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全能相師 » 正文_第六十四章 顛倒陰陽八卦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全能相師 - 正文_第六十四章 顛倒陰陽八卦陣字體大小: A+
     

    薛文秀好奇道:“什麼秘密啊?”

    許乾道:“都說了不能說!”

    薛文秀追問道:“你不說我心裡好奇!”

    許乾笑了笑,附在薛文秀耳邊,小聲說了幾句,薛文秀啊了一聲,看着不遠處,身材還算高大的死者兒子,說道:“他年紀輕輕,怎麼會不行啊?”

    話一出口,才覺得從一個大姑娘口中說出很不雅,立馬白了許乾一眼,轉身走了。

    許乾一臉無奈,自言自語道:“我都說了是不能說的秘密,你非要知道。年輕氣盛好打架,一個個都下死手,沒出人命就不錯了!”

    轉念又一想,自己出手也好攻下三路,話說不會廢掉許多吧?許乾忽然打了個冷顫,暗道:“以後可得防着點別人偷襲我!”

    死者兒子走過來,對許乾說道:“許先生,我已經照你的話做了,你答應給我的藥酒?”

    許乾拍胸脯保證道:“放心吧你,保證藥到病除,等這事完了之後,你來找我!”

    那小子心道:“我靠,可別是完事之後再也找不到你人!”但許乾連他那麼隱秘的事都能知道,他也只能寄希望於許乾真是他所說的高人,幫他再展雄風。

    打發了那小子,許乾回到辦公室內,見薛文秀坐在沙發上皺着眉,悶悶不樂,說道:“這一波只是個開胃菜,解決了工地的問題,纔是根本,我會盡快想辦法的!”

    薛文秀嘆道:“是啊,不把這事解決,工人們就不敢上工,早晚會坐實風水不好的傳言,可強行開工要是再次出事,就被動了!”

    許乾道:“這次應該是洪青松請到高人了,白天陽氣盛,看不到什麼,等到晚上,我再好好瞧一瞧!”

    薛文秀一臉擔憂道:“那會不會太危險,我派些人過來!”

    許乾笑道:“危險不會太多,要是真有人做法,那些人反倒是累贅,我一個人就好了!”

    薛文秀道:“那你可一定要當心啊!”

    許乾笑道:“我知道!”

    晚上的時候,兩人開車回了趟別墅,許乾打開自己屋內的櫃子,從裡面拿出一根桃木杖和一個羅盤來。

    當初齊雲子留下兩樣東西,一根桃木杖,一個白骨幡。分別歸了許乾和許清寧。只是這桃木杖平日裡攜帶不便,一個二十多歲的小夥拄一個柺棍看起來也是怪怪的,便一直放在櫃子裡,今晚卻是拿了出來。

    “哎,你也算是一把絕世兇器了,只可惜攜帶不便,要是能給我把匕首該多好!”許乾喃喃道,不過轉念一想,帶匕首的話,上火車和坐飛機都不可能,還是這桃木杖好些。平日裡隱藏身份,關鍵時刻更可致命一擊。

    他拿好了兩樣東西,準備出門,薛文秀道:“我帶着人就在工地外面,要是有什麼事,你就打個電話,我帶人衝進去支援你!”

    許乾摸了摸薛文秀的腦袋,笑道:“放心吧,沒事的!”

    兩人開着車,沒多久再次趕到工地外,那裡已經停了好多面包車,裡面都是人。許乾笑道:

    “你不用這麼緊張吧?”

    薛文秀道:“你讓洪青松丟了那麼大一個人,他心裡都恨死你了,我不能不防啊!”

    許乾聽了,心裡暖暖的,笑道:“放心吧,沒事的!”拄着桃木杖,拿着羅盤,進了工地。

    到了夜間,工地上的煞氣,起碼是白天的十倍,人要是在這裡過上幾夜,就會變得狂躁不安,精神恍惚,時間越久,對人的侵害越大。

    許乾將桃木杖插在腰間,拿着羅盤,在工地內走動,尋找這煞氣來源。正在走動之時,忽然間感到身後有異,猛地轉過身,見一個穿着黑色中山裝的人出現在身後十幾米處。他頭髮半白,看那樣有五六十歲。

    那人見許乾轉過身,哈哈笑道:“挺機敏嘛,小夥子!”

    許乾藉着不遠處一盞不是很亮的燈,看了眼對面的人,說道:“這裡的煞氣是你弄的?”

    那人傲然道:“不錯,正是本道爺,見識淺,沒看出來吧?”

    許乾語氣發冷,道:“這麼說,白天死的那個工人,也要算到你頭上了!你學道法的時候,師傅就沒教過你不能亂對普通人用嗎?”

    那人呵呵笑道,語氣中盡是不屑,道:“臭小子,你懂什麼,有道是學成文武藝,賣與帝王家。歷朝出山的道法高人,哪個不爲達官貴人服務。我受人錢財,就要替人消災,也是理所應當。你得罪洪少爺,就是天大的死罪。今天我就要替他好好地教訓你這不知天高地厚的野小子。”

    許乾道:“口氣不小,你有那個本事嗎!”

