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全能相師 » 正文_第六十五章 壓勝之術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全能相師 - 正文_第六十五章 壓勝之術字體大小: A+
     

    那人從兜裡掏出一個蘋果手機,對準許乾道:“來吧,小子,只要你肯磕頭認錯,就不用受這個苦了,或許洪公子一高興,饒你一命也說不定!”

    許乾咬牙道:“讓我磕頭認錯,你做夢吧!”

    那人氣道:“好小子,敬酒不吃吃罰酒,那就別怪老夫心狠手辣了!讓你嚐嚐什麼叫冰火九重天,癸水煞,去!”那人念動道訣,天空中的顛倒陰陽八卦陣,再次運轉,坎卦所在的位置,噴出滔天洪水,奔許乾兜頭澆來。

    許乾覺得自己就像汪洋中的一葉扁舟,在滔天巨浪中風雨飄搖。又像剛剛捶打過的燒紅鐵塊,浸入冷水中淬火一樣,感覺自己的身體都要炸裂了。

    “難道我就這麼死了?只是不知道會不會回到南贍部洲,去見師父!”許乾心中想到。忽然間又覺得有些不對,我相術雖然不算登峰造極,但也是一流水準。這種生關死劫的災難,不應該一點預感都沒有,就算他道法高我幾重也不應該啊!

    “我知道了,一定都是幻覺!如果我剛纔真的認爲自己要死掉,那就真的死了。可我要是破掉幻覺,那就一點傷害都沒有!”許乾心道:“既然你給我施展幻術,我也給你來個以毒攻毒!”

    他手握桃木杖,心中默唸:“九幽惡鬼,遊蕩孤魂,聽吾號令,賜爾血食,急急如律令,引!”念罷之後,桃木杖向那人一指,但見一道黑色氣柱,直奔那道人而去胸口而去。

    “刺啦”一聲,那道人雖已閃身,袖子卻還是被黑色氣柱切下一塊。而天空中顛倒陰陽八卦陣,卻停止運轉,漸漸消失散掉了。那道人大驚失色,道:“小子,你這是什麼道法?”

    許乾嘿嘿一笑,卻不說話,只把手中的桃木杖當做步槍用,對那妖道進行點射。道人見狀,忙閃轉騰挪,但聽得嗤嗤兩下,卻是他的衣服再次被割破。

    許乾用的是越來越順手,杖中的煞氣更是源源不斷,一時間漫天黑色氣柱縱橫飛舞,有如神助。

    那道人忙從腰間掏出一把匕首,“錚”的一聲,許乾的煞氣竟不能穿過,被匕首擋住了。只見這道人拿着匕首,使出招數來,輕描淡寫,連綿不絕,有如行雲流水一般,瞬息之間就把黑色氣柱擋在身體之外。

    許乾也不着急,心中默唸道訣,手中桃木杖戳戳點點,就逼的那道人東擋西閃,縱高伏低,始終無法靠到許乾身前。

    隨着時間漸長,那道人卻有些支撐不住了。口中道:“好小子,有些本事,道爺改日再取你狗命!”用匕首擋住一道黑色氣柱,縱身就要往暗處跑。

    許乾只回了一句:“我去你大爺!”桃木杖向前一點,一道煞氣自道人手腕處劃過,“噹啷”一聲,匕首卻是掉在了地上,那道人的手腕處更是鮮血淋漓。見許乾舉着桃木杖再次向他點來,道人只得左手捂着右手手腕,向暗處逃了過去。

    許乾快走幾步,將道人掉落了匕首撿了起來,藉着月光一看,見它劍身如墨,半

    點光澤也沒有。又向前走幾步,自地上撿起一塊不大的木料,用匕首一削,輕易削去一大塊。許乾心中大喜,道:“好寶貝,真是想什麼來什麼,改天我給你弄個好一點的鞘。”

    許乾將匕首和桃木杖收起,又從兜裡拿出一個小塑料袋,連同道人的血和地上的泥,一併裝入其中。

    許乾雖然將道人打走,可這工地上的煞氣陣法,並沒有破掉。也明白道人用的是幻術,而絕非什麼顛倒陰陽八卦陣,就如同《天龍八部》中的鳩摩智,是用小無相功,來裝少林七十二絕技一般。

    想想也是,弄出十條人命是多麼費力,多麼大的事情,僅僅是爲了伏擊許乾的話,未免太費周折,還不如花點錢多僱幾個殺手呢!

    不過這也給許乾一個思路,他手拿羅盤,在工地巽位的地方,發現煞氣濃度要密一些。許乾忙給薛文秀打電話,道:“文秀,帶幾個工人進來,不用太多,帶上幾把鐵鍬,到三號樓的位置。”

    薛文秀早就等的焦躁不安了,聽許乾來電話,忙領着十來個工人,帶着鐵鍬匆匆趕來。見許乾拿着羅盤站在那裡,問道:“發現什麼了?”

    許乾指了指腳下的位置,道:“叫人把我腳下的土挖開,不用太深,半米多就行,小心不要把土裡的東西弄壞了!”

