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全能相師 » 正文_第七十三章 惡鬥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全能相師 - 正文_第七十三章 惡鬥字體大小: A+
     

    張雨薇看了下四周,低聲道:“糟糕,竟然被他們堵在這裡了!”對許乾說道:“你身上有什麼防身的傢伙沒有!”

    許乾道:“我手裡有這個桃木杖,你拿去用吧!”

    張雨薇道:“我不是這個意思,等下你拿着那個桃木杖,聽到身邊有聲音就打,等我喊的時候你再停!”

    許乾想了想,還是從小腿處把匕首拿了出來,遞過去道:“這是我祖傳的匕首,你拿去用吧!”

    張雨薇接過看了看,道:“是個好東西,其實我家也有,只是沒想到現在社會這麼險惡,出門纔沒帶着。”

    兩人說話之際,之前被張雨薇打倒的那些人,一個個手裡拿着木棍圍了上來。

    帶耳釘的小子拿木棍指着張雨薇道:“哎,小娘們,你今晚要是肯我陪我睡一宿,我就饒了你!要不然,你就陪我這幫哥們好好樂呵樂呵吧!”

    張雨薇怒道:“無恥,你們這麼做,就不怕進監獄嗎?”

    另一個小子道:“怕個屁,老子家裡有人,玩了你又怎麼樣,你告我們去啊,哈哈哈!”

    衆人齊聲大笑,張雨薇怒氣衝衝,挺身上前,揮着匕首直奔戴耳釘的小子刺去。那人拿木棍一擋,卻不想這匕首黑漆漆的毫不起眼,卻是神兵利器。

    木棍被一削而斷,匕首直接紮在那人的肩膀上。那小子疼的哇哇大叫,手中的棍子扔在地上。其他人見了,一個個血往上涌,揮着棍子向二人身上打來。

    張雨薇拿着匕首,一寸短一寸險,扎的衆人膽戰心驚。許乾手中揮舞着桃木杖,也跟兩個小子鬥在一起。他不想暴露太多,是以沒展現多少實力。

    沒多久的功夫,衆人手上的木棍都少了一大截。一個胳膊上帶紋身的小子,打出了真火,將手中的半截木棍扔了出去,張雨薇側身閃過,木棍打在另一個小子身上。

    紋身的小子不管對方如何咒罵,大吼一聲,撲了過來。張雨薇本事雖然不小,鬥爭經驗卻淺,出手也沒那麼狠辣,只是略一遲疑,就被那紋身男子抱住了!”

    另一個小子一棍打在張雨薇小腿處,疼的她簡直要站立不穩。許乾見了,氣的簡直要發瘋。手中的桃木杖出手再無顧忌,同時心中默唸法咒,桃木杖每次打出,都有一道煞氣進入那些人的體內。這些人中了煞氣之後,陷入各種幻覺之中,卻是把內心深處最原始慾望表露,頓時醜態百出。

    張雨薇雖被那人抱住,手中的匕首還在,向那人大腿上狠扎一刀,疼的他連忙鬆手跌坐在地。張雨薇脫困而出,向許乾喊道:“別打了,停手快走!”

    許乾停下來,張雨薇一瘸一拐地走過來,道:“我腿受傷了,你攙着我走。”許乾將書包拿下,遞給她說:“到我背上來,我揹着你走!”

    張雨薇雖然有些害羞但此刻不是顧忌這些的時候,她背上書包爬到許乾的背上,看了眼倒在地上的幾個小子,說道:“我指路,你揹着我走!”

    許乾一愣,心道:“她還沒發現我是裝瞎,

    既然這樣,我更不能說破了!”嘴上道:“好的,那你指路!”

    張雨薇回頭看了眼倒在地上的幾個人,等出走小區,才說道:“我住定光賓館,那個是政府開的,只要咱們躲進去,那夥人應該不敢衝進去找麻煩!”

    許乾在張雨薇的指揮下,揹着她進了定光賓館。衆人見一個瞎子揹着一個妙齡少女,都覺的好奇。更有人憤憤不平道:“媽的,這什麼世道啊,連個瞎子都能帶個漂亮女孩出來約炮,我這麼帥,卻沒女朋友,真是虐死單身狗了!”

    旁邊一人道:“你說他有看不見,找那麼好看的美女不是浪費嗎!”

    “哎,好白菜都被豬拱了啊!”一個男子嘆道,卻引來衆人的一片贊同。

    張雨薇的房間裡,許乾將她放在牀上後,跌坐在地上喘着粗氣。張雨薇道:“剛纔你用的那個桃木杖,裡面能釋放煞氣是怎麼回事?”

    許乾在路上就想好了說辭,道:“這是我當初拜的那個師父給我的,又教了我幾句咒語,說我出門在外容易受欺負,但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不能輕易使用,特別是對普通人。”

    張雨薇道:“道法當然不能隨便用在普通人身上,不過你那個師父倒是個奇人,你這個桃木杖要算一個很厲害的法器了,要是拿去拍賣,估計能賣上千萬呢!你拜入他門下才花五萬塊,可一點都不虧!”