    那人桀桀笑道:“是嗎,那要試過才知道啊,起!”

    眨眼間,那人催動道法,只見工地上空,升起一張由煞氣組成的黑色陣圖,只是那陣圖裡的八卦和陰陽位置都是倒過來的,散發出陣陣陰氣。

    許乾驚聲道:“顛倒陰陽八卦陣?”

    那人嘿嘿笑道:“還算你有些眼力,這可是本道爺廢了好大力氣才弄出來的,專門爲你而備哦!”

    許乾咬牙道:“你找死!”他知道這個顛倒陰陽八卦陣,需要用八具橫死的屍身,大頭朝下埋入土內。更需要在陰陽兩點的方位上,顛倒埋入被虐殺的童男童女,以保證怨氣充足。

    可以說,自古以來但凡修煉道法的若是走正路,還能濟世救人。若是墮入邪門歪道,殘害起他人來,當真是比妖魔更加可怕。

    歷朝歷代,什麼吃童男童女妄圖長生的權貴,吃人心妄圖長出小雞雞的大太監,不知有多少。西遊記中的故事,只不過是以妖怪喻人罷了!

    想不到許乾眼前,就站着這麼一個妖道。他並不覺得自己有多高的覺悟,也沒有除魔衛道的決心,只是碰到這等泯滅人性的傢伙,卻恨不得一個健步衝過去,一刀攮死。

    不過遺憾的是,他手中只有一個桃木杖,沒有刀!

    那人見許乾恨的咬牙切齒,呵呵笑道:“小子,你還蠻有正義感的,真像我年輕的時候啊,我那時跟你一樣,也是滿腔正義,結果差點餓死在京城,哎呀,一晃都四十

    年了,好懷念啊!”

    許乾愣了下,心中想到:“我靠,這貨不會是洪青松請來的逗比吧,正在決戰的時候怎麼忽然開啓吐槽模式啊!媽的,管他呢,老子還是先下手爲強吧!”

    許乾快步衝那人跑過去,揮起手中的桃木杖,直奔他頭部打來。那人伸出手來,輕描淡寫的擋住許乾的蓄力一擊,嘆道:“哎,現在的年輕人,真是沒耐心,也不聽老人家把把話講完!”

    許乾問道:“您老人家貴庚啊!”許乾嘴上問道,腳下功夫卻不慢,一個膝撞向那人胯下頂去,正是他最擅長的招數。

    那人腳尖輕點地,身子急速向後退去,笑道:“我今年都73啦,下面的東西還用的着,卻不能讓你給廢了!”

    許乾嘿嘿笑道:“73、84,閻王不叫自己去,要我說,只怕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週年!”說罷又將手中的桃木杖,衝那人胸口點去。

    那人笑道:“臭小子,好大的口氣,憑你的功夫,還嫩了點!”說罷身子一閃,躲到側面,揮掌向許乾腰部打來!”

    許乾暗道:“我靠,這老鬼是想廢了我的腎啊,他不會是嫉妒我們年輕人吧!”忙揮手跟那人對了一掌,對打的後退三四步。暗道:“靠,這老傢伙好大的力氣。果然不簡單。

    那人嘿嘿笑道:“咱們都是修煉道法的,對拳腳功夫沒意思,還是讓你見識見識什麼叫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吧!去,喪風煞!”

    見他只一揮手,運轉在空中的煞氣陣圖,巽卦所在的位置,猛地吹起一陣黑風來。這股風,直刮的天昏地暗,看不清明月星光;吹的許乾牙齒髮冷,渾身顫慄;三魂移位,七魄欲散;頭痛欲裂,雙眼難睜。

    若是換上普通人,只這一股風,便吹的人死魂消了!

    許乾心中暗道:“不好,這老鬼厲害的道法,今天怕是着了他的道了!”

    那人在不遠處,哈哈大笑,“怎麼樣,小夥子,滋味不錯吧!放心吧,不會那麼輕易弄死你的,我這還有七種煞氣沒讓你品嚐,不着急,慢慢來!”

    許乾呆在喪風煞中,已經沒辦法張嘴說話。那人見了,嘿嘿一笑道:“吹冷了吧,再嚐嚐我的離火煞,給你烤烤!”

    不過轉瞬之間,煞風已經停了。天上的顛倒陰陽八卦陣圖再次運轉,離卦所在的位置,忽然噴出一道火光來。眨眼間許乾所在的四周,升起熊熊烈火。

    不過這些並不是真火,烤的也不是許乾的肉身,而是魂魄。許乾只覺的自己的三魂七魄被架在火上烤一般。

    “不好,再這樣下去,只怕真要死在這老鬼的手裡了!”許乾心中憂慮道。

    那人見許乾一副無計可施的模樣,忍不住哈哈大笑:“小子,你要是跪地地上磕頭認錯,我或許能考慮給你留具全屍哦!”

    許乾道:“我向誰認錯?”

    那人道:“當人是洪公子啊?”

    許乾道:“他又看不見?”

    那人掏出個手機道:“沒事,我可以給他發微信小視頻!”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
    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