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全能相師 » 正文_第八十七章 辨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全能相師 - 正文_第八十七章 辨玉字體大小: A+
     

    “我去,這小子也太他麼猖狂了吧!”有人說道。

    李璞玉的臉色變得鐵青,怒目而視道:“小夥子,你這話不是開玩笑吧?”

    那攤主像是被踩了貓尾巴一般,咬牙低聲道:“小子,你要是說不出個所以然了,今天想走可那麼容易!”

    張雨薇見衆人態度不善,心中忐忑,拉着許乾的衣袖低聲道:“不會太冒險了吧?”

    許乾擺擺手,笑道:“沒事,我自有打算!”又向衆人說道:“如果是贗品,怎麼辦?”

    李老見許乾的目光不離他的臉,以杖拄地,大聲道:“如果證明這馬上封侯玉是贗品,我李璞玉從此對你執弟子之禮,遇見你退避三舍。”

    許乾望着攤販,笑道:“你呢?”

    那攤販眼珠一轉,道:“如果證明它是贗品,那個白玉觀音墜我白送你不說,這攤位上的東西,你還可以隨便再挑兩個!”

    許乾嘿嘿一笑道:“你倒是好打算!”他這攤位上的東西,不是贗品就是從墓地裡盜出來的,就算都陪送出去,也談不上如何心痛,大不了再去盜墓就是了。

    許乾將那馬上封侯玉握在手中,笑道:“在這裡的人,想必都是對玉石有所瞭解的,那些基礎的知識,我就不跟大家說了。”

    人羣中有人冷笑,“只怕你是不懂,怕在我們面前露怯吧!”

    “就是,他年紀輕輕的,再懂能懂到哪去,還敢跟李老叫板,真是不自量力!”有人嘲笑道。

    那攤主見狀,膽氣更盛,笑道:“小子,你要是不懂,就乖乖認輸,別在那不懂裝懂。”

    許乾並不理會,繼續說道:“真正的和田玉拿在手心,感覺清涼,用手觸摸,感覺溫潤,在光照下通透。”

    李璞玉哈哈一笑道:“就你知道的這些,連當我學生的資格都沒有,要是說不出個所以然來,就乖乖認輸認錯。”說這話的時候,他的語氣已經變得無比嚴厲。

    許乾不理會衆人的嘲諷,繼續說道:“在道教的古典文獻中,玉是制符的最好器材,它裡面所能承受的靈、煞之氣,是黃裱符的十數倍。而玉符製作的護身符,更是遠超普通的黃裱符,甚至能幫主人躲過生關死劫!”

    人羣中有人嘲諷道:“哎,小子,我說你網絡小說看多了吧,這年頭哪有什麼制符,哪有什麼靈、煞之氣!”

    這話說出,卻引來一陣分歧,有人說道:“哎,也不一定哦,最近有個視頻很火,那裡面有個讓人居然能引來天雷!”

    “是哪個電影在炒作吧,世界上怎麼可能有這種事!”

    “未必吧,華夏玄學理事會的會長,還有哪個道觀的觀主,都出面證實那個視頻的真實性了!”

    “該不會是哪家道觀謀求上市,弄出的噱頭吧!”

    許乾的話引來衆人的分歧,有人深信不疑,連連點頭。有的人卻嗤之以鼻,不以爲然。

    許乾向李璞玉望了一眼,

    笑道:“不知李會長是否聽過這種說頭!”

    李璞玉傲然道:“道家的書我讀過許多,你說的這些我確實看過,可又有誰能證明呢!不能證明的事情,又有什麼用,是吧!”說到最後哈哈一笑,衆人也跟着笑。

    許乾淡然一笑道:“要是我說我能證明呢!”轉過頭向那攤主說道:“這位兄弟常年遊走於生死之間,想必對煞氣這些東西,並不陌生吧!”

    那攤主的臉色早就變了,許乾的那句“遊走於生死之間”,暗指他們常年去盜墓,能看出這些並不算什麼,關鍵在於他真的感覺過煞氣的存在啊!

    這些年盜墓經歷的種種離奇之事,如果用煞氣倒好解釋一些,如果用其他,就只能用撞鬼來解釋了!

    那攤主猶豫一下,嘴硬道:“我不知道煞氣什麼,也沒遇到過!”

    許乾哈哈一笑,厲聲道:“我看你眉宇之間死氣瀰漫,想必是最近衝撞過什麼吧,是不是總是做噩夢,經常頭痛欲裂!”

    那攤主聞聽之後,額頭上的汗珠已經下來了。如果不是當着衆人的面,他真想跪下來抱着許乾的腿叫高人,求他爲自己解惑救命。現在雖然還想硬挺,語氣卻沒有那麼生硬,道:“我最近身體確實有些不適,你能看出來,倒還有些本事!”

    許乾笑了笑,不再理會那攤主,又把話題扯到這馬上封侯玉,道:“玉乃是天地之精華,人造的東西,無論多麼逼真,多麼漂亮,都無法比擬,更無法承載靈、煞之氣!”

