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全能相師 » 正文_第七十六章 蒙面之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全能相師 - 正文_第七十六章 蒙面之戰字體大小: A+
     

    許乾閉着眼睛,透過黑布卻能感受到前方有一團人形黑氣。這是那人身上煞氣太重的緣故。這樣的人年輕的時候威猛無比,神鬼辟易。但是到了老年之後,卻往往容易疾病纏身。

    許乾之所以敢再跟鐵拳豹比試,就是因爲他忽然發現,即使閉着眼睛,也能感到道周圍的煞氣。而在他面前的鐵拳豹,就是煞氣最重的人。

    隨着小銅鐘被敲響,鐵拳豹沒有立刻發動攻擊,而是不停的雙拳對轟向前走,嘎嘎怪笑,囂張的不是一星半點。

    臺下的氣氛更是濃重,一個個高聲呼喊:“豹哥,乾死那個瞎子,往死裡打!”

    “打的他吐血,打的他滿地找牙!”

    胡離對衛山虎說道:“虎爺,是不是暗示豹子一下,別真把人打死了,到時薛家追究過來,咱們可扛不住啊!”

    衛山虎想了想,是這麼個理,對胡離說道:“告訴豹子,廢那小子一手一腳,要是能把他下面的命根子廢掉,虎爺我重重有賞。”

    胡離忙走過去,叫了聲暫停,把鐵拳豹喊了過來,交代了衛山虎的吩咐。鐵拳豹再次對轟拳套,怪笑道:“小子,再回味下你做男人的滋味吧,因爲老子要打爆你的卵蛋。”

    許乾微微一笑道:“口氣不小,等下誰廢了誰,還說不定呢!”

    隨着裁判再次喊開始,鐵拳豹聽聲辯位,揮拳直奔許乾頭部的方向打來。許乾閉着眼睛,腦海中感應到一團人形煞氣鋪面而來,只是略微一側身,就躲過了鐵拳豹那剛勁威猛的一拳,鼻子上甚至能夠感受到拳風。

    場下的人都被許乾那精妙的動作驚呆了,胡離喃喃道:“怎麼可能,就是不是帶黑布,也未必能躲的這麼精準啊!”

    衛山虎的臉色,則一下變得難看起來。想起京城那位大人物對許乾的評價,爲人外表謙和,實則內心兇狠,喜歡先下手爲強,而且總是留有底牌!

    “難道這小子之前是裝的,就爲了引我上當?”衛山虎雙拳緊握,眼神死死地盯着許乾的身影。

    至於張雨薇,因爲角度的緣故看的更加清楚,眼睜睜地瞧着鐵拳豹的拳頭擦着許乾的鼻尖而過,可謂差之毫釐。

    許乾閃過鐵拳豹志在必得的一擊後,閃身到他背後,一拳直奔後心打來。“嘭”的一聲,鐵拳豹被許乾打的飛奔好幾步,撞在擂臺邊的繩索上,又彈了回來。

    許乾飛起一腳,再次向他後心踢去。想不到那鐵拳豹在空中竟然一個轉身,雙臂交叉護在胸前,擋住許乾這一腳。

    “停、停、暫停!”胡離大聲喊道,裁判趕忙叫停。許乾停下身笑道:“怎麼,怕我把他打死啊?”

    胡離道:“我懷疑你黑布蒙的不嚴實。”

    許乾笑道:“你要是覺得不嚴實,可以過來檢查,或者你換一個更密實的黑布,免得一會我贏了,你們再說我作弊!”

    胡離走到擂臺前親手檢查許乾眼睛上的蒙布,發現綁的很嚴實,可爲了保險,還是又加了一道。

    張雨薇在旁說道:“他的蒙布也要加上一道,這樣才公平!”

    鐵拳豹哼了一聲

    道:“綁就綁,不信我縱橫拳壇好幾年,會輸給他這麼一個樣子貨。”

    張雨薇檢查過後,兩人再次站到擂臺上,比賽鐘聲敲響後。鐵拳豹小心翼翼的向前走,一邊走一邊揮舞着拳頭試探。

    在他走到許乾的攻擊範圍時,許乾一個前踢,直奔鐵拳豹襠下。鐵拳豹也不是簡單之輩,感覺風聲不對,忙伸雙手攔截,擋住許乾這致命的一腳!

    胡離在旁道:“好,他聽聲辨位的本事漸長啊!”

    衛山虎卻眉頭緊皺,搖頭道:“不對,你看許乾的動作,嘴角神態,是不是有種什麼都看在眼裡的感覺!”

    胡離道:“的確有那麼點,可那黑布我都檢查過了,而且也加了厚,不應該啊!”

    臺下議論的功夫,許乾已經頻出殺招了,聽風辯位終究比不過如肉眼看到般的煞氣感應,鐵拳豹在最初的時候還能抵擋幾下,可隨着許乾動作越來越快,他連招架之功都缺,更不用說還手之力了。

    “嘭”隨着許乾一拳打在拳手的太陽穴,鐵拳豹轟然倒在擂臺上。許乾傲然而立,對裁判說道:“你可以數數了!”

    裁判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走到鐵拳豹跟前,一探鼻息道:“虎爺,他暈過去了!”

    衛山虎黑着臉道:“把他擡下去!”

