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全能相師 » 正文_第七十五章 宴無好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全能相師 - 正文_第七十五章 宴無好宴字體大小: A+
     

    許乾嘆道:“哎,你也知道我出自薛家卻姓許,顯然是不受待見了,只好流落在外!前一陣開車經過離定光不遠的一條道上,車胎被紮了。就去道邊的店裡補胎,那人是真黑啊,一個車胎要一千塊!”

    許乾豎起一根手指向衆人比劃一下,繼續道:“我覺得沒什麼。可頭前一個補胎的女孩卻跟店主吵,那店主也是真能下得去狠手,那麼一個嬌滴滴的小姑娘,擡手就打。我當然看不過了,出手救人,沒成想後腦勺捱了一下,醒來後就什麼也看不見了!”

    許乾把這段話編完之後,心中暗道:“媽的,真是編瞎話容易,圓謊難啊!”

    衛山虎哼了一聲道:“一定是田老七那個混小子,許公子放心,這個仇我替你報了。”

    許乾笑道:“哎,男子漢大丈夫,自己的仇自己報,這個場子我會找回來的。”心道:“那幾個貨都快被我嚇尿了,還是得饒人處且饒人吧,哎,就是這麼心軟啊!”

    衛山虎笑道:“兄弟好氣魄,來,大家喝酒喝酒!”

    衆人吃了一會,衛山虎道:“我聽下面的兄弟們說,有幾個小混混冒犯了小師妹和許公子,這簡直是在打我衛山虎的臉啊,我已經叫人把他們綁來了,就在門外,等下讓他們給兩位賠禮道歉。”

    說話間拍來拍手,見白天那幾個小子被五花大綁押了進來,按在地上。衛山虎道:“小師妹,你怎麼說?”

    張雨薇見陣勢不小,又在對方的地盤上,便道:“其實也沒什麼,大家互有損傷,就這麼算了吧!”

    “許公子呢?”衛山虎笑道。

    許乾道:“虎爺,有人拿棍子打傷了你小師妹的腿,你說這事怎麼辦?”

    衛山虎面沉似水道:“有這種事,當然不能輕饒啊!”許乾心道:“張雨薇是被我攙着進來的,難道你瞎看不見嗎?”

    許乾道:“我人雖瞎,但是有人傷害雨薇,絕不能坐視不理,定要爲她出這口氣。雨薇,你告訴我打你那人在哪!”

    衛山虎哪裡聽不出許乾話裡有話,咬牙道:“不錯,定要爲小師妹出了這口氣,你們當中是誰拿棍子打了我小師妹,自己站出來,讓這位許兄弟打上兩下,這事就算完了!”

    幾個小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後一個面容清秀的小子站出來,低聲道:“是我!”

    許乾透過墨鏡瞧了瞧,心說真是面善心狠啊!假裝循聲走過去,摸到那小子的臉,道:“雨薇是他嗎?”

    張雨薇點點頭,恨聲道:“就是他!”

    許乾嘿嘿一笑道:“是就好!”一個膝撞頂在那小子胯下,疼的他身子弓的像蝦米一樣,許乾又一個肘擊打來他背上。“嘭”的一聲,聽得衆人心頭一跳。

    許乾待那小子趴在地上,又飛起一腳,將他踢了個仰殼,隨後一腳踏在他的小腿上,疼的他大叫一聲,暈了過去。

    在場的人見了許乾這一連串的動作,無不心中凜然,暗道:“好狠辣的瞎子!”

    衛山虎瞧得分明,心中不悅,卻也只能說:“好,許公子出手,已經是便宜他了,要是我一定將他的小腿踩斷。”揮揮手讓衆人把小子擡出去,至於其他幾個,也一併出去了。

    這時,胡離說道:“許公子,剛

    才那幾個小子,也算是跟我們混飯吃,冒犯了您二位,已經給你們交代了。可你對普通人使用道法,讓他們陷入幻境,受傷不淺,這個事是不是也要給我們一個交代呢!”

    衛山虎道:“哎,老胡,他們兩個,一個是我多年未見的小師妹,另一個是京城來的許公子,怎麼能這麼說呢!”

    胡離道:“虎爺,不交代一下,沒法跟兄弟們說啊,這以後還怎麼帶他們啊,你們說是不是?”

    站列兩旁的大漢齊聲道:“不錯,一定要給個交代!”

    許乾笑道:“卻不知道胡老闆想要什麼樣的交代呢?”

    胡離嘿嘿笑道:“許公子是京城薛家的人,我們多少也要給個面子,你只需要把那桃木杖留下來,我們代爲保管三年,三年之後,一定原樣奉還就是。”

    許乾哈哈一笑道:“胡老闆打的好算盤,就是這話,未免太可笑了!”

    “你!”見許乾不肯答應,場面卻瞬間冷了下來。

    “虎爺,有您的電話!市裡領導打來的!”包房的門一推,一個濃妝豔抹的女孩說道。

    衛山虎站了起來,道:“小師妹,許公子,你們慢慢吃,我去去就來!”

    許乾站起來道:“既然虎爺有事,那我們就不打擾了,雨薇,咱倆回去吧!”

    衛山虎眼珠一轉,道:“哎,那怎麼行,你們稍等我一會,我去去就來,還有好多節目沒給你們看呢!”說罷轉身出去了!

    衛山虎一走,場面上就以胡離做主,他笑着說道:“我聽下面的兄弟說許公子拳腳功夫不錯,我這裡有幾個練過散打搏擊的,想領教領教,不知許乾兄弟能否賞臉!”

