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全能相師 » 正文_第七十七章 再次遇襲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全能相師 - 正文_第七十七章 再次遇襲字體大小: A+
     

    見對方手上的武器越來越兇狠,張雨薇的心也越來越涼。之前對付幾個赤手空拳的人還好,等到他們手拿木棍時,就已經很吃力了。如今對方連砍刀,消防斧都用上了,張雨薇才忽然明白什麼叫江湖險惡,並不是那麼好闖蕩的。

    隨着房門被人幾斧頭劈爛,門外涌入幾個大漢,一個個手執砍刀鐵棍,爲首的人正是白天攔住許乾的那幾個小子。

    戴耳釘的小子手拿一把鐵棍,指着許乾道:“小逼崽子,你擂臺上挺牛逼啊,連豹哥都打敗了。可惜我們可不會蒙着眼睛跟你打的!”

    另一個小子拿着砍刀罵道:“小逼崽子,剛纔打我們強哥打的挺爽唄,看我們一會不幹死你!”

    張雨薇道:“你們是衛山虎派來的吧,他是不是輸了東西不敢認賬,特意叫你們來搶啊!”

    戴耳釘的小子道:“今晚這事跟虎爺沒關係,是咱們之間的事沒解開,不過你要是肯陪我一宿,我們就放過你!”

    張雨薇啐了一聲道:“呸,就憑你們這下三濫的人渣也配!”

    一個拿着消防斧的小子大叫道:“廢什麼話,乾死他們,看爺爺的三板斧!”邁步向前衝,卻被許乾一腳踢在胸口,連退好幾步,被絆倒在地上。

    張雨薇見狀,跛着腳手執匕首衝入戰團,頃刻間扎傷二人,後背卻也捱了一下,一時間險象環生。正在與人爭鬥時,戴耳釘男子,揮着鐵棍,直奔她肩頭砸來。看那威猛的氣勢,恨不能把人的肩膀砸碎

    張雨薇剛剛把匕首刺出,無論是擋是躲都來不及,眼看要傷在鐵棍之下,嚇的花容失色。

    許乾忽然間長嘯一聲,手中桃木杖正中耳釘男子的腋窩,打得他手一軟,鐵棍便掉了下來。許乾伸手接過鐵棍,反手掃出,那人手中沒了傢伙,只能拿胳膊去擋,被許乾打的小臂骨都要碎了,痛的在地上嗷嗷大叫。

    許乾出手不再容情,一手鐵棍,一手桃木杖,打的這夥人雞飛狗跳,鬼哭狼嚎。沒多久的功夫,便抱頭鼠竄逃掉了。

    許乾扔掉手中的東西,走到張雨薇面前,道:“你沒事吧?”

    張雨薇有些不敢相信道:“你的眼睛?能看見了?”

    許乾道:“我剛纔腦袋上捱了一下,忽然就能看見了!”

    張雨薇雖然儘量眼觀六路,耳聽八方,卻也照顧不到全部。心中雖有疑慮,也只能暫且放在心裡。

    這時,警方的人馬總算姍姍來遲,就如同港臺片中的那樣,什麼都結束了,他們人才趕到。

    “你們兩個,跟我們到警察局走一趟!把事情好好說清楚!”一個大腹便便的警官說道。

    正在這時,許乾對面屋的中年男子,穿戴整齊地走了出來,招手對那名警員道:“定光賓館這一帶的治安是你負責嗎?”

    那警員嚇得恨不能身子矮了半截,走過去道:“是,是我!”

    “你們就是這麼維持治安的嗎?一夥暴徒拿着鐵棍、砍刀,在這裡行兇將進二十分鐘,羣衆的電話都快打爆了,你們現在纔過來?我看你這所長,是不想當了吧!”

    那警官嚇的腿都要軟了,結結巴巴道:“劉書記,我們,我們!”支支吾吾半天,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中年男子一臉威嚴道:“我不管這夥人什麼來頭,總之

    ,三天之內一定要給我拿下,不然,我扒了你這身皮!”

    “哎,是,劉書記,我們,一定,一定辦到!”那警官一臉委屈的模樣,簡直都要哭了。

    中年男子走過來,看了許乾一眼,道:“我今晚是要加班弄個提案,嫌家裡太吵,纔到這裡的,沒想到會出這種事。

    許乾一看這人命宮中的氣色,便知實情如何,卻不說破,笑道:“劉書記,一心爲民,日夜操勞,讓小子敬佩啊!”

    中年男子白了他一眼,顯然是對某個字眼不太高興。繼續道:“你們剛纔的事,我已經瞧見了,希望等下你們配合一下警方,多報些有用的內容,無關緊要影響辦案的事就不要講了。爭取早日將那些犯罪分子一網打盡,還定光市一個明媚的天空。”

    許乾笑道:“我們懂得分寸,知道怎麼配合!”

    中年男子哈哈一笑,拍了拍許乾的肩膀,又遞給他一張名片道:“不錯,小夥子,我看好你!有什麼事情,記得給我打電話”說罷轉身離去。

    張雨薇拿過那張名片,見上面只有一個人名,一個電話號碼,說道:“好奇怪,怎麼只寫人名和電話啊!

    胖警官一臉羨慕道:“這是領導的私人電話,一般人還沒資格打呢!”

    張雨薇道:“你大小也是個所長,怎麼他訓你跟訓孫子似的,到底什麼官啊?”

    胖警官一臉鬱悶道:“小姑娘說話不要這麼黑好不好,總之是能管到我的人就是了!”

