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全能相師 » 正文_第五十九章 認親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全能相師 - 正文_第五十九章 認親字體大小: A+
     

    孫總捂着胯下,在地上打滾直叫。許乾轉頭對旁邊的女孩說道:“哎,你倆是一起的吧,去幫孫總叫輛救護車!”女孩啊了一聲,忙從挎包裡掏出手機,打通了120,許乾則悠哉悠哉地打車回家了。 ωwш● тTkan● ℃O

    到了晚上,薛文秀回來,問他去銷售公司呆的怎麼樣,許乾把下午的事情說了一下。薛文秀哼了聲道:“早就有人跟我反應那個孫則品行不端,喜歡勾搭公司的女下屬,我是看他能力不錯,才容忍他到現在。既然他膽大包天惹到你,那就把他開除吧!”

    許乾卻說道:“哎,你用他是因爲他的能力,男女之事是私德,不要跟公事摻和到一起,到時警告一番就好了。

    薛文秀見許乾如此考慮,展顏一笑,道:“好,那就照你說的做!對了,爸那邊來電話了,讓我明天帶你過去一趟。”

    許乾笑道:“他能想起我挺不容易啊,不會是在你的提醒下吧?”

    薛文秀搖搖頭道:“也不全是,他這幾天工作上出了點問題,被幾個老傢伙問責,正焦頭爛額呢!許清寧煉的那個嬰靈,真有那麼厲害?”

    許乾道:“那當然,像他這樣位高權重的人,身上的氣運關乎着幾千萬乃至上億人的命運,自有官氣護體,豈是普通的江湖術士所能加害的。能夠傷害到他的,只有噬親咒,需要用一萬個怨氣深重的嬰靈煉製,通過秘術加上所要對付之人的父子血。便能無視護體官氣,坑爹於無影無形啊!”

    薛文秀思索一下,點頭道:“的確,這年頭落馬的高官,幾乎沒有不跟坑爹的孩子有關的。他這次是被嚇怕了,特意請了玄學理事會的上官會長,約你明天見見!”

    許乾眼中光芒一閃,笑道:“不會是來者不善,善者不來吧!”

    第二天一早,兄妹二人吃過早飯,薛文秀開車載着許乾,來到京城東區的一處院落內,依舊是士兵站崗,裡面有洋樓、花園、假山。進入主樓的大廳內,裡面裝修的富麗堂皇。

    兄妹二人進了客廳,薛文秀小聲說道:“他娶的這個女人叫苗靜雁,早年是個歌手,出過幾隻單曲,跟了咱爸後,整天在家無所事事,老說想做買賣,其實是在打我公司的注意。”

    許乾點了點頭,哦了一聲。沒多久,苗靜雁下了樓,似笑非笑道:“呦,你們倆來的夠快的啊!不會是一直就跟家等着呢吧!”

    薛文秀冷哼一聲道:“我來又不是看你的,嘰嘰歪歪的,有意思嗎?”

    苗靜雁氣的張了張嘴巴,說道:“你,目無尊長,真是沒教養!”

    薛文秀輕笑一聲道:“就憑你,也敢自稱是尊長,真是好笑。”

    苗靜雁氣的摔門而出,只留下兄妹兩人呆在客廳。不一會,一個女傭人走過來,對二人說道:“小姐,老爺叫你們去書房見他!”

    薛文秀笑道:“他知道我來了?”

    女傭人道:“您每次都把夫人氣的摔門而出,他在書房裡只要一聽到砰的一聲巨響,就知道是您來了!”

    薛文秀聞聽,哈哈大笑,對許乾說道:“哥,我們走!”

    兄妹二人上了二樓,來到一間裝修典雅的書房,裡面擺設的都是明清的傢俱,頗具古時韻味。

    屋內一張茶几前,坐着兩個人。薛廣年不過是幾日光景,面容中已經呈現老態,可見那天嬰靈對他的傷害不小。在他對面,坐着一個國字臉的男人,濃眉大眼,眉宇之間,帶着些許殺氣,有着很強的氣場,正是華夏玄學理事會會長,上官寧

    薛廣年說道:“坐吧!”兄妹二人找椅子坐下後,薛廣年仔細打量了許乾幾眼,說道:“跟我年輕的時候還挺像的,上官兄,你看此子如何?”

    上官寧望着許乾咦了一聲道:“奇怪,奇怪!”

    薛廣年道:“怎麼了,上官兄?”

    上官寧道:“這孩子的面相,主幼年清苦,漂泊不定,飽受挫折。”

    許乾心道:“靠,這貨不會是耍把式的江湖騙子吧,都發生過的事,還用你去說?”

    “而且在他28歲的時候,會有一場生關死劫,幾無倖免的可能!孩子,你今年多大?“上官寧故作慈祥道。

    許乾道:“剛好28!”

    上官寧身子向後一仰,驚訝道:“這麼說你已經躲過了,不應該啊!”

    薛文秀不樂意了,道:“我說上官會長,你這話什麼意思啊?合着我哥就該沒命纔對唄?”

