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全能相師» 正文_第一百零九章 秧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全能相師 - 正文_第一百零九章 秧氣字體大小: A+
     

    胡念情仰頭望着許乾道:“許大師,你是高人,你一定有辦法幫我的,對嗎?”

    不等許乾說話,一個女聲忽然響起,“媽,你跟許大哥在幹嗎啊?”

    胡念情像中槍未死的兔子一般,嗖的一下從許乾身上逃離,居然能一下跳開一米多遠。一張臉紅撲撲的,訕訕道:“沒事,你怎麼沒睡覺!”

    葉小真穿着睡衣,腳下穿着拖鞋,站在小樓門口處,道:“哦,剛纔夢到爸爸了,一時睡不着就起來了!”

    胡念情聽的臉色一變,幾步走到女兒面前,一把抓住她的雙臂,急忙道:“你也夢見了?”

    葉小真臉色發白,道:“嗯,我夢到了,他……他說他在下面很苦,過的很不好,很想我們!”

    胡念情悲痛欲絕道:“這個死鬼,嚇唬我也就算了,爲什麼要嚇唬孩子,那可是她親閨女啊!”

    許乾心中暗道:“這可說不定啊!現在長得像鄰居的孩子太多了!”但他終究沒有去窺視胡念情的內心,反正孩子究竟是不是她那死鬼丈夫的,跟許乾也沒關係。

    胡念情轉過頭來,對許乾說道:“許大師,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許乾將大門關上,走幾步到小樓門口,說道:“具體的情況,我也不清楚。我只知道那個什麼劉總對你不死心,所以,你們現在還有些危險!”

    胡念情聽到這裡,臉上露出鄙夷之色,“那個矮冬瓜,居然還不死心!反正小真已經好了,那份工作我也就不做了,隨便找點什麼工作,也能養活我們母女!”

    許乾笑道:“那就好,不過他似乎跟那個黃大師勾結,想用什麼法子害你們!”

    胡念情驚呼道:“原來是他們在搞鬼!”

    正說着話,胡念情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拿起一看正是那個所謂的劉總。

    “喂,小胡啊,睡了嗎你?”胡念情接起手機,把它開了免提,聽裡面傳出這種聲音來。

    胡念情哼了一聲道:“姓劉的,你大半夜的不睡覺,給老孃打什麼騷擾電話,沒吃藥啊你!”說罷將電話按掉。

    胡念情走到許乾身邊,道:“許大師,咱們還是先進屋吧!”

    許乾點點頭,向身後看了一眼,跟着胡念情和葉小真一起進了樓房。

    原本空無一人的地方,緩緩現出小狐狸的身影,喃喃說道:“奇怪,許乾哥哥怎麼會往我這看一眼,難道他能感應到我的存在?”

    小狐狸有些不理解,在胡念情家不遠處的劉總就更不明白了。他坐在保時捷卡宴中,對着身邊的黃大師道:“我說老黃,你不是說你的法子很靈嗎?怎麼那小娘們那麼鎮定,一點也沒有被嚇到的樣子?”

    黃大師皺着眉頭道:“不應該啊,我這手絕活從未失手過,除非她家裡有高人,可你不是說那個什麼姓許的小子已經走了嗎?”

    劉總點點頭道:“沒錯,我叫人去看過,那個姓許的小子和那個丫頭的確已經走了!”

    黃大師道:“這就奇

    怪了!”

    劉總臉色忽然變得猙獰,道:“不管那些了,胡念情這個小娘們,原先還對我曲意逢迎,今天居然敢這麼跟我說話,居然敢掛我的電話。要是不給她點厲害看看,她還以爲我好脾氣呢!今天晚上老子一定要把她拿下!”

    那個黃大師一臉道貌岸然,卻說道:“她那個女兒元陰未失,很適合貧道修行,我就笑納了!”

    劉總哈哈一笑道:“老黃啊,你呀,那身子都沒長開的丫頭有什麼意思!”

    黃大師一臉嚮往道:“此中樂趣,你是不會懂的!”

    劉總道:“我說黃大師,你的那個桃花煞,管不管用啊?不會再像你之前的法術一樣不靈吧!”

    黃大師傲然道:“笑話,我這個桃花煞,百試百靈,從未失手!你把攝像機弄好,今晚定然不會失手!”

    劉總和黃大師暗中算計不提,許乾則跟着進了屋裡,到沙發上落座後,胡念情說道:“許大師,現在我和小真一閉上眼睛,就能看到她爸爸出車禍後的場景,這究竟是怎麼一會事,你可一定要幫幫我們啊!要不然我倆都沒法睡覺了!”

    “是啊,是啊!許乾哥哥,你幫幫我們吧!”葉小真在旁如小雞啄米一般地點着頭。

    許乾道:“你們現在這種狀況,我也不知是怎麼回事,不如你們先閉上眼睛,在感受一下,我才能看的更清楚!”