    許乾道:“我沒花一分錢,就成了你的師弟,豈不是賺的更多了?”

    張雨薇道:“我原先以爲你那師父只是個江湖騙子,才覺得你那五萬花的虧,現在看來,他是個奇人,你再拜入我們正一派門下,只怕不太好!”

    許乾忙道:“我那師父收我沒多久就去世了,所以我纔會本事低微,師姐你可不要趕我走啊!”

    張雨薇一拍手道:“我明白了,你那師傅一定是自覺命不久矣,想找個傳人,看你面相和天賦都不錯,纔會問你要五萬塊,看看你有沒有向道之心!”

    許乾道:“對,對,就是這樣!”心中卻道:“她居然能自己腦補出這麼多,卻是省了我好多事情啊!”

    許乾又說道:“對了,你腿上的傷怎麼樣,嚴重嗎?”

    張雨薇眉頭微蹙道:“疼,小腿骨那特別疼!”

    幾句話說的許乾心都疼了,道:“我許乾將來一定要給你出這口氣!”

    張雨薇笑道:“謝謝你有這個心啦,放心吧,這個仇我會自己報的!”說罷打開牀邊的一個箱子,從中取出一瓶紅花油。

    張雨薇見許乾還坐在地上,咬着嘴脣猶豫道:“那個你轉過去好嗎?”

    許乾懵懵懂懂道:“怎麼了?”

    張雨薇心道:“反正他是瞎子,本來就看不到,我幹嘛要多那句嘴呢!”又道:“沒事,沒事!”

    她先把運動褲脫掉,又脫掉絨褲。等把秋褲脫下時,許乾一雙眼睛都要直了,還好有墨鏡擋着,張雨薇看不到他的醜態。

    只見一雙潔白修長的大腿,呈現在他眼前,中間更

    是一條白色的小內褲。許乾感覺自己的鼻血都快噴出來了。

    當秋褲脫到小腿處,終於呈現出一片淤青,許乾問了一句,道:“傷的重不重?”

    張雨薇道:“還好,只是有點淤青,估計擦上紅花油,過幾天就好了!”

    許乾道:“要不我幫你擦吧!”

    張雨薇愣了一下道:“你幫我擦?”

    許乾嘆了口氣道:“我雙目失明後,雖然學了算命,奈何天分不夠,總是差那麼一點點,後來我就又學了盲人按摩!”

    許乾心中激動萬分,暗道:“我不是有意佔你便宜,我是真的很喜歡你的!”

    張雨薇猶豫一下,道:“算了,還是我自己來吧!”她長這麼大都沒跟哪個男人有過親密接觸,怎麼好讓許乾碰自己的小腿,就算他是瞎子也不行啊。

    想到這,張雨薇忽然說道:“許乾,你幫我把腳上的褲子拽掉好嗎?”

    許乾的雙手在眼前亂摸,張雨薇的疑慮這才消去,道:“算了,我還是自己來吧!”

    許乾嘆了口氣,道:“我太沒用了,只會拖累你,等下你還是自己走吧!”

    張雨薇表情激動,像是受了極大的屈辱一般道:“這個時候,我怎麼還能拋下你不管!”

    許乾道:“匹夫無罪,懷璧其罪。我剛纔不得已用出桃木杖中的煞氣,這個消息恐怕沒多久就會傳到衛山虎的耳朵裡。他既然有道法在身,不會不心動。說不定此刻正在帶人趕來,我有個主意,你拿着我的桃木杖,走的遠遠的吧!”

    張雨薇心中大爲感動,道:“你說的什麼話,這個時候我怎麼能拋下你自己逃跑,更不能拿走你的法器。你放心吧,我除了會功夫,道法也不差。只是門派有規矩,不能對普通人亂用,可萬不得已的時候就管不了那麼多了,放心,我一定會護住你的!”

    許乾聽了,心中既感動又羞愧,欺騙這麼一個好姑娘,貌似有些不對。但自己是真的喜歡她,希望將來不會怨自己吧!

    “哎呀!”張雨薇忽然痛叫一聲,許乾忙道:“怎麼了?”

    張雨薇道:“剛纔顧着說話,力氣不小心大了點!”

    許乾道:“你沒受過專業的培訓,掌握不好力度,要不我幫你搓吧!”

    張雨薇看了許乾一眼道:“好啊,那你幫我吧!”卻不指引許乾具體位置。

    許乾道:“那個你還是引導我一下吧,我怕雙手亂摸,碰到不該碰的地方,冒犯了師姐!”

    張雨薇臉頰一紅,暗道:“看來自己真的是多想了!師弟一臉正氣,怎麼會是那種小人!”她扯着許乾的手,放在自己受傷的位置上,道:“你幫我搓吧!”

    許乾心中正想,小丫頭還想跟我玩心眼,冷不丁手碰到張雨薇的小腿,一顆心瞬間騰騰直跳。心中暗道:“冷靜點,冷靜點,她是我內定的媳婦,以後機會多的是,可不能這時犯錯誤啊!”

    正在這時,門口忽然傳來一陣敲門聲,卻把兩個人嚇了一跳。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
    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