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全能相師 » 正文_第六十三章 答記者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全能相師 - 正文_第六十三章 答記者問字體大小: A+
     

    薛文秀聽了,向許乾看了眼,恨恨道:“洪青松這個王八蛋,從來就不會幹好事!”

    許乾笑道:“他要是能幹好事,那就奇怪了!”

    薛文秀道:“他肯定是想叫一幫媒體,抹黑這個樓盤,要是讓他計劃得逞,這的房子以後就難賣了!”

    許乾道:“其實事情的關鍵在於後續,工地出意外,死個人算不上什麼大事,怕就怕接二連三的死人,到時他肯定造謠說這裡風水不好鬧鬼,這種故事老百姓喜聞樂見,最容易在坊間流傳。那時再一報道,纔是真正致命的,現在只是前戲!”

    薛文秀皺眉道:“你有什麼好主意嗎?”

    許乾道:“我的意見是,接受採訪,說清情況,一定要說這只是個意外,其他的無可奉告。另外那個死者的兒子不是什麼好玩意,我的先去跟他談談,不能讓他出了幺蛾子!”

    薛文秀瞳孔微收,不悅道:“一百萬他都不滿足?”

    許乾笑道:“人心不足蛇吞象啊,你先去應對媒體,我跟那小子聊聊。”

    薛文秀帶着常總和工地的其他負責人,在一間會議室裡接待了各路的媒體記者。

    “薛總你好,我《朝聞快報》的記者,聽說你們這個工地昨天有名工人在腳手架上掉下來摔死了,請問有這回事嗎?”

    薛文秀表情肅穆,沉聲道:“不錯,確實有名工人在腳手架上跌落,不幸身亡。警方已經過來處理過,確認是高空意外墜落導致的死亡,已經排除了自殺和他殺的可能。我們對這件不幸的事情深感歉意,已經跟死難者家屬進行了賠償商談。”

    一名面相尖刻,帶着眼鏡的女人說道:“您好,我是《京城晚報》的記者賴儀華,我走訪了工地上的一些民工,他們說這個工地所在的位置以前是個亂墳崗,過去扔死人的地方。葬的都是一些橫死的人,所以陰氣很重。他們以前上工就出現過很多小事故,所以纔會導致死人!”

    薛文秀露出一絲不屑的表情,大聲道:“無稽之談,現在是二十一世紀,你怎麼還能拿過去的那種封建迷信說事。再說了,哪裡黃土不埋人,咱們京城是三千年古都,咱們腳下不知有多少廢墟,埋過多少死人。那你告訴我,咱們京城,哪裡鬧鬼了?”

    賴儀華被問的啞口無言,鬧鬼啊,風水不好啊,陰氣很重啊,這種話私底下說沒事,卻不能拿到桌面上。她敢說京城哪裡鬧鬼,明天上報紙的說不定就是她了!”

    薛文秀繼續進行答記者問,許乾則跟死者的兒子在一間小辦公室裡,面對面的坐着,誰都沒有說話。

    死者的兒子是個二十出頭的年輕人,生的一雙死魚眼,眼神發賊。坐在椅子裡翹着二郎腿,不停的抖。

    兩人就這麼一直坐着,終究還是那小子沉不住氣,說道:“我說你找我有什麼事嗎?你要是沒事,我可就走了!”

    許乾笑道:“坐一會嘛,着什麼急,還是說你急着把

    懷裡那三萬塊,存到銀行裡?”

    那小子吃了一驚,道:“你,你怎麼知道我兜裡有三萬塊?”

    許乾心道:“老子一眼就看到你命宮中,多了三萬浮財氣運,還想瞞的過我!”嘴上卻說:“我自然知道,不光知道這些,還知道有人找你,給你這三萬,是想讓你說這個工地有問題,你父親早就有感知,卻還是死於意外,對不對?”

    這幾句就是許乾的猜測了,卻還是讓那小子驚訝萬分,隨即說道:“你手下的人,看到的?”卻是承認了許乾所說的話。

    許乾嘿嘿笑了一聲,“我不光知道這些,還知道你差點殺人,進過監獄!”

    那小子騰地一下站了起來,道:“你調查我?”他詫異許乾公司的調查速度與力度,這才短短一天的功夫,就查到這麼多,爲了那三萬,跟這麼一個財團作對,好像有些不自量力啊。

    許乾呵呵笑道:“嗯,我這麼說,的確能讓你人誤會是我在調查你!這樣吧,那我就說一件你埋在心底,別人都不知道的事。

    會場裡,洪青松不知什麼時候走了進去,看着臺上的薛文秀脣槍舌劍,應付各方記者遊刃有餘,心中越發生恨。對跟在身後的助理說道:“死者那兒子不是會揭露真相嗎?人哪去了?”

