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全能相師 » 正文_第六十七章 蹤跡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全能相師 - 正文_第六十七章 蹤跡字體大小: A+
     

    許乾嘿嘿道:“你要是這麼說,那我可就真非禮你了,免得擔了罪名,又沒撈到好處!”

    穆雪雁挺着胸脯道:“那你非禮一下試試,看我會不會報警,叫人把你關起來?”

    許乾伸出手,穆雪雁臉上輕抹一下,笑道:“你就這麼盼着這事?”

    穆雪雁哼了聲道:“我倒要看看某人是真厲害,還是紙老虎!”

    許乾忽然間近身一步,一把攬住穆雪雁的腰肢,兩人額頭相貼,鼻子相蹭,低聲道:“你是在玩火,知道嗎?丫頭!”

    穆雪雁輕笑道:“是嗎?”說話間,猛地提膝向許乾兩腿中間撞去,卻被一隻手按住。許乾笑着說道:“同樣的錯誤,我可不會犯兩次!”

    шшш▲tt kan▲C ○

    穆雪雁感覺許乾的手不老實,忙把腿放下,低聲道:“你最好放開我,要不然我可真生氣了!”

    許乾想了想,還是鬆開了手,兩人從一見面到現在,連二十四小時都不到,雖經歷了很多曖昧的場景,但兩人的關係卻還在敵友之間搖擺不定,許乾也不願做下流的事。

    許乾道:“我們還是先走吧!”

    穆雪雁大概還沒從剛纔的氣氛中回味過來,道:“這就走啊?”

    許乾笑道:“是啊,等事情了了,我去找你玩!”

    穆雪雁笑道:“好,那咱們一言爲定。”這一笑,沒了之前的刁蠻、兇狠,居然也蠻清新的,讓許乾心中升起一些漣漪。

    兩人出了酒店,許乾問她去哪?穆雪雁卻笑道:“大叔,你還是早點換輛車,再說送我的事吧!

    這時她走到停車場的一輛保時捷面前,拉開車門進去後,衝許乾揮了揮手開走了。

    “這丫頭,居然知道叫人送車!”許乾低聲說了句,正在這時,手機忽然響了,拿起電話,是蘇婉清打來的。心道:“真是瞌睡了就有人送枕頭,我這正難受呢,她居然給我來電話,既然她那麼想,我也別爲誰守着了,就跟她痛快一下吧!”

    接起電話,許乾正要調笑,卻聽蘇婉清在電話裡氣息微弱道:“許乾,你快來救我!”

    許乾忙問道:“你在哪,怎麼了?”他跟蘇婉清只是很普通的朋友關係,也沒什麼深厚的交情,可既然人家總有要推倒他的想法,許乾心裡就覺得欠人家的情分。乍聽蘇婉清處境艱難,頓時憂心不已。

    蘇婉清氣息微弱道:“我在家呢,剛剛被人打傷了!”

    許乾道:“你打了120沒有?又是玄學理事會那兩個混蛋?”

    蘇婉清道:“沒打,去醫院也是養着,這時候就是特希望身邊能有個人。不是那兩個人,事情一時半會說不清,你來了在講。”

    許乾說好,掛了電話後,驅車趕往蘇婉清所在的小區。上樓進屋時,見蘇婉清臉色煞白,血絲全無。從門口到沙發那段路走的都有些吃力。

    許乾扶着她到沙發上坐下,說道:“是誰把你傷成這樣?”

    蘇婉清道:“我是二師兄!”

    許乾知道

    她是麻衣一脈,但本事只是稀鬆平常,聯想一下最近的事,心中已有明悟,道:“你二師兄,是不是剛剛受了傷?”

    蘇婉清驚訝道:“你怎麼知道?”

    許乾嘿嘿一笑道:“傷他的不是別人,正是我!”

    蘇婉清滿臉驚訝,不信道:“二師兄道法高強,在一衆師兄本事裡,算是拔尖的,能打傷他可不容易!”

    許乾笑道:“這有什麼,世間道法,多以靈、煞二氣爲根基,有施法就有破法,能害人也會受反噬。他在我妹妹公司的工地上施展壓勝之術,害的一個工人墜樓身亡,更差點害的我喪命,我正找他呢,想不到他居然欺負到你頭上了!”

    蘇婉清嘆道:“原來如此,我知道他在幫一個豪門公子做事,平日裡沒什麼來往。雖同出一門,卻沒什麼感情。他今天早上忽然說想來見我,我念着同門關係沒想太多。結果來家裡,說自己被道法反噬,需要安神養魂丹來調養。”

    說道這裡,蘇婉清忽然有些不好意思,因爲之前許乾問過她,蘇婉清卻說沒有。許乾看出她的尷尬,笑道:“沒事,換做是我,有好東西也不會亂跟人講的!”

    蘇婉清道:“他趁我不備,將我打傷,又將我好不容易纔攢下的安神養魂丹搶走,若不出這口氣,我實在是不甘心!”

    許乾笑道:“放心吧,咱倆現在同仇敵愾,我幫你出這氣!”

