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全能相師 » 正文_第七十一章 初遇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全能相師 - 正文_第七十一章 初遇字體大小: A+
     

    許乾將光頭大漢的手按在地上,把匕首插在他的小指和無名指之間,道:“你要是還不說,我就切掉你一根手指頭,然後在問你,如果你依然不說,我就再切一根。如果你能堅持到整個手的手指掉了還依然不說,我就饒了你!”

    光頭大漢見許乾說的輕描淡寫,眼神中卻透着狠辣,忙道:“別,別,您千萬別切,我說就是,指使我們的是定光市的道上大哥衛山虎,他名下有一家地產公司,有一家娛樂城,還有一家商場,您去了定光市,到幻夜娛樂城,就能找到他。”

    許乾將匕首收起,笑道:“早說不就得了嘛,免得吃這麼多苦!另外你們剛纔意圖打劫我,我這精神損失費,怎麼算啊?”

    光頭大漢差點又哭了,他們纔是車匪路霸好不好,這話要說也是該他們說啊!如今四個人都被許乾放到,不光精神損失,肉體的傷更是不小,現在居然還要被許乾敲上一筆,真是流年不利啊!

    光頭大漢知道許乾沒那麼好忽悠,道:“大哥,我們是什麼人,你也知道,要是真有錢,也不會幹這種買賣。我們也不是存錢的人,有點錢就被我們揮霍了,現在賬上還有三萬塊,都給您拿去,路上買點吃的喝的!”

    許乾向光頭大漢的額頭望去,見其中命宮中,代表財運的金色氣柱,有三十萬那麼多,嘿嘿笑道:“你有三十萬,才賠我三萬,是不是有些小氣啊?”

    光頭大漢驚的嗔目結舌,道:“高人,您真是高人,我服了,我那三十萬都給你還不成嗎?”

    許乾一巴掌打在光頭大漢臉上,道:“你他麼還真當老子是打劫的了?我說了是精神損失費,就是精神損失費,在說,我要是真把你那三十萬都拿走,回頭你在去搶別人,因果循環,報應豈不是落在我頭上,老天會怪我除惡不盡的!”

    光頭大漢心中叫苦不迭,欲哭無淚,暗道早知道是這麼一個煞星,哪怕不在這混,他也不敢招惹許乾啊!還真讓許乾說中了,這會他別說是搶劫,就連殺人的心都有了。正琢磨一會找個倒黴鬼,好好出出氣呢,卻不想被許乾一語道破。

    光頭大漢膝行退了兩步,五體投地拜了一下,又跪坐在地上道:“高人,您怎麼說我就怎麼做!以後肯定不敢在作惡了!”心中暗道:“真他麼怕再碰上你這樣的惡人啊!”

    許乾笑道:“行,我看你們都挺有悔改之意,那就給我拿一萬塊的精神損失費就好了!”

    光頭大漢聞聽,臉上一喜,又聽許乾說道:“是一人一萬!”光頭大漢沒暈過去,已經算他心裡承受能力強了,心道:“報應,這是我們說話的伎倆,居然被用回道我們身上,真是報應啊!”

    只是人在矮檐下,怎的不低頭,四個人打人一個,都快叫人打殘了,能有什麼辦法。他爬兩步,一巴掌打在暈在地上的老李臉上,罵道:“別他麼裝了,趕緊進屋給高人拿錢去!”

    老李“幽幽”轉醒,一

    張臉通紅,一半是光頭大漢打的,另一半是臊的,也不說話,進屋去拿錢。

    許乾又問道:“我那車你們給修好了吧?”

    光頭大漢道:“修好了,當然修好了,我們也是有原則的,收人那麼多錢,當然要把活給人幹好了!”

    許乾笑道:“你他麼還挺驕傲是吧?”

    光頭大漢嘿嘿一笑道:“不敢不敢!我們也是沒法子,當初從廠子裡出來,一個個都找不到活,還有一大家子要養,不得已,才幹這種生孩子沒屁眼的勾當。”

    許乾聽了,只是淡然一笑,卻不爲所動。像他們這夥人,遇到狠人,跪地求饒,說幾句上有八十老母,下有小兒嗷嗷待哺,很平常不過。要是真信,生了惻隱之心,可就要讓人罵傻逼了。

    就如同風塵場合中的女人,哪人沒一個身世悽慘的故事,但真相多半是她們好逸惡勞,不想辛苦奮鬥而已。

    沒多大功夫,老李從裡面出來,拿出四摞鈔票,遞了過來。許乾接在手裡,笑道:“好,咱們就算兩清了。我呢,最後勸你們一句,貓有貓道,鼠有鼠道,你們選擇什麼路,我不管,但勸你們不要把事情做絕,作惡,小心將來遭報應。另外,你們也可以通知那個什麼衛山虎,讓他來爲你們報仇。”

    光頭大漢忙擺手道:“不敢,我們真的是不敢在做這個了,衛山虎那邊,我們也不會通風報信的!”

