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全能相師 » 正文_第六十九章 穆雪雁的連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全能相師 - 正文_第六十九章 穆雪雁的連招字體大小: A+
     

    許乾聞聽,一腦袋黑線,暗道:“我靠,這丫頭太邪惡了吧,洪青松有這麼一個表妹,也真是夠倒黴的了。”

    穆雪雁笑道:“哎,你來找我,是要帶我去哪玩啊?”

    許乾道:“其實這京城我也不熟,不如幾天後,我跟你去中海溜達怎麼樣?”

    穆雪雁撇着嘴道:“我從小就呆在那,有什麼可逛的,那你來找我幹嘛?”

    許乾笑道:“過來看看你,然後順便跟你表哥說點事!”

    穆雪雁哼了一聲道:“口是心非,明明只來找他卻打着我的旗號!”不過她臉上依舊露着笑,顯然還是挺開心的。“我表哥出去了,今晚回不回來可不一定!”

    許乾笑道:“他一定會回來的!”

    穆雪雁瞪着如杏核般的眼睛,好奇道:“你怎麼就確定他一定能回來?”

    許乾道:“我可是名相師,如果他不回來看着點我,就不怕給他下點什麼,他可是知道我的手段的!”

    穆雪雁完全是看熱鬧不怕事大的那種人,拍着手笑道:“好啊,好啊!那我領着你四處轉轉,看不把他嚇得趕緊跑回來!”

    許乾心中暗道:“真是一報自有一報還啊,文秀攤上那麼個表哥,是她的不幸。洪青松攤上這麼個表妹,也是他的不幸啊!話說這年頭怎麼除了坑爹,連坑妹,坑哥的事都有呢!”

    許乾自然毫無異議,跟着穆雪雁在別墅內參觀起來。原本的許乾只是個屌絲,要是第一次來這種地方,那就是劉姥姥進入大觀園,可就露怯了。

    但現在的許乾從小在南贍部洲的天師宮長大,小時候恨不能不小心就在家裡走丟了,是以對別墅內的景緻表現的很淡然,穆雪雁對他,更是高看一眼。

    她人雖喜歡胡鬧,但也不是等閒之輩,對於許乾的底細,也叫人調查過,知道他早年困苦,發達不過是最近幾個月的事情。可一身的氣質風度,卻不輸於豪門大家出來的子弟,讓她心中忍不住嘆道,這就是富貴本天成吧!

    兩人在別墅內轉了一小圈,正在草地上走的時候,洪青松就匆匆趕過來了,見了面劈頭就問:“你來幹什麼,我這可不歡迎你!”

    許乾嘿嘿笑道:“按年紀算,我可是你表哥,來你家看看,不行嗎?”

    洪青松像是受了極大的侮辱一般,恨不能跳着腳去罵,“你是誰表哥,薛家都不敢公開承認的一個野孩子,還敢自稱是我表哥,我呸!”

    許乾笑道:“不管他們是大張旗鼓也好,還只是私底下承認也好,事實終究是不可能改變的。你不認也得認。所以以後我們倆個起衝突的話,兩家的長輩是不會太偏幫誰,也就是說即便我揍了你,他最多也就是說說而已!”

    洪青松聽的簡直要氣炸了,呵了一聲道:“就憑你也想跟我相提並論,來人,給給我狠狠揍他!”

    剛纔那幫保安見洪青松回來,心中有了主心骨,早就拿着鋼製棒球棍守在一邊躍躍欲試了。如今聽到命令,一個個恨不能

    奮勇當前。許乾卻一向是習慣先下手爲強,聽洪青松下了命令,便閃身到他跟前,一拳向他胸口打去。

    薛、洪兩家在軍中有極大的勢力,兩家的子弟上學時代寒暑假時,都會送到軍營歷練一番。即便是薛文秀那樣的女孩子,格鬥功夫也是很強的。

    唯有洪青松是個天生的紈絝子弟,在軍營的時候就沒好好練習,這兩年耽於酒色,身子早就虛了。見許乾速度極快,氣勢如虹,他心中先是一虛,有心想躲,速度卻根本跟不上,被許乾一拳打在胸口,連退好幾步,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許乾得勢不饒人,如影隨形地跟到洪青松近前,一張符籙打出,口中默唸法咒,正是引煞訣。他來的時候心中就已經有了打算,對付洪青松只能以懲戒爲主,不能傷害太重。如果夜晚施展幻術的話,效果是白天的十倍,意志薄弱的人,變成白癡,就此死亡也說不定。

    但是白天的話,就沒有那麼大的風險了。好在洪青松這棟別墅內,煞氣很多,八成是他的這些手下們,一個個飽含暴戾、怨恨之心,煞氣自然就多。若是再清淨祥和之地,人心淳樸,想用引煞訣也沒用。

    那張半燃的符籙被許乾打在洪青松的腦門上,頃刻間消散不見,再看他目光呆滯,神情恍惚。口中大叫,“別,別,別過來,我不是有意撞死你的,我錯了,別殺我,啊,啊!”

    一時間表情痛苦不堪,其他的保安們被這神奇的一幕弄得驚呆了,有的低聲說道:“怎麼了,這是?”

