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全能相師 » 正文_第五十四章 分道揚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全能相師 - 正文_第五十四章 分道揚鑣字體大小: A+
     

    薛廣年嚇得連滾帶爬,到許乾身後道:“兒子,快,救我,救我!”

    許乾白了他一眼,道:“你剛纔不是說要跟我斷絕父子關係嗎?用不用我削骨還父,削肉還母,這樣咱倆的關係斷了,那傢伙就不能突破你的官氣,來傷害你了!”

    薛廣年眼前一亮,見許乾的神色,訕訕道:“不用,其實我剛纔用的是緩兵之計,起碼騙的它停了一下啊!”

    薛廣年說道這,見嬰靈再次飛來,大呼道:“它,它又來了!”許乾見狀,自口袋中掏出一張符籙,口中默唸法咒,打了出去,喝道:“驅邪令!”

    那符咒打在嬰靈身上,像是乾柴遇到烈火一般,立刻燃起一串火花。嬰靈被燒的如貓叫一般,發出刺耳的叫聲,在空中急速飛轉。嚇得薛廣年老婆和剛剛醒來的薛文秀抱成了一團,一向不和的兩個人,還從未有過如此親密的動作。

    嬰靈在空中飛了兩圈,忽然間眼中兇光大盛,身上陰氣加重,直奔許乾的額頭飛去,嗖的一下,居然鑽了進去。

    屋內的人都被此刻的變故驚呆了,薛廣年平日裡官居高位,有官氣護體,普通的邪物根本就近不得他的身,可這次一次卻被那嬰靈嚇破了膽。不過短短的幾十秒,他像是被吸走半身血一般,精神萎靡不振,四肢痠軟無力。

    此時此刻,唯一能保命的就是他這個橫空出世的兒子,而屋內所有人的目光,也都集中在許乾身上。

    “清寧,收手吧,雖然他不是你親生的,可養恩大過生恩啊?”薛廣年勸道。

    許清寧搖了搖頭,道:“嬰靈怨氣深重,乃是至兇之物,一旦施展出,便是不死不休的結局,現在連我也控制不了它了。它衝入許乾的印堂內,不吸乾是不會罷休的。”

    薛廣年探頭問道:“如果他把許乾的魂魄吸收了,還能傷到我嗎?”

    許清寧白了他一眼,笑道:“如果它把許乾的魂魄吸收了,也了斷了跟你的聯繫,你說呢?”

    薛廣年臉上露出一絲喜色,可見薛文秀用怨恨的目光看着他,表情又有些訕訕。此刻的許乾,感受到嬰靈附在他的靈魂上,張着那不大的小嘴,拼命的吸收他的魂魄。他感覺道有一種被人從中劈開的感覺,疼到靈魂深處。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衆人眼看着許乾站在那裡,渾身顫抖,額頭上冒出黃豆大的汗珠。他痛的簡直要炸裂烈了,眼睜睜看着自己的靈魂中一個微弱的人影被嬰靈吸了出來。

    “嗯,它吸走的,是原來的靈魂?原來他一直融在我的潛意識裡。”許乾心道。

    嬰靈吸收完之後,愣在那裡,不明白這個人爲什麼有兩個靈魂,又對許乾此刻的靈魂,沒有任何辦法。

    胎兒或是嬰兒,自然是沒有任何殺傷力的。即使化爲嬰靈,也只有強大的怨念。唯有通過噬親咒,用秘術做法,加上父子血爲媒介,才能傷害他人。這也是它在屋內飛來飛去,卻沒有傷害到其他人的原因。

    如今原本

    那個許乾殘存的靈魂已經被吸走了,少了這個媒介,它便傷害不了薛廣年。又對現在這個許乾沒有辦法,只得愣愣地呆在許乾的印堂裡,還打了個飽嗝。

    許乾的靈魂嘿嘿乾笑兩聲,“剛纔吸收的挺爽吧,嬰靈對靈魂來講,可是大補之物,你可是集萬個小嬰靈煉出的,我正好拿你補一補。”

    那嬰靈嚇的哇地叫了一聲,便要向外飛走,許乾封閉五識將其困在印堂之內,對其說道:“只要你以後肯乖乖聽我的話,老老實實在我印堂內待着,我便繞過你這一次。”

    嬰靈咬着手指,點了點頭,對許乾露出笑臉。

    許乾心道:“我以後行走江湖,少不得要碰到一些恣意妄爲的權貴,留着這個嬰靈,正好用來對付他們,坑爹的孩子總會有的。”

    許乾回過神來,對許清寧說道:“你的嬰靈已經已經被我吞噬了,還有什麼手段,一併使出來吧!”

    薛廣年聞聽對他威脅最大的嬰靈已經沒了,哼了一聲道:“許清寧,你敢用這麼惡毒的手段對我,休怪我不念舊日情分。來人,把她給我抓起來。”

    許清寧嘆道:“想不到,我謀劃多年,終究只是一場空,沒看到你遭報應,我是不會瞑目的,薛廣年,我總有一天還會再回來的。”許清寧說罷,轉身退出房間,動作十分敏捷,幾個起落間,已經出了別墅,消失在夜色中。

    薛廣年想要派人去追,卻被許乾攔住了,說道:“你當年畢竟有負於她,追到了,想趕盡殺絕嗎?”

