺得看不清的場景,在鼠妖眼裡,卻是亮如白晝!

    “嗤嗤!”隨着破空之聲響起,金光禪師手指用力,兩顆念珠彈出,分別取兩個守衛的額頭。

    “噗噗!”兩聲,那兩個守衛連喊叫的時間都沒有,便倒在裡地上。

    金光禪師一馬當先,率先衝入倉庫中,高喊一聲道:“鼠……!”

    許乾聽他喊了一半,心中納悶,進去一看,卻見這倉庫內被改造的有如金鑾殿一般,兩旁坐滿了穿着黑色衣服的人。而大殿正當中,坐着的那個人,穿着一身黑袍,頭戴王冠,卻正是之前見過的那個牛萬鈞。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
    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