    張雨薇怒道:“就算他從前功夫不錯,但現在雙眼失明,還怎麼跟你的手下比啊?”

    胡離笑道:“那怎麼不能,大不了叫我的這位兄弟也用布蒙上眼睛就是了!”

    許乾見今晚對方來者不善,躲不過去,道:“好,那就比試吧!”

    胡離拍拍手,包廂門一開,走進一個上身赤裸的漢子。只見他近一米八的身高,身上淨是腱子肉,雙眼目光凌厲,一看就不好惹!

    許乾道:“我們在這裡比試嗎?”

    胡離道:“不,我們娛樂城裡有專門的擂臺場地,我們去那裡!

    衆人移步到了比賽場地,那還很大的一個房間,當中是個標準擂臺,而四周則是看臺,供觀衆們欣賞。

    胡離道:“這裡偶爾會有比賽,今天要請二位過來,特意關掉了。”

    許乾將身上重要的的東西交給張雨薇保管,也沒換衣服,就來到臺上。裁判員上來,遞過兩個黑布,許乾將墨鏡摘下,把黑布系在眼睛處。

    胡離在臺下忽然說道:“哦,對了,許先生,忘了跟你講,我們這個小兄弟人送綽號叫鐵拳豹,之前一直在南方打黑市拳,手底下不多不少,剛好九條人命,你可要小心一些,千萬不要成爲第十條啊!”

    張雨薇急道:“那怎麼行,許乾下來,咱們不打了!”

    還不等許乾說話,但聽“鐺”的一聲響,鐵拳豹已經搶先攻了上來。許乾感覺到一陣風聲,忙向旁邊一躲,卻被鐵拳豹一腳踢在小腿上,站立不穩,跌倒在地。鐵拳豹的經驗明顯遠

    勝許乾,受過蒙眼訓練也說不定。

    許乾在擂臺上翻滾起來,感受到鐵拳豹在身後的追趕,只得朝有風聲的地方打去,卻次次落空,被鐵拳豹一拳打在胸口,倒在地上,險些閉過氣去。

    張雨薇在下面喊道:“停,停,不要再打了!”

    鐵拳豹兩個拳套撞了一下,喊了聲“哈”,輕蔑道:“不堪一擊!胡老闆,還繼續嗎,不打我回去接着泡妞了!”

    胡離搖搖頭,笑道:“那就算了,別真的打壞了許公子,到時薛家的人找上門來,咱們可得罪不起啊!”

    衆人齊聲大笑,輕蔑之意展現無遺。許乾卻不知什麼時候站了起來道:“我剛纔還想等裁判數到九的時候再爬起來呢,誰知你們這這麼不正規啊!”

    鐵拳豹聞言轉過頭,扭扭脖子笑道:“有點意思,那我就陪你好好玩玩!”

    胡離忽然說道:“住手,你是有出場費的,怎麼能隨便打拳,還是回去泡妞去吧!”

    許乾道:“那怎麼才能打?”他剛纔被那傢伙打了好幾下,不報仇怎麼行!

    胡離嘿嘿一笑道:“除非你肯下賭注,比如說你的那根桃木杖!”

    許乾笑道:“不就是看中了我這根桃木杖了嗎,至於弄這麼多彎彎繞嗎?虎爺,要是光明磊落夠爺們,你就自己站出來跟我說!”

    “哈哈,許公子是明白人啊,那我也不揣着明白裝糊塗,我是看中了你手中的那跟桃木杖,想從你那買下來!”虎爺忽然衝一個角落裡走出。

    許乾道:“對不起,我這桃木杖不賣,不過我要是不拿它下注的話,你們肯定不會跟我繼續賭是吧,我可以拿他當賭注,但是你也要拿出等值的東西來。”

    張雨薇說道:“就是,許乾的那根桃木杖,要是拿去拍賣,起碼能賣到千萬,師兄你拿出手的東西要是太寒酸,我們可不幹的!”

    衛山虎哈哈笑道:“好,那我就拿我這幻夜娛樂城做賭注怎麼樣?”

    許乾笑道:“虎爺真是打的好算盤啊,你這幻夜娛樂城,最寶貴的不是這裡面的設施,而是關係、人手,我在這人生地不熟的,就算接過來,也是個空殼吧!更何況,我可沒興趣在定光市長住啊!”

    衛山虎道:“好,既然許公子這麼說,那我就換一樣,我名下的地產公司百分之二十的股權如何?”

    許乾嘿嘿道:“這個還算像話!用不用找個人做公正啊!”

    衛山虎道:“咱們都是江湖兒女,說出話來一個唾沫一個釘,豈有反悔的道理!我給你寫一紙轉讓協議。”衛山虎暗道:“等下要是輸了,我給你是給你,但到時候再搶回來不就是了,你一個不受家族待見的子弟,我還怕你不成。”

    許乾心中暗道:“等下要是真輸了,我還指望着桃木杖火力全開呢,說什麼也不能給你啊!”

    張雨薇接過衛山虎寫的轉讓協議,走到擂臺邊,低聲道:“你到底行不行啊?”

    許乾走過來道:“開玩笑,男人怎麼能說不行!”

    張雨薇打了許乾一下道:“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有心情開玩笑!”

    許乾嘿嘿笑道:“你瞧好吧,等下幫我收着東西!”

    裁判再次站到場上,敲響小鐘。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
    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