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全能相師 » 正文_第一百一十七章 豪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全能相師 - 正文_第一百一十七章 豪賭字體大小: A+
     

    何大少望了易秋思一眼對許乾說道:“我可沒叫手下用強,是她自己跟我堵錢,輸了就脫衣服,輸成這樣的,你要是等一會再來的話,沒準她就光着了!”

    許乾向易秋思望了一眼,她一臉窘迫的點了點頭,說出了事情的經過。原來何大少的手下拿着欠條去易秋思家中逼債,把她帶到這裡談解決的事情。何大少說如果她肯賭錢的話,一把一百萬,易秋思輸了脫一件衣服,何大少輸了就免去一百萬債務。

    易秋思心存僥倖,也是被逼的沒法子,就上了賭桌,卻是差點被人贏光衣服的下場。

    許乾望着一臉訕訕表情,又有些尷尬的易秋思,下意識的搖了搖頭。心中暗道:“清酒紅人面,財帛動人心啊!這丫頭乍一看也是精明強幹,女強人的模樣,卻也會上這樣的當。那何大少沒兩下子,怎麼敢跟你開這樣的賭局!看來她只是乍一看的精明啊!”

    許乾將易秋思拉起來,坐到椅子上,微微笑道:“何大少是吧,鄙人許乾,易秋思的事情,我扛下來了!想怎麼解決,劃出個道來!”

    何大少眯着眼睛道:“我叫何開濟,別人都叫我何大少。你想幫易秋思的事抗下來,不知道有沒有那資格啊!”

    許乾嘿嘿一笑道:“不就八百萬嗎,我現在就能還上!”

    何大少的眼睛眯的都快看不到了,哼了聲道:“好氣魄啊,你跟她什麼關係,要幫她出這個頭!”

    許乾淡然道:“也沒什麼關係,就是剛剛認識,只是見有人設局坑人,看不過而已!”

    不等何大少說話,黃大師一拍桌子,道:“姓許的,你還有臉說別人,你勒索我一百二十萬的事情,又怎麼講?”

    衆人見黃大師一臉肉痛激憤的模樣,都有些好奇。卻聽許乾說道:“黃大師,你跟別人夜裡闖進女人的閨房,意圖不軌,問你要點精神損失費,很合理吧!”

    黃大師憤憤不平道:“老子連她手都沒碰一下,憑什麼要這麼多,一百二十萬,夠老子玩幾百個女人了!”

    許乾哼了一聲道:“你情我願,明碼標價的,別說你玩幾百個,就是幾千上萬個,能玩的起那是你的本事。老子也管不着,可你意圖強暴,被老子撞見了,就要好好教訓教訓你!”

    黃大師氣的血壓升高,險些暈過去,一拍桌子道:“上,把他給我拿下!”

    身後站着的那一排保安就要上前,卻見金光禪師上前一步,大呵一聲道:“誰敢!”

    衆人正在驚疑之際,就聽“嗤嗤”破空聲響,三顆念珠打在旁邊的實木門板上,鑲入其中,沒入大半。

    這一手卻是把何開濟和他那幫手下都鎮住了,這威力都快趕上手槍了。要是真打起來,這位大師手中的念珠敞開了彈的話,他們非死即傷啊!

    何開濟瞳孔微縮,再看金光禪師的時候,一臉的忌憚,笑道:“原來大師還是練家子,失敬失敬,快給搬幾把椅子來!”有服務人員搬來三把椅子,圍在許乾身後,讓幾個人坐下。

    何開濟說道:“既然你決定替她出頭,那好,我給你賬戶,你把八百萬打

    進來吧!”

    許乾冷笑一聲,道:“八百萬,我有,但不能這麼輕易給你。你要是有膽子,就跟我堵一把,如何?”

    何開濟哈哈大笑,旁邊的保安也面露嘲諷之色。許乾淡然道:“很好笑嗎?”

    何開濟道:“一般吧,我們家祖輩就是幹這個的,我自小就在賭場出沒,跟我賭,你膽子不小啊!”

    許乾心中暗道:“看來這小子不單是個富二代,還是個黑二代,騙二代啊!”卻說道:“那也沒什麼了不起的!”

    何開濟哼了聲道:“別光在那耍嘴皮子功夫,究竟本事如何,咱們賭兩把就知道了!給我換一千萬的籌碼!”

    許乾也掏出銀行卡,對服務生說道:“給我也換一千萬的!” wWW _t tkan _℃O

    兩人選擇的賭牌方式是梭哈,五張牌比大小,非常通俗流行的一種玩法。

    許乾雖然沒有透視異能,卻有他心通的本事,每次何開濟看底牌的時候,他都會去感受對方心中所想。這種情況下,輸了就撤,能贏就加註,不過半個小時候,許乾就贏了六百多萬。

    何開濟一張臉變的十分陰沉,又輸掉兩百萬後,他一拍桌子,指着許乾大吼道:“你小子敢在我這裡出老千?”

    他身後的那幫保安一起上前一步,怒目而視。金光禪師和張雨薇都站起身來,一副有種你們就上的表情。

    許乾則淡然一笑道:“我說姓何的,玩不起直接說嘛,別再那找茬,這賭場是你的,你這屋裡也有監控,我出沒出千,你會不知道?”