    薛廣年看着這個突然冒出的大兒子,心中思緒複雜。一方面,可以說是因爲許乾,他纔會遇到這次的危險。可另一方面,也畢竟是許乾救下了他。薛廣年哼了一聲道:“你好自爲之吧!”

    說罷邁步出了房間,直奔門外而去,他老婆嚇的嗷嘮一聲,哭天抹淚地跟了出去。女管家也退了出去,一時間屋內只剩下兄妹二人。

    許乾看了眼蜷縮在牀上的薛文秀,有些尷尬道:“那個,我收拾收拾,一會就走了!”

    薛文秀忙起身,說道:“別,那個,哥,咱爸是個什麼樣的人,你也看到了,在這個世上,我們是最親的人了,別離開我!好嗎?”

    許乾頓了一會,道:“那,好吧,你先睡覺。我先回隔壁,有什麼事就叫我!”

    薛文秀點了點頭,許乾回到自己的房間中,心中也是思緒萬千。他穿越到這個世界不過三個月,對許清寧自然談不上有多深厚的感情,可想到以後從親人到陌路,心中也是有那麼點傷感。

    再加上薛廣年對他的態度,自己被薛家接納的機率,怕是不高。唯一欣慰的,應該就是封印在他印堂處的那個嬰靈了。

    許乾躺在牀上睡了過去,第二天一早,起牀沒多久,薛文秀過來敲他的門,面上沒有一絲的尷尬,很自然道:“哥,你以後就不要回松江省了,安心在京城呆着吧,先四處逛逛散散心,過段時間,我給你名下劃幾個公司過去,你幫着管管。你要

    是想從政的話,年齡雖然大了點,但也能安排。”

    許乾道:“我還是四處轉轉,以後再說吧!”

    薛文秀道:“那也好!”兄妹倆在飯廳吃完早飯,薛文秀扔過一把鑰匙,說道:“你這兩天先開我的車,要是有喜歡的款就跟我說,我買給你!”

    許乾道:“那怎麼好?”

    薛文秀道:“哎,你可是薛家子弟,開輛不好的車,會被人笑道。”

    許乾嘆道:“我算什麼薛家子弟啊!突然回去,別人還以爲是私生子呢!”

    薛文秀怒道:“胡說,咱媽是爸明媒正娶的第一個老婆,你是他第一個兒子,誰敢胡說,我砸碎他的狗頭。”

    許乾嚇了一跳,訕訕道:“哦,我知道了!”

    薛文秀道:“你先四處散散心,過兩天我帶你去姥爺家,他們見了你,一定高興!”

    許乾自是點頭應允,吃過飯後,他開着法拉利跑車,在京城漫無目的的閒逛,一時間,也不知道去哪。

    逛了一陣,口有些渴,下車到路邊的倉買買飲料,一個打扮時尚的女人走過來,對許乾說道:“哎,帥哥,能幫我照幾張相嗎,我想借你的車當背景!”

    許乾笑道:“沒問題!”

    女人將她的蘋果手機,遞了過來,然後坐到車裡,或是倚着車,擺出各種姿勢,讓許乾給她照相。

    一連照了十幾張,女人連聲感謝,道:“帥哥,一會請你吃個午飯,不知道方不方便啊?”

    許乾正是百無聊賴之際,笑道:“好啊!你想吃什麼,隨便說!”

    女人趕忙爬到副駕駛的位置,像是怕慢了許乾會反悔一般,說道:“我知道一家西餐廳不錯,我們去那吧?”許乾笑道:“好啊!你帶路!”

    女人一邊跟許乾套近乎,一邊把剛剛照的照片,發到朋友圈裡,還寫道,“男友剛換的車,領我去吃大餐,好開心!”

    下面立刻有人評論道:“你確定他是想吃大餐,不是吃你?”

    車子不多時在一家西餐廳門前停下,許乾下了車,女人忙過來挽着他的胳膊說道:“親,就是這裡,你看怎麼樣?”

    許乾道:“還好吧!”

    兩人走上前,有門童引路,帶着兩人找了一處座位坐下,點過菜正說着的時候,忽然有人拍他的肩膀。許乾擡頭,發現居然是蘇婉清,身後還跟着那天行刺她的女孩,正一臉不忿地看着他。

    “我說小帥哥,你要是找女人,找姐姐我嘛!怎麼連這種發育不全的小丫頭也要啊?”蘇婉清拿屁股碰了許乾一下,許乾忙向邊上一閃,蘇婉清趁勢坐了下來。

    對面的女孩氣道:“哎,你是誰啊?”

    蘇婉清呵呵一笑道:“你連我是誰都看不出來,也學人出來釣凱子,還是回去再練幾年吧,我是他的姘頭啊!”

    “哼,不要臉!”那女人冷哼一聲,將頭轉向一邊,雖然有些尷尬,卻還捨不得許乾這個金龜婿。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
    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