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全能相師 » 正文_第一百零六章 羣妖齊聚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全能相師 - 正文_第一百零六章 羣妖齊聚字體大小: A+
     

    許乾向前方看去,見那蒼狼上了車向遠方疾馳而去,忙開動車子追出去。

    張雨薇望着前面的車,抱怨道:“咱們剛剛就該動手,要是他跑回了老巢,不就白來堵他了嗎?”

    金光禪師嘆道:“不對普通人施展術法,也儘量不在普通人面前展示,是玄門裡約定成俗的規矩,能不破還是不破吧!”

    許乾對兩人間的談話並不感興趣,而是專心開車追着前面的蒼狼,眼看那蒼狼開着奧迪Q7不往公司的方向走,反而是往城郊的山裡去,不由得心生疑慮。

    “大師,那蒼狼開車往山裡走,只怕會有埋伏啊!”許乾對着後視鏡說道。

    金光禪師道:“是有些反常,但是以我們三人的本事,就是羣妖齊聚,也能殺出來!”

    許乾心中暗道:“你可真瞧得起我倆!”

    金光禪師笑道:“許道友,你可不要妄自菲薄,以貧僧看來,咱們三個之中,還屬你的本事最大!”

    許乾楞了一下,纔想起這和尚有他心通的本領,看來自己喜歡腹誹的毛病,在他面前是要改一改了。

    張雨薇在旁對許乾說道:“嗯,我相信你的實力!”

    車子沿着山路向上開,越走路越陡峭,藉着月光向兩邊看,奇鬆怪石,雜草叢生,讓人心生恐懼。

    許乾面色肅穆,金光禪師也停下不再念佛號。“吱!”許乾猛地一踩剎車,道:“不能再走了,前面兇險無比!”金光禪師和張雨薇聽了,都沒有反對。相師都有覺險而避的本事,顯然是二人也感受到了前方的兇險。

    如今是末法時代,人類中有術法的得道高人都不多見,有本事的妖族就更少了。原以爲三個人聚一起,哪裡都能闖一下,卻不想一在一個無名的野山中,感受到莫名的危險。

    上山的路只有一條,連個岔路都沒有,許乾想要倒車都有些費勁。正在這時,前方蒼狼的車已經停住,走下車來哈哈笑道:“老禿驢,就知道你要算計我,大爺我今天以身犯險,還真把你這陰魂不散的傢伙給釣出來了!出來吧,兄弟們!”

    張雨薇抓着許乾的胳膊,顫聲道:“現在該怎麼辦啊?”

    許乾望着外面嘆道:“走一步看一步吧!”他的車還沒拐過來,往上衝有蒼狼的車橫在路中間,向後倒估計也被他們攔住了,如今不動手,只怕很難過眼前這一關。

    金光禪師走下車,向暗處喊道:“都有什麼高人,不妨現身一見,不用藏頭露尾的!”

    一個身材矮小佝僂的老婦人拄着柺杖,自一旁的草叢裡走出來,發出滲人的笑聲,道:“我黃婆婆在此,金光禪師,好久不見啊!”

    金光禪師橫眉立目,道:“你這天殺的老妖婆也來了!”

    黃婆婆嘿嘿笑道:“不錯,我聽蒼狼說,想要弄死你這好管閒事的傢伙,所以就來湊個熱鬧!”

    許乾坐在車裡,望着那面容蒼老醜陋的黃婆婆道,“怎麼聽這語氣,她跟禪師之間似乎有些過節呢?”

    張雨薇說道:“我在山上的時候,聽我爸講,那些隱藏在人類

    中的妖族,過平凡日子的還好。但凡耐不住平淡,想要賺大錢的,多半會幹一些有損陰德的行當。聽說這黃婆婆控制着南方九省的丐幫,到處偷孩子,會把他們弄殘了,讓他們去街上乞討!”

    許乾聽了,心中禁不住生出一股怒氣,道:“原來如此,金光禪師向來嫉惡如仇,看來跟這黃婆婆是沒少鬥啊!”

    就聽金光禪師道:“老黃皮子,上次讓你逃了是你命大,如今還敢來這,貧僧就是拼了這條命,也要將你滅於此地!”

    黃婆婆嘿嘿一笑,陰深深道:“滅我,想的倒美,等會你要是落在婆婆我的手裡,一定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到時我要把你的雙手、雙腳砍了,雙眼扎瞎,雙耳弄聾,把你放在罈子裡。讓孩兒們拉你上街乞討,上面還要立一個牌子,大雪山金頂寺金光禪師,你說到時孩兒們能收多少錢呢?”

    金光禪師怒不可遏,道:“孽畜,找死!”說話間手中一顆念珠彈出,但聽的空氣中“嗤嗤”聲響,卻是念珠的速度太快而至。

    那黃婆婆跟金光禪師相距十幾米,聽他開罵的時候就忙揮起手中的柺棍,卻還是打了個空,被念珠打在肚子上,瞬間一口血噴出,道:“好個禿驢!”

    “哈哈,黃老婆子,不行就別裝逼,被人打臉了吧!”一個粗豪而沙啞的聲音驀然響起,許乾循聲望去,見一個體型肥胖,身子黝黑的漢子自暗中走出來。

    他長的有一米九高,給人的感覺是傻大黑粗,臉上眼睛突出,嘴巴外翻,一副野豬踩地雷的模樣。許乾心有所悟,忽然道:“難道他是野豬精?”

