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全能相師 » 正文_第八十五章 跪在地上唱征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全能相師 - 正文_第八十五章 跪在地上唱征服字體大小: A+
     

    衆人見許乾忽然掏出槍來,都嚇了一跳。他們都是屠宰場的職工,在方少手底下幹活,養家餬口過日子,卻不是真正出來混的。平日裡跟方少出來狐假虎威,敲敲邊鼓還成,你說讓他們爲那兩三千塊替方少打死打生,那就有些開玩笑了。

    一個個都臉色發白,嚇得後退幾步,沒轉身就跑已經是膽子大了。

    方少還算是見過世面的,就是真槍也把玩過,至於張屠戶家中收藏的那些仿真槍,不知擺弄過多少次。可猛然間被人用槍指着頭,也心中突突,強挺着說道:“你別也爲我沒見過這玩意,不就是仿真槍嗎,嚇唬誰呢?”

    許乾嘿嘿一笑道:“仿真槍,你信不信我一槍,把你身下的小鳥打下來!”說罷“砰砰”向天連開兩槍!

    也是湊巧,第一槍嚇得樹上的一羣麻雀亂飛,第二槍就誤中一隻,就是瞄着打也沒這麼準的。那倒黴麻雀就落在一個大漢腳下,他彎着腰撿起來,看着已經死的不能再死的麻雀,哆嗦道:“方少,是,是真槍啊!”

    許乾也楞了,心道:“真是瞎貓碰上死耗子,我這是新槍手打死瞎家雀啊!就是瞄準了我也打不着啊!”

    他又把槍頂在方少的額頭上,笑嘻嘻道:“哎呀,剛纔怎麼連打兩槍呢,我這裡面還有沒有子彈我忘了,要不就拿你下面那隻鳥再試一槍吧!”

    方少額頭上的汗都冒出來了,戰戰兢兢道:“不用了吧,我信就是,你這槍裡肯定還有子彈!”

    許乾淡然道:“是嗎?可我怎麼覺得你一點信得意思都沒有呢!哎,我在拿槍指着你的頭,也沒瞧見你害怕啊!”

    方少哆嗦道:“許乾,許大爺,我,我認栽了,錢,錢我也不要了,您老安心上路吧!”

    許乾忽然間變臉道:“上路,你是咒我去死啊,看來你果然口服心不服,沒準我這剛一走,你轉過身就叫一大票人過來追我,去報警也說不定啊!”

    方少慌忙擺手道:“不會,不會,我絕對不敢的!”

    其他幾個人見方少被許乾嚇成這樣,心中忐忑不安,暗道惡人自有惡人磨啊!那方少平時在安和市多囂張的一個人,如今被許乾連擠兌再嚇唬的都快哭了!

    許乾道:“是嗎,可我剛纔讓你跪下,你也沒照着做啊!”

    “跪,跪下?”方少眼含憤恨,心中屈辱。要是此時就許乾和他兩個人,槍頂到腦門子上,跪了也就跪了,只當是學韓信受胯下之辱。

    可問題是現在對面站着那個如神仙姐姐般的靚麗女孩,他心裡多少還存着念想。身後是平日裡跟他混的員工,當着這兩夥人的面,給許乾下跪,簡直比殺了他還難受。

    方少咬牙道:“許乾,殺人不過頭點地,你別把人逼急了,兔子急了還咬人呢!”

    “哦,那你咬我啊!”許乾伸出另一隻手,輕輕拍打方少的臉說道:“你當着我的面泡我女人,叫她喝酒的時候,怎麼沒想起殺人不過頭點地啊?你

    兼併整個安和市屠宰企業,不給其他商家活路的時候,怎麼沒想起這句話啊!你方大少爺想收多少錢就收多少錢,想給那家斷貨擠出去,就給那家斷貨的時候,怎麼沒想起殺人不過頭點地啊!”

    許乾可不像方少那樣,還要找人去查信息,他只要向對方的命宮望去,看一下里面的氣色,就能大致知道這人的行事風格!

    方少卻嚇了一大跳,心中暗道:“他怎麼什麼都知道,難道他誰請來的救兵嗎?”遺憾的是他這幾年行事囂張,雖然很多人見他面上都很和氣,可背地裡罵他的人實在是太多,他也不知道會是誰!

    許乾笑道:“方少果然夠爺們,真叫人佩服啊,我要是強逼你下跪,倒顯得我不對了!”

    方少聞聽,簡直要熱淚盈眶,暗道:“難道他是見我威武不屈,打算放過我了!”

    方少後面站的那幾人,心中竟多少有那麼點失望。太多人見不得別人比自己好,要是方少今天跪了,他們面對方少時,就會有種高高再上的感覺了。

    那知許乾臉色忽然一變,槍口沿着方少的胸膛向下指到小腹的時候,道:“我就衝你下面來一槍,要是沒子彈,就算你方少福大命大,要是有那就怪你命不好吧!放心,多少醫藥費我都給!”說到最後的時候,臉上竟露出詭異的微笑。

    方少見許乾臉上的笑漸漸凝固,變得冷峻起來,再也支撐不住,胳膊一鬆柺棍掉了下來,雙腿一軟人就跪了!