    蘇婉清道:“這安神養魂丹煉製不易,妙用無窮。道法威力雖大,卻也極易受到反噬,你以後行走江湖,要帶一顆防身。”

    許乾道:“你那顆應該已經被他吃了吧!”

    蘇婉清黯然道:“應該是,可惜我不能拿這個謝你了!”

    許乾道:“不用,你告訴我這些消息已經很好了,對了,你知道他的藏身處嗎?”許乾的追魂術有時間效應,此刻卻是不能再用這東西找人了。

    蘇婉清道:“我知道一處地方,還是早年間無意中聽他說的,說是剛來京城的時候,他混的很慘,沒轍的時候只能去西山住山洞。”

    許乾道:“哦,那山洞的具體位置,你知道嗎?”

    蘇婉清搖搖頭,道:“那我就不知道了,只聽他說那地方風水不錯,背山面水。對了,我們麻衣門人雖散,卻有個很厲害的大師兄,你要是殺了二師兄,他將來一定會找你報仇的!”

    許乾道:“爭鬥之時,誰還能顧那麼多呢?”

    蘇婉清喘着粗氣道:“不錯,那時誰手下留情,誰就要遭殃!”

    許乾看她臉色更差,說道:“我還是送你醫院靜養兩天吧!”

    蘇婉清也覺得很是難捱,點頭同意,卻又抓着許乾的手,流着淚說:“我長這麼都吃過這樣的虧,你可一定要幫我報仇啊!”說罷倒在許乾懷裡,放聲痛哭。

    許乾拍着她的後背說道:“放心吧,我一定爲你報仇!”勸了一陣,才把蘇婉清背到樓下,開車送到部隊總院。

    安頓好之後,許乾這纔開車奔京郊的西

    山而去。

    出了京城,許乾望着有如騰蛟起蟒的西山,心中暗道:“我靠,這麼大一西山,我要去找一個山洞,這不是大海撈針嗎?”至於卦象,會相術道法的人想算到另一個會相術道法的人,簡直是難如登天。

    許乾記得蘇婉清所說,山洞口前有一條小河,開着車在山腳轉,見又條小河,就將車停下,拿好桃木杖和匕首沿着河向前走。

    山路難行,許乾走到太陽將落山,纔來到一處河叉,不禁猶豫起來。二選一,要是不能找到蘇婉清的二師兄,以後只怕就很難有這種好機會了,可哪處纔是通往那山洞所在的位置呢。

    這西山中大小風水寶地多的很,又不能憑這個去找。許乾猶豫半晌,將匕首拿了出來,咬破中指,滴在匕首上,那血轉眼間滲入匕首之內,變得乾乾淨淨。

    許乾道:“好一個殺人不見血的兇器!”手掐道訣,施展出《靈煞九變》引煞訣的第二變,引器煞。天地中有煞氣。殺人多的兇器中也有煞氣,據說可鎮壓惡鬼冤魂,與用它殺人的主人,更有斬不斷的因果聯繫。

    許乾將施展道法,只見那匕首上顯出一個淡淡的影子,在空中一晃,向偏北的支流方向飛去了。

    許乾收起匕首,拄着桃木杖,沿着支流向前走,走了約一個小時,來到一處開闊地。此處背山面水,兩邊各有山包,在河水正對的山腳處,長了許多雜草。

    許乾悄悄摸到山洞前,剛一探頭,忽然間感覺頭皮發麻,像是要面對什麼兇惡至極的猛獸一般,忙一個滾翻躲到一邊。

    “砰!”一聲槍響,一個聲音在洞內傳來,“許乾,好小子,竟然能被你找到這來?”正是那晚伏擊他的道人的聲音。

    許乾在洞外高喊道:“想不到你一代高人,對付我這後輩,居然也要用手槍!”

    那道人“嘿嘿”笑道:“小子,時代不同了,要擊倒一個人,最好的方法是手槍!道術這種東西,暗地裡害人斂財還不錯,正面對決,還是用槍的來直接有效!”

    許乾高聲道:“好啊,那你拿槍出來,看看到底是你厲害,還是我厲害!”

    那道人笑道:“老夫在這裡呆的好好的,幹嘛要出去,你願意替我守洞口,就在那呆着吧!”

    許乾笑道:“好,既然您老人家願意在裡面呆着,那就不要出來了,只是這山裡晚上天涼,我幫你加把火!”

    許乾說罷去四周撿柴火,眼睛卻始終盯着洞口處。不多時,洞口處冒出一個身影,許乾心中默唸道訣,手中桃木杖發出一道無聲無息的黑色氣柱,直奔道人身上打去。那道人也不簡單,揮手向許乾的位置開了一槍,嚇得他一縮脖子,躲到一顆大樹背後。

    那道人也忙躲到一顆樹背後,向深山中跑去。一般人受道法反噬,嚴重的可能會丟半條命,好點的恢復起來也要一年半載,安神養魂丹效果非凡,卻也要三天才能全功效。

    許乾秉承着趁他病,要他命的原則,卻是在身後緊追不捨。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
    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