    張雨薇驚訝道:“真的是他?這下麻煩了!”

    許乾道:“你聽過他的名號?”

    張雨薇點點頭,道:“聽過,這傢伙叫朱九能,又饞又好色,專門做拐賣婦女的勾當,他控制的人手地盤雖然沒有黃婆婆大,但本事卻不小,連蒼狼都不是他的對手,咱們這次可遇上麻煩了!”

    許乾望着外面,心中暗道:“大小姐啊大小姐,江湖不是那麼好闖的,行俠仗義,哪那麼容易啊!”

    那朱九能跟金光禪師顯然也有過節,幾步走過來,大咧咧道:“哈哈,老金,有日子不見,腦袋更亮了啊!”

    金光禪師咬牙道:“豬妖,你到底把那女人拐到哪去了?”

    朱九能用大手摸了摸頭頂,咧嘴哈哈一笑道:“你說你那姘頭啊,被我玩了個半死,轉手賣到西北了!”

    金光禪師咬牙道:“孽畜,你找死,做這等喪盡天良的事情,死後就不怕下阿鼻地獄!”

    朱九能嘿嘿一笑道:“老金,你這麼說話就不對了,我做這事怎麼能叫喪盡天良呢!我是在爲社會做貢獻啊,你知道現在有多少男同志討不到老婆嗎?這種情況要不是有我這種人幫着緩解,是要出大問題的。如今他們只需要花幾萬塊,就能從我這買一個老婆來,你知道他們多感激我嗎!”

    金光禪師道:“豬妖,少在這呈口舌之利,我最後問你一次,你要是能悔過自新,皈依我佛,就放你一條生路。若不然,少不得要親自

    送你下地獄了!”

    朱九能哈哈哈仰天大笑,聲震四野,半晌才道:“禿驢,別在那裝的好像多崇高似的,你們跟我們混黑道有什麼區別。我們對小弟說,你要是不信大哥我,我他麼就砍死你!你們呢就問信不信佛祖,誰不信就下地獄。”

    金光禪師怒道:“孽畜,膽敢褻瀆佛祖,找死!”說話間手中接連三顆念珠彈出,在空氣中發出“嗤嗤”的響聲,直奔朱九能的印堂、心口和下陰處打來,一出手就是要害。

    朱九能有黃婆婆的前車之鑑,早就暗暗防備金光禪師的這一手。見他忽施偷襲,忙從身後掏出一把開山刀,向前方猛劈過去!

    “噌”的一聲,卻是奔朱九能印堂去的那顆念珠被一刀劈做兩半,而第二顆念珠劈的偏了一些,被刀子磕的飛了出去。再想劈第三顆是來不及了,朱九能奮力向旁邊躲,卻還是被念珠打在腿上,哎呀一聲,險些跌倒。

    “好陰險的禿驢,差點廢了爺的子孫根!等下絕饒不了你。”朱九能以刀拄地,憤憤道。

    黃婆婆在旁幸災樂禍,“朱胖子,剛纔在那笑話婆婆,還以爲你多厲害,原來也不過如此啊!”

    這兩個傢伙,一個偷小孩,一個拐賣婦女,業務範疇十分接近,也有重合的時候,地盤也挨着,平日裡就摩擦不斷。雖說沒打起來過,卻也互相瞧不上。

    蒼狼走過來兩步道:“行了,別吵了,這禿驢一直追着咱們陰魂不散,今天趁着咱們人手齊,就把他們一起做了!”

    黃婆婆以杖拄地,道:“不錯,決不能再讓這死禿驢壞我們的好事!”黃婆婆在金光禪師受傷吃的虧不少,恨意最深。

    朱九能向是有感應一般,向車裡張雨薇的方向望去,道:“車裡是不是還有個美女啊!我可是聞着味過來的,事先說好,那個妞是我的!”

    他跟蒼狼都是色中惡鬼,見到漂亮女人就走不動路。不過蒼狼喜歡以大款的身份玩女人,多少還有些情調。那朱九能就不同了,喜歡簡單直接,暴力解鎖各種姿勢。但凡遇見對眼的,多半是拐來玩夠了,再轉手一賣。

    蒼狼早就瞧中張雨薇了,哪裡肯讓,道:“不行,裡面那個妞是我的,大不了,下次再有好的,我讓你一個就是!”

    朱九能搖搖頭道:“不行不行不行,對老朱我來說,頭可斷,血可流,漂亮的小妞不能丟,絕不能讓你!”

    在林中暗處的一顆大樹上,小狐狸坐在一個橫長的樹枝上,兩條漂亮的美腿一悠一悠的,對站在樹枝上的豹女說道:“他倆也真是的,還沒怎麼地呢,就能爲怎麼分配女人吵起來!”

    豹女眉頭緊皺,道:“他們兩個,也算是咱們妖族的中渣子了!”

    小狐狸道:“那我們要不要幫他們?”

    豹女道:“咱麼還是看熱鬧吧!”

    小狐狸道:“那等下咱們幫許乾吧,我覺得他人挺好的!”

    豹女轉過頭望着小狐狸,冷冷道:“你該不會是喜歡他了吧?”

    小狐狸訕訕道:“哪有,哪有,人家哪有喜歡他!”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