    許乾哈哈一笑,道:“方少客氣了,還大老遠跑過來跪送我一程,我真是受之有愧啊!

    方少心中暗罵:“跪送你老母啊,小子,你要是有天落在我手裡,非好好折磨你不可!”

    許乾笑道:“行了,送君千里終須一別,你的心意我領了,叫你的人把路讓開,我這就走!”

    方少聞言,忙借勢起身,指着幾個人說道:“你們趕緊把車開走,把道讓出來!”

    許乾見狀只是笑了笑,也沒說什麼。那幾人看的正過癮呢,沒想到這麼就結束了,忙各自去挪車,一眨眼的功夫,卻是全都跑車裡了。

    “沒想到啊,方少那麼囂張,那麼牛逼的人,竟然真的跪了!”一個司機邊起車邊說道。

    旁邊坐副駕駛的人說道:“嗨,這叫惡人自有惡人磨,那可是真槍啊,不是老張那種仿真的。那小子看起來白白淨淨的,想不到這麼狠!”

    “這事不能輕易了吧?方少那脾氣,這次吃多大虧啊!”司機轉着方向盤,踩着油門說道。

    旁邊的人搖搖頭道:“難說,那小子太狠了。方少說道底也只是個紈絝子弟,也就是玩玩女人弄倆錢,跟這種江湖豪客往死裡鬥不太可能!”

    許乾看着那幾個人挪車,對身邊的方少“語重心長”道:“做人留一線,日後好想見!不要動不動就趕盡殺絕,斷然財路,你是生意人,還是和氣生財比較好!”

    方少忙點頭稱是,心中卻道:“媽的,老

    子一向好的我全要,美女我全來,留一線幹嘛!日後好相見倒在理,那些女的跟我沒睡過前一個個那叫一矜持啊,日後倒是恨不得立馬老闆娘,替我當家做主!”

    許乾不理會方少的齷齪心思,等車挪開之後,帶着張雨薇上了車。張雨薇才把憋在心裡的那句話問出來,“哎,你這槍裡到底有沒有子彈啊!”

    許乾搖下車窗,把手伸出去衝着天上勾了一下,只聽啪嗒一聲空響。許乾遺憾道:“原來已經沒子彈啊,我還以爲裡面有呢!”

    方少站在不遠處看的真切,想到自己被許乾用一把空槍嚇得當着自己手下和愛慕女孩的面下跪,一顆心憋屈的啊!

    有個司機爲了討好他,那個扳手下來,對方少說:“竟敢拿空槍嚇唬你,方少,這仇必須報,咱們這就跟他幹!”

    方少心中暗道:“知道就得,說你媽啊!”氣的他怒火上攻,嗓子一鹹,一口血就噴了出來。

    “哎呀,方少,你氣吐血了,趕緊消消氣!”又一個人在他耳邊說道。

    方少就覺的腦袋一暈,眼前一黑,總算暈了過去。

    張雨薇趴在椅背上,透過車玻璃望着說道:“他好可憐啊,被你耍成那樣!”

    許乾微微一笑,手打方向盤,腳踩油門,車子繼續前行。才說道:“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他要是個安穩和善的人,能有這一系列事嗎?你只會覺得他可憐,你知道那些受他逼迫,斷了生計的人,有多可憐嗎?”

    張雨薇轉過身坐好,低着頭道:“我錯了,不該輕易心軟!”

    許乾道:“如果他沒有被我嚇住,如果我手裡沒有槍,功夫也不行,咱倆落在他手裡會是什麼下場,你想過嗎?”

    張雨薇忽然間搖搖頭道:“嗯,太可怕了,我以後不會輕易對壞人心軟了!”

    許乾伸手摸了摸她的頭,笑道:“這纔對嘛!”

    車子向前開了有一陣,路過一條小河,許乾揚手把槍扔進河裡。張雨薇道:“對了,他回去不會報案吧!”

    許乾嘿嘿一笑道:“報就報唄,他們又沒有證據,能把我怎麼樣!”心中卻道:“這麼一個小案子,就是文秀也能幫着擺平,我怕個屁啊!”

    張雨薇見許乾毫無畏懼,也就不再擔心了。兩人繼續開車,一路前行,到了第二天下午的時候,到了冀省古都鄴城。

    車子進了市區之後,張雨薇說道:“對了,你要找的那個女孩,能確定具體的位置嗎?”

    許乾搖搖頭道:“確定不了,但是我能感應到,她現在就在這裡,慢慢找總會有線索的!”

    兩人這次選了一家五星級的酒店,許乾的銀行卡里還有近一千萬的資金,張雨薇也剛剛進賬一百五十萬,倆人都不差錢,是以挑了個不錯的地方。

    吃過飯後,兩人同遊古都,在酒店附近散散步,感受古都的氣氛。正走着時,忽聽一人說道:“小姑娘,你要大禍臨頭了啊!”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
    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