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全能相師 » 正文_第六十二章 工地事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全能相師 - 正文_第六十二章 工地事故字體大小: A+
     

    在門口的胖子見了,怒道:“好啊,你小子,敢打我們玄學理事會的執法人員,要是不給你點厲害,你是不知道馬王爺三隻眼啊?”

    許乾笑道:“怎麼稱呼啊你?”

    胖子傲然道:“老子馬旺野,京城禁術稽查科大隊長,小子,你要是識相的,就乖乖跟我們走一趟,要是等我們大隊人馬過來,可就不是喝茶水那麼簡單了!”

    許乾哈哈笑道:“你要麼就自己上,要麼就叫人,想讓我束手就擒,卻不可能!”

    馬旺野額頭上冒出細密的汗珠來,他是靠裙帶關係上來的,咋咋呼呼嚇唬人還行,動手的事情還要靠那黑大漢。卻怎麼也想不到,平日裡十分生猛的黑大漢居然那麼輕易就被一根香蕉皮給放倒了。如今卻是進退失據,尷尬不已。

    許乾看出他的難堪,勸道:“京城裡臥虎藏龍,能人輩出,練禁術的人恐怕並不在少數,你們也只是爲了完成指標,犯不上非得拿蘇婉清,給個面子,去找別人吧!”

    馬旺野嘿嘿笑道:“不知道小兄弟高姓大名啊?”

    許乾淡然一笑道:“我叫許乾!”

    馬旺野一拍大腿,道:“哎呦,你早說啊,兄弟,這真是大水衝了龍王廟,一家人不認一家人。我們的這次稽查行動,還是在你父親的支持下發起的呢,你保下的人,肯定錯不了。”

    許乾笑道:“那就不送二位了!”

    馬旺野笑道:“好說,好說。”進屋推了推黑大漢,道:“醒醒,醒醒!”

    黑大漢暈暈乎乎地睜開眼睛,大叫道:“好小子,敢用那麼猥瑣的招數害你爺爺?”

    馬旺野踢了黑大漢一腳:“害你媽個頭,這是許乾許少爺!”

    黑大漢被打的頭還暈,有點懵,說道:“什麼許少爺?”

    馬旺野急道:“薛家啊!”

    黑大漢醒悟過來,說道:“哦哦!”趕緊起身,跟馬旺野出了門。

    關上門之後,蘇婉清看許乾的眼神都變了,“我說你到底什麼身份啊,怎麼一提你的名字,倆人都蔫啊?剛纔還挺囂張呢!”

    許乾到沙發上坐下,拍了拍旁邊,示意蘇婉清也坐下,說道:“沒什麼身份,就是家裡的長輩有些權力而已。倒是你很讓我好奇,怎麼說今天也是我保下了你,說說吧!”

    蘇婉清楞了一下,笑道:“我整個人給你都沒問題,說說也沒什麼!其實我也練過道法,是麻衣門一脈,相術談不上精通,但也略懂。看出我那死鬼老公有錢又短命,就嫁了他。至於煉化嬰靈,倒不是爲了煉什麼邪法,我知道奇門中有一種禁術叫噬親咒,據說沒什麼人懂。我煉化嬰靈,主要是爲了煉安神養魂丹!”

    許乾奇道:“安神養魂丹?”心中說道,“南贍部洲那邊卻是沒這種丹藥,不知有什麼用處。”

    蘇婉清道:“聽說是補充人的氣運,太具體的效果我也不知道,都是達官貴人再用,一般人也不會煉。我也只是把嬰靈煉化成能量體,給我一個師

    兄用!”

    許乾哦了一聲,“那安神養魂丹你有嗎?”

    蘇婉清搖搖頭道:“我沒有,不過以你的家世,應該會有!”

    許乾心中暗道:“如此說來,這安神養魂丹,只怕功效不小!有機會,倒是可以找來瞧瞧!”

    說完話後,兩人也沒了其他的心思,許乾開車回了別墅。

    到家時,發現薛文秀端坐在客廳裡,面色不虞。許乾上前道:“怎麼了,文秀?瞧你這樣子,是遇上麻煩事了!”

    薛文秀道:“不錯,就是你們現在賣的那個樓盤,工地上出事了!”

    許乾坐下來,道:“說說具體情況!”

    薛文秀道:“前些天就有問題,只是下面的人瞞着不報,結果今天出人命了,一個工人在腳手架上走,好端端的就一頭栽了下來,沒氣了!據說那名工人身體不錯,平時也沒有病,如今工人們議論紛紛,都不敢上工了!”

    許乾道:“你懷疑有人做手腳?”

    薛文秀道:“我懷疑是洪青松,他是個好面子的人,那天丟了那麼大的人,絕不會善罷甘休。要不是姥爺還在,他肯定能找殺手來!”

    許乾笑道:“放心吧,一切有我,明天我去給你瞧瞧!”