    領導留下一個私人電話給這兩個人,他也不敢用太惡劣的態度,生怕倆人真打過去說他的壞話。

    張雨薇的後背捱了一下,許乾先帶她去醫院檢查了一下,上了點藥。纔跟胖警官去派出所做筆錄。審訊室內,胖警官一張臉糾結的跟菊花似的,道:“所以你們的意思是,那夥人是衛山虎派來的?”

    張雨薇點點頭道:“肯定是他,錯不了,沒跑,領導已經下指示了,你們就照方抓藥,暗地抓人不就完了!”

    胖警官對身邊的副手說道:“這事怎麼辦啊?那衛山虎可不好惹,如今領導又下令要辦!”

    副手道:“這件事在咱們定光,也算是大事了,咱們倆決定不了,向上面彙報吧!”

    胖所長出去彙報不提,許乾道:“我們兩個是不是可以回去了?”

    副所長道:“嗯,這就送你們回去,你們放心,這回我們在定光賓館安排人員執勤,保證不會有人再來搗亂!”

    許乾笑道:“那再好不過,多謝了!”

    警方對兩人還算照顧,知道這麼晚打車不易,派車送他們回去。到了定光賓館大廳處,兩人又重新開了一個房間,顯然還是怕對方在報復!

    新開的房間在原有房間的樓上,推開門的時候,倆人愣住了,擺在當中的居然是個大雙人牀。

    張雨薇道:“標準間怎麼是張雙人牀?”

    許乾道:“可能是他們誤會了吧!”

    張雨薇羞道:“那怎麼行,我要去換房間!”說罷匆匆前往大廳,跟前臺服務員理論起來。

    許乾連忙跟了過去,聽服務員解釋道:“現在已經沒兩張牀的標間了!”

    “那其的房間有沒有兩張牀的?”張雨薇問道。

    服務員態度不錯,笑道:“

    我幫您查一查,在電腦上看了一會道:“對不起,所有的房間類型都沒有兩張牀的!你們可以選擇要那張大雙人牀的,或者選擇開兩個房間!”

    張雨薇猶豫一番道:“那還是開兩個吧!”

    許乾聽了心中,心中暗叫可惜,卻也不好說什麼。倆人往樓上走,聽那服務員說道:“這倆人好奇怪,想住一個屋,還非要兩張牀的那種!”

    “他倆不會是兄妹吧?”

    “一個姓許,一個姓張,怎麼可能是兄妹!對了,那人不是下午背女孩來的那瞎子嗎,怎麼他不瞎啊,長得還這麼帥啊!”

    “好奇怪的兩個人啊!”

    兩人上了樓,房間雖然隔的很遠,但還好是在一層,互相說好,有事第一時間打電話,這才各自回房。

    進了屋後,許乾想着這一天的經歷,感覺就像在做夢一般,又想了想張雨薇,不由得心情大好。

    洗漱之後沉沉睡去,第二天醒來,張雨薇過來敲他的房門,許乾把她攙進屋,道:“你腿怎麼樣了?後背還疼嗎?”

    張雨薇道:“腿上好多了,就是後背還有些疼!”

    許乾嘆道:“真對不住,要不是因爲我,也不會害的你受這麼多罪!”

    張雨薇道:“也不能這麼說,是我自己總想着行俠仗義,如果不是你,我還會去救別人。可如果沒有你護着,此刻我被人害了也說不定!”

    許乾心道:“這也就是你碰到好心的我,要是碰到那些喪盡天良的,反手把你賣了也說不定。農夫和蛇的故事又不是沒聽過。”

    他拍了拍張雨薇的肩膀,道:“世道艱難,人心險惡,以後要多長几個心眼!”

    張雨薇嘆道:“不錯,即便如咱倆這樣一起經歷磨難的,你都對我藏着心眼,可見世道何其艱難啊!”

    許乾聞言一滯,知道她是要跟自己攤牌,裝瞎的事終究是要給個合理的解釋。

    可到底要不要說實話呢!她的來頭不小,將來要想在一起,她家人肯定會調查自己。之前的那點謊話,只能騙的了一時,卻經不起推敲。

    如今是掀牌比大小,就看這一錘子買賣了。許乾想到這裡,沉聲道:“雨薇,對不起,我在一些事情上騙了,卻不是有意的!”

    張雨薇嘆了口氣,也不知是失望還是如何,低聲道:“你說,我聽着!”

    許乾將最初的目的說了一通,又說道:“我是覺得一個青年人拿着桃木杖太顯眼,才裝做瞎子。沒想到會碰到那夥人渣,連殘疾人都要戲弄、打劫,更沒想到這世上還真有路見不平的人。我是想跟你呆在一塊,纔沒敢說出真相,結果事情接二連三,就變成這樣了了,我真的不是有意要欺騙你,你要相信我!”

    張雨薇嘆了口氣,起身就要走,許乾嚇得慌忙上前攔住道:“雨薇,你給我一次機會,原諒我吧!我保證以後這一生一世都不會在騙你了!”

    張雨薇左躲右閃,就是不肯擡頭說話。許乾舉手起誓道:“道祖在上,弟子許乾如果以後在欺騙張雨薇,就讓我受五雷轟……!”

    張雨薇忙伸手按住許乾的嘴脣道:“別亂說,萬一哪天你不小心!”

    許乾按住她的手說:“雨薇,你真……!”

    恰在這時,門口居然又響了敲門聲!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
    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