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全能相師 » 正文_第五十五章 羣架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全能相師 - 正文_第五十五章 羣架字體大小: A+
     

    許乾看了眼蘇婉清帶來的女孩,笑着說道:“坐吧,美女,怎麼稱呼!”

    那女孩一臉倔強,拉着蘇婉清的衣服說道:“清姐,我們還是走吧!”

    蘇婉清道:“哎,走什麼走,我好不容易纔抓到他,正想好好嘮嘮呢!”轉頭笑着對許乾說:“她叫盧亦珊,我說許乾,你把她打傷了,不請她吃點好東西補補?”

    許乾笑道:“我心裡正想着,一起坐下來吃頓飯吧?”

    盧亦珊道:“謝謝,我不餓,那清姐你在這吃吧,我先走了!”說罷轉身向外走,許乾對面的女孩哼了一聲道:“還挺有脾氣的嘛!”

    蘇婉清笑道:“那當然,她可不是那種見到人家有錢,就邁不動步,往人車裡爬的女人!”

    對面女孩氣的胸部起伏,道:“你還不是一樣?”

    蘇婉清挽起許乾的胳膊,把臉貼到上面,看着對面女孩挑釁道:“我可不是呦,我從第一天見,就只是圖他長得帥,想睡他而已!”

    對面女孩功力尚淺,碰到蘇婉清這樣的熟女,只能甘拜下風。見許乾又是笑呵呵一副看戲的表情,拿起手包,對蘇婉清說道:“你個騷狐狸!”說罷踩着高跟鞋,匆匆而去。

    蘇婉清笑吟吟道:“許乾,總算被我逮到你了,一會送我回家吧?”

    許乾看了下蘇婉清額頭命宮內的氣色,正是喪偶的面相,說道:“你丈夫去世了?”

    蘇婉清眉飛色舞道:“對啊,他昨天咽的氣,我今早送他去火化,才從火葬場回來,正想大吃一頓,就碰到你了,你說是不是緣分啊?”

    許乾想把胳膊抽出來,蘇婉清卻摟的更緊,還拿胸部去蹭他,弄得許乾心裡也有那麼點癢癢了。“我叫服務員,給你點一份,咱們先吃飯吧!”

    蘇婉清的手穿過許乾的衣服,用手指在他的心口輕輕的划着,小聲說道:“不嘛,我現在只想吃你!”

    許乾對不遠處的服務員招了招手,一個女服務員走過來,臉上帶着程式化的微笑道:“有什麼可以爲您服務的,先生?”

    許乾道:“買單!”

    兩人出了餐廳,一起上了許乾的法拉利,沒多久就開到蘇婉清住的小區,在她家樓下停住後,許乾說道:“放在這,車不會被人給劃了吧?”西餐廳的停車場有物業人員在,這個小區樓下可沒人管那些。

    蘇婉清道:“沒誰那麼討厭吧,這車要劃上一道,他們賠的起嗎?”

    正說着,單元門一開,從裡面走出七八個大漢來。許乾一看,爲首的那人還認識,正是蘇婉清老公的侄子——何輔成。

    一幫人手裡拿着棒球棍,胳膊上還繫着白布。何輔成用棒球棍在手心輕輕的敲着,對蘇婉清說道:“你個賤人,我叔叔剛死,你就找小白臉,你對的起他嗎?”

    蘇婉清躲在許乾身後,說道:“何輔成,你真流氓、假仗義,就別說那虛情假意的話了。那天當着你叔叔的面都要非禮我,你又是個什麼東西!”

    何輔成嘿嘿一笑道:“好,快人快語,那我也不跟你繞彎子,跟你明說吧,我叔叔的家產,我要一千萬,咱們以後互不相欠

    ,不然的話,我這些還沒對象的哥們,可要找你耍耍了!”

    蘇婉清怒道:“你們敢!”

    何輔成嘿嘿道:“有什麼不敢的,我這些哥們可是幾進幾齣牢房,很久不見女人的!”

    一個光頭,眼角有刀疤的大漢道:“成哥,跟她廢什麼話,直接抓了拍裸照,她要是敢說個不字,就給她髮網上去。”

    “要我說,把照片寄到她家裡,還有她單位,讓她的熟人都好好瞧瞧,哈哈哈!”另一個壯漢說道。

    蘇婉清可憐巴巴道:“輔成,其實你叔叔的錢在股市裡輸了好多,根本沒有那麼些。而且我跟了他好幾年,每天晚上伺候他,我得這點遺產,都是辛苦錢啊!”

    眼角帶刀疤的光頭大漢笑道:“難道你就不爽了嗎?哎呀,輔成,你叔叔這麼大歲數,估計早就不成了,她每晚憋的那麼難受,那點錢得地還真是辛苦啊!”

    其他哈哈大笑,何輔成則罵道:“滾蛋,會說人話嗎!蘇婉清,明話告訴你,今兒你要是不同意,可別怪我們用強了!”

    光頭大漢大咧咧走過來,看了許乾一眼,哈哈笑道:“小娘們,記住了,以後找男人,可不能找小白臉。都是樣子貨,牀上也不行,到這會,連個屁都……!”