    何開濟望着許乾,咬牙切齒,卻又無可奈何!黃大師在旁看的清楚,在何開濟的耳邊悄悄說了兩句話。何開濟微微一笑,道:“咱們也別費那個勁了,這樣,我把欠條還給你們,你給我八百萬籌碼!咱們在賭如何?”

    許乾笑道:“正合我意!”

    何開濟讓人拿過來欠條,給易秋思看。易秋思拿過那張把她家逼入絕境的欠條,確定正是父親親手所寫的那張後,忙撕的粉碎。

    許乾給何開濟撥過八百萬籌碼,但他實際贏的還要多一些。現在場面上,兩人的籌碼又恢復到最初的狀態,都是一千萬上下,只是許乾的略多一些罷了!

    兩人又賭了一陣,互有輸贏。這一把,兩人都看過底牌後,許乾的牌面上是一張黑桃K,而何開濟的是一張紅桃K。

    何開濟笑道:“咱們倆這麼賭太慢了,不如來把大的如何?”

    許乾嘿嘿一笑道:“不慢啊,我剛纔贏你八百萬還沒用上半個小時!”

    何開濟聽了,氣的簡直要吐血,這個根本是不按套路出牌嗎,在跟賭有關的電影中,許乾應該說好啊,然後兩人來場巔峰之戰,一局定輸贏。

    “但是這會咱們倆都沒什麼輸贏啊,這麼玩下去,要多久才能分出勝負!”何開濟說道。

    易秋思說道:“既然很難分出輸贏,那就到這裡吧!”在她看來,許乾能把她欠的八百萬贏回來已經很了不起了。但運氣總是有用光的時候,等下如果許乾又輸了錢,她到底要不要賠付。如果許乾輸了三五百,可怎麼辦啊

    !

    第三張牌發下來,許乾的是一個黑桃Q,而何開濟的則是一個草花Q。

    “一百萬!”許乾一推面前的籌碼,說道。

    何開濟見許乾加註,面色一喜,道:“一百萬!”

    第四張牌發下來的時候,許乾的是一個黑桃J,而何開濟的是一張草花J。

    “一百萬!”許乾再一次推動眼前的籌碼!

    何開濟眼睛眯眯着,瞳孔微縮,沉聲說道:“一百萬!”

    如今二人的牌面完全一樣,都是JQK,只不過許乾的都是黑桃,而何開濟則是紅桃、草花都有。

    第五張牌發下來的時候,許乾的是一張紅桃10,而何開濟則是一張黑桃10。

    “哈哈,黑桃10到我這裡了,同花大順沒有了!”何開濟開心地笑道。

    許乾表情有些不自然,但也沒過分遺憾,道:“你一樣也沒有同花大順!”

    何開濟嘿嘿笑道:“沒了同花大順,你就死定了!我全部梭了!”說罷將面前放着的籌碼全部推到賭桌當中。

    許乾望着信心十足的何開濟,一副猶豫不決的表情。

    張雨薇在旁,對許乾說道:“你那邊錢要是不夠的話,從我這裡拿!”

    易秋思望着賭桌上堆積的籌碼,只覺得口乾舌燥,望着猶豫不決的許乾,幾次想說,卻始終沒能說出口。

    何開濟笑道:“我說姓許的,你要考慮多久啊,要麼跟,要麼認賠!”

    許乾臉上猶豫一番,終於一推桌面上的籌碼,道:“我全梭了!”

    何開濟望着許乾,哈哈大笑:“這下你可輸了!”

    許乾淡然道:“那可不一定!”

    何開濟哼了一聲,道:“我知道,你有他心通,能知道我心中所想,也知道我的底牌!”

    許乾一臉驚訝的表情,道:“你能猜出來?”

    何開濟道:“那是當然,我們家祖傳開賭場的,會出千有異能的高人也不是沒見過。所以,你一直猜我的底牌是2,以爲怎麼都能贏我,對吧?”

    許乾點點頭道:“不錯,難道你故意想錯?”

    何開濟哈哈笑道:“不錯,其實我的底牌是方片9!”說罷猛地掀開底牌,的確是一張方片9,連起來是一條9、10、J、Q、K的順子!

    許乾目前的牌面是10、J、Q、K,除非他底牌是A,不然就輸定了!可看許乾的臉色,衆人都知道他被何開濟誤導了。

    一千萬,對於普通人來說,一輩子也賺不到,就這麼一把,全輸進去了。易秋思看的腦仁都疼,潸然淚下道:“何大少,你不就是想要我嗎,要不你把那錢還給他,我,我!”說了幾遍,後面的話卻是怎麼也說不出口。

    何開濟冷笑一聲道:“你真以爲我多稀罕你啊,一千萬,像你這樣我隨時能叫來一堆,我已經不喜歡你了,想滾你就滾吧!”

    “你!”易秋思怎麼也想不到何大少變臉如此快,被羞辱的差點暈過去!

    卻聽許乾道:“急什麼,你就不先看看我的底牌嗎?”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
    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