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全能相師 » 正文_第五十三章 真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全能相師 - 正文_第五十三章 真相字體大小: A+
     

    許清寧輕笑一聲,自身上拿出一個玻璃小瓶放在桌上,瓶底是幾滴殷紅的鮮血,正是許乾剛纔所滴。她將瓶口倒轉,滴一滴血在右手中指甲上,輕輕一彈,只見那血滴飛入嬰靈口中。

    那嬰靈砸吧砸吧嘴,像是沒喝夠一般,哇的一聲哭了出來,聲音異常淒厲,有如貓叫,聽得人毛骨悚然。

    許清寧笑道:“別急,等一會他爹過來,一定讓你飽飲他們的父子血!”

    那嬰靈像是能聽懂一般,又發出咯咯的笑聲,聽起來無比滲人。當然,無論它是哭是笑,普通人均是不能聽到的。

    許清寧看着眼前的嬰靈,自言自語道:“哎,就知道那小子指望不上,還得老孃親自出馬,好在這年頭嬰靈比鬼都多,要不然還真不容易。”

    嬰靈非人非鬼非神非魔,擁有比鬼魂更加強大的怨力,歷來都是古時邪魔外道祭練法寶的首先之物。若是放在古代,一向是得來不易,如今倒是容易的多。

    對面的房間裡,薛文秀跨坐在許乾身上,慢悠悠地解開他的上衣釦子,道:“許乾哥,從第一眼看到你,我就覺得你特別親切。”

    許乾心中默唸:“道祖在上,不是弟子有意破戒,而老媽一再催促,文秀再三引誘,弟子真的要把持不住了!”

    他橫下心來,正要有所動作,忽然感覺道一股強大的怨念,驚醒道:“不對,這是噬親咒煉化出來的嬰靈,這樣的怨氣,直衝霄漢,連雲朵都能衝散。怪不得她對我的反應不是很在意,原來她自己已經練過了!”

    沒過多久,許乾感覺到自己的心神跟那個嬰靈有了聯繫,心中暗道:“不對,老媽怎麼把我的血餵了嬰靈,要用也該是用薛文秀的啊!難道,我是薛廣年的孩子?又或者說我就是那個消失的哥哥?一算到她哥哥就會卦象中斷,這分明是卦不算己的預兆嘛!不好……!”

    眼見薛文秀要去解他的腰帶,許乾抓住她的雙手,將她掀翻在牀上,按住說道:“文秀,你清醒一點,如果沒有猜錯的話,我可能是你哥哥!”

    薛文秀媚眼迷離,笑道:“我初次見你,也當你是哥哥,但現在我只想要情……!”

    許乾見她理智漸失,笑着說道:“我也想,那你閉上眼睛好不好?”

    薛文秀聽話的閉上眼睛,許乾坐起身來,捧着她的臉,等挪到脖子處時,右手忽然化爲掌刀,一下將薛文秀砍暈。

    許乾將其平放在牀上,伸手去開房門,卻像是被電了一般,忙將手縮了回去,道:“居然連門都給封印了!”

    他走到窗前,想去開窗戶,卻被電了一下,“居然是天羅地網陣,她什麼時候佈置的?”許乾沒奈何,只得掏出符籙,一點點消耗門上的陣法。

    別墅門口,一輛路虎開了進來,自車上下來兩個人,其中的女人正是白天過來鬧事的,而她身邊的中年男子,身材高大,儀表堂堂,有股凜然不可侵犯的氣勢,對迎上來的女管家說道:“文秀呢?”

    女管家道:“小姐跟許乾先生在房間裡談事

    情!”

    女人撇着嘴道:“她倆能有什麼可談的,要我說八成是在裡面胡搞,現在的年輕人啊,剛見面就出去開房的多了去了!”

    男人呵斥道:“亂說什麼,虧你還是個當媽的!”

    女人道:“我倒是想給她當媽,可她正眼瞧過我嗎?”

    “行了行了,我懶的跟你說這些,帶我去見那個什麼許乾,我安排她跟孟家的小子相親,她居然回過頭來給我找這麼一個,真是胡鬧。”

    女人走在前面,側着身子說道:“就是就是,你說這像什麼話啊!”

    三個人上了樓,到薛文秀的門前,女管家敲門道:“小姐,小姐,老爺過來了。”

    敲了一會沒人開門,女人在旁幸災樂禍道:“他們倆一定在裡面快活呢,哪有功夫給你們開門啊!”

    中年男人的臉色漸漸沉了下來,伸手去握那把手,卻哎呀一聲縮了回來,發現手指不知被什麼東西刺破了,一滴殷虹的鮮血涌了出來。

    女管家嚇了一跳,急道:“我這就去拿醫護箱!”

    女人喝罵道:“你們這門是怎麼弄的,把手居然能扎到人?”

    中年男子看了看手指上的血,道:“沒事!”正想將其吸掉,卻見旁邊的門一開,從裡面走出一個風韻猶存的女人來,她柔聲道:“廣年,我來幫你!”伸出手指將那滴血彈在指尖上,隨即向空中一吹,在其他人看不到的空中。一個一歲孩童大小的嬰靈,這咧着嘴,吃掉了那滴血。

    許清寧拿過中年男子的手,放在嘴邊,將其吮吸乾淨後,笑着說道:“你看,現在沒事了?”