    第二天,許乾跟薛文秀兄妹二人,開車來到一處工地。項目負責人一個滿臉橫肉的胖子,拿過兩頂安全帽給兩人。跟在後面說道:“薛董啊,你放心,有我老常在,事一定給你辦的妥妥的,我已經叫人弄好病例了,家屬保證鬧不起來。”

    薛文秀雙眼一瞪,道:“胡鬧,怎麼能這麼弄?”

    老常抱屈道:“薛董,我這也都是爲了公司考慮啊,要不然那些家屬獅子大開口不說,弄不好還要叫來一幫媒體。咱們以後這樓就沒法賣了!”

    薛文秀道:“少來這些歪門邪道,該多少錢賠多少錢!”

    老常點點頭道:“嗯,那就按薛董你說的來!”

    兩人轉了一圈,薛文秀問道:“哥有沒看出什麼?”

    許乾搖搖頭道:“這工地上有煞氣,不過分散的很均勻,一時半會還找不出它的來源。暫時是不能開工了,不然還會出人命。”

    薛文秀聽了,心中焦慮起來,有心再請別的高手,卻又怕駁了哥哥的面子。正在這時,忽然見一輛悍馬橫衝直撞開進工地,在兩人面前來了個急剎車。車門一開,下來一個年輕人,正是洪青松。

    “你來幹嘛,我這可不歡迎你!”薛文秀冷冷道。

    洪青松哈哈笑道:“表妹,你這麼說話可太傷人了,哥哥我可是聽說你這出事了,連忙從女人身上爬起來,過來瞧你笑話,啊不,是過來想法幫你平事來了!你看我,一不小心把心裡話都說出來了!”

    許乾上前一步,笑道:“手好了,不疼了?”

    洪青松看着許乾,眼神中全是恨意,他出身豪門,自小就被人寵着,什麼時候受過那種委屈。卻在許乾身上,面子丟盡。如今再去爺爺那裡,感覺那

    些衛兵看他的眼神都是怪怪的。

    他最恨的是許乾,薛文秀的排名反倒要往後降了。只是許乾這段時間有點無所事事的感覺,也沒什麼正經的工作和事業,也就沒了攻擊的地方。

    而且洪家跟薛家不一樣,因爲老爺子還在,家族內的鬥爭還沒慘烈的派殺手的地步。洪青松暫時還不敢直接派殺手對付這兄妹二人,只好從薛文秀的公司下手,而地產公司最容易出事故的地方就是工地。

    只要死上幾個人,無論賠償多少,都攛掇家屬來鬧事,在找媒體大肆宣傳一下,不信搞不臭他。死傷好幾個人的工地,看誰還敢來這買房子。

    洪青松的手段是一環套着一環,一步一步來的,可無論哪樣,目前都傷不到許乾。所以當許乾問他手疼不疼的時候,洪青松既屈辱又無力。“呵呵,算你狠,你給我的,我會加倍奉還的!”

    許乾笑道:“好,我一併接着,要是沒什麼事,就走吧,我怕一會脾氣上來,真把你的手給廢了!”

    洪青松聞聽,臉色變了一變,猶豫半天,再想許乾是不是嚇唬他。可問題是這小子在面對槍口的時候都不屈服,他還真有點怕這個勁。

    正在洪青松猶豫的時候,許乾忽然間邁了一步,洪青松嚇得後退三步,像是受驚的兔子一般,竄上了悍馬車。回過味來,才發覺許乾只是在嚇唬他。

    那種感覺,就像大人跺腳嚇唬小孩一般,洪青松頓感無比屈辱,想不到自己在內心深處竟然如此畏懼許乾。

    薛文秀在旁哈哈哈笑道:“青松,你這膽子也不行啊,邁一步就把你嚇成那樣!還有臉來我們這嘚瑟,哈哈!”

    洪青松的臉色變得像豬肝一般,拿出手機,撥出一個電話道:“原計劃取消,咱們給他們來個終極版。馬上通知京城的媒體過來採訪。我要幫我的好妹妹上頭條,明天的頭條,必須是薛文秀!”

    薛文秀看着洪青松躲在車裡打電話,卻賴着不走,嘆道:“看來他是要鐵了心看咱們的笑話啊!”

    許乾道:“沒關係,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到最後誰看誰的笑話還不一定呢!”

    薛文秀道:“他這人既陰險,臉皮又厚,什麼膽大包天下三濫的招數都敢用!”

    許乾道:“那就跟他走着瞧唄!”

    老常見洪青松過來就離開了,這會卻是領着一箇中年女人和一個二十多歲的小子過來,說道:“薛董,他們是死者家屬,不同意我們的賠償條件!”

    薛文秀道:“你陪給他什麼條件?”

    老常道:“已經是國內最高標準了,85萬!”

    薛文秀道:“我自己的賬上再出15萬,給他們一百萬。”

    老常道:“那我再跟他們說!”說罷走了過去,跟母子兩人說了一通。母親只是哭哭啼啼,那個兒子聽說有個這個賠償數,卻是兩眼放光,面露喜色。

    好不容易把賠償談妥,卻有工人過來說:“工地門口來了好多媒體記者,正往這邊趕呢!”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
    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