    許乾笑了笑,沒說什麼,上了車將錢扔在副駕駛的位置上,駕着車繼續向南開。

    見許乾走了,老李忙去看那個腿上中刀的小子,好在沒傷到大動脈,流的血還不算多,卻還是一臉悲憤道:“報應,真是報應啊!”

    另一個小子爬起來,向光頭大漢道:“大哥,咱們要不要通知虎哥?”

    光頭大漢啐了一口道:“通知個屁,這不是告訴他咱們泄密了嗎,你他麼想死啊!最好讓那小子跟衛山虎幹上一場,要是把衛山虎弄死纔好呢!”

    那小子道:“對,要是衛山虎死了,咱們在多攏一些人,說不定哥你也能佔一塊地呢!”

    光頭大漢垂涎道:“要是能把他的娛樂城弄過來,誰他麼願意在這鳥地方弄那三瓜倆棗啊!小子,你可要給點力啊!”

    許乾並不知道,那光頭大漢竟對他寄予如此大的希望。他開着車一路前行,一邊思考着往後的事情。

    按照卦象顯示,穆雪雁是一路向南走的,目前還沒什麼危險。只是這年頭人心險惡,他這麼一個男的出門都有危險,更何況是一個妙齡的美豔少女,好在穆家已經派出人手了,他也不用那麼心急。

    關鍵是現在的許乾,就如同西天取經路上的孫猴子,什麼牛鬼蛇神、各方各派的門人坐騎都跑來跟他爲難。要不立威,只怕以後會麻煩不斷。

    許乾的車開進定光市的郊區後,停在一個小區的裡面。可以想象,不光是他的照片、連他的車牌號估計也被公佈

    在那夥人聯繫的微信羣了,所以他打算化妝出行。

    許乾將那四萬塊錢扔進揹包裡,又拿出一個墨鏡帶上,將書包背起後手拄着桃木杖,在地上指指點點的,卻裝起了盲人。

    許乾在郊區上了公交車後,有人給他讓座,忙點頭說道謝謝。到了市區下車後,正在路上走時,迎面過來幾個二十出頭的混子。

    “哎,你們瞧,這有個瞎子哎!”一個帶着耳環的小子說道。

    另一個小子道:“這麼年輕就瞎了,你們說他是生來就瞎,還是被人給打瞎的啊!”

    又一個小子道:“要我說,他肯定是偷看女人洗澡,被人逮住打瞎的!”

    “你以爲他是你啊,偷看嫂子洗澡,差點沒讓你哥揍死!”

    “去你大爺,你才偷看你嫂子洗澡呢!”

    幾個人圍着許乾說說笑笑,又打又鬧。許乾心道:“媽的,怎麼碰上這麼幾個人渣!”

    他是不放心把桃木杖留在車裡,而一個年輕人手裡拿個柺杖又太過明顯,纔去扮瞎子,卻沒想到會碰上這麼幾個人,居然會拿殘疾人逗樂。有心下手教訓這幾個人,又怕暴漏蹤跡,被衛山虎得知。

    這時一個小子拽了拽許乾的書包,道:“哎,你們說這瞎子包裡裝的是什麼啊?”

    另一個人道:“不會是錢吧?”

    又一個小子道:“都什麼年代了,誰他麼還沒事帶一堆現金出門!”

    一個小子道:“說不定哦,他又看不到銀行卡里的數字,平時沒準愛摸現金也說不定呢!”

    “這人不會是又聾又瞎吧,咱們把他搶了,一會去幻夜夜總會,也叫他十分八個妞,幾個人越說越興奮,動手就要搶許乾的包。

    正在這個時候,一個清脆的女聲道:“喂,你們幾個大男人,怎麼能欺負一個殘疾人?”

    幾個小子轉頭望去,一個個都驚呆了,見那女孩二十出頭的樣子,穿着一身白色的運動服,頭髮在腦後梳成一個馬尾。往臉上看去,見她生的瓜子臉,皮膚白皙細膩,連點細紋都沒有,吹彈可破。更兼眼如杏核,鼻樑挺拔,嘴巴不大不小,說不出的美豔無雙。

    許乾也順着那些人的目光轉過頭去,透過墨鏡望着那女孩,忽然間有種砰然心動的感覺。“自古英雄救美人,想不到今天美人救英雄啊!”許乾心中暗道。

    那幾個小子初時驚訝的呆掉,反應過來,一個個流裡流氣,圍了過去。耳朵上帶耳釘的小子賤兮兮道:“美女說的對啊!我們幾個大小夥子,欺負一個又聾又的殘疾人,確實不對,欺負欺負你這樣的小美人才是我們該做的事情,對吧!”

    “對,幾個小子齊聲叫好!”引得過往行人紛紛側目,卻沒一個敢上前說話。有個騎電動車的行人停在不遠處,拿出手機要錄像,一個小子上前幾步罵道:“錄你媽,想他麼死是不?”

    嚇得路人揣起手機,登上車就跑。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
    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