    許乾轉過頭,對那個胖乎乎的老闆說道:“我接下來的動作,有可能會傷到玉石,這個玉你還要買嗎?”

    那胖老闆在一旁聽的津津有味,見許乾問起了自己,笑道:“這東西我還沒付款,也不想再買了!”

    那攤主聽到這麼一單大買賣被許乾攪黃了,心中恨意大盛。對許乾說道:“你若證明不了它是贗品,可要雙倍賠償我!”

    許乾嘿嘿一笑道:“沒問題,我就怕你有命賺錢沒命花,聽我一句勸,你現在救治還來得及!”

    那攤主看了眼許乾,十分想信他的話,可他生性貪婪,又實在捨不得那已經要到手的錢財,哼了一聲道:“生死有命,富貴在天,你要是弄壞我的東西,又證明不了它是假的,就要賠我雙倍!”

    許乾冷哼一聲道:“不知死活,等你頭疼欲裂,痛不欲生的時候,可不要來找我!”

    那攤主被許乾的眼神嚇的脊背發涼,想要求饒,卻怎麼也開不了口。

    許乾見衆人的目光都急中在他身上,也不再賣關子,一手抓着桃木杖,另一手握着馬上封侯玉,口中默唸引煞訣,只見那馬上封侯玉由白變黑,像是充滿能量一般。更加奇怪的是,馬上的猴子依舊通體雪白。

    “哇,這,這什麼情況啊!”有人驚呼道,更有人拿出手機,拍起了小視頻。

    “啪!”只聽一聲輕響,那馬上封侯玉上的猴子,居然掉了下來。許乾鬆開桃

    木杖,一把將玉猴抄在手中,再去扶住桃木杖。對李璞玉笑道:“李會長,你怎麼看?”

    李璞玉雙手哆嗦,接過一黑、一白兩個玉墜,仔細打量了一番,又還給許乾,痛心疾首道:“小夥子,你贏了,我李璞玉這次打眼了,告辭!”說罷雙手抱拳,躬身施了一禮,顫顫巍巍地走了。

    許乾又向那攤主望着了一眼道:“你怎麼說?”

    那攤主眼珠一轉,笑道:“你是高人,好眼力,我也是從別人那裡買來的,本想轉手賺一筆,沒想到居然是贗品!”

    許乾見那攤主到這個時候還在嘴硬,也不生氣,將兩個玉墜遞給攤主說道:“只要你承認是贗品就好!”蹲下來將白玉觀音墜拿在手中,又去挑其他的東西。

    張雨薇也蹲下去來幫着挑選,低聲道:“哎,那人到這個時候還這麼嘴硬,真是太可惡了。你就這麼算了啊!”

    許乾嘿嘿一笑,在張雨薇耳邊低聲道:“怎麼可能,你等着吧!”

    圍觀的人見許乾並沒有發飆,有些人失望離去,有的人卻望着許乾,等着看後面的好戲。

    許乾挑選了一陣,有拿了兩個普通的玉質掛件,對那攤主說道:“哎,就這幾個,我可拿走了!”

    攤主見許乾的笑,覺得有說不出的可惡,又想起馬上封侯玉的損失,只覺得怒火攻心,眼前一黑,倒在地上口吐白沫。

    “哎呀,那攤主被氣的犯羊癲瘋了,都吐沫子了!”有人顛着腳在人羣外喊道。

    人羣中站出一人道:“哎,你把老闆氣的犯病了,你別走啊,別以爲你會點跑江湖的坑蒙拐騙把戲有多了不起!”

    許乾向那人眉宇間一望,也是死氣瀰漫,厲聲道:“你跟這攤主是一夥的吧,你們最近遇到什麼離奇的事情自己不知道嗎?死到臨頭,居然還敢跟我咋咋呼呼,我看你們是不想好了吧?”

    人羣中又走出一個年紀稍長的人,外表樸素,像個普通的老農。他向許乾拱手道:“我們有眼不識泰山,得罪高人,還請您恕罪!只是這小兄弟危在旦夕,還請您出手救治!”

    張雨薇看了眼許乾,低聲道:“人命關天啊!”

    許乾點了點頭,道:“這裡不是說話的所在,找個安靜的地方吧!”

    那長者看了眼攤主,道:“那他?”

    許乾冷哼一聲道:“還死不了!”言下之意,沒有生命之威脅,受罪卻是少不了了!”

    但他也知道這小子把許乾得罪的挺狠,不讓許乾出出氣,對方怎麼可能出手救治。他們當初讓這小子出來賣貨,就是看他在這方面比較精明。卻不想精明過了頭,險些把命都搭進去啊!

    人羣中又出來兩個小子,背起攤主就走。另一個人則將攤位上的東西收起,放在包裹裡,跟着一起走。

    許乾要跟着這幾個人走,其他人卻紛紛攔着,或是遞出名片,或是問許乾要電話,顯然是被許乾的拿手本事鎮住了!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
    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