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全能相師 » 正文_第一百二十章 踩進泥裡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全能相師 - 正文_第一百二十章 踩進泥裡字體大小: A+
     

    這些煞氣無聲無息,速度極快,又是黑夜之中,跑在前面的幾個大漢還沒明白是怎麼回事呢,腿一軟就倒在了地上。後面的人躲閃不及,有踩到前面的人跌跌撞撞,有被絆倒在地的。一時間哎呦哎呦叫聲不斷,好不狼狽。

    何開濟跟在後面,本來還有些得意,不想手下的小弟這麼不爭氣,氣的鼻子都快歪了。

    “混蛋,廢物!”何開濟氣的痛罵,手下那幫人出師不利,士氣盡折,也都停了下來互相對視,弄不清楚剛纔怎麼了。

    許乾上前幾步,笑道:“哎,姓何的,這就是你找來的人,也不怎麼樣嗎?”

    何開濟小眼睛眯眯着,望着許乾,道:“最起碼收拾你們已經足夠了!”

    許乾咳嗽一聲,又上前一步道:“是嗎?”

    何開濟上前幾步,繞着許乾說道:“那當然,不要說他們,就是我要打你這弱不禁風的黑鬼,也是輕而易舉!”

    他跟許乾賭牌的時候,看的出來許乾身體虛弱,後來經過調查,知道是中了蛇毒,在潯陽市醫院治療。是以雖聽黃大師說過許乾很能打,此刻卻也沒太放在心上。剛纔那一幕,他並沒有看清是許乾出手,還以爲是那幫傢伙不小心,是以許乾沒有多少防備心理。

    許乾咳嗽一聲,道:“你說這麼多,不就是爲了錢嗎,大不了明天我在賠你賭一局,咱們牌桌上見真章怎麼樣?用不着打打殺殺的吧!”

    何開濟哈哈大笑道:“賭你老母啊我跟你賭,你小子會出老千,雖然我沒看出你怎麼換的牌,但你肯定是出千了。就憑這一點,老子就可以把你抓住,廢了你的雙手,再把錢拿回來。你要是主動點,我可以考慮給你留一隻手吃飯。不然的話,就廢你雙手雙腳!”

    許乾怒極反笑,道:“何大少好威風啊!也不知道你是仗誰的勢?”

    何開濟得意道:“我舅舅是潯陽市公安局局長,你要是識相的話,就自己把錢交出來,再跪下了求我,我或許心一軟,就饒了你了!”

    許乾哼了一聲道:“怪不得這麼無法無天,敢明目張膽的開賭場,原來是有這麼一把大傘護着啊!”

    何開濟獰笑道:“怎麼的,有招想去,沒招你死去吧!”何開濟說到這的時候,突然間擡腿,奔許乾的小腹踢去。他一直覺得許乾身體虛弱,雖然這會臉色已經沒有之前那麼黑了,卻沒太在意。

    何開濟的腿剛剛踢到一半,就感覺到另一條腿被狠狠的踢中。卻是許乾後發先至,一腳踢在他的支撐腿上。何開濟身子瞬間失去平衡,倒在地上。

    “何少!”站在一旁的人連聲大呼,就要圍上來。

    許乾擡腳在何開濟的小腹上踢了一腳,踢得他身子佝僂的成個蝦米一般。又把腳踩在何開濟的脖子上,笑道:“你們要是敢上來,我就一腳踩斷他的脖子!”

    那夥人被許乾一瞬間展露出的狠辣震懾住,拿着棍棒砍刀,卻不敢上前。何開濟卻是羞憤欲死,當着自己一幫小弟的面,被許乾踩着脖子,實

    在是太沒尊嚴了!

    “姓許的,你敢這麼對我,我一定不會放過你,我舅舅也不會放過你的!”何開濟歇斯底里道。

    許乾嘿嘿一笑,用手指撓着下巴道:“這樣啊,既然無論怎麼做你都不會放過我,那我就對你再狠一點吧!”

    許乾說罷,腳下微微一用力,疼的何開濟嗷嗷直叫。藉着昏暗的路燈,卻是把何開濟那幫手下給看傻了!

    黃大師躲在人羣后面,看着許乾發狠,直覺心驚肉跳,心中暗道:“這小子就是個煞星啊,太狠了!其實我被他勒索一百二十萬也不算什麼,跟何大少一比少多了!我看以後還是別跟他作對了,萬一他什麼時候找到我,可就麻煩了!”

    “哎,黃大師,咱們怎麼辦啊!”他身邊的一個人拿手輕輕碰了他一下,詢問道。

    黃大師剛纔陷入沉思中,忽然間被人碰了一下,嚇的差點沒跳起來,說道:“報警,報警啊,這時候還尋思啥啊!覺得黑社會向警察求助沒面子啊?”

    問他話那人還真是這麼想的,一邊掏出手機,一邊琢磨道,“哎,這傢伙太生猛了,報警怎麼說啊,告訴警察,我們是劫匪,碰到更狠的把我們給劫了?”

    他心中瞎嘀咕,接通電話卻說道:“喂,我是何開濟的手下,我們在潯陽市第一醫院旁邊的小衚衕口被人劫持了,是何開濟,你們局長的外甥!”