    光頭大漢正在得意,冷不防許乾一個膝撞頂到他胯下,疼的他身子弓的像個蝦米。許乾又一個肘擊打在光頭大漢的背上,直接把他打的趴在地上。許乾彎下腰撿起棒球棍,一下打在大漢的額頭,笑着說道:“就他媽你話多!”光頭大漢張嘴哦哦幾聲,終於暈了過去。

    許乾的動作太快太突然,等其他人反應過來時,光頭大漢已經被打暈。何輔成見狀,氣的哇哇直叫,他今天一直針對蘇婉清,就是不想節外生枝。對於他這種人來說,什麼面子不面子的,來錢是正事,許乾前兩天壞他好事他都提,沒想到光頭兄自帶嘲諷技能,結果就悲劇了!

    何輔成想的多了點,其他人可沒想那麼多。許乾一個小白臉,居然敢打他們兄弟,真是不知死字怎麼寫。一個個抄起棒球棍,嗚嗷叫囂地奔許乾衝過來。

    許乾率先出手,就是要先下手爲強,奪個趁手的傢伙。見衆人過來,閃身轉到一邊,以免傷到蘇婉清。向何輔成衝了過去,揮起棒球棍,直奔對方頭上打來。

    何輔成拿棒球棍架住,卻不防許乾起腳踢在他胯下。何輔成前兩天被蘇婉清一頓狂踩,如今槓上開花,頓時疼的倒在地上。

    旁人見了,叫道:“我靠,這小子太陰了,等會抓住,老子非把他閹了不可!”

    許乾卻不跟他們廢話,只是悶頭動手,不過眨眼間的功夫,已將衆人打倒在地。只是這些人不是捂着褲襠,就是抱着腳,在地上打滾。

    蘇婉清走過來,在許乾臉上親了一下,笑道:“你好棒啊,親,不知道你在其他方面是不是也這麼猛!”

    許乾笑道:“那要你試過才知道哦!”

    蘇婉清捶了許乾一下,媚笑道:“看不出也你有這麼壞的時候!”

    這時,一陣警笛聲響,兩輛警車開了過來,下來幾名警察。爲首的警官向四周望了一眼,

    說道:“我剛剛接到舉報,說這裡有人聚衆打架!”

    蘇婉清說道:“警官,是他們想過來劫持我,我朋友冒很大風險把我救下!”

    警官銳利的眼神看了眼蘇婉清,又瞧了瞧許乾:“呵,一個打八個,挺有本事啊!跟我們走一趟吧!”

    衆人被押上警車時,何輔成對許乾陰笑道:“小子,等一會有你好受的!”

    許乾笑道:“是嗎,下面不疼了?”

    何輔成惱羞成怒,說道:“小逼崽子,這次要是不整死你,老子跟你姓。”

    許乾笑道:“好啊,那你以後就跟我姓許吧!”

    “你?”

    “廢什麼話,都給我安靜點!”一個警察大聲喊道。

    衆人都不說話,沒多久,警車開到警局,一個個被帶到審訊室。許乾面前,有兩個警察問他話。

    “你跟蘇婉清是什麼關係?”

    許乾道:“普通朋友!”

    “朋友?”一個警察冷笑道:“是姦夫吧?何輔成那邊說你夥同蘇婉清,謀害了他叔叔,想要一同霸佔家產。”

    許乾道:“真的只是朋友!”

    另一個警察說道:“你當我們是白癡嗎?我們現在懷疑你們兩個有不正當的男女關係!”

    許乾道:“跟這場打架案有關係嗎?”

    一個警察說道:“怎麼沒關係,現在我們懷疑你跟一起謀殺案有關,你必須協助我們進行調查,事情不交代清楚,你就呆在這裡吧!”

    許乾道:“那我能打電話讓家裡給我些用的東西過來嗎?”

    一個警察道:“不用,我們這什麼都有!”

    許乾難爲情道:“那我能不能讓他們送點錢過來!”

    另一個警察道:“嗯,這個可以,打吧!”

    許乾掏出手機,撥通了薛文秀的電話,說道:“文秀,我在金城派出所這,嗯,打架被扣住了。據說還是涉嫌一起謀殺案,你給我送點錢過來吧,我得跟人好好交代一下,嗯,可能要住幾天。哦,你這就過來啊?好的,那我等你!”

    許乾打過電話後,低眉順眼地配合着警方的問話。大約不到半個小時,就聽外面喧鬧非常。

    “怎麼回事?”一個警察站起來問道。

    正在詫異之際,一個年紀不大的警員跑過來,上氣不接下氣道:“不好了,咱們分局的王局長來了,據說是爲了這起打架的案子。”

    審訊的一個警員看了看許乾提供的資料,心中詫異,這小子明明是松江省那種鄉下地方來的,怎麼能引來分局的王局長。

    “你剛剛是給誰打電話?”另一個警察問道。

    許乾笑道:“也沒誰,就是給我妹妹打個電話。”

    “你妹妹,你家不就是你和你媽嗎?”

    許乾不好意思道:“這個妹妹是後認的!”

    “後認的,你認的誰?”問話的警員忽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許乾笑道:“她叫薛文秀,我看她人挺好,挺和氣的,就認她當妹妹了!”

    “我的天,居然是那個魔頭!”一個警員喃喃說道。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
    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