    上官寧笑道:“文秀小姐誤會了,我不是這個意思,只是好奇許公子究竟是怎麼躲過這場劫難而已。不知道許公子能不能告知一二。”

    許乾搖搖頭道:“我也不知道怎麼躲過的,我這一年還挺順利的呢,沒出過什麼劫難啊!”

    薛廣年問道:“上官兄,那他以後的運數如何?”

    上官寧道:“金鱗豈是池中物,一遇風雲便化龍。雖不知令公子是用什麼方法躲過大難,但畢竟是過去了。正所謂大難不死,必有後福,他的前程不可限量。不過卻不能把他拘於京城,外面的世界,纔是他的天地!”

    薛文秀聞聽,心中不悅,好不容易纔有個哥哥,這麼一弄,許乾留在京城的機會,怕是渺茫了。只是薛廣年向來說一不二,要是做出決定,就難更改了。

    “爸,咱們一家人不容易才團聚,就讓哥在家多待一陣吧!”

    薛廣年點了點頭,道:“嗯,倒也不錯,你那天的事,我聽說了。你姥爺讚不絕口,說很久沒見這麼有膽色的男兒了,一直嘀咕着不當兵白瞎了!”

    許乾忙說道:“我對當兵可沒什麼想法!”

    薛廣年點了點頭:“如今再當兵,是沒什麼意思了,你先在京城呆一陣,等過一段時間,去南方找個省份,下基層,先從科級開始吧!”

    許乾忙說道:“這個,我這人性情憊懶,實在不是當官的材料!”

    薛廣年怒道:“你,怎麼能如此不求上進?”

    上官寧卻說道:“我看他這輩子另有機遇,還

    是不要強求吧!”

    薛廣年總算消消氣,說道:“當年的事,實在不好公開細說,我們對外會承認你的身份,不過儀式就沒有了。你以後是叫許乾也好,薛乾也吧,我都不管你!但你要記住你是薛家的弟子,身上流着我薛廣年的血,萬不可墮了我薛家的名頭,去吧!”

    許乾跟薛文秀出去後,薛廣年對上官寧說道:“上官兄,對於這個孩子,你還有什麼看法就不要再藏着了,儘管說出來吧!”

    上官寧嘆道:“不是看在我們相交十幾年的份上,這話我是絕對不會說。你這個孩子生具異象,或者說是兇相。他命中的這道坎,本沒有道理躲過,卻偏偏就躲過了。你又說過那嬰靈進入他腦海中,最後他卻安然無恙,最大的可能是如今這孩子體內的魂魄,不是原本的那一個!”

    薛廣年雙眼圓睜,道:“有這種事?”

    上官寧道:“這是唯一合理的解釋!”

    薛廣年思索半天,忽然哈哈大笑道:“哎,要我說,這是好事也說不定,若是換成原來那個魂魄,說不定恨我入骨。如今這個嘛,勉強也能認下,反正他這身子是我的血脈就成。所謂前世冤家,今生父子,我又不指望他什麼,只要他不去拖累我就好,哈哈!”

    上官寧冷眼旁觀,心中暗道:“此人天性薄涼,卻是不可不防啊!”

    “對了,上官兄,你們玄學理事會的那個禁術稽查活動,還要繼續,不光要繼續,還要加大力度,一旦發現有偷煉禁術者,懲處力度一定要從嚴、從重、從快!”薛廣年想起噬親咒給他帶來的傷害,怒氣衝衝道。

    上官寧叫苦道:“薛兄,不是我們辦事不利,實在是我們那邊人手不足,執法權也沒有,碰上些沒根底的散修,也就給收拾了。真碰上那些勢力雄厚的,我們也沒法子啊!”

    薛廣年點點頭道:“你放心,這些問題我會幫你向上反映,人手給你補足,執法權適當的也要給你們一些。儒以文亂法,俠義無犯禁,這幫修煉邪術的傢伙要是不好好收拾一下,還真以爲自己多厲害呢!”

    上官寧拱手道:“哎,那就多謝薛兄了!”

    薛廣年笑道:“咱們兩個的交情,說這個就太客套了!”

    上官寧笑道:“是,是!”說罷自懷中掏出一個錦盒,遞過來說道:“自我聽說薛兄受傷後,特意爲你煉製了一顆安神養魂丹!你服下之後,保證精力充沛,更勝年輕人。”

    薛廣年眼睛一亮,接過錦盒放到桌上打開,見盒中是一顆白色的丹藥,上面有着細細的紋理,像是胎兒一般。

    薛廣年將錦盒收起,笑道:“上官兄有心了,你的事情,三五日之內,就會有結果!”

    上官寧再次拱手道:“多謝,那我就不打擾薛兄了!”薛廣年起身送他出了大門。上官寧出了門,回頭向樓內望了一眼,心中說道:“我上官寧統攝華夏玄門的日子,怕是不遠了!只是這個許乾,身上蹊蹺不少,倒是要跟他會一會啊!”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
    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