    那邊報完警之後,何開濟道:“哎,姓許的,你要是現在放了我,咱們還有的商量!”

    許乾腳下微微用力,哼了聲道:“閉嘴!”

    何開濟疼的哎呀一聲,心中恨不能將許乾撕碎了,此刻卻也只能生生嚥下這口氣。

    金光禪師走上前說道:“他們報了警,經了官的話,只怕會很麻煩!”

    張雨薇也走上前說道:“是啊,要不咱們把他放掉,直接離開好了!”

    Www⊙ тTkan⊙ ℃O

    許乾微微一笑道:“你們覺得咱們這麼走了,他會善罷甘休?”

    何開濟在許乾腳底下說道:“會,會,你放開我,我保證不追究!”

    許乾要是連他這點假話都聽不出來,那就不用混了!”腳下微微用力,道:“閉嘴!”何開濟忙把嘴閉上。

    許乾說道:“咱們如果走掉的話,他十有八九會往咱們身上栽贓,就算不栽贓,恐怕也會去找易秋思的麻煩!”

    何開濟想到:“不錯,要不是易秋思那賤人,老子怎麼會遭這麼大的罪,受這麼大的損失。等下回去,一定要想法子好好弄下那個小賤人!”事情最初的起因是他想要佔有易秋思,如今受了許乾的折辱,卻是把一切都怪罪到易秋思的頭上了。

    他心中想的正美,卻忘了許乾有他心通的異能,猛然間感覺脖子上的腳擡起,心裡正高興的時候,就覺肚子一痛,卻是許乾一腳踢在他的小腹上。何開濟痛的身子佝僂,趴在地上不停地吐酸水,卻感覺道一隻大腳死死地踩在他腦袋上,讓他半點動彈不得。

    何開濟簡直要氣瘋了,被人用腳踩着頭,這

    感覺跟踩着脖子還不一樣。論羞辱程度,比被人用槍指着還要羞辱一萬倍。

    何開濟雙手按在地上,腦袋拼命向上擡,卻怎麼也擡不起。他咬着牙說道:“姓許的,有種你就弄死我,不然老子一定要你的命!”

    許乾嘿嘿一道:“好啊,有本事你來拿就是了!”

    “上啊,砍死他們!”何開濟的一個小弟大吼一聲,拎着刀子衝了上來,其他人也跟着一擁而上。

    許乾要的就是這效果,擡起腳來在何開濟的肚子上又踢了一下,笑道:“還給你們!”何開濟被踢得身子在地上滾了好幾米,趴在地上就吐,卻是連膽汁都快吐光了。

    “何少,你沒事吧?”一個手下將何開濟身子扶起,下意識地問道。

    何開濟簡直要氣瘋了,伸手在那人後腦上打了一下道:“你瞎啊,老子有事沒事你看不出來啊,還不快去給我砍死他們!”

    “哦,我這就去!”那人也是被打蒙了,轉身就走。卻是把何開濟扔在一邊,摔倒在地。

    “靠,我撲你老母!”何開濟倒在地上,心中暗暗叫道。

    許乾這邊,十幾號人撲了上來,掄着砍刀、球棒亂打。金光禪師和張雨薇忙加入戰團,跟許乾一起抵抗。

    許乾有意放水,兩夥人竟打的旗鼓相當。沒多會四輛警車趕來,把兩夥人堵在路口。

    “住手,全部都給我住手!”一個四十多歲,國字臉的警察走下警車,衝着衆人喊道。而其他警察也快速下車,將兩夥人圍在當中。

    帶隊的警察走到人羣當中,沉聲道:“究竟是怎麼一會事?”

    小狐狸早就隱身藏在暗處了,許乾這夥只有三個人。只是這金光禪師造型有些奇特,讓那警察頻頻側目,“你是?”

    金光禪師手施一禮,道了聲:“阿彌陀佛,貧僧是藏區大雪山金頂寺金光禪師!”

    帶隊警察聞言眉頭一皺,心中暗道:“藏區的,真是麻煩,可不要弄出什麼民族問題!”道:“你說是出家的和尚,有度牒嗎?”

    金光禪師自衣服中取度牒遞了過來,帶隊警官皺着眉看了半天,也弄不清楚真假,遞給身後的一名女警道:“回去聯網查一下!”

    不等女警接過,金光禪師一把搶回,快愈閃電,道:“你們想查可以,隨時能看,這度牒卻不能放在你們那邊!”

    金光禪師不慌不忙地將度牒收入口袋裡,其他的警察卻是嚇了一大跳,如臨大敵一般將槍都對準了金光禪師。實在是因爲他剛纔速度太快了,這也就是拿回自己的度牒,要是搶槍的話,事情可就大發了!

    帶隊的警官望着氣定神閒,對槍口熟視無睹的金光禪師,向衆人說道:“是誰報的案,你們聚在這裡究竟是幹什麼?”

    何開濟望着四周的警察,心中頗爲猶豫,剛纔落入許乾手裡已經丟人丟到姥姥家了!如果再跟警察講一遍,他是怎麼被對方折辱的,那真是比殺了他還難受。可不這麼說,又該用什麼藉口陷害許乾呢!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
    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