    許乾扯下眼睛上的蒙布,走到臺下,接過張雨薇手中的眼鏡,笑道:“虎爺,你的承諾是不是可以履行了!”

    衛山虎黑着臉,咬着牙道:“協議已經給你了,我明天就派人跟你去辦手續!”

    許乾笑道:“那就謝謝虎爺今晚的盛情招待了,要是沒有其他節目,我們就先走了!”

    衛山虎道:“這次招待不週,還請兩位見諒!胡離,幫我送送他們!”

    胡離走出來,對二人說道:“走吧!”引導兩人出了賽場。

    回去的時候,依舊是原來的那些車,夜路更是極爲暢快,沒多久就回到了定光賓館。

    進房間的時候,張雨薇忽然回過味來,“不行,咱們倆也不能睡一間房啊,你再去開一個!”

    許乾道:“你覺得衛山虎這個人,會輕易放過咱倆嗎?我雖看不到他身上的表情,卻能感受到煞氣!要我說,咱倆今晚擠在這一個屋裡,和衣而睡,等明天一早,先離開這裡再說。等你的腿傷好了,咱們在從長計議!”

    張雨薇聽了,倒也是這麼個理,如果倆人分開睡,太容易被各個擊破了!

    張雨薇道:“那你可不許動壞心思!”

    許乾道:“師姐,我怎麼可能對你不利!”

    張雨薇嘆道:“咱們倆你看不清東西,我腿上有傷,真是傷殘組合,你的眼睛要是能好過來就好了!對了,我父親醫術高強,一定可以治好你!”

    許乾笑道:“那再好不過了,希望我將來能真正拜入正一門下,還要靠師姐你提攜啊!”

    張雨薇笑道:“那你可要對我好點才行啊!”

    許乾笑道:“那是自然!”

    張雨薇的這個房間裡有兩個單人牀,總算不那麼尷尬,兩人都和衣而睡,躺在牀

    上。關了燈沒多久,忽聽外面響起一陣敲門聲。

    許乾一躍而起,拿過桃木杖。張雨薇則將許乾的匕首握在手裡,兩人攙扶這來到門口。張雨薇打開房間燈,透過貓眼向外看,居然又是白天那個服務員。

    張雨薇打開門道:“你怎麼又來了?”

    那人嘿嘿笑道:“這位先生不是說讓我給送安全套嗎?我又過來給你送一盒!”

    張雨薇又羞又惱道:“我們纔不用這個東西呢,你馬上滾得遠遠的,別再讓我看見你!”

    那人一副驚訝的表情道:“不用,那怎麼行,會出人命的,別不好意思,我幫你拿!”說罷伸手去拆安全套盒子!

    許乾早就看出這人不對,大喝一聲道:“膽敢調戲我家小微,你找死!”

    說罷轉身一個後踢,正中服務員的胸口,將他踢的“咣”的一聲撞到對面的門上,掉了下來,安全套盒子中灑出白色的粉末,正是石灰粉。

    許乾暗道:“他們已經懷疑我的眼睛有問題了嗎?”

    這時對面的房門打開,一個披着浴巾的男人開門呵斥道:“你這小同志,有什麼事也不用這麼大力敲門吧!”

    正說着話,眼見從走廊兩邊殺出一幫舉着砍刀的人,男人嚇得忙將靠在門口的服務員踹開,去關房門。卻把服務員的手夾到了,疼的他哇哇直叫。

    許乾這邊則忙把房門關上,聽着外面的喊殺聲不對,對張雨薇說道:“你看看什麼情況?”

    張雨薇透過貓眼一看,道:“咦,他們怎麼衝進對面房間了,不會是搞錯了吧!那怎麼行,豈不是害了對面的人?”

    許乾真想說,對面那人他一看面相就知道是出來會小三的,死不死又怎麼樣。不過張雨薇正義感爆棚,他也不能說那樣的話。大義凜然道:“不錯,我們不能讓無辜者受害,我這就衝出去打跑他們!”

    張雨薇一臉崇拜道:“你真是個好人,可是你眼睛看不見,他們手裡又有刀,太危險了!”

    許乾心道:“好人哪他麼有好下場,要不是在她面前演戲演習慣了,老子纔不充那爛好人呢!”

    許乾義正言辭道:“區區一點危險又算什麼,這是我應做的!”他突然打開門大聲道:“放開那個爺們,許乾在此!”

    衆人轉過頭,道:“是他,上啊,砍死他!”許乾嘭地一聲,又把門給關上了。

    張雨薇道:“早知這樣,還不如連夜就走了!”

    許乾道:“連夜就走,到了野外更麻煩,說不定他們連槍都敢拿出來。在這裡他們不敢停留太久的,即便我們不報案,也會有別的客人報案!由他們砍會門吧!

    許乾跟張雨薇將桌子頂在門後,笑道:“放心吧,沒事的!”

    張雨薇在旁道:“這次幸好有你,如果我還像最初的想法那樣,以爲憑藉道法、功夫就能收拾了衛山虎,也許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許乾笑道:“江湖險惡嘛,你經歷的多了,一點點就長見識了!”

    許乾等了一會,也不見樓下警車響,而房門那邊,居然被一斧子劈開了!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
    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