    胡念情看了葉小真一眼,道:“那就讓我來感受,許大師您給好好瞧一瞧!”說罷平躺在沙發上閉上了眼睛!

    胡念情的眼睛剛一閉上,許乾就感覺到這房間內的細微弱小的煞氣,在空氣中緩緩聚集,最後凝成拳頭大小,浮在胡念情的額頭上方。

    在看胡念情,眉頭緊鎖,身子不停抖動,嘴裡喃喃說道:“別,別,別拉着我,我不能死,我不能跟你一起下去的!”

    葉小真在旁看的真切,忙向許乾問道:“許乾哥哥,我媽媽到底怎麼樣了?怎麼辦啊!”

    許乾自懷中拿出一張符籙,口中默唸法咒,將其向前方一揮,但見符籙飄到胡念情額頭上空,猛地燃燒起來,發出耀眼的光芒,最後化爲灰燼!

    再看胡念情,睜開眼睛道:“許大師,這是怎麼一回事啊!”

    許乾微微一笑道:“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小真的爸爸是死在家中的吧?”

    胡念情面露驚訝道:“不錯,他的確是死在家中。去年的這個時候,他出了車禍,送到醫院搶救過來之後,就回到家裡靜養,可最後人卻還是沒了!”

    許乾道:“當時警方的屍檢結果是什麼嗎?”

    胡念情面露難色,看了眼葉小真,道:“小真,你先去上樓!”

    葉小真卻一臉倔強道:“不,我已經長大了,有資格知道事情的真相!”

    胡念情咬咬牙,說道:“法醫說他是因爲極度興奮而導致的心臟驟停!”

    許乾對這種西式的說法不是很理解,道:“那是什麼?”

    胡念情道:“就是

    人們常說的馬上風!”

    許乾道:“馬上風,你是說房事猝死?”

    胡念情忙說道:“不是我,不是我,他當時身體那個狀況,我怎麼可能還!”心中卻道,他一定把我想象中慾求不滿的女人了,真是羞死個人啊!

    許乾感應到胡念情心中所想,看了看她傲人的身材,心中暗道:“長這這個樣子,任誰也會覺得是那樣啊!呂洞賓祖師道,二八佳人體似酥,腰間仗劍斬愚夫。雖然不見人頭落,暗裡教君骨髓枯!”

    胡念情轉移話題,道:“許大師是懷疑這一切,跟我丈夫有關?”

    許乾已經能想明白這一切了,胡念情的前夫,雖然不是小狐狸親手所殺,但他的死肯定跟小狐狸有關,十有八九是中了她的幻術。

    “你丈夫死的時候,最後一口氣落在家中,這叫秧氣,對活人不利。很多人不願買試過人的房子,最主要的原因就是這個。不過原先有更厲害的小狐狸在你們家中,秧氣被鎮壓住,纔沒對你們母女造成什麼傷害。如今有人用秘術,透過這口秧氣做法害你們,但只是個不值一提的小法術,已經被我破掉了!”

    聽許乾這麼說,胡念情忙閉上眼睛,再次感受一下,發現果然沒有再看到她的死鬼老公,不由的心中大喜,忙說道:“多謝許大師,多謝許大師!”

    許乾微微一笑道:“小事一樁,不值一提!”

    胡念情卻道:“之前就說要給您報酬,不過你們那天夜裡走的太急,沒來的急給你!”說到這裡,她心中忽然想道,不會是他不好意思會來要錢,自己導演出的把戲吧!”

    許乾感應到之後,嘿嘿一笑,倒沒說什麼。換成他這種遇到什麼事都喜歡在心中多想一下的人,也會產生這樣的念頭,倒也犯不上去計較什麼。只是原先覺得她們孤兒寡母不易,這錢就收點意思意思得了。不過此刻的話,許乾倒不會再給她打什麼折扣了。

    “那個,許大師,你給我個賬號,我用網銀給你轉三十萬過去!”胡念情說道。

    許乾掏出錢包,拿一個銀行卡遞了過來,胡念情回房間拿了一個平板電腦過來,當着許乾的面給他轉賬。沒多久,許乾就收到了到賬信息!

    看了下里面的餘額,居然只有八百多萬了。這一路上的吃喝花銷基本都是他掏的,張雨薇是個不知柴米油鹽的大小姐,許乾花錢的時候也是大手大腳。兩人的衣食住行都是可好的來了,不過月餘的光景,竟然花了一百多萬,養家的負擔還是蠻重。

    許乾收了錢後,氣氛忽然間變得有些尷尬。胡念情起身道:“許大師,這麼晚了,都去睡覺吧,你還是住那天那間屋子,有什麼話咱們明天再說!”

    許乾自然說好,三個上樓後各自回房間。許乾進了自己的屋子,想了想先給張雨薇發了條短息,報備一下自己現在的情況,免得明天一早她找不到自己抓狂。

    然後纔對房間一角的位置,說道:“出來吧,小狐狸,你躲在那裡,總該不會是要看我換衣服吧!”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
    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