    “你……你,你個不要臉的賤女人,你兒子當小白臉,這麼老的人了,居然也想當小三,好不要臉!”那女人喝罵道。

    中年男子正是薛文秀的父親薛廣年,他兩眼露出吃驚的神色,道:“你,你是清寧?”

    許清寧笑道:“不錯,想不到你還能記得我,我就是當年被你騙了身子,又拋棄掉的許清寧啊!”

    薛廣年退後兩步,道:“那許乾,是你……?”

    許清寧笑道:“他就是你的兒子啊,不過現在正跟你的女兒在一起。我給他們施迷情之法,你現在打開門,可能看到一場好戲哦!”

    薛廣年的老婆聽了,驚得倒退三步,道:“這麼惡毒的事你也做的出?”心中卻道:“哈哈,這回看文秀那丫頭還有什麼臉跟我爭財產。”

    許清寧道:“怎麼做不出?當初我被他騙了身子,一個未婚女人帶着孩子,知道我受了多少歧視?經歷多少磨難嗎?”

    薛廣年道:“我當初去找過你,可是發現你已經不在那了?”

    許清寧冷笑道:“你當初說過會娶我,可一回京就跟別的女人結婚。”

    薛廣年道:“我當時有不得已的苦衷,清寧,收了你的術法,咱們老一輩的事,別爲害了孩子!”

    許清寧笑道:“反正那兩個孩子,沒一個是我生的?”

    薛廣年的老婆詫異道:“

    他不是你兒子,那是誰的?”

    薛廣年道:“果然是你做的,當年雪茹因爲丟了孩子,一再自責,沒幾年就鬱鬱而終了。”

    許清寧哈哈大笑道:“死得好,誰讓那賤人搶我的男人。薛廣年,你這負心漢,我原本是想讓你們父子相殘,可惜那小子對我編出的故事不太感冒,所以,只能拿你女兒出氣了!”

    薛廣年痛惜道:“你好狠毒!”

    許清寧道:“那也沒有你狠!”

    “開門,趕快叫人來把門打開!”薛廣年老婆道。

    “別,不能叫人!”薛廣年伸手攔住女管家,要是把門打開,被衆人看到不堪的一幕,他薛廣年哪還有臉做人。“我自己來!”

    薛廣年再次伸手,握住把手末尾,向下按去。許清寧見了,同時默唸法咒,撤去陣法。只見房門打開後,薛文秀安靜的躺在牀上,而許乾站在門口。

    薛廣年仔細打量了許乾一番,道:“不錯!”說罷急衝衝的走進來,見躺在牀上的薛文秀衣衫整齊,這才鬆了一口氣。

    許乾走到許清寧面前,說道:“她是我妹妹,對不對?”

    許清寧道:“想不到你還蠻有定力的!”

    許乾又問道:“你不是我媽?”

    許清寧淡然道:“當然不是,哪個老媽會讓兒子做這種事!”

    “你煉的嬰靈呢?”許乾問道。

    許清寧道:“它不就在那嘍!”

    許乾轉過頭,見一個有若實質的嬰孩,正趴在薛廣年的肩上,咬着他的脖子喝血,而薛廣年卻毫無知覺,但圍繞在他身上的官氣、財運,隨着嬰靈的附身吮血,正飛速的減少。

    “妖孽,住手!”許乾快走幾步,自口袋中掏出一張符籙,手掐道訣,口中默唸法咒,向嬰靈身上打去。

    那嬰靈喝的正爽快,渾然不顧許乾的道法,被打的嗷的一聲慘叫,像是被踩了貓尾巴一般。顯現出原型,渾身散發出陣陣陰氣。

    只見它向許乾猛撲過去,許乾用胳膊一擋,嬰靈卻穿過許乾的身體,附在他的靈魂上,張開小嘴,吸起許乾的元神來。

    許清寧笑道:“沒用的,它喝了你們的父子血,以血爲媒介,會一點點吸乾你們的官氣、財運,乃至靈魂。就像兒女一點點吸乾父母的心血一般,這天底下的兒女都是這般的討債鬼!”

    許乾運起道法,將嬰靈震開,這小傢伙在空中飛舞一圈,又向薛廣年身上撲去。薛廣年知道許清寧會這些邪門道術,對其十分忌憚。加上已經感覺道精神萎靡,知道其所言非虛。眼見嬰靈飛來,忙說道:“我跟許乾,自今日起,斷絕父子關係!”

    那嬰靈在空中一滯,一雙陰氣沉沉的眼睛,眨巴眨巴,似乎有些不太明瞭。許清寧卻是笑的眼淚都出來了,道:“薛廣年啊薛廣年,碰到對你不利的,就能捨棄一切,這還真是你的一貫作風啊,只可惜那血脈傳承,不是你說斷就斷的!”

    只見許清寧手掐道訣,口中唸咒,嬰靈再次向薛廣年撲去。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
    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