    助理擦了擦汗說道:“她媽說去跟這邊談賠償協議的擬定去了。

    洪青松眉毛挑了挑,道:“不會是他們察覺出什麼吧?”

    助理小聲說道:“不會,我進行的很隱蔽,錢也是付的現金,沒有銀行記錄!”

    洪青松點點頭,說道:“那就去把那小子找來,讓他當着這些記者的面,說點小秀秀的公司的壞話,越壞越好!”

    助理道:“好的,我這就去把他找來!哎,他進來了!”說罷走到死者的兒子面前,“沒問題吧!”

    死者兒子低着頭,目光有些閃躲,低聲道:“沒問題!”

    助理只當他沒見過這麼大的場面,又是當着這麼多人的面,說一些謊話而緊張,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放心,有我們給你撐着,別害怕!”

    見他點頭,助理拍了拍手,道:“各位,站在我身邊這位,是死者的兒子,他們一家在獲取賠償的方面,受到了不小的刁難。萬和地產推卸責任,不願承擔應有的撫卹。希望各位媒體朋友,能幫一幫這位年輕的小夥子!”

    對於媒體而言,自然是希望報一些吸引眼球的猛料,一見出了變故,忙一窩蜂似的圍上來,話筒都快插那小子嘴裡了!

    “你好,剛纔那位先生說你家在爭取撫卹的時候,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請問這是真的嗎?”

    “萬和地產是不是要推卸責任,不想付給你們撫卹金?”

    那小子被記者圍了上來,頓時慌了,就想順着洪青松助理的話往下說。可忽然見許乾緩緩走上主席臺,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心中道:“不行,那個人太可怕了,他就像魔鬼一樣

    ,居然什麼都知道,我不能得罪他,絕不可以!”

    “先生,您一直在猶豫,是害怕萬和地產對你不利嗎?”京城晚報的賴儀華,正是洪青松安排的人,處處針對着萬和地產。

    死者的兒子,漸漸適應這麼大的陣仗,結結巴巴道:“那個,萬和地產不願承擔在這次事件中的責任,也不願意給我們母子倆撫卹!”

    薛文秀在臺上聽了,面色微變,許乾做了一個手向下壓的手勢,低聲道:“放心,沒事的!”

    洪青松面帶微笑,對身邊的那個助理說:“嗯,不錯!”

    助理面帶得色道:“主要是那小子,爹死了根本不傷心,只要能得到好處,他可是什麼事都能幹的出來!”

    衆記者都在震驚於聽到的話時,死者的兒子忽然間把手一指,對着洪青松和他的助理說道:“這些話是我原本要說的,卻是那個人教我。其實萬和地產在事情發生後,就第一時間聯繫到我們母子倆,也願意積極的賠償!但那個人找到我,要我說上面的話,抹黑萬和地產!”

    會場中似乎能聽到“唰”的一聲,衆人一起轉頭向洪青松和他的助理看去。這些記者一個個都是人精,又都是靠眼睛吃飯的,哪裡會分不清大小王,看不出這兩人以誰爲主。

    更有眼尖的記者,認出洪青松,小聲道:“咦,那人不是洪家的小少爺洪青松嗎?他跟薛文秀應該是表兄妹吧?”

    另一個人說道:“嗨,豪門子弟,爭權奪勢互相陷害的事情多了去了,你以爲咱們老百姓啊,三瓜倆棗的,也不用太在意!”

    洪青松像是被人扒光了衣服,放在放大鏡下看一般的尷尬,咬牙低聲道:“廢物!”說罷大步向外走,助理向過街老鼠一般,緊隨其後!

    衆記者見果然有內幕,一個個拿着相機緊隨其後。洪青松上了悍馬,見助理也要往副駕駛的位置上爬,一腳踹過去,罵道:“我去你媽的,給我跟那幫記者好好解釋,解釋不明白我他媽廢了你!”

    助理一個跟頭翻到在地上,弄得灰頭土臉的,大聲道:“我一定跟他們解釋,一定能說清楚!”

    “嘭!”洪青松關上車門,一騎絕塵地開走了,留下那個助理被記者們團團圍住,追問不休。

    跟出來的薛文秀看着洪青松狼狽逃走,笑着說道:“真有你的,哥,我還沒見過他這麼狼狽過呢!不對,前兩天剛見過一次,呵呵!這消息瞞不住,明天傳到外公的耳朵裡,他少不得又要挨一頓罵了!”

    許乾笑道:“那當然,對錶妹的公司用這種下三濫的招數沒什麼,權貴子弟內鬥,什麼招數都不稀奇,不過被人揭發出來,就要丟臉了!”

    薛文秀嘆道:“是啊,家醜不可外揚,我們也少不得要挨些批評,不過總好過他,對了,你究竟是怎麼辦到的?讓那小子臨陣變卦?”

    許乾嘿嘿笑道:“也沒什麼,就是算出點他不能說的隱秘而已!”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
    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