    另一個保安說道:“洪公子半年前飆車,撞死一個人,不會是冤魂索命吧?”

    有一個保安望了望太陽,說道:“大白天的就能索命,那得是什麼樣的冤魂厲鬼啊!”

    這話一說,衆人都感覺身上一涼,再看許乾頓時覺得高深莫測起來,下意識地向後退了一步。

    許乾笑道:“我看你們一個個都不是良善之輩,好幾個人手上還有命案,大家不要急,我幫你們一個消去索命的冤魂!”

    這幾個保安互相對視一眼,忽然間“哇”的一聲,嚇得四散奔逃。穆雪雁在旁邊看的真切,眼睛裡全是崇拜的目光,走過來低聲道:“許乾哥哥,你好厲害啊,你這是神仙手段吧!”

    許乾笑道:“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他要是問心無愧,我這引煞訣對他也沒什麼作用。”

    穆雪雁見表哥樣子可憐,總算生出一些憐憫之心,勸道:“大家都是親戚,差多的就行了,放過他這一次吧!”

    許乾笑道:“好,那我就聽你的!”剛要有所動作,卻見洪青松兩眼放光,淫笑道:“雪雁,你才十八,就發育的這麼好,我好喜歡……!”

    還不等洪青松說完,穆雪雁走上前去,一個膝撞頂在洪青松兩腿之間,疼的他身子都弓成蝦米了。穆雪雁又一個肘擊打在洪青松背上,待他人趴在地上時又補上一腳,踢在洪青松胸口,居然把人踢的翻了過來。穆雪雁又一腳向洪青松胯下猛踏,卻總算在最後關頭變了方向,

    收了力度,踩在大腿上。疼的洪青松坐了起來,“哦”地哀嚎一聲,終於倒在地上暈了過去。

    許乾在旁看的心驚肉跳,暗道:“我靠,好快、好狠、好利落的連招啊!話說那天我沒防住的話,下場只怕比洪青松還慘,最起碼她不會在最後關頭爲我改變方向啊!這要是一腳踏下去!”

    許乾把兩腿夾了夾,有些不敢想了!穆雪雁走到近前,紅着眼睛說道:“你們男人怎麼這樣,是不是看着漂亮女人就想着那事?我是他表妹,他怎麼能這樣?”

    許乾心道:“在過去,表兄妹是可以結婚的好不好!”嘴上卻說道:“他人就那樣,跟他生氣犯不上,消消氣吧!”

    穆雪雁氣鼓鼓道:“我再也不認他這個表哥了,我現在就要搬走!”

    許乾問道:“那你要搬到那去啊?”

    穆雪雁哇的一聲哭了出來,“我也不道,我跟家裡吵翻了,現在他這也不能住!”

    許乾伸手將穆雪雁摟在懷裡,低聲道:“別哭了,先到我那去住吧,過一陣在說!”

    穆雪雁點了點頭,這時洪青松悠悠轉醒,見許乾摟着穆雪雁,而他只能在心裡想想的美豔、霸氣小表妹,居然就那麼任許乾摟着。洪公子的心理陰影面積,瞬間由一個點,成長到無窮大,眼睛一翻,居然又暈了。

    穆雪雁掙脫出來,不好意思道:“那混蛋肯定又亂想了!”

    許乾坦然道:“咱們倆問心無愧,管他怎麼想呢!”

    穆雪雁低着頭道:“可如果我問心有愧呢?”

    許乾聽了,神情一滯,訕訕道:“今天天氣不錯哈!”

    穆雪雁氣的在許乾腳上狠狠跺了一下,道:“你個大笨蛋!”轉身進了樓裡。

    許乾則疼地抱着腳直跳,暗道:“這姑娘其實也不錯,就是太暴戾了,這要是跟她在一起,那天覺得我對不起她,半夜醒來在我給閹了怎麼辦!”

    許乾揉了揉腳後,對站在不遠處的一個保安說道:“打電話叫救護車吧!”

    那人哎了一聲慌慌張張走掉了,沒過二十分鐘,一輛救護車趕到,將洪青松擡走了,又過了一會,穆雪雁拖着一個行李箱出來,可憐巴巴道:“那我在京城這段時間,可就靠你了!”

    許乾笑道:“放心吧,一切有我!”兩人上了許乾的車,一路開回自家別墅。叫人給穆雪雁安排了一個房間,許乾先給蘇婉清打了個電話,告訴她已經替她報了仇,有時間再去看她。

    之後許乾又打電話給薛文秀,說了今天的事情。薛文秀道:“這下怕是麻煩了,舅媽那個人,得理不饒人,無理辯三分,肯定不會善罷甘休的!”

    許乾道:“我原先只是想稍微教訓他一下,沒想到他惹惱了穆雪雁,這丫頭下手又沒輕沒重的!”

    薛文秀警告道:“哥,我跟你說,你可千萬不要跟她攪在一起,那丫頭是在中海把一個追求她的人打傷了,才跑京城躲着的!你要是跟她在一起,那就麻煩到家了!”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
    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