    薛文秀一揮手,自有工人上前忙活,不多時下面果然發現有東西。工人用手慢慢清圖土,從中弄出一個木偶人來。二十多釐米長,倒栽在泥土中。

    工人把木偶人給了薛文秀,薛文秀又遞給許乾,道:“就是這東西?”

    許乾嘿嘿笑道:“就是這不起眼的小東西,咱們別閒着,這工地上還有好多呢!”說罷拿着羅盤,按着太極八卦的方位,將其餘九個木偶分別找出。

    薛文秀看着這些雕刻精良的木偶,問道:“這究竟是什麼?”

    許乾道:“這是木工壓勝之術!我白天沒往這方面想,竟差點錯過。”

    在古時,民間流傳着這樣一種說法:請木匠、泥水匠建造房屋,一定要好酒好肉盛情款待,以免得罪他們暗中在房子中做了手腳,引鬼祟入屋,使主家病喪人口、破財敗家或遭遇官司等劫難。

    這類勾當,被稱之爲“木工厭勝”,在民間也有被叫作“下算”的,即用厭勝巫術去算計他人。相傳這種技巧一般只爲手藝精湛的木工所掌握,而這種厭勝術的傳承也只能通過父子或師徒相沿襲,並有嚴格的保密制度。

    一般的木工壓勝之術,通常只會下一個,傷害的也是房屋的主人家。而這次道人卻是將十個木偶按太極八卦的方位埋下,卻是將整個工地的人都算計在內了。

    壓勝之物若是被人找出,必定要用火燒或是油煎才能破除秘法。而且秘法破除後,施術之人會受到反噬。

    許乾命人在空地上燃起起一堆火,將十個木偶依次扔入火中。薛文秀望着那通紅的火苗,忽然泛出些許藍光,燃燒的木偶像是在掙扎,

    又像是對她慘笑。

    薛文秀忽然間嚇的一陣心悸,許乾將其摟入懷裡,拍了拍她的後背道:“別害怕,沒事的!都是幻覺!”

    薛文秀道:“幸好有你!”

    許乾驀然一笑,道:“我還有些事情要辦,你先回去睡吧?”

    薛文秀道:“你還要做什麼啊?”

    許乾道:“施展壓勝之術的那個道人,受了反噬,如今正是最虛弱的時候,不趁他病,要他命,還等到什麼時候。”

    薛文秀看了眼不遠處的工人,小聲道:“你,要殺人?”

    許乾沉聲道:“我要立威,京城我不會呆的太久,不能讓他沒完沒了的找你麻煩!”

    薛文秀道:“他是姥爺最疼愛的小孫子,我們畢竟差了一層,你要是真把他傷到了,會很麻煩!”

    許乾笑道:“放心吧,我自有分寸。”

    他讓薛文秀給他留下一臺車,又拿了工地辦公室的鑰匙,進入辦公室後在桌上找了一把剪刀和一張A4紙。幾下剪成一個紙人,又將塑料袋中帶血的泥土抹在紙人上。咬破自己的中指,滴一滴血在上面。

    “九幽諸邪,萬法歸一,殷殷殘血,可至魂魄,急急如律令!追!”隨着許乾的做法,但見那塗了泥血的紙人,竟莫名自燃,火光中似乎有人影在閃動一般,待到火滅之時,殘影透牆而出,向東北方飛馳而去。

    許乾在桌上打坐冥想了十幾分鍾,忽然睜開眼睛,嘿嘿一笑道:“老東西,這回咱們新賬舊賬一起算吧!”

    他出了辦公室,到工地外開車直奔東北方而去,開了不到半個小時,來到一棟別墅前。許乾見裡面燈火輝煌,十分氣派,應給是洪青松自己的住所。好在他還不能讓士兵來給他站崗,不然就太麻煩了。

    許乾將車子遠遠停在一邊,繞到無人的牆角,翻身越過。下來之後,又繞過幾名巡邏的保安,摸到當中的洋樓處。

    他不敢走大門,自樓後的一處排水管道爬上二樓,跳到一處陽臺上,在外面推了推,發現門鎖的很嚴。再往上爬,到了三樓的一處陽臺,發現門沒有鎖,推門進入一間臥室內!

    許乾進屋後一打量,見是一間女性的閨房,正想去別的房間,忽然間聽洗手間門一響,忙躲到窗簾後面。好在這窗簾拖地,能遮住腳。

    許乾聽到一陣拖鞋趿拉的聲音,透過窗簾布和屋內的燈光,隱約能看到一個身材窈窕的身影,在房間內走動。

    許乾隱約能看到,女孩將浴巾脫掉,在屋內展臂伸腿,不斷做出各種優美動人的動作,嘴裡更是發出一些低沉誘人的聲音來。

    正所謂朦朧美,有的時候女人脫的精光,未必有多吸引人。正是那要脫不脫,不脫還要脫的時候最爲勾人,許乾現在就能體會道這種感覺。

    說不想看吧,心裡還有些癢癢。說想看吧,又覺得這麼偷窺有些不道德。正在他猶豫之際,女孩卻忽然向